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釜底抽薪

第四百九十八章 釜底抽薪

        自从房俊入主兵部那天起,兵部便事实上成为太子李承乾最坚实的大本营,正是房俊在兵部做出的一些列改革措施,使得兵部一跃从六部当中垫底的那一个成为存在感最强的衙门,只比负责天下钱粮的民部稍逊那么一筹。

        如今的兵部权柄甚重,尽收天下调兵之权不说,更是将军械制造、粮秣运输、武将升迁、军法审讯等等权力操之于手。

        等闲谁能有资格将房俊挤掉,然后坐在兵部尚书的位置上?

        满朝文武,屈指可数。

        可就算是屈指可数的这几位,又有谁甘愿冒着将房俊与太子往死里得罪的风险,坐上这个火山口?

        这时候门被敲开,一个书吏一手拎着水壶进来,另一手擎着一个托盘,先将放在桌上,然后又将托盘里的茶壶、茶杯也放在桌上,这才躬身退出去。

        房俊起身拿过茶壶,往茶杯里斟上茶水,一杯递给李泰,一杯递给崔敦礼。

        崔敦礼连忙起身,双手接过,然后才敢落座……

        李泰拈起茶杯,瞅了瞅诚惶诚恐的崔敦礼,啧啧嘴,说道:“这兵部如今被房二折腾得风生水起,权柄大增实力雄厚,固然取代房俊成为兵部尚书会得罪很多人,可你要知道,自古以来摘桃子都是最好的买卖,权衡利弊,总会有人挺身而出的。”

        言罢,低下头喝茶。

        房俊也道:“更何况,这满朝文武,还真就有不怕得罪本官与太子的,而且不止一两个。”

        崔敦礼这才醒悟。

        朝中权贵数来数去,敢于跟太子作对的不少,但是敢于直面挑衅房俊的却当真不多,就算是关陇贵族那些个大佬们,平素恨房俊恨得牙根痒痒,但是让他们直面房俊,却没有几个人愿意。

        唯有长孙无忌是例外。

        可就算是长孙无忌愿意自降身份担任兵部尚书,李二陛下又岂会相信他?如今的兵部权柄太盛,兵部尚书必须是皇帝完全信赖之人,如今的长孙无忌早已与李二陛下渐行渐远,何谈信任一说?

        那剩下的人选,就唯有晋王殿下亲自出马了……

        崔敦礼深吸口气,道:“还请太子殿下与越国公放心,无论何时何地,崔敦礼矢志不改,愿为太子殿下效犬马之劳!”

        山东世家本就是支持太子的,房俊更是他的恩主,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他都不可能投奔晋王的怀抱。

        只是想到万一晋王空降兵部,自己却要为了太子与房俊的利益与其针锋相对,压力便不是一般的大……

        房俊将茶杯中茶水饮尽,又执壶想要续上,却被崔敦礼将茶壶抢去,起身给李泰与房俊斟茶。

        房俊笑道:“你也不必压力太大,吾等乃是陛下臣子,晋王乃陛下亲子,岂能对晋王有所不敬?假若当真晋王前来兵部,汝等定要全力配合,想必陛下之初衷,亦是要借由兵部来锻炼晋王之能力,所以汝等遇事便要多多请示,听命行事,格尽职守。”

        闻弦歌而知雅意,崔敦礼秒懂,连忙道:“属下明白!”

        好歹也在官场混迹了十几年,各种争权夺利明争暗斗的手段见识过不少,岂能不明白房俊的意思?

        假若晋王当真来了兵部,不能硬刚,要采取迂回策略,有困难让晋王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让晋王上……

        魏王李泰也不是傻子,看这两人贼眉鼠眼一肚子阴谋诡计的模样,不仅摇了摇头,替稚奴担忧起来。

        不过他立场坚定,绝对不会掺和进争储当中,所以自然不会跑去告知稚奴:兵部还是不要去了,那一窝子人从上到下,就等着给你添堵呢……

        *****

        晋王府。

        后堂花厅之内,一桌美酒佳肴,席上却只有两人对坐。

        长孙无忌举起酒杯,笑道:“老臣借花献佛,谨以此杯,预祝殿下宏图大展、前程万里!”

        李治也举杯相和,道:“承蒙舅父多年关照,本王也祝愿舅父身康体健、老当益壮!”

        “哈哈!多谢殿下,来来来,满饮此杯!”

        “饮圣!”

        ……

        干了杯酒中,李治身为东道连连给长孙无忌布菜,甥舅之间气氛和谐,相亲相爱。

        酒过三巡,长孙无忌放下酒杯问道:“不知殿下对以后可有何打算?”

        李治执壶又给长孙无忌的酒杯满上,放下酒壶,为难道:“目前也没什么要紧的,权且在尚书省待一段时间,熟悉熟悉政务才行。舅父也应当知道,本王从未处置过政务,若是贸然做出什么动作,少有差错反而不美。”

        进入尚书省的目的是想要做出一番成绩给父皇看看,证明他能够比太子做得更好,可若是贪功冒进那就极易犯错,功劳尚未立下便犯了大错,那岂不是违背初衷?

        长孙无忌颔首,道:“殿下谨慎,所料不差。只是殿下可曾想过,若您在尚书省循规蹈矩,等到熟悉政务,再做出一番成绩,那得需要多少时日?这段时间之内,足以让太子愈发稳固地位,您在想逆而夺取,可谓难上加难。”

        你慢慢来可以,可人家太子却不会等你。

        相比于晋王李治,太子参豫朝政更早,身边那些个大臣虽然都是一些腐儒,难堪大任,但是处理一些等闲的政务却是滴水不漏,根本寻不到错处。

        况且如今山东世家、江南士族尽皆明面上靠向太子一方,对晋王必然不会有太多助益,唯独肯助力晋王的关陇贵族们又素来不以处理政务、治理一方而见长,长此以往,必定此消彼长,与太子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想要逆转取胜,必须另辟蹊径才行。

        李治也发愁,叹息道:“太子哥哥八岁便被立为太子,父皇对其报以厚望,延请诸多大儒、名仕担任帝师,悉心培养严加教导,对于政务实非本王所能比拟。况且太子到底占据名分大义,无数朝臣附于骥尾,本王原本想着进了尚书省能够在父皇看顾之下做出一番成绩,现在却知难如登天矣。”

        对于进入尚书省担任尚书左丞,他其实喜忧参半。

        喜的自然是能够在父皇的看顾之下事半功倍,获得成绩不易被别人干扰破坏,忧的却也正是因为在父皇眼皮子底下,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放大,少有错漏之处便被父皇知晓,压力太大。

        长孙无忌夹了口菜放在嘴里,咀嚼几口咽下,抿了一口酒说道:“这也正是老臣今日前来拜会殿下之目的。”

        李治眼睛一亮,喜道:“舅父有何良策?”

        长孙无忌道:“最近魏王要下江南,已经求了陛下的圣旨,准许房俊与其同行,殿下可知其事?”

        李治脸色一变,忙道:“舅父慎重!本王虽然志在储君之位,却是希望能够凭借自身的能力,使得父皇属意于我,绝不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残害太子之臂助!而且房俊有大功于帝国,乃是不啻于后稷之功勋,岂能以阴狠手段施以暗杀?况且房俊乃是本王的姐夫,伦常至亲,本王即便不要这储君之位,也断然不会做出此等禽兽之事!”

        长孙无忌愣了一下,说道:“殿下想到哪里去了?老臣纵然再是不满房俊,亦未有这等隐私龌蹉之谋算!”

        李治却是不信。

        朝野上下,谁人不知长孙无忌绰号“阴人”?这位大佬明名上笑嘻嘻,即便有谁触怒于他也面色不变,看似宽厚慈祥,但是背地里却是心狠手辣,不知多少他的政治对手被各种阴狠手段剪除。

        山东世家以及江南士族都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可不是没有缘由的……

        长孙无忌见到李治一脸狐疑之色,便知道自己的人品名声有些不堪,难以令人相信,只好解释道:“老臣提及此事,非是要对房俊不利,而是想要谏言殿下,不妨向陛下恳求,由您入主兵部,暂代兵部尚书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