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夜观星象,昼望云气

第三十章夜观星象,昼望云气

        漩雨公司的聚餐安排在星门大学酒店的顶楼餐厅里,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守二都市民众最喜欢的聚餐地点,更重要的原因是钟李子就住在这家酒店,只需要走出房门、坐电梯上三层楼便能到。

        高树没想到的是,就算这样那位来自地底世界的大小姐还是拒绝了自己的邀请。

        他走到台前,带着些遗憾向公司的同僚以及工作室的技术人员们宣布了这个消息。

        漩雨公司内部因为资源调动的关系,早就已经开始关注《大道朝天》这个项目,至于工作室的技术人员们更是对那位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原著作者好奇到了极点,这时候听到高树的宣布不禁有些失望,也没有办法。

        高树摆手拒绝了工作室主管恭敬递过来的香槟,走进了大厅侧方的休息室里,对着坐在高靠背软椅里的总裁大人鞠躬行礼,说道:“她不肯来。”

        漩雨公司总裁摆摆手,示意与他无关,不用太紧张,说道:“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偶遇了……”

        他忽然话锋一转,问道:“那个穿运动服的少年是谁?”

        高树惭愧说道:“暂时还没有查到。”

        总裁沉思片刻后说道:“不要查的太紧。”

        “是。”

        “按照她的要求加快世界架构速度,把角色涂抹的通道放大,给出更多自主度。”

        高树有些不确定说道:“没有统一的形象设定,推广难度会增加很多。”

        总裁站起身来说道:“请那位小姐自己做初设。”

        高树明白了总裁先生的意思,微笑着点点头。

        总裁向休息室外走去,忽然停下脚步问道:“照顾好那位小姐,至少在吃穿住行方面,不要让她受委屈。”

        高树深深鞠躬,说道:“您放心。”

        ……

        ……

        漩雨公司对钟李子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用心程度主要就体现在这个微字上,既不会让她查觉到什么,又要保证让她愉快。他们给她订的虽然是间套房,但不是最贵的那种,只有一个卧室,风景却是最好不过。

        露台在建筑外,完美隔绝四周的视线,面前更是一片清旷的夜空以及远处那片大湖,私密感极其优秀。

        井九在这里脱光衣服晒星星,也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

        “咳咳……”钟李子有些不自在地收回视线,假咳了两声,说道:“上面的空气要比下面好很多,而且可以晒太阳,我最近都很少咳嗽了。”

        她忽然想到自己有件重要的事情一直瞒着他,沉默了会儿后说道:“其实……我有病。”

        井九说道:“我有药。”

        钟李子噗哧一笑,认真说道:“我是说真的……我这个病很麻烦,如果基因优化不成功……”

        井九说道:“会治好的。”

        他的语气很淡然很随便,就像上级对下级毫无诚意的虚假安慰。

        但钟李子知道他不会安慰人,说出来的任何话都是真心话,那这就是最美好的关心与祝愿。

        “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她也很关心他。

        井九想了想自己的推算,再次确定那个用刺客来试探自己的幕后黑手就是从朝天大陆出来的飞升者,嗯了一声。

        钟李子有些意外,也有些替他高兴,问道:“那……我们还需要继续做游戏吗?”

        井九说道:“当然。”

        《大道朝天》这本小说以及凭此改编的小说、电影应该在整个星河联盟里流传开来,如此才能确保让雪姬看到。

        想对付战舰上的那些仙气流超能武器,雪姬是最合适的人选……选择。

        她如果来了,他哪里还需要在这颗行星上藏身,早就已经去星核寻找那个远古文明的线索了。问题是她在哪里?她来这个世界比他早不了多久,以她的性情应该在哪颗殖民星球上大杀四方,在新闻里留下很多痕迹才对。

        钟李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摸了摸微湿的银发,说道:“那……我去睡了?”

        井九没有说话,继续对着星空发呆。

        钟李子走进了卧室,片刻后传来悉悉窣窣的声音,然后变成了一片安静。

        过了会儿,卧室里又传出她翻身的声音。

        井九听着她的呼吸与心跳,知道她这时候在东想西想,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便挥了挥手。

        露台上夜风轻送,钟李子看着窗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星光更加如水,就这样沉沉睡去。

        ……

        ……

        满天繁星,就这样静静地缀在黑色的幕布上。

        对现在的他来说,星星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星河联盟所在的星系有一亿多颗恒星,联盟探查过的恒星有七百万颗,当然绝大多数都是远距离观察,没有探险队前往。

        外面还有那么多星系。

        这么多的星星里,哪一颗才是他想找的呢?

        杀死那只充满毁灭意味的域外天魔后,他昏迷了一段时间,醒来的时候便已经在星门基地的实验室里。

        那么朝天大陆的那颗太阳在哪里?

        浩瀚的宇宙,难以计数的星辰,在没有任何线索与星位图的情形下,真的很难找到一颗特定的恒星。

        今天他与那名“野兔”在隐网里对话的时候,悄无声息潜入对方所在的那艘战舰,找到了一些绝密的军事情报。

        数万道燃烧的战舰在宇宙里穿行,必然是一次极大的军事行动,肯定会留下痕迹。

        不出所料,他成功地找到了那次军事行动的日期以及所在星系。

        他通过自己从竹椅上离开后的飞行速度与时间算出距离,确定那颗蓝色恒星与自己寻找的星星相邻甚近。

        这下就很简单了。

        那颗蓝色恒星的编号是“玛31”。

        就在那边。

        离“玛31”不远的地方确实有颗星星,有些黯淡,很不起眼。

        井九看着那颗星星,在脑海里调出那边的星图,不停调整角度,最终在星图里找到了一颗恒星。

        那颗恒星在他的意识里不停变大,最终变成肉眼可以清晰看到的画面。

        那是一颗白色的火球。

        无论体积还是光色都与他在竹椅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井九看着遥远夜空里的那颗星星,有些出神。

        原来那里就是家乡。

        可以看到,回去却是极远。

        那颗星星所在的位置已经在这个星系最偏远的地方,再往外去便是通过扭率空洞也很难穿越的无尽虚空。

        那片无尽虚空被称为宇宙黑域,暗物之海就在那里。

        井九静静看着那颗星星,手指落在椅子的扶手上,轻轻地敲打。

        当年在小山村池塘边,他躺在竹椅上的时候,也经常看似无意识、实则有规律地敲打扶手。

        每当这种时候,他都是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飞升者离开朝天大陆,经过最初的震愕、平静下来后便要选择接下来的路。

        他们可能会走不同的方向,但肯定会向着某颗星星而去。

        对光明的向往与亲近感,人类与飞蛾没有太多区别,飞升者也是如此。

        朝天大陆有记载的飞升者共计二十七人,都是境界高深无比、神通了得的大修行者。

        比如青山宗的开派祖师,比如血魔教的前任教主,比如蓬莱岛上的那位散修,比如纯阳真人,再比如他。

        这些飞升者或者道心通明,或者魔焰如海,不管遇着任何事情都不会惊慌失措,更不会出现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题,他们可能会遇到那些域外天魔,惨被杀死,但应该还是会有很多人抵达了最近的恒星,与这个世界的人类文明接触。

        那么这些人现在在哪里?那个试探然后警告他的飞升者又是谁?

        井九转头望向夜空里更明亮的另一边。

        星系的核心就在那里。

        那里有无数颗星辰,据说主星的黑夜与白天都没有什么区别,光污染与辐射太强,人们只能生活在防护罩里。

        传闻中远古文明就是发端于那处,但他不这样认为。

        与星核相比,故乡的那颗太阳更适合一个弱小文明的产生以及成长。

        因为那颗太阳很黯淡,不起眼,而且位置很偏。

        乡村总是比城市里面好活些。

        接着,他开始思考更深层的问题,伸出手指以那片明亮的星空为纸在上面写了几个词。

        “年”。

        “月”。

        “标准日”。

        “机器人”。

        “天狗食月”。

        “日食”。

        ……

        ……

        太阳是人类文明对宜居行星所在星系的恒星的统称。

        月亮则是对宜居行星的卫星的统称。

        白天的时候,因为太阳的光线太过明亮,哪怕月亮就在行星与太阳之间,人类也很难用肉眼看到,除非他的境界很高。只有当月亮刚好运行到行星与太阳的正中间,挡住了太阳的光芒,才会显露出身影,虽然是以阴影的方式。

        最初的时候,星门大学的学生们没有谁太过注意钟李子,哪怕她有着美丽的容颜与银发。因为她是下层世界的人,没有足够多的信用点便会回去。星门大学以天才、冷静著称的学生们对她或者会有些怜悯,但不会分出太多的精神关心她。

        这些天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因为那位叫做江与夏的黑发少女经常会来找钟李子。

        当学生们想要看黑发少女的时候,视线偶尔会被钟李子挡住。

        为什么神学院的女祭司候选者会对她如此在意?人们意外之余难免会对钟李子投注了更多的关心。

        就像日食的时候,人们才会想起来在大白天去看月亮。

        那天校门口两个少女的对话以及别的一些消息陆续传进了校园,学生们这才知道原来钟李子居然写了一本反响不错的小说,更吃惊的是,那本小说居然被漩雨公司看中,将要改编成游戏,甚至更有人说漩雨公司对这个游戏的期望值非常高……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这个来自下层的少女应该能够轻松地挣到移籍需要的大量信用点。

        有了这样的前景,在那些学生们的眼里,钟李子的银发以及美貌终于显现出了应有的模样。

        两天时间,她便收到了七封情书。

        当然,虽然在日食的时候月亮容易被看到,但当太阳出现之后人们还是习惯性地去赞美它。

        穿着白色传统祀服的江与夏走进了教室,黑色柔顺的长发落到腰间,整齐的刘海刚好抵着平直却不呆板的眉,行走间自有一种圣洁平静的感觉。

        这幕画面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直到她走到教室后方,坐到了钟李子的身边,那些视线才依依不舍地收了回去。

        这两天她时常过来找她,聊些那个故事里的内容,今天更是忍不住询问她什么时候继续写下半部。

        钟李子心想看那个家伙的样子,应该是不准备把那个故事继续往下瞎编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含糊地避了过去。

        江与夏注意到她有些神思不属,误会了些什么,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了窗外那片银杏树,又看到了银杏树那边的大片草坪。

        最后,她那个看到了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却全身都罩在衣服里的奇怪家伙。

        ……

        ……

        银杏树叶还是金黄的,校园里的风不大,几天时间都没有吹落多少。

        黑皮鞋踩着树叶,发出松脆而诱人的声音,仿佛有香味一般。

        黑发在微风里轻飘,还在抱在少女怀里少见的纸质书,仿佛也都释放着淡淡的香气。

        有很多视线随着江与夏向着那银杏树那边走去,穿过了小半个校园,却没有人敢靠地,也没有与她说话。

        她的美丽除了香气,还有一层圣洁的光辉,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好,我叫江与夏,是神学院的交换生。”

        她走到草坪里面,站在那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少年身边,轻声说道:“那天在校门见过一面,你是钟李子的……朋友?”

        ——井九把衣领拉到最高遮着脸,用帽子罩着头,就像一个蚕蛹,有些可爱。

        他知道这个黑发女生是谁,以为她是像新世学院那个……叫什么名字的女生一样,没有理她。

        江与夏明显不是那样的女生,当然也可能是隐藏的更深,被如此冷漠地对待也没有生气。

        她微微一笑在井九身边坐了下来,顺着他的视线往天空望去。

        碧蓝的天空里飘着云,云的边缘被正在往裂谷那边沉落的恒星镶出了一道金边。

        这些都是看惯了的风景,有什么值得看这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