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远离战争的悠闲(五)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远离战争的悠闲(五)

        “前辈,这个菜园子好漂亮啊。”在看到几个重达好几公斤的南瓜、大片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西红柿菜畦后,一位国家情报总局的处长感叹地说道:“我父亲在罗洽县老家也有这么一个菜园子,里面有蔬菜,有果树,还有葡萄藤,我每次回家都要在葡萄架下小憩一会。”

        “宋处长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但南锥这里还是有些不一样的。”魏建章点头微笑道:“因为特殊的气候,这里的水果或蔬菜会结得格外硕大,味道也更加甘美。这就是天尊赐予的福报,既给了你恶劣的气候,同时也给了你上好的绿洲农业,更锻炼了本地人民坚韧不拔的意志品质。”

        “或许还有石油、高岭土、钨矿、铅矿和锌矿。”宋处长微笑着补充道。

        “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魏建章笑着扶起了一枝茎秆有些折了的花朵,一边招呼众人进门,一边说道:“其实绿洲这边生活还算舒适,除了冬天风大一点之外,就没什么让人不满的了,对我这种年纪大的人尤其友好。”

        确实,正如魏建章所言,南锥地区三条主要的河流丘布特河、芦荡河、宝兴河终年不断(南部的黄羊河之类不做讨论,因为气候相对寒冷),即便是枯水期也有相当的流量。尤其是水量最丰沛的芦荡河,甚至可以从河流入海口如今驾驶内河小船,一路上溯至定难镇附近。东岸人每年都拨出大量资金——由中央财政、地区财政及沿途县乡财政分摊——对河道进行清淤,确保船只可以通航。

        与此同时,耗水严重的棉花也被禁止种植。虽然这里降雨少,空气澄澈,光照时间长,非常适合棉花这种作物的生长。但禁止是大家共同作出的决定,棉花耗水太严重了,会严重挤占其他领域的用水份额,甚至导致河流水位下降,枯水期行船困难,于是这钱还是让查科那边的人赚吧,反正他们那边棉花种植规模很大了,我们要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水源——后世中亚某“白金之国”就因为毫无节制地滥种棉花,导致和邻国愈演愈烈的争水冲突及自家的土壤盐渍化,最后不得不叫停棉花出口,难以为继。

        东岸人对南锥河成绿洲的经营目前看来是比较成功的。防风林内是被四通八达的灌溉水渠切割而成的碎块化土地,土地上种植着高价值的经济作物,同时引入了节水农业的概念,滴灌技术大行其道,整体农业的效率非常高。而在农村之外的城市里,绿地公园也非常多,树木葱郁,花香遍地,定难镇就是典型的花园型城市,非常美丽,也难怪地质部、自然科学研究院、工程技术研究院及一些知名企业,会在这里开设分支机构,刚刚成立不满一年的东岸地质大学甚至就把校园设在这里,可见一斑。

        “我们就坐在这院子里吧,宽敞,也能见着阳光。年纪大了,就喜欢晒太阳。”宅院里的男仆和警卫联手搬来了桌椅板凳,同时给每人砌了一壶马黛茶,魏建章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招呼众人喝茶。

        “呵呵,平日里各地出差,忙活来忙活去,还是到了前辈这里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啊。”宋处长拖过一张藤椅,坐在魏建章对面,笑着说道。

        “那就多休息休息,我这里别的没有,茶水、点心还是管够的。”魏建章道。

        “不如老前辈潇洒,没那么多闲情逸致啊。”宋处长哈哈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在看到仆人、警卫都已经离开后,他理了理思绪,终于决定直入主题:“前辈,宋某此番前来,其实是奉了上级命令,想要和魏前辈打听一个人。”

        “我一个退休人员,找我打听怕不是缘木求鱼喽。”魏建章笑了笑,随后伸手道:“开个玩笑。宋处长,有话就直说吧。魏某在总局工作了一辈子,不是那种不懂事的毛头小子,说吧,能回答的我肯定回答。”

        “魏前辈不必有所顾忌。事实上此番前来,局里已经给了我授权,这是文件。前辈担心一些涉密事项无法言说,这个多虑了,但讲无妨。”宋处长将一份盖章签字的文件递到魏建章面前,轻声说道。

        魏建章默不作声地接过文件,发现这是一份任命书,上面说宋处长及三名随员是某个专项工作组的成员,奉命参与某某机密之事,授权为“全权”。魏建章顿时明白了,这几个后生可能跟踪这个“案子”很久了,今天来找自己,估计事情已经有了眉目。因此,他很快就示意了然了宋处长等人的身份,示意他说话。

        “前辈,魏鸣兴这些年和你有过联系吗?”宋处长问道。

        “从来没有过联系,我已经过世的母亲不喜欢他,虽然这个人从没有出现在我们一家子的面前。”魏建章坦然说道:“据我所知,魏鸣兴这个人的活动范围主要局限在黑水、满蒙、登莱、日朝等地。他曾经在陆军内服役过,你们应该去陆军部查查资料。”

        “陆军部那边我们有其他的工作组,资料基本上也早就查清楚了。”宋处长说道:“我们上门来打扰您,主要还是想看看您这边有没有什么新的信息,毕竟您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嘛,可能会比一般人多一些了解。”

        “这个就是你们想当然了,事实上我们没有过接触,就这么简单。我也是翻阅内部资料时才得知一些东西的,这事我父亲当年甚至瞒着我,我也没办法。”魏建章说道。

        宋处长盯着他看了一会,似是在分辨他说的真假。在他看来,魏建章一点不知情是不可能的,但要说他有多深入地参与这件事,那也是扯淡。事实上正因为他是魏博秋之子,太扎眼了,因此当年大佬们——比如已经仙去的前执委会成员马万鹏——在操作这件事时特意绕过了他。魏建章,甚至连外围成员都算不上,找他谈话,确实只是例行公事罢了,魏某人自己心里应该也明白这一点。

        “好吧,前辈既然确实不知情,我们也就不多问了。”宋处长示意随从们收起笔和本子,笑着说道。有些事他不能告诉魏建章,比如上层基本已经定了调子,即“不翻旧账”。也就是说,无论以前多少人参与了这件事情,这都不重要了。就这样了,到此为止,不会大规模查下去。他们现在所做的,只不过在搜集资料罢了,以后也会封存起来,或许几十年后得以解密重见天日。

        至于北美民主自由联邦,目前已经和东岸政府的外交特派员举行过两次会谈。双方总体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北美民主自由联邦放还了被他们缴获的几艘东岸交通艇,同时给被围困多时的雪松堡送去了部分粮食和药品,避免其大规模的减员。而东岸上层,现在已经正式放弃了用武力解决他们的计划,打算承认其政权,并与其建立外交关系。

        当然了,这并不是表明东岸政府想与这个国家平等以待,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比如,他们目前占据的土地面积很大,但其实很虚,很多地方在东岸人看来并不算实际控制。东岸政府是不愿意承认其现有领土范围的,必须对其加以核定、限制。另外,北美民主自由联邦的扩张也要有所限制,不可能让你无限制增加领土。北美大陆那么辽阔,谁知道你会扩张到什么程度?因此,东岸政府会派遣观察员团前往北美大陆,监督北美民主自由联邦的一系列行为,免得搞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东岸政府是把北美民主自由联邦当予取予求的“儿子国”来看待的,根本没有什么尊重他们的意思。我要你进行什么改革,我要限制你什么,我想你干什么,一举一动都有“指导”,不允许有任何逾越,基本就是宗主国对附庸国的态度——老子承认你这个儿子就已经不错了,你就别想着要什么自由了,乖乖听话就行。

        不过北美民主自由联邦野惯了,他们会不会听东岸政府的话,也是一个问题。当然在宋处长这类东岸“精英”看来,这个国家的处境十分糟糕。不但人口数量始终增长乏力,同时国内的科技水平也非常低下,这从他们的海军战舰就可以看得出来,基本和欧洲人是一个水平的,某些小细节方面甚至还有所不如。再者,国内的民生科技也非常落后,工业生产除了少数几家早年建立的工厂之外,基本还局限于手工业阶段。且可以看得出来,想要升级的话比较困难,因为其识字率实在太低了,大量的国民处于蒙昧状态,无效有效转化为工业劳动力。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有着少量工业基础的农业国家,跟东岸这种世界文明灯塔完全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难怪在很多东岸官员看来,愿意和你进行对话、谈判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北美民主自由联邦这个国家啊,还是及早认清现实,好好合作,争取未来在东岸建立的世界文明圈子里占一个好位置才是正经,别想太多有的没的,那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