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在线阅读 - 第2114章 利益

第2114章 利益

        “也对……!”这个大队长随即站起来,然后从身后拿出一叠资料道:“因为你赠送的数百万财产,张东林的儿子和女儿,因为这遗产问题,争执起来了,并且这事,还惊动了我们城南派出所!”

        “你是这事找我过来的?”

        “嗯,是的!本来这事,我们警察也没必要管的,那是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是呢,张东林的女儿,之前说给父亲办出国手续,把那两百多万的资产,拿在了自己手上,可是张东林先生还没来得及出国医治,就去世了,而这笔钱,就落到了大女儿手上,张东林的儿子,认为这是父亲的遗产,理应由他来继承,因此,跟姐姐就吵起来了,两姐弟,因为这两百万,打起来了,然后小区的居民就报警了,我们城南派出所,经过调查,才知道这两百多万,是司徒小姐赠送给张先生看病的,而张先生去世,并没有留下遗嘱,所以这两百多万,我想请司徒小姐出来做主,毕竟您只是赠送给张先生看病的,如今,他病没治成就去世了,所以,这笔钱,你收回,或者转增他们,在法律的前提下,都是可以。”

        “……!”司徒蕾听到那个钢琴家去世了,内心,还是稍有有点点感慨,可是,更无语的是,为了这笔钱,居然闹的姐弟反目成仇,就两百多万而已,这真的挺让人寒心的,而且他去世,他家人也不通知自己,肯定是怕自己知道那笔钱,张东林没拿去治病,怕自己收回吧!

        钱这东西,哎,是祸害,也是生活必须的东西,就跟美人一样,女人长的漂亮,对得到她的男人来说,是最陶醉,最享受的事,可是也因为男人争,也就经常有红颜祸水这说法。

        看着这个警察,司徒蕾只是冷静的道:“可以带我去祭拜下他吗?”

        “当然可以,司徒小姐,什么时候去!”

        “现在。”

        “那行,我收拾下就出发。”这警察赶紧站起来,把桌子上的资料整理下,两分钟之后,这男警察就从办公室出来了。

        司徒蕾一路也没说话,出了派出所,打开自己的跑车,跟唐飞上了车,而那个警察,开着派出所的车在前面带路,司徒蕾其实并不知道张东林住哪,也没去过他的家,只是听过他的钢琴曲,在外跟他见过面。

        司徒蕾本身就是个优雅的女人,说腼腆呢,又不像小女孩子那么害羞,但是要说胆子大,在爱情上,又显得很被动的女人,对一个成家的男人,她显得非常含蓄的,有些事,根本就不敢表露的,张东林有几个孩子,家在哪,生活怎么样,其实司徒蕾一无所知,以前不知道,后来,她也没多打听,只是知道他有妻子孩子,因为,她去他的音乐会上,看到过他妻子,当然,也只是看到过他妻子出现过,对他妻子,司徒蕾也陌生的很。

        对这事,唐飞基本不过问,那男人,说是自己情敌呢,好像是,说不是也不是,毕竟都是老婆过去的故事而已,老婆之前还有前夫呢,那些事,唐飞不参合,任凭老婆自己做主,而且那么点钱,老婆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的,靠在车里,唐飞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司徒蕾。

        张东林家,就在江宁市边缘,是一幢两层楼的房子,建筑的有点像别墅,还带围墙的,但是要说是别墅吧,其实又有点像农家院子的感觉,这是江宁市郊,地皮费也不贵,跟城市中心的高档别墅,价格没得比的,但是美观上,好像就近似,而装修的层面上,好像也过得去。

        江宁这个二线城市,还是有挺多郊区的,包括周围,还有几个县城,那些县城,基本以农业为主,准确的来说,江宁市,有三个市辖区,这三个市辖区,就算市中心地带,也算是城市地带,然后还有一个县级市,三个县,而城南区派出所,就算是城南区,张东林家,出于城南区和新建县交界的地方,也可以说,这是市郊,但是跟万家广场那边,又对立,一个是北面郊区,一个是南面郊区,而张东林家,比万家广场更加的郊区,这已经算是新建县的地界了。

        这老人去世了,这还是按江宁乡下的习俗,办白喜事,而乡下,就不去城市里大吃大喝,就是在家里,架起锅灶,打起帐篷,在院子附近搞,而且这周围,还有好多刚吃完的酒席摊子,很多东西都没收拾,但是好像,白喜事已经办好了,很多宾客应该是送礼之后走了吧,这地方,留下的帐篷,桌子不少,人就不多了,可惜,请了这么多宾客,来了这么多亲朋好友来吊唁,但是就是没请司徒蕾。

        人啊,现实起来,谈起金钱,真的,挺无情的,活在现实里面的人,有时候,真挺可怕的,为了利益,为了名誉,为了地位,亲情,很多时候,都是显得脆弱不堪,爱情什么的,就更脆弱,外面的很多男女,其实能有几个是有真正爱情的,多数都是凑一起生活,无所谓为彼此付出不付出,而离婚了,就想着怎么样分割财产。

        甚至更离谱的,是很多女人为了利益,在结婚之前,就要男人签署财产分配等问题,就比如,结婚了,买房子不出钱,但是要房产证加名字,甚至还要男方离婚了,房产要赠送女方等,离谱的不得了,在利益上,那是算计的相当相当精的,跟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算计成这样,要是让唐飞做这样的人,娶个这样的老婆,得了,他宁愿光棍一辈子,这种女人,有什么意思?这种利益熏心的人,看着作呕,在一起生活也累。

        跟这种人比起来,其实萧玲玲都已经算单纯的,宝宝也不算那么无情的,她们跟这种女人比,还算有情义一点的,可是那样,唐飞都已经觉得,有点爱慕虚荣,不怎么喜欢了,而那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听着都摇头,看着都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