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28章 暴怒

第828章 暴怒

        明明只要答应下来就好了,康斯坦丁偏偏要耽误时间,不见黄河不死心地疯狂挣扎,真是够了。

        其实苏明还有一手牌,就是威胁渣康自己等人会去找扎坦娜。这话一出,康斯坦丁宁可会选择让上帝讨厌自己,也不会让扎坦娜面对得罪上帝的风险。

        扎坦娜就是渣康目前最大的弱点,可以说百试百灵。

        不过一旦拿出这样的牌,下次再想用人就难了,是的,下次如果遇到什么容易引雷的麻烦,苏明第一选择还是康斯坦丁。

        “把你的蜘蛛网撤了,我们去门外布置魔法阵。”康斯坦丁拉开风衣看了看里面,确定自己的装备带齐了。

        绞杀形成的黑网收回了苏明体内,他也又一次变成了佐罗的模样:“走吧,如果你耍花样,我想戴安娜肯定愿意给扎坦娜讲讲,就说你今天大口吃屎的事。”

        “.......撒这样的谎,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康斯坦丁一脸失望地看着苏明。

        “不,只要扎坦娜信了,那我只会高兴,我最爱看这种热闹了。”苏明笑着举起弑神者,用打蛋器捅了一下渣康的后腰,示意他快点走。

        康斯坦丁的嘴巴就像鱼一样开开合合,但最后化为一声叹息,他垂头丧气地往门外走。

        “你真的是个魔鬼,你真的没想过去地狱位面打块地盘?”

        “如果有一天我要是做了地狱魔王,一定封你当座下的吹箫童子.......”

        苏明直接怼了回去,渣康这家伙什么时候都要挖坑,如果苏明做了地狱魔王,绑定了次级位面,那在主世界出现就等于是被召唤,连百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康斯坦丁有些不明白丧钟说的什么童子是什么意思,但下意识就感觉不是什么好话,看来是又被看穿了啊。

        不过好在脸皮厚,挖坑被识破他也没有啥不好意思的,继续带着三人来到了神秘之屋门外。

        接着,他就开始在门外的地面上画各种法阵,一环套一环,灵薄狱特殊的灰色地面被犁出一道道小沟,苏明认出了渣康把所有的恶魔召唤法阵都通过某种手段叠加在了一起。

        “我准备召唤七宗罪,之后通过它们与潘多拉魔盒的特殊联系来锁定魔盒的位置,你们其实是要找盒子,不是找潘多拉对吧?”

        渣康一边倒退着在地面上画图,一边向苏明提问。

        “如果潘多拉‘不小心’把魔盒丢了,被我捡到当然更好。”

        “你无耻的样子和我一样帅气。”

        “别说废话了,动作快点,我告诉你,如果这次蝙蝠侠死掉了,都是因为你慢得像是乌龟,你是我见过的巫士里,准备魔法阵速度最慢的。”

        “哈?他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再说这种法阵可是我的独创,别人学不会的。”渣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手底下的速度还是加快了一点:“我还需要一些灵薄狱没有的施法材料,你去找来。”

        “要什么?”

        “黑色山羊七只,高纯度的红宝石一块,产自梵蒂冈的白色大蜡烛13根,人血300升,其他的材料我这里有。”

        苏明点点头,施法需要材料这是肯定的:“绿箭你走一趟,山羊要以色列的,那里现在是白天,去买就行。红宝石你家里应该有,不用太好的,那是消耗品。蜡烛一样可以买到,人血去国家血库买吧。”

        奥利弗伸手按住了项链,消失在几人面前。

        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这些材料绿箭只是短短几分钟就全部搞来了,他原本还是个办什么事都不顺利的人,但现在背负罪孽之后,噩运好像离他远去了。

        康斯坦丁把这些材料都布置好,又自己取出一些比如脚趾甲、人油、动物排泄物之类的材料加入法阵,一时间神秘之屋门前臭气熏天。

        这些材料汇合在一起,像是产生了某种反应,气味根本不是凡人能接触的。

        渣康直起腰来,拍了拍手,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准备好,灵薄狱没有地球的限制,你们要面对的是全盛实力的魔王,就算我会分七次召唤,但也绝对不能小看。”

        苏明抽出武器,戴安娜也举起了盾牌。

        见到几人都准备好了,康斯坦丁点燃了所有蜡烛,开始念诵长长的咒语。

        而随着咒语越念越快,法阵中仿佛沟通了某个地方,一个红色皮肤,脸孔长得像是三宫的恶魔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过只是长得像,这个恶魔要小得多,他身高只有三米多罢了。

        “这是暴怒,让我来。”

        苏明示意戴安娜不要插手,这个恶魔是七宗罪中的愤怒,它会让人在战斗中热血上头,没办法冷静对战,戴安娜对于战斗太狂热,不太适合和这种角色的对战。

        康斯坦丁已经躲得远远的了,他可不参加战斗,伤还没好呢。

        “又是你个杂碎!康斯坦丁!我要把你的肠子扯出来!”

        愤怒一出场,别人还没有看清,反而先看清了最远的康斯坦丁,立刻怒火就有了发泄的地方。

        不用想,渣康肯定又是不知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位,苏明开始怀疑渣康是不是打算借自己的手除掉仇人。

        可恶魔在这里同样是杀不掉的,作为生物欲望诞生出的原初恶魔,他们七位可不是一般的小鬼。

        不是只有人类才有欲望,这些欲望是与众生之红是不可分割的,除非下定决心把宇宙中连单细胞生物都消灭掉。

        多说无益,在佐罗被忽视的时候,细剑也是一件不可轻视的武器。

        苏明一个冲刺,直接挡住了冲向渣康的红色儿恶魔,那带着恶臭的巨口就在头顶,而他的脑袋只到恶魔的胸口。

        他本来不想看得太仔细,但是观察力太强也让他会看到一些不想看的东西,暴怒的问题就在于他犹如红色漆皮的胸口,还有一大块如同火焰形状的黑色护心毛。

        这都什么时代了,就算他的体型很难像路西法一样穿上高档西装,那也至少套个布袍子吧,只有腰间围了块兽皮还当这是原始社会吗?

        所以随着佐罗的身影一晃,以标准的潇洒姿势舞动细剑,一个完美的Z字就印在了暴怒的胸口。

        对于体型这么大的恶魔来说,这划痕基本就像是人类的手指破口,不值一提。

        不过也许是破坏了他精心养护的胸毛,也可能是他本身有些情绪管理的问题,暴怒再一次暴怒了。

        “你这该死的黑虫子!我要吸干你的骨髓!”

        好吧,苏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容易嘲讽的目标,甚至他还没来得及说垃圾话呢,这真的让一个职业战士很没有成就感。

        不过这样也好,在暴怒一拳打过来的时候,苏明稳稳地一拳对了过去。

        一个比篮球还大的红色拳头,还一个普通人的黑色拳头在空中相撞,骨骼的爆响和风压瞬间响彻四周。

        一圈冲击波以二者为圆心,仿佛地震一样的动静让周围的人和房子仿佛都跳了一下。

        这种大体型恶魔一般都是力量型的,想要试探力量程度有很多办法,不过苏明还是打算表现强硬一些,给恶魔和渣康都来一点威慑,省得下次还要那么多废话。

        绞杀把宿主牢牢固定,触手从脚下冒出如同树根一样深入地底,对拳之后的苏明脸上还有笑容,倒是暴怒发出了惨叫。

        “惊喜。”

        苏明晃晃拳头,除了拳头上的皮破了,他的X金属足够顶断对方的臂骨了,而暴怒却只是骨裂,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惊喜。

        也许是疼痛让恶魔清醒了一些,他后退了两步,第一次认真地看着眼前原本根本不曾注意的人类。

        “人类强者,你的名字?”暴怒以不太流畅的古英语问话。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佐罗。”苏明以流畅的中文回答。

        几人都能看到,恶魔的红色大脸上闪过了疑惑的表情,他好像根本没听懂丧钟说了什么,只能像是下意识地晃着胳膊。

        对于自称佐罗这个说法,戴安娜已经有些习惯了,虽然还是不知道丧钟变出一个额外身份是为了什么,但既然他这么做了,就等着看好了。

        作为原初恶魔,七宗罪不能说不够聪明,只不过他们的缺点都太明显,太容易被针对罢了。

        比如暴怒一发狂,理智就完全消失。而饕餮只要有食物,他甚至可以忽视别人正准备杀他。

        暴怒的胸口像是风箱一样舒张着,但明显是对苏明有了些忌惮,通过刚才的接触,他察觉到了这个人类的身体里有一些可怕的东西。

        这不用去推理和判断,只需要依靠野兽本能。

        “你很强壮。”

        “是的,但你的态度很不友善,我们本来只是需要你们帮个忙,而不是打算大开杀戒。”

        暴怒一指躲在后面看热闹的渣康:“那你该问问他,他用魔法沟通了我,祭品却是黑山羊?那是撒旦他们才会喜欢的东西!”

        苏明耸耸肩:“我知道,但是这个年代不流行人肉献祭,时代变了,暴怒。”

        “就是,有些人血你就该知足了。”唐斯坦丁踮起脚插了一句:“你这三流恶魔,凭什么要求和地狱之王一样的待遇。”

        这话果然又一次激怒了暴怒,而苏明果断让开了身位方便恶魔去追杀康斯坦丁。

        渣康果然还是个渣,这种两头蹿火的把戏,也该尝尝玩脱了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