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410章?执法必严

第1410章?执法必严

        之前唐娜就发现了,哥谭实施了宵禁的政策,看起来这里除了执法者之外,任何人不允许在夜里出门。

        一旦离开自己的住所,就会被认为是心怀不轨,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从而受到处罚。

        此时唐娜两人就看到了类似的场面,这里距离警察局大概有一公里左右,也许是有人想要利用灯下黑的道路出门散散心,也许是真的打算去做什么坏事。

        但那个男人刚刚鬼鬼祟祟地走出门外,就被身后黑暗巷子里的一个光膀子的警察盯上了。

        在大雨中还光着上半身的警察,光头上只戴着一顶警帽,即便距离稍远,渡鸦还是认出了这是维克多·扎斯(victor    zsasz)。

        昔日里,他是一名连环杀手,因每次杀完人都要在自己身上划一刀而闻名于世。

        就像是监狱里面的罪犯记录日子一样,他每杀一个人都要自己的身上画下一道记号,凑齐四条短竖线,然后画一条长横线,代表杀了五个人。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全是这样的标记,就连眼皮内侧都被他刻上了,这让他看上去有着树皮褶皱般的皴裂皮肤。

        作为一个连环杀手,他杀人主要是为了取乐,有时候也会接受一点雇佣性质的工作,当然,是要让他能大杀特杀的那种,报酬的多少对于他来说反而是其次。

        他是蝙蝠家族的老对头了,渡鸦和唐娜也因为加入泰坦小队,在哥谭小住过一段时间而认识他。

        扎斯是个武学宗师,虽然他看上去又瘦又矮,像是营养不良的难民,但他绝对是哥谭最危险的罪犯之一。

        他最擅长的武器是匕首以及小刀,但如果没有,他可以就地取材使任何东西变成杀人武器,上到锤子扳手,下到水果冰棍,都能用来杀人。

        杀的人越多他越冷静,如果长时间不杀人,他会处于一种疯狂的戒断症状里。也就是说,他对于杀人有着非常强的瘾头。

        扎斯赤手空拳就能和蝙蝠侠肉搏对打数百招,想跑路的时候还能躲过蝙蝠侠的追捕,疯得恰到好处,而且还是世界第二的逃脱大师。

        奇迹先生曾经从天启星的监狱逃回地球,被认为是宇宙中最强的逃脱大师。而扎斯则是在地球上没有任何监狱能关住他,这个疯子总是能安然无恙地脱身。即便是正联的几座超能力监狱,对于他来说也形同虚设。

        在越狱这方面,小丑都比不上他,他有时候累了或者饿了,还会主动投案自首,吃饱喝足再从阿卡姆越狱出去,就像回老家一样。

        唐娜和渡鸦是万万没想到,这样的杀人狂居然成了哥谭的警察,这座城市真的疯了。

        那个在夜晚离家的人走在前面,路灯让他的影子微微摇晃。

        而不远处的街角处,则是扎斯的黑影,他抬手在面前动了动,随后一道白光在灯下闪过,那是他在舔自己的匕首。

        然后他走出拐角,尾随那个人而去。

        “不行,我们得阻止他,他要杀人了。”

        唐娜有点想插手,如果不管的话,那个行人就要死了。

        她自己单论武艺的话可能不是扎斯的对手,但她有一身神器,而且身边还有魔法师,想要搞定一个普通人应该不算太难吧?

        渡鸦并不反对,虽然这样会暴露自己两人,但如果看到有人死在眼前都不管,那还算是什么英雄?

        之前那个人出门的原因并不清楚,但这绝不是死刑的原因。

        作为队友的两人甚至不用过多的交流就开始了战斗,唐娜直接从楼顶飞身而下,而渡鸦则准备一个控制法术。

        其实泰坦的战术一直都是那样,简单来讲,就是无脑五保一,五个战士保护一个巫士。

        唐娜的速度可以算是个优势,她带着风声径直飞向扎斯,准备将他按倒,然后用套索捆起来。

        可惜,扎斯是武学宗师,他即便背对着昏暗的街道,依旧有着敏锐的感知力。

        听到背后的风声,他毫不犹豫地朝身前之人丢出飞刀,然后自己转身,徒手挡下了唐娜的攻击。

        力量方面的差距在真正的武艺面前并不算什么鸿沟,唐娜势大力沉的一拳被他轻轻在手腕处一抹就拨拉到一边去了,然后他往下一缩的肩膀卸力,一头撞在唐娜的脸上,反而把她击退了几步。

        说时迟那时快,从唐娜发动突袭,到违反宵禁的人背后中刀,只不过是零点几秒的时间,快到渡鸦的咒语甚至没有念完,她们俩想救的人就死了。

        “不!”

        唐娜捂着鼻子,眼泪和鼻血一起流下。

        扎斯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用脑袋撞一个神自然也不会轻松,但是他笑得很开心:“哎呀,这不是唐娜么?什么风把你吹到哥谭来了?”

        “你这个疯子!为什么要杀人?!他犯了什么错?!”唐娜握紧了剑盾,她也准备杀人了。

        蝙蝠侠也许不会杀扎斯,但她和戴安娜一样,是会杀人的。

        “如你所见,我已经改邪归正了,现在是哥谭警察局雇佣的一名警官。”扎斯指了指自己头上的警帽,还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警官证来:“贝恩市长颁布了宵禁令,市议会全票通过,根据政府赋予我的权利,我可以对违法者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只是在执法,呵呵。”

        渡鸦传送到了倒下的人身边,检查雨水中的人,但她只能朝唐娜摇摇头,扎斯出手又快又准。

        这匕首从这居民身后的第四和第五肋骨间横向射入,精准地切断了心脏动脉,人瞬间就死透了。

        唐娜咬了咬牙,眉头紧锁:“也许是该让你尝尝亚马逊的法律了,死!”

        她挥动手中的宝剑,朝着扎斯砍了过去,那由泰坦们铸造的武器,甚至比戴安娜的更好。

        但扎斯只是闪躲,没有还手:“哥谭如今还存在社会秩序,完全是因为这里还有法律,希望你们不要妨碍我的执法工作,这可是人民的选择。要知道你们可是在袭警,我不还手是看在蝙蝠侠的份上,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

        “可笑!亚马逊人从不怕挑战!”唐娜甩手就是一击盾击,毫无意外地打空,同时挥砍出去的一剑,也被扎斯以一个后仰多了过去。

        刀剑的寒光在雨幕中留下一片轨迹,但是再美的光芒,无法命中敌人也是无效的。

        渡鸦已经放下了尸体,准备了一个黑魔法,在唐娜缠住扎斯的时候,她抛出了自己的法术。

        “触手池!”

        一如既往,她喊出魔法名来提醒队友,但是同样,对方也听到了。

        扎斯在那个黑洞洞的池子还没有到达脚下的时候,飞快地从唐娜胯下滚到她身后,然后双脚用力,直接跳上了路边的电线杆,站在了五米以上的高度上。

        他掏出了一个对讲机:“呼叫总部。”

        “咳咳,请讲。”对面传来一个憋着笑一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

        “来了两个泰坦小队的女孩袭击我,我能杀了她们么?”扎斯跳到了马路对面,即便说着话还是躲开了唐娜的追击。

        “来的是谁?”总机那边询问。

        扎斯抬腿拨开唐娜的膝撞,手里还拿着对讲机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扭来扭去:“神奇少女和渡鸦,能杀么?我好想把她们刻在身上啊......”

        “别杀,那样就不好玩了,你拖住她们,我带人过去支援你,抓住她们送到阿卡姆改造,哼哼。”对面的声音再次传来,还发出了兴奋的哼哼声。

        “好的,猪脸,就按你说的办吧。”扎斯想了想,他不太清楚贝恩和蝙蝠侠的协议细节,所以也不太确定杀掉泰坦的人会不会引来蝙蝠侠针对。

        如今的哥谭,那个老头和贝恩拥有对等的权利,招惹大人物可不好,自己只是个小警察嘛,呵呵......

        “不要叫我猪脸,你个@#%!我们现在是警察,你要说‘好的总台,通话完毕’才对。”在警察局里坐镇通讯中心的是猪面教授,他还沉迷于角色扮演呢。

        扎斯懒得理会,反手把对讲机装进裤兜里,施展全身武艺和唐娜对打在一起,他力量虽然不够,但是可以用技巧和敏捷补足。

        不算很轻松,他还是挂了彩,但是他乐在其中。

        如果说一开始唐娜是为了正义想要杀他,现在则是完全上头了,她只想杀掉眼前这个跳来跳去的恶棍,至少为哥谭除去一个祸害。

        可惜,对方武艺太好了,而且比泥鳅还滑溜,简直就像是疯子光头版本的蝙蝠侠。

        见到久攻不下,自己的魔法也被对方一次次躲过,甚至无形无色的心灵法术和血魔法都被闪避,渡鸦就知道不能拖延了。

        唐娜会战斗上头,这渡鸦早就知道,亚马逊战士都这样。

        但作为一个巫士她自己不能上头。

        她快速念出咒语打开传送门来到唐娜身边,还不给双方反应的机会,就在地上再次开启传送,两人一起掉了下去,瞬间消失。

        扎斯擦了擦身上的几处伤口,略带腐蚀性的酸雨流进伤口,那是他最爱的感觉。

        他朝一边吐了口唾沫,像是没事人一样来到路边尸体旁,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后伸出舌头,在舌面的四道竖线上划出一道横线,发出了疯狂的笑声。

        而这时,街道上驶来了几辆警车,胖胖的,带着猪脸面具的教授跳下了车。

        “人呢?”

        扎斯用舌头接着雨水,面带笑容:“跑了,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能留住魔法师吧?叫增援只是为了吓退她们,我的体力已经耗尽,再过十招,唐娜就要砍死我了,亚马逊还真是强啊。”

        猪脸手里还牵着带着猪头面具的‘警猪’,那都是他通过手术改造的人类,完全疯狂只剩兽性的人类。

        他叹了口气,看看身后的谜语人他们:“算了,告诉贝恩一声就行,收队吧,谁要去喝咖啡吃甜甜圈?”

        恶棍们纷纷笑着举手,警察嘛,就是要这样生活的呀!

        脸上缠满绷带的缄默则蹲下检查尸体,把人翻了个身,在对方怀里掏了掏,取出一叠钞票来,其中还夹杂着一张药方。

        作为医生的他,立刻就认出了这是用来治疗心脏病急性发作的药方,聪明的大脑立刻意识到这个人半夜出门是为了给亲人去取药的。

        但这关他什么事?

        他把药方丢在路边的水坑里,把尸体踢到墙角处,举起手里的钞票:“今晚我请,尽管我们现在吃东西从来不给钱,但是偶尔给一次也不错。”

        “噢!万岁!”

        一群昔日的恶棍,今天的警察,勾肩搭背地唱着歌开车离开了,哥谭人就是这么淳朴,他们的快乐来得就是这么容易且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