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641章:阎罗殿前,黄泉路上

第641章:阎罗殿前,黄泉路上

        “你不觉得奇怪吗?”

        “如果真的是打算和阳间全面开战,为什么……这两天就连我们都调集了其他各大判官,各处军区。他们……只是收拢了力量?没有任何外援?东北暂且不提,西南也没有任何异动。这不太现实。”

        白大褂老者抬了抬眉,随后立刻皱起。

        是的……不科学。

        秦桧已经来过,这说明三大道主是有联系的。如果一方发难,其他几方必定支援。哪怕不派兵,也要引动政府的目光,让华国阳间不得不把更多兵力部署在西南。毕竟……那里地处交通要道,也是人口大省。

        “还有,如果真的是战争,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探子出没?厉鬼要想刺探我们的军情,比人类容易太多。反而是人类的侦察兵进去了数次?”

        白大褂抬了抬眉:“您的意思是?”

        “她……恐怕在等什么。”禅明大师眉头皱起,看向不知尽头的国道:“但我认为……有可能并不是在等开战时机。而是再等……什么让她都感到害怕,不得不全力戒备的存在……”

        “而且……对方很可能即将赶到……”

        白大褂微张着嘴,最终舒了口气,摇了摇头。

        让一位化生恐惧的存在?

        让对方不得不收拢所有兵力,全军戒备的存在?

        他想不出来,阳间有什么东西值得一位化生府君如此紧张。恐怕三大战力齐聚都难以做到。

        “有这种存在?”

        禅明大师扫了对方一眼,有些东西,只有他们清楚。

        现在,整个华国最高层,最顶峰那一批,都在看着珠州——从特别调查处原副处长周先龙提供某一段录音开始。

        那个传说中的地府,已经开始越来越积极,越来越强势,如果是他们出手,高阶阴差现身,珠州一位厉鬼焉能不怕?

        厉鬼,最怕的只有阴差。

        “先看看吧。”他合上眼睛,再次打坐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所有人,无论修炼者还是军警,在这里已经坚守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时间仿佛没有了概念。然而……今夜,仿佛是与众不同的。

        每一天的夜晚……无数个夜晚,太阳消失的刹那,就能听到珠州南部数个区内,响起连绵不绝的哀嚎。那是无数枉死在这里的怨灵,还有数不清被那位饿鬼道主囚禁的冤魂发出的悲鸣。宛若活地狱一样折磨着每一位镇守者的神经。

        但是,今天没有。

        安静。

        不,是死寂。

        从前天开始,整个珠州南部一片死寂。如果不是阴云中无时无刻都在闪耀的鬼火,甚至让人怀疑里面的厉鬼全都消失了。

        咔擦卡嚓……一分一秒,很快就到了十二点。几乎就在同一瞬间,禅明大师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向国道。

        也在同时,阴云中两只赤红的鬼火,如同探照灯一样闪耀,骤然亮起,也看向了国道。同时,府君级别的阴气轰然爆发,一片狂暴的阴云,吹动隔离带哗啦作响,符箓翻飞。

        “全军戒备!!”各个区域,喇叭中同时传出一个声音。顿时,卡卡卡,子弹上膛,成千上万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隔离带。上千位修炼者,无论拘魂,鬼差,全身真气吞吐不定,竟然形成了一片连绵白雾。

        然而,阴云中的鬼火并没有看向他们,仍然直勾勾地盯着国道。甚至……开始颤抖起来。

        仿佛……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正在缓缓靠近。

        “好强的阴气……”禅明大师深吸了一口气,不知何时,起风了。

        国道仿佛异度空间的出口,风一丝一缕从中溢出,开始是轻柔的,紧接着……越来越狂猛!越来越暴躁!

        冰冷刺骨,带着九幽地狱的味道。国道上的路灯啪啪啪一盏盏有秩序地尽数熄灭。那风已经化为一片暴躁的长河,吹动所有人衣袂疯狂乱舞,呼吸不畅。

        咔擦咔擦!就在这片呼啸的狂风中,所有人——无论修炼者还是军警,全都听到了。

        一种极其有秩序的脚步声,顺着国道缓缓踏来。

        低沉,却带着难以言说的肃杀。与此同时,国道的尽头,无尽的黑暗中,似乎……出现了一排排影影倬倬的身影。

        “阴兵过境……”禅明大师目光死死盯着国道尽头,毫不犹豫让开了位置。

        即便隔着这么远,他都能闻到那股铁血的味道。

        这是……地府正规军!

        不只是他,所有军警和修炼者,还有src,全都屏息看着那里,阴兵过境四个字出现在所有人心中,但谁都没有说出来。

        哪怕他们镇守这里这么久,都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

        就在此刻,黑暗中金光一闪,一道令牌破空而来。直飞入阴云之中,而就在话语出现的瞬间,氤氲中那两盏巨大的鬼火狠狠颤抖了一下。

        隔着一片阴云,苏妲浑身都在颤抖,那面令牌已经飞入了她掌心之中。

        这里已经是一片厉鬼的海洋,最前方,是穿着一身商朝王后装扮的苏妲人形。脚下阴云翻滚。身后,是十二位判官级别的厉鬼,形状各异,但都带着商朝外形的青铜胄,身披皮甲。在他们身后,是一望无际的饿鬼。

        哪怕如此多饿鬼,此刻也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它们的本能在告诉它们,不要尖叫,不要咆哮,否则……会瞬间灰飞烟灭。

        苏妲根本没有看其他人,她完全没想到,地府的反应居然这么快……为什么一位高阶阴差会亲自来到?这才仅仅三天,自己的信函并没有任何不敬的地方!

        “大人……”身后,一位舌头拖出来半米长的厉鬼沙哑道。还没说完,苏妲就摇了摇头,满脸凝重地,缓缓松开自己握着令牌的手指。

        熟悉的花纹……熟悉的质感……每松开一寸,一种心胆俱寒的感觉就越来越猛地冲向大脑。当完全松开后,秦府君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她终于忍不住,一把丢开令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轰!!恐怖的阴气冲击波一样横扫出去,判官以下的厉鬼刹那间东倒西歪。然而她浑然不觉,只是双臂抱着自己,浑身颤抖地盯着令牌,发疯一样说道:“来了……他们来了……他们来抓我了……他们来抓我了!!”

        过往的一幕幕,如今再次冲上脑海。六道下苦苦挣扎而不得解脱的日子……在阎王殿前接受罪状的日子……以为一百多年抹平了恐惧。现在才发现……

        根本没有。

        有些恐惧,是刻在骨子里的。一旦遇到主人,就会疯狂地从骨头缝里冒出来。

        “大人,您何必怕?”“是啊,一位府君而已!您也是府君,我们数十万阴灵,还怕了他?”“杀了他!抽他的魂,炼他的魄!让地府再也不敢踏足我们的地盘一步!”

        “闭嘴!!!”苏妲几乎是尖叫了出来,黑发轰然飞扬,露出后面一张绝美的脸,颤声道:“你们根本不懂……”

        “你们应该庆幸……你们没有生在本宫那个时代……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地府!”

        她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你们没有遇到过阴差……蠢货!”

        “开门……给本宫开门!!”

        “全体跪迎……谁敢反抗……”她目光都发红了,转头道:“别指望本宫救你们……”

        阴云之中具体是什么情况,外面无人可知。但是,谁都看到了……看到了让他们震撼无比的一幕!

        “呵……”禅明大师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阴云散开,里面的情况让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竟然找不到相应的文字。数秒后,才感慨无比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他都如此,其他的人,修炼者,src,军人,警察,政府官员,全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我的天……这、这、这怎么可能!”“投降?这是投降?!我们镇守了几年的珠州灵异重镇……投降?!”

        黑洞洞的枪口仍然对准阴云,然而,没有人扣动扳机。

        巨大的震撼,已经让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阴云之中,苏妲为首,五体投地,额头枕在前方交叠的双手上,她身后,点燃了无数人高的蜡烛,中央,是凶名在外的十二阴将,在后面,是数不清的恶鬼怨魂,而此刻,全都跪拜于地!

        苏妲根本顾不得周围有人类看到,阴云散开,那股让她心胆俱裂的阴气更重了。她毫不犹豫地磕了个头,颤声道:“罪臣苏妲,拜见秦府君!!万望秦府君手下留情!念在罪臣修炼不易,留罪臣一条生路!!”

        咚咚咚!连续磕了三个头。而也在同时,国道上,那些阴兵终于踏过了阴阳交界的线,清晰出现在所有修炼者眼中。

        上千阴兵,穿着漆黑的甲胄。军容严整肃杀。而在他们其中,是一批十六匹骸骨战马拉着的精致马车。

        马车两侧,漂浮着整整齐齐的,带着高帽的阴差,分为黑白二色,手持招魂幡,哭丧棒,经幡随风狂舞,发出呜呜的声音。所有阴差都将双手拢在袖中,阴气从他们身上丝丝缕缕地散发,再被夜风吹到后方。如同黑沙拉出的虚幻人影。

        鬼气森森,却不乏堂皇之意。一面面漆黑的秦字大旗迎风飘扬。

        队伍不大,却震慑得苏妲头也不敢抬。直到走到距离阴云前方一百米,所有队伍才悄然停下。阴兵齐齐一顿手中长枪,大喝道:“阴差拿人,闲杂退避!!”

        轰!!前方无尽阴气,竟然随着这一声轰然崩溃!露出其中残破的城市。

        “罪臣……罪臣……”苏妲此刻只感觉到耳边嗡嗡作响,沙哑着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然而,一只男子的手挑起车帘看了看,目光仿佛落在了燃烧的人高蜡烛上。年轻的声音嗤笑着打断了她:“古人说得好啊……心存邪僻,纵汝烧香无点益。”

        “扶身正大,见吾不拜有何妨。”

        “饿鬼道主,苏妲,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