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逆天铁骑在线阅读 - 第855章 扬州大捷

第855章 扬州大捷

        铁甲兵和玄甲铁骑的冲锋,势不可挡,被铁甲兵迎面遇上,人马俱碎,不过这时候清军已经没有马了,战马被一把火烧惊群了,无论是满八旗重骑兵、满八旗骑马重步兵、蒙古轻骑兵、巴牙喇兵还是绿营马队,全部变成了清一色的步兵,迎面遇上铁甲兵,就是被劈成数截。玄甲铁骑腋下夹着马槊埋头冲锋,一路冲杀过去,清军纷纷倒地,被踩得肠穿肚烂,踩成肉泥。

        清军自己的战马,已经变成了践踏清军的凶兽,成千上万的惊群战马,在大营内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有人试图阻拦的,都被撞倒撞飞,被踩成了肉泥。

        善于驯马的蒙八旗士兵冒着危险,冲到惊群战马边上,有人嘴里吹着口哨,试图召唤自己的战马。可是几万匹马惊群,那些蒙古人连自己的马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算有战马听到主人的呼唤声,可是四面八方都是惊马,听到主人呼唤声的马匹被惊马裹挟着,撒开蹄子继续往前飞奔。

        “快,把马拉回来,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蒙八旗将领兀良哈焦急的大喊道。

        几百名蒙古兵冒着危险,等惊马群快要全部跑过了,冲到惊马群的后面,冒险去拉住马匹,试图把它们拉回来。

        马认主人,已经惊群的马匹,若是被自己的主人拉住,还能平静下来。可是那些蒙古人拉住的都不是自己的马匹,惊马相当于恢复了野性的野马一样,根本不会理会陌生人。若是一对一的驯马,骑术高的蒙古人还能驯服惊马,可是不是一对一,是多对多,混乱的马群飞奔,有些拉住了战马的蒙古人被拖倒在地上,被活活拖死,或是被后面的战马踩死。

        更何况,惊马群的后面,还有十多名身穿蒙八旗军服的明军细作在驱赶战马。他们见到有蒙古人上来企图抢回马匹,便射出箭矢,射死不少蒙八旗士兵。

        可怜的蒙古人不久前才从起火的大营内逃出,大部分人身上没有任何铠甲防护,明军细作射出箭矢,可谓是箭箭到肉,一轮箭雨落下,当即倒下了十多人;紧接着又是一轮箭雨落下,又倒下十多名蒙古人。

        可是那些蒙古人若是没有了马,比步兵还不如。蒙八旗士兵前赴后继,拼命的去征服马匹。明军细作射光了箭矢,蒙古人在付出了三千多人阵亡的代价后,总算是牵回了两百多匹战马。

        兀良哈骑上了一匹手下士兵拼死抢回的马,正准备离开,却见到几十名白甲兵上来。

        为一人大喊道:“把马留下!”

        该死的建奴!竟然来抢马了!兀良哈心里骂着,蛮不讲理的满洲八旗兵,激起了蒙古人心底埋藏了几十年的仇恨。科尔沁人之前可是曾经和建州女真有深仇大恨,但被击败之后,双方又因为联姻,这段仇恨被人埋入心底。如今满洲兵来抢马,不顾蒙古人的死活,这令蒙古人愤怒。

        兀良哈手中鞭子指着不远处的惊马群,对满洲兵大吼道:“要抢你们去抢那些惊马,这些马可是我们蒙古人牺牲了几千人才抢回来的马!”

        “不是我们要用马,是豫亲王爷要用马!”白甲兵大喊道。

        “不给!我们蒙古汉子用性命换回来的马,为何要白白给你们!让你们豫亲王自己去抢!那边有的是马!”兀良哈勃然大怒。

        白甲兵不由分说走上来,一刀砍下了兀良哈的头颅,把他胯下的战马抢了过来。

        “建奴杀我们了!弟兄们,上!和他们拼了!”蒙八旗兵大喊道。

        近千名蒙古兵围着几十名白甲兵,双方开始了血拼。

        蒙古人人数虽多,像是惊涛骇浪一般扑向了白甲巴牙喇兵,可是那几十名白甲兵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巨石一般,涌上来的蒙古人撞上,就像巨浪撞上礁石一样纷纷粉碎。

        蒙八旗同白甲兵经过了大约一刻钟的火拼,近千蒙古人几乎全部死光,剩下的被白甲兵悍勇震撼住了,纷纷转身就跑,而白甲兵这边仅仅付出了伤亡八人的代价。

        白甲兵杀退了蒙古人,蒙古人付出几千人为代价抢回的马匹,全部落入白甲兵手中。

        “王爷,快走!”几十名白甲兵簇拥着多铎。外面还有几十名白甲兵,牵着两百多匹战马过来。

        多铎骑上马,一百余白甲兵也纷纷上马,簇拥着多铎,从乱军之中杀出。

        有人拦在多铎前面的,无论是满八旗、蒙八旗、汉八旗还是绿营兵,白甲兵都毫不留情的一刀砍去,杀散了堵路的乱兵,护送着多铎,往西北方向撤离。

        多铎跑了,留在大营内的清军,无论是八旗兵还是绿营,早已乱成一团。混乱之中,清军自相践踏死伤无数,还有的人自相残杀,就为了抢到一条逃跑的道路。被明军追得急了的清兵,看到前面有人拦住去路,就一刀砍去,只为了自己能够逃出生天。

        乱哄哄的大营内和西北方向的出口处,到处都是衣衫不整的清兵疯狂的逃奔,很多人跑得连帽子都掉了,光秃秃的金钱鼠尾在火光照射下一目了然。

        反而是身上衣冠整洁的,无论是身穿八旗铠甲,还是身穿绿营号衣,外面披着一件铠甲的兵,那些人不是李宏麾下的细作,就是淮军混入清军重的内应,为了区别敌我,他们在胳膊上还扎了一条白毛巾,只要明军看到胳膊上扎着白毛巾的人,就会放过。

        溃乱的清兵争先恐后从大营西北角涌出,西北角的寨墙也被人挤塌了,前面的清兵掉进壕沟内,后面的人又挤了过来,结果前面掉进壕沟内的清兵都被踩死,尸体填平了壕沟,后面的清兵冲了出去。

        还是有不少清兵未能逃出火光冲天的大营,那些跑得慢的清兵不是被杀,就是跪地投降。投降大部分的除了绿营兵之外,就是蒙古人,汉八旗和满八旗鲜有投降,他们拼死抵抗,转眼就被明军铁骑洪流吞没。

        天色逐渐亮起,李国栋带着辅兵和民壮打扫战场,清军大营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灰烬,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尸体,有些被踩成肉泥,有些被斩成数截,有些被烧成焦炭,还有满地打滚哀嚎的伤兵和跪满一地的绿营军、蒙古人。

        被掳的妇孺老弱大部分都获救了,一些被清军强迫编入民壮和绿营辅兵的青壮男子也获救了。

        “你们本来都是百姓,被建奴胁迫加入绿营,今日建奴已败,你们若是要回家的,我们给你们一人五百铜板的安家费;若是愿意留下来的弟兄,可以加入我们淮军。”李国栋向那些获救的青壮男子喊道。

        “我们愿意留下,请国公爷放我们妻儿父母回家。”大半的青壮跪在地上,要求加入淮军。

        “好,既然愿意加入我军,那么从此你们就是我李某的兄弟了!来人,把他们带下去,登记造册。”李国栋大声道。

        至于不愿意留下的青壮,排着队去领安家费,然后带着自己的父母妻儿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