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花木兰在线阅读 - 第1076章 真相

第1076章 真相

        崔仁转念一想,候官司是王坦之亲手组建起来的,他和不少现在已经当任主事一级的官员都是王坦之亲自训练出来的,在王坦之面前玩心眼、耍诡计?只怕还没等他动手就被王坦之察觉并进行了反制。

        崔仁又想起自己当初是如何的落魄,如果不是王坦之把他收进候官司,并亲自栽培,大力提拔,哪里有他崔仁的今天?只怕早就冻死在冰天雪地里了,若是忘恩负义把人给卖了,只怕就算得了荣华富贵,这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衙门里谁还敢跟他这个忘恩负义之徒交往?

        崔仁急忙走到门便打开门向外张望了一圈,见没有发现异常才又把门关上,转过身来长长出了一口气。

        王坦之见状,不动声色问道:“怎么如此紧张?是不是本官不在这几日,候官司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

        崔仁跺脚,一脸着急的模样:“我的司正大人啊,你怎么还敢跑回长安来,您知不知道候官司已经下达了全力通缉您的指令,而且贾越还去了刑部,只怕过了正月初一,刑部那边当值的也会发下海捕公文!”

        王坦之脸色一变,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深吸一口气,问道:“是皇帝下达了旨意?”

        “嗯,诏令下来了,司正及随行的那些人全部被革除一切官职,贾越被任命为代理司正,奉命接管候官司所有事务,并奉旨意下令候官司上下全力缉拿司正等人,死活不论!为尽快将司正等人抓捕归案,贾越颁布了重大悬赏,只要司正等一行人露面,必定会被盯上!”

        情况的严重程度超出了王坦之的想象,他从天水返回长安的路上还在想他组建候官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赵俊生对他起了猜忌之心,也应该不会轻易动他,至少不会这么快,总得派人调查清楚吧?

        可他低估了赵俊生对候官司的重视程度,对于黑衣卫、候官司和皇城司这三个直接向赵俊生负责的情报衙门,这可是护卫大乾天下的最后底牌之一,它们如同赵俊生的眼睛和耳朵,一个人的眼睛瞎了就看不见东西,耳朵聋了就听不见声音。

        如果连情报部门都脱离了控制,赵俊生就变成了瞎子和聋子,他怎么会容忍?黑衣卫、候官司、皇城司必须要绝对的忠诚,否则他宁可裁撤解散,也绝不养虎为患!即便这已经不受他控制的候官司前任司正已经投入了他儿子的怀抱。

        王坦之心乱如麻,难道从此以后就要亡命天涯?家里怎么办?

        “对了,我家人现在如何?”

        “贾越只下令司正等人,并未对司正等人的家眷不利,嫂夫人他们都还好!”

        王坦之放心了一些,他还是比较信任崔仁的,崔仁应该不会用假消息欺骗他。

        “皇帝和贾越给我定的什么罪名?”

        “欺君罔上!”

        王坦之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崔仁摇了摇头:“其他的属下就不知道了,这几天贾越神神秘秘的,衙门上下都很紧张,谁也不敢多打听,唯恐被认为是司正的同党”。

        王坦之此时也搞清楚了崔仁只怕知道得也不多,他现在担心的是皇帝到底对他与靖王之间的关系知道多少,如果皇帝对他与靖王的事情完全清楚了,只怕他连靖王那里都不能再去了。

        如果靖王知道他已经被候官司通缉,已经在皇帝那里被判了死刑,还会敢收留他吗?

        崔仁见王坦之好长时间不说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站起来说:“今天是除夕,司正就在这里烤烤火,属下去厨房烧几个菜,再弄点儿酒,就一起过个年吧!”

        王坦之心中一动,他也想考研一下崔仁对他的忠诚度,点头答应了:“也好!”

        这顿连夜饭吃得没有起任何波澜,王坦之在暗自警惕中与崔仁吃完年夜饭,还喝了一点酒,酒足饭饱之后,他起身告辞。

        崔仁道:“司正接下来有何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可能需要你在候官司内部多留意一些,若是听到与我有关的消息,希望你能及时告诉我!”

        崔仁连忙答应:“司正对如再生父母,当年若不是司正搭救,属下早已冻死在雪地里了,司正放心,若有消息,我一定及时转告,只是不知如何才能与司正联系上?”

        王坦之想了想说道:“若是有消息,就在城东城隍庙门口的左边石狮子嘴里塞一颗小石子,若是有危险需要通知我,就在右边石狮子嘴里塞一颗石子!”

        “明白!”

        王坦之告辞离去,崔仁送到门口,知道王坦之消失在雪夜之中不见踪影,他才转身回到院内关上了大门。

        巷子外的一个拐角处,王坦之背靠着墙壁静静的等待,等待着崔仁从家中出来,一刻过去了,崔仁并未从家中出来去向贾越报信,王坦之这才相信崔仁对他没有异心,这个人还是可靠的。

        王坦之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心里现在很后悔,当初要是意志坚定一些、果决一些,就不至于被靖王胁迫,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一步错,步步错,悔不当初啊!

        王坦之深吸一口气,迈开脚步快速离去。

        在他刚离开一会儿,一道白影飘然而起,顺着他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这白影如鬼似魅!

        一路上躲避了不知道多少支巡逻队,绕过了多少条大街和小巷,王坦之来到了一间宅院前,这宅院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不是一般人家住得起的。

        他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当即纵身一跃上了围墙,轻轻进了院内,在他进院内不久,跟过来白影飘然而至。

        没过多久,王坦之提着一个昏迷的人从院子里跳墙出来,转眼之间就消失在街道尽头,白影随后而至,如影随形。

        没过多久,王坦之提着昏迷的人来到了城西南一间破败的房子里,这里显然已经荒废了许久,

        昏迷的人被丢在地上,王坦之用火折子点燃了一支油灯,油灯的光亮照亮了破败的房屋。

        昏迷之人被一脚踢醒了,他皱着眉头摸了摸被打中的后脑勺,睁开眼睛大怒:“哪个王八蛋偷袭本大······啊,姐夫?怎么是你?”

        “是不是看见我在这里觉得很意外?”

        年轻人眼珠子一通乱转,连忙道:“姐夫,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革除所有官职,候官司上下正在全力通缉你啊,你既然已经去了西域,就不要再回来了啊!”

        王坦之冷声道:“当初若不是你,我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年轻人大喊冤枉:“姐夫,你搞错了吧,这事跟我有何关系啊?你怎么乱冤枉人呢?再说了,你是我姐夫,我就算害别人也不会害你啊,要不然我姐能放过我?”

        王坦之眼中杀机迸现,“你还在给我装糊涂,当初我也是见你整天无事可做,游手好闲,这才把你招进候官司,可你倒好,竟然偷偷把候官司查到的消息拿到黑市上去卖,后来被靖王的人发现,靖王以此相威胁,我若不从,靖王定然上奏皇帝,你是我的小舅子,也是我亲自招进候官司的,皇帝若知道此事,我就是黄河有洗不清,我能怎样?靖王拿住了我的把柄,我只能一次次把他想知道的消失送过去,当初我要是不顾你小子的死活,在靖王上奏之前向陛下负荆请罪,陛下说不定会念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从轻发落,都怪我一时糊涂······”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这个不成器的祸害造成的!”

        年轻人吓得肝胆俱裂,手撑着地面连连后退,“姐夫、姐夫,你······你要作甚?我可是你的亲小舅子啊,你不能杀我······”

        这次,王坦之毫不犹豫的杀死了他的小舅子,他不得不这么做,别看他这小舅子没什么本事和骨气,人却是阴毒得很,还贪婪无比,若不杀此人,此人十有八九会向贾越告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他以后只怕要亡命天涯了,照顾不到家里,家里没有了他,权势不再,以这小舅子的尿性,只怕会经常过去搜刮他的妻儿,把家里的财物全部搬空,那时他妻儿如何过日子?

        从破房子里出来后,王坦之转身一脚蹬在墙壁上,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墙壁缓缓倒下,轰的一声,破屋子轰然倒塌,尸体完全被掩盖,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积雪。

        正月初一,全天下家家户户过春节,皇室也不例外。

        赵俊生、花木兰和万语桐一道早刚刚起来,各皇子、世子、公主、郡主纷纷过来拜年。

        “父皇、母后、姨娘拜年了!”

        三人都笑着点点头,赵俊生道:“好,好,都起来吧,不管已经成家的,还是没有成家的,每人一个压岁包,你们在父母的眼里永远是孩子!来,依次上来领!”

        不仅赵俊生发了压岁包,花木兰和万语桐也都给每个子女、孙子孙女发了压岁包。

        吃过早饭之后,赵俊生带几个小孩子打雪仗、堆雪人,其他人要么推牌九、要么打麻将。

        到了下午,有几个民间戏曲班进宫唱戏,花木兰和万语桐对此比较喜欢,孩子们也不好撇下她们,只好都陪着看戏。

        赵俊生看戏时,耳朵突然动了动,起身去如厕,康义德立即带人跟上。

        到了如厕处,赵俊生停下扭头道:“尔等都在外面的等着!”

        “诺!”

        皇宫的茅房很大,其内金碧辉煌,赵俊生走进去坐在坐便器上出声道:“说吧,查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