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在线阅读 - 第359章 惊鸿一剑

第359章 惊鸿一剑

        拿到银子,萧金衍一拍脑袋,道“忽然记起,我现在与登闻院好像没有什么瓜葛了。”

        在隐阳,为了宇文霜之事,萧金衍不愿意拖累师兄,当着江湖同道的面,与登闻院划清了界限。不过,对于这种表态,登闻院保持了沉默。而且,现在登闻院被陛下刻意冷落,以目前的势力,无法与当年与一笑堂抗衡之时相提并论。

        李倾城一脸鄙夷的神色,“今日在议事堂被长老们围攻,我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犯下的错误,交友不慎这一条,最为严重。”

        萧金衍长叹一口气,“这话太伤人了。不过,我还是会帮你去调查这事,感动不?”

        “这么好?”

        萧金衍道“为你,千千万万遍。”

        ……

        岭南剑派的漏网之鱼不知所踪,唯一的线索,只剩下红星堂了,若能顺藤摸瓜,找到红星堂的主雇,或许有翻盘的机会。

        张头儿这位木牌杀手,已在鼓楼等了三日。

        萧金衍、慈悲大师和岳老七一去不复返,他有些心急,也去过善和坊打探消息,听说了李倾城被刺杀之事,才知道原来红星堂要杀之人,竟是李家三少爷,吓得不轻,他本想一走了之,但红星堂堂规,作为杀手,不达目的,就算逃走,也必会遭到上面的追杀。

        萧金衍在鼓楼找到了他,张头儿初见时,有些惊愕,“你竟然没死?”

        萧金衍低声道,“随我来。”

        张头儿不明所以,跟着他到了一处僻静之处,笑着道,“我本来有机会杀死李倾城,但李倾城给了我一千两,让我买你的命。”

        张头儿道,“身为杀手,怎能如此两面三刀?”

        “李倾城给的是现银,你开的是空头支票,我也要讨生活,所以要委屈你了,不过李少爷说了,只要你说出后面的雇主,他可以饶你一命。”他假装打量了一眼四周,低声道,“现在周围都是李家的剑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张头儿道,“你可知堂规严厉,接了任务的杀手,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死路一条?”

        “这个好办,只要你指认出幕后主使之人,李家三少爷会派人保护你,甚至帮你换个身份。”

        张头儿有些犹豫了,他一番权衡,才道,“这个任务,我是以一千两的价格,从一个铜牌杀手手中接过来的。先拿到了五百两,得手之后,去莫愁湖旁的一文酒家,去结算剩余五百两。”

        两人去了莫愁湖,找到了张头儿说的那个一文酒家,酒肆不大,只有几张桌子,里面空无一人,张头儿上前敲门,无人反应,才一推开门,就见一支箭从暗处射来,萧金衍道,“小心!”

        张头儿反应不及,应声倒地。

        一个黑影从酒家后楼一闪而过,萧金衍连追了上去。那黑影轻功十分高明,与萧金衍始终保持在三十丈之内,萧金衍施尽全力,始终无法迫近一步。

        一口气追出了十余里,那道黑影忽然停了下来。萧金衍这才看清,此人黑衣蒙面,手中拿了一柄长剑,剑体乌黑,剑柄白色。

        萧金衍心中一惊,“李家供奉?”

        黑衣人嘿嘿笑道“认识这柄剑,眼光还不赖。”

        金陵李家三大供奉,负责守护宗祠,在李家之内,是宗师级的人物,除了李小花外,属三大供奉武功最高。萧金衍明白,方才这人故意有所保留,就是想引他追上来,如今在无人之地,可以杀他灭口。

        “素闻李家供奉以守护家族为己任,阁下却找人刺杀李倾城,李小树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违背自己剑誓?”

        黑衣人道,“李小树?他还不配!”

        “那是谁指使你?”

        “见了阎王,你或许会知道。”说罢,他将长剑抽出,运功剑上,只见白色剑柄瞬间变成了黑色,一道剑气将萧金衍笼罩其中。

        萧金衍知道此战无法避免,收拾心神,以弦力引真气,聚集与身前一丈处,来抵抗这道剑气。

        剑气交接,萧金衍浑身一震,此人战力,竟不逊于孙千古。黑衣人也觉得奇怪,“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可惜交错了朋友。”

        话音未落,长剑刺出,向萧金衍眉心而来。还未接触,萧金衍便觉一道惊人的气劲压顶而至。

        萧金衍眼急手快,不退反进,毫不躲避,无双神拳迎上黑衣人胸口,距三尺之时,内力尽吐,要与黑衣人同归于尽的招式。

        长剑不疾不徐。

        双拳也不撤招。

        这是一场豪赌,他修为不及李家供奉,但这一拳若击中他胸口,就算不死,对方也会深受重伤,他赌对方不会为了杀他,而拼着损失修为。

        果不其然,在距眉间一尺许,李家供奉撤招,斗腕掉转长剑,斜切萧金衍双手,萧金衍向侧方踏出无妄步,与李家供奉贴身而行,无双神拳乃短打招式,一旦近身,十余招连绵不绝,一拳一拳轰出,每一招都是搏命的架势,让本来境界占据优势的李家供奉,竟撤剑不及,陷入被动。

        李家供奉在江湖上其名不扬,但心气极高,就算见到各大门派掌门,也自负有一战之力,想不到今日出手,在一个后辈身上讨不到任何便宜,心中动怒,释放法则空间,整个人瞬间移到了萧金衍拳风之外,还未等萧金衍反应过来,调整剑势,抓住萧金衍一处空挡,倾尽全身内力,一剑刺出。

        轰!

        萧金衍不敢硬接,两道拳劲交叉打出,顺势向后撤出了十余步,才勉强站住身形。

        李家供奉也不追击,持剑而立,淡淡道,“接下来这一招,名为三千相剑,仅次于金陵李家三大绝招,你若能接住,我饶你一死。”

        萧金衍境界上遭到压制,若是往常,他早已逃之夭夭,但此人的剑招,似出未出,只要自己一动,必然会受到全方位的攻击。他曾与李倾城对剑,就算是六道轮回,也没有给他这种感觉。

        萧金衍知道,此时若乱了阵脚,今日肯定命丧此地。

        他心静如水,识海变得一片清明,撤去真元,仅以两道弦力护住周身。李家供奉并不出剑,但萧金衍的感觉却是万剑齐发,时间越久,这种压迫感越强烈。

        萧金衍道“我若投降,可不可饶我一命?”

        这供奉闻言一愣,没料到他竟会说出这种话来,就一愣神的功夫,萧金衍瞅准时机,顶住威压,猛然出拳。

        拳越往前,阻力越大。

        李家供奉没料到他竟如此,道,“勇气可嘉。”

        长剑一横,以雷霆万钧之势当头劈下,就在此时,一道无形真气破空而至。

        正是萧金衍先前撤去的真气,借助两处山峰为弦,聚气成箭,向李家供奉背后偷袭而来。

        萧金衍曾靠箭公子这一招出奇制胜,屡试不爽,所以准备故技重施。

        李家供奉头也不会,反手将剑鞘格挡,整个人借助气箭之力,凌空跃起,一剑挥出。

        整个空间似乎燃烧起来。

        萧金衍只觉得周身有无数剑影,每一道剑影,都似实似虚,无法判断真假,他浑然不顾,接连挥出了四拳。

        四声轰鸣声,将萧金衍震得口吐鲜血。

        眼见更多剑影向他身上袭来,萧金衍心中暗惊,“我命休矣!”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鹤鸣。

        一道白衣身影从萧金衍上方闪过,凌空向李家供奉刺出了一剑。

        那供奉一声闷哼,胸口如遭雷击,长剑节节碎裂,整个人向后退出了数十丈远,扑倒在了地上。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萧金衍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法!

        白衣女子一剑刺出后,并未做停留,赤足在松间一点,整个人如姑射仙子一般,御风而行。

        一只仙鹤从山涧而过,女子落在仙鹤之上,乘风而去。

        翩若惊鸿,动若游龙。

        他无暇去看受伤的李家供奉,双目远远望着远去的身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个身影,他再也熟悉不过。

        这个身影,他曾无数次在梦中见过。

        这个身影,他曾经寻找了五年。

        如今再次相见,恍如隔世一般。

        萧金衍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他没有料到,再见李惊鸿,竟是在此情此景,她以手中长剑,救了自己一命。

        七年了。

        这七年,他潇洒过,落魄过,战斗过,失落过,赢过、输过,爱过,却从无恨过。

        当年李惊鸿不告而别,他如发疯一般,将整个江湖翻遍,最后隐居在太湖边上,等着她,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直到宇文霜的出现,他才逐渐接受了现实,那就是李惊鸿已不在人间,至少不在这个江湖之上。

        再见之时,她变得更加空灵、超脱,虚无缥缈。

        天道无情似有情,人间再无谪仙人。

        可不知为何,当她惊鸿一现之时,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便离他而去,他心中生出一种失落感。

        萧金衍和李惊鸿,一个要笑傲江湖,一个追求长生,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李家供奉死了。

        一个通象上境之人,在李惊鸿的手上,毫无招架之力,这种修为,足以傲视整个江湖。

        萧金衍怅然若失,将那一只白色剑柄的断剑,收了起来,回到了金陵城内。

        ……

        李倾城望着书案上的一张纸条,陷入沉思之中。他也不知纸条的来源,在他回房之时,就放在书案上了。

        纸条上写了四个字“汇德商号”。

        汇德商号是李家为规避朝廷税赋,用于支付族内运营的一个共用商号,就在数日前,有人拿了九笔十万的银票在不同的钱庄对付,由于金额巨大,导致各大钱庄纷纷拿了银票来核查底票,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命人将三年来汇德商号的账目逐一核对,一查之下,发现了这三年来,有将近五百万两银子,流入了家族内部。而兑付之人,有白衣剑卿,若干黑衣剑相,甚至还牵扯到一名供奉。

        这些李家的剑手,按照职级、修为不同,每月领取固定俸禄,单独出任务之时,也有正常的渠道领钱,但这笔银两的支出,与这些都无关。

        由此李倾城推断出,这些年来,李家的这些客卿、剑手们除了领取固定俸禄外,李小树还在暗中给他们输送银两。通过手中的银钱,逐渐控制了李家的战力。

        这一发现,非同小可。

        一直以来,李家客卿、供奉、剑手,都是听从家主李小花的调遣,若家主失去了对他们的控制,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三房通过掌握各房的账目,来要挟他们,又通过银两输送,控制剑手,这一系列举措,都是有备而来。

        真到了比武斗剑,以武定大局之时,若内部乱了,就算李小花武功超卓,到头来家族也是元气大伤,后果不堪设想。

        他本无意家主之位。

        但身为李家子弟,家族荣誉至上,家族利益至上,这是植根于他骨子中的信念,他绝不容许有破坏和分裂家族的事发生。

        他下定决心,若真到了那一步,便用手中的长剑,来了结一切。若真到了那一步,便用三房的鲜血,来了结一切。

        他将线索整理了一下,把发现之事,告诉了李小花,两人在书房内谈了两个时辰,没有人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只是这次谈话之后,李倾城去了一趟剑楼,从藏剑阁中取了一柄剑。

        剑名惊鸿。

        当日下午,李家三供奉的尸体被人发现在了金陵城外,整个金陵城都轰动了。

        要知道,李家三大供奉武功高强,是仅次于家主的存在,整个江湖之中,能悄无声息的杀死一名李家供奉的人,屈指可数。

        大祭祖在即,先有李倾城被刺杀,后有供奉之死,这无疑对李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李小花动用家族令,宣布整个李家进入戒备状态,将家族之中的高手,四处调出,追查凶手,务必要在大祭祖之前,将凶手抓到。

        一时间,整个金陵江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就在这时,李倾城却失踪了。

        daxiaxiaojy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