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林神话系统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赶到

第三百四十九章 赶到

        至净至纯的力量,宏大而又浩荡,像是苍天伸出的手掌,要将这庸俗尘世碾碎。

        古玄通感受到来自于梵语神的压力,阴阳太极图瞬间展开,挡在上空。

        然后,缓慢被一股无形巨力往下压迫。

        古玄通竭力将压力以道门至柔内劲转嫁到脚下地面,然而,这股先天层次的力量,竟然是大地难承……

        随着古玄通卸力入地,玉辰京外的地壳开始剧烈震荡破碎。

        场面宏大,宛如一场恐怖地震。

        悬剑司一方弟子们被大地抖动影响,功力不济者都被逸散的气息影响得站立不稳。

        悬剑司的执剑与功力深厚些的令使纷纷拉住身旁司卫,避免他们受到影响。

        五剑主见状,同时将手中的【镇魔】、【斩妖】、【忌凶】、【却邪】、【戮恶】五柄神兵插入地层,五剑彼此感应联系,发挥出互相加成的力道,引导地气,镇压地面暴动。

        不过悬剑司五大剑主联手也只能镇压逸散的余劲,而正面面对梵语神压力的古玄通整个人的影像已经像是失真了一样跳帧了……

        阴阳太极图不断旋转,却怎么也卸不尽梵语神的力道,终于,太极图破碎,古玄通的躯体被彻底碾碎,化作缕缕黑烟。

        清风一吹,黑烟消散。

        梵语神一招击败古玄通,也无其他表情,只是缓缓将目光转到玉辰京之前的漫天殃云之上。

        随后,云中长笑,殃云涌动。

        黑色云烟再度凝结出了古玄通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先天的力量么?梵语神,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来来来,让我体会你的强大!”

        金红色身影倾天而动,带着无尽云潮翻涌,直接向玉辰京上空的梵语神撞了过来。

        无尽殃云涌动,场面一时震撼。

        梵语神看着古玄通引动遮蔽整个天空的殃云的身影,同样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缓缓抬起手掌。

        “道门奇功《殃云神法》,不垢不净、不死不灭……你确实已经触摸到先天的界限了。”

        说着,梵语神并起手掌,当做一柄隔世的长剑,缓缓向下一划。

        无形的力量转瞬爆发,天地沉寂,空间也为之而震颤。

        那犹如末世一般的黑色殃云,在这一双白玉手掌之前,就像是挡路的蛛网一样,被信手拉扯。

        梵语神挥手,就像是摩西分海,天空上的滚滚云潮被一手双分。

        而后梵语神就这样淡淡立于天空,双手背在背后,右手缓缓握了起来。

        随着梵语神这信手一握,莫名的拘禁力量蔓延整个天空,将这百里殃云封禁。

        古玄通的身体被梵语神的力量破坏成黑色殃云,然后又重新凝聚。

        不断重复这个循环。

        “你的不死,只是相对的……如果你的对手达到了另一个层面,那这些所谓不会耗尽的云烟,也有终结的时候……而我的力量,不会终结。”

        随着梵语神的话语,笼罩天空的黑色殃云真的开始以肉眼不可见但是真实存在且稳定的速度的缩减。

        等到这漫天殃云被彻底炼化,恐怕就是古玄通身死之时。

        下方的悬剑司五剑主见状,赶紧招呼悬剑司部队向玉辰京发起冲锋。

        南宫廉双手持握白马剑与镇魔剑,冲在队伍最前方。

        “诸位,后退已经无路,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杀进玉辰京,救出君怀虚司主,合两位绝世高手之力,才有与梵语神一战的机会!”

        四大剑主紧随其后。

        褚老等老一辈剑主再在其后。

        数千悬剑司大军发起最猛烈地冲锋。

        梵语神以一人之力站在古玄通所化的黑色殃云之中,看着下方悬剑司的冲锋,不知怎么了,嘴角突然勾起一缕微笑。

        “蝼蚁的呐喊,不管再怎么声嘶力竭,总是渺小到微不可闻呐。”

        旋即,自梵语神的手掌中垂下来一股磅礴浩荡至空至明的无形力量,幻化成一座透明的琉璃模样的墙壁横亘于玉辰京之前。

        巨墙落地,大地震动。

        悬剑司大军发起最豁命的冲锋,心头慷慨赴死的心意已经付诸于行动,然而,令人绝望的是,梵语神铸就的这道墙壁,并非凡人所能打破。

        数千名悬剑司弟子刀砍斧劈,竟然完全不能损害这道琉璃墙壁半点……

        这带来的,是绝望的情绪上的打击。

        五大剑主见状,同时催动五大神剑。

        【镇魔】、【斩妖】、【忌凶】、【却邪】、【戮恶】五柄剑的剑气合而为一,化作一柄至强的神剑虚影,与琉璃墙壁发生至极对撞,然后……轰然消散。

        五大剑主同时被力量反震落地。

        而琉璃墙壁在这股神兵之力攻击之下,终于蔓延出了巨大的裂痕。

        这一切让悬剑司之人看到希望。

        然而,下一秒就是绝望。

        “天真。”

        梵语神的声音从天上传来,磅礴浩荡的先天内力从天空之上灌注,琉璃墙壁转瞬复原……

        面对梵语神这种级别的敌人,只能是不断地被绝望情绪支配……

        在这堵墙面前,所有所谓慷慨赴死的冲锋,都成了笑话。

        所谓的信念,根本连前进都做不到……

        这就是……超脱尘世的力量。

        孟雨琪、顾云舟、老白、洛清柔、简清辞、郭钦寒等人都在冲锋的人群里,不断挥动手中的兵器去撞击琉璃墙壁……却没有任何成效……

        收获的只有绝望的压力。

        终于,简清辞的峨嵋刺在撞击中断裂……孟雨琪失神地跪倒在琉璃墙壁之前。

        喃喃自语: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都已经这么努力了……明明司主为离国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梵语神,你这个杂种!”

        头发花白的储老手握刀剑,直冲天空。

        打不破琉璃墙壁,那就对梵语神本人发起冲锋!

        黑色的刀剑带动夺目的流光,向梵语神直冲而来。

        梵语神面无表情,伸出手指轻轻一点。

        “不知所谓。”

        而后,庞大的力量压落。

        苍老的战士在冲锋的路上就被击中……从天空跌落。

        悬剑司每一个司卫、令使、执剑乃至于剑主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心头不知是绝望还是悲愤。

        此时,沉寂的战场上响起了战马的嘶鸣声。

        希律律……

        一道白袍身影身骑赤红色战马,从地平线尽头跃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