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说好的,开始吧

第五百四十一章 说好的,开始吧

        彼岸并不想离去。



        从唐凌逃走,塞缪尔出现,到塞缪尔所讲的一切,彼岸已经知道想要知道唐凌的消息,恐怕只能通过这位塞缪尔小姐了。



        只是...当塞缪尔的身影消失在了花园广场背后的屋内时,彼岸到底还是转身跟随着众人走了。



        再想要知道唐凌的消息,也要懂得隐忍,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怕是不能给唐凌添乱。



        **



        “她走了吗?”塞缪尔走在去往主大厅的路上,忽然问了一句身旁的女侍。



        在她身旁的女侍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盒子在虚空中投射出的屏幕,监控着珊瑚宫的每一个角落。



        当塞缪尔发问的时候,女侍熟练的摁动着按钮,屏幕的画面不停的切换,最终停留在了彼岸的影响上。



        此时的彼岸神情很平静,正跟在韩星几人的身后朝着灯塔街走去。从她的表情也好,眼神也好,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的情绪。



        塞缪尔斜了一眼屏幕上的彼岸,忽然轻声的说了一句:“聪明的女孩儿。”



        相比于奥米尔临时抱佛脚一般的去了解唐凌,塞缪尔对唐凌的一切显然了解的深刻得多。



        因为塞缪尔有自己长远的计划及其野心,她需要了解在这个时代任何有可能搅动风云的‘种子人物’。



        当然还有唐风是塞缪尔心中最崇拜的一个男人,关于他的两个儿子,塞缪尔了解的又怎么会少?



        于是,连带着对彼岸塞缪尔也有比较多的了解。



        说实话,今夜彼岸的表现是出乎塞缪尔意料之外的,毕竟在人们的眼中,她所了解的一切资料中,彼岸都是唐凌的‘迷妹’,无条件信任唐凌所说所做的一切,随时都会为了唐凌失去控制的样子。



        为此,塞缪尔还特别计划了在事发之后,要怎么应对彼岸的方案。



        关于这些,唐凌也是知情的。只是对于这些所谓的方案,唐凌不置可否,只是嘀咕了一句‘彼岸可不傻,一切都只是她愿不愿意去思考而已。’



        塞缪尔以为唐凌说这些是对‘恋人’的维护,看来唐凌并没有对她夸张什么。



        “真是有趣的一群人,这个时代怕是不会寂寞了。”一边想着各种纷纷扰扰的事情,塞缪尔一边就已经来到了主大厅。



        主大厅原本被唐凌打破了一扇窗户,在这个时候那扇窗户已经‘神奇’的补好了,甚至连一地的玻璃屑也不见了踪影。



        “你们都下去吧。”到了这里以后,塞缪尔遣散了跟着她的所有人。



        这些女孩子都是塞缪尔的亲信,但有的事情事关重大,就算是亲信也不能暴露半分。



        其他人依言都退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塞缪尔解下了身上的盔甲,看样子是很疲惫想要休息一会儿再联系家族的意思。



        可是在等了几分钟以后,塞缪尔忽然走到了中央那个水池处,也一下子跳了下去。



        **



        唐凌呆在水晶球内等待。



        这个水池是直通到大海没有错,可是作为珊瑚宫每一届主人的保命通道,你要是以为它只有一条水道直通大海,那未免就太幼稚了。



        事实上这水池底下的水道错综复杂,而且还有各种隐藏的机关,甚至有的机关还是超科技仪器,如果没有正确的地图,还有一些通过的密码,外人进入了这个水池,根本不想要从其中逃出来,只有自寻死路而已。



        这条水道做为波塞冬家族在海泪之岛的秘密之一,就算是与唐凌达成了合作,塞缪尔也没有透露关于它的地图,只是给了唐凌其中一小部分正确的通路,让唐凌在那里等着她。



        “如果我将水道的地图告诉了你,我就是背叛了家族。”这是塞缪尔给唐凌的说辞。



        唐凌接受这个说法,他也不怕塞缪尔过河拆桥,在他杀了奥米尔以后会背信弃义,让自己被困死在这里。



        即便塞缪尔是一个无比聪明的女人,唐凌也自有防备的办法。



        无聊的等待中,唐凌干脆盘膝在水晶球中开始了修炼。



        在随身带有营养剂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修炼环境都无所谓,只要水晶球还有能量,还能为唐凌提供氧气。



        就这样,在大约过了四十分钟以后。



        唐凌所在的洞穴,也就是塞缪尔给出的那一小条通道尽头,终于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唐凌睁开了双眼,看见塞缪尔如同一条最灵巧的鱼一般,已经游到了水晶球的面前,然后玩味儿的看着唐凌。



        “你倒是会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塞缪尔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可事实上她的心里可没有半分轻松的意思。



        一个顶级天才,狡猾如狐,心性沉稳,关键是还勤奋,这样的人并不会让人感觉有半分的轻松。



        “等着也是无聊。”唐凌从水晶球中站了起来。



        而此时塞缪尔望着唐凌忽然意味不明的一笑,整个人在水中退了一截,然后拧动了洞中的一个开关,拧动的手法颇为复杂。



        然后洞口就猛地落下了一块大石,将整个洞穴封闭了起来,随着洞穴的封闭,洞穴的底部也出现了一个大洞。



        洞中的海水就从这个大洞漏了出去,只是不到三分钟,这个溢满海水的洞穴就变得干燥了起来,灯光也从洞穴的两旁亮起。



        塞缪尔落地,看着唐凌,也不说话。倒是目光中带着探寻。



        唐凌淡然的一笑,抓住奥米尔的尸体就直接从水晶球出来了。



        “你倒是很淡定,就不怕我动什么手脚?就这样直接出来了?”塞缪尔问了一个看似非常无聊的问题。



        “如果你要动手脚,我不出来又能改变什么吗?”唐凌看着塞缪尔,很淡然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支烟点燃了。



        “你就不怕我灭口?”塞缪尔歪着脑袋打量着唐凌,她心中就是多少有些不服气,优秀如她,竟然总感觉在一切的事情上,都被唐凌压制了一头。



        “灭口?你不敢。你疑心病那么太重了,我如果告诉你,我全无防备,你自己敢相信吗?”唐凌呵呵一笑,吐了一口烟,然后将奥米尔的尸体扔在了两人之间。



        “说好的,开始吧。”看着奥米尔的尸体,唐凌淡然的这样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