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十万年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久,警车来到,警车上手下四名警察。

        为首的一名队长,来到陈安面前询问情况:“你杀人了?”

        “没有。”

        陈安摇了摇头否定道。

        接着,那名警察脸色一冷:“就算你没有亲手杀人,这人的死也和你有关。”

        “带走。”

        “不行,他真没有杀人。”林钰婷从旁边解释道。

        这个时候,那名警察队长冷声呵斥道:“犯了错还敢狡辩?”

        “全部带走。”

        接着,几名警察纷纷上前打算扣押林钰婷陈安几人。

        陈安朝前踏出一步,身上气势恢宏,双眼绽放出精光,对着眼前警察队长笑道:“我说我真的没有杀人,而且,这个人是自杀。”

        “他的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之所以对他出手也完全属于正当防卫。”

        说完,那名警察队长摇了摇头:“即便和你们没有关系,也得跟我去警局录个口供。”

        随后,几人就押着陈安上车。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传来一阵骚动,人群纷纷朝着两边让开道路。

        很快,一名西装革履,气息深沉,带着上位者气势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刘东强。

        此人,曾经求助于陈安。

        陈安也在江城见过刘东强,曾经帮助他女儿刘雨汐打通经脉。

        “陈......陈先生?”

        刘东强脸色一愣,快步上前,连忙伸手握住陈安的双手,激动的说道。

        刘强东身后的刑老,脸色有些冷淡。

        在之前,刑老对于陈安,便有些不对付,不太认可陈安的手段。

        “刘东强?”

        陈安笑了笑,出于礼貌以及合作关系,认真的打了个招呼。

        “什么事?”

        刘东强自然眼力不浅,知道大概发生的事情,转头看向警察队长。

        “你认识我吗?”

        “认识。”

        那名警察队长恭敬说道。

        刘东强家族企业虽然不是金陵市的榜首,但也为济宁市做过卓越的贡献,刘东强更是为金陵市人民津津乐道。

        警察队长面对刘东强这样的大佬,说话也是非常客气恭敬。

        而且刘东强跟他们局长是朋友。

        “你......你是刘东强,刘董?”

        警察队长笑着说道。

        “嗯。”

        刘东强面不改色,面带威严,却笑了笑,看向警察队长,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我用人格担保这事与他无关。”

        “懂吗?”

        “懂。”

        刘东强说完之后,那警察队长连忙点头。

        随后,警察队长挥了挥手说:“收队。”

        转身,警察队长等人将尸体抬走,做了简单的调查。

        而且,上面对于地下世界,也有所了解。

        所以有些人死了,上面也会压着不说。

        “陈先生,时间差不多,也快中午了,不如您去东强家坐坐?”

        “咱们吃顿饭,也好让东强尽尽地主之宜。”

        刘东强对着陈安恭敬的笑道。

        刑老脸色不善,盯着陈安说道:“刘董都亲自请你去做客,还不快点答应?”

        “刑老?”

        刘东强一声轻喝,既是对老人的警告,同时语气也不太重。

        说完,刘强东身边老者闭上嘴。

        陈安则是点头笑笑:“我身边还带着两人,一同前去。”

        “好好。”

        刘东强连连点头,他知道陈安的能量,面对陈安这种庞然大物,他除了略带恭维的恭敬,其他的也做不了什么。

        随后,陈安便带着林钰婷和沐雪灵女上了刘东强的豪车。

        加长版的林肯,陈安也不知道价值几何。

        一路毫不颠簸。

        很快,刘东强和陈安在说说笑笑中,既然便来到刘东强家中。

        刘东强不愧是富豪,而且是金陵市排名前几名的大富豪。

        刘东强的家在金陵是郊区。

        这里依山傍水,人烟略显稀少,但因家里佣人多,也多了几分生气。

        别墅建筑风格颇有些别致。

        这别墅有些古典风格,远处看参杂了些西洋建筑风格。

        这别墅内部却很符合大自然的生态,映入眼帘的是绿色。

        陈安走了进去,感慨道:“有钱人的生活真的不错。”

        “先生见笑了。”

        刘东强苦笑着摇了摇头:“生活在不错,也无法跟您这样的神仙人物相比。”

        “神仙?”

        “他可不是神仙。”

        “小姐的身体到现在都还没好,也不知道是怎么治的?”

        “治着治着人就跑了,到现在才出现,到底几个意思?”

        刑老有些不满,脸色略显沉重,声音之中透露着对陈安的哀怨。

        刘东强苦笑:“先生,东强这次请您来家里,即使想请您吃顿饭。”

        “同样也是对你有所请求,希望您能够帮小女治好身上的疾病。”

        “小女身体情况,在您初次治疗之后,已经安然无恙了,可是如今雨汐仍然无法走下轮椅,而且先生让东强找的药材,东强拼尽全力,消耗了大量资产,如今已经找到。”

        “今天,东强求先生,还小女个健康的身体,能让他站起来见到阳光。”

        刘东强说着泪如雨下,如今年过半百的刘东强,拼搏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有了个女儿,却是满头白发这般模样。

        任谁,心里也不舒服。

        陈安连忙扶住,即将下柜的刘东强,苦笑道:“是我耽误了时间。”

        “还要跟你说声抱歉。”

        “既然药材已经准备齐全,那么今天我便让他站起来。”

        说着。

        刘东强便带领陈安来到刘雨汐的闺房。

        “是你?”

        “滚。”

        “骗子,你治好了我的身体,我死不成,如今却要坐在轮椅上,生不如死,动弹不得,到时还不如死了的好。”

        刘雨汐脸色冷淡,对着陈安不爽的说道。

        陈安也不跟他一般见识,苦笑了下,笑道:“今天我便让你站起来。”

        “真......真的?”

        依旧坐在轮椅上,美若天仙的刘雨汐,脸上浮现一抹红霞。

        刘雨汐笑的是那样的美丽。

        “自然。”

        “我何时撒过谎?”

        陈安朝前踏出一步,幽幽的说道。

        说罢。

        刘雨汐白了陈安一眼。

        “哟呵?”

        “妹妹生得真美,虽是满头白发,这姿色却是倾国倾城。”

        不久,沐雪带着林钰婷两人走了进来,并没有上前靠近,只是远远观看,即便身为女人的林钰婷和沐雪两人,对于刘雨汐的容貌,也是叹为观止。“哼。”

        刘雨汐脸色不好,多年的卧病在轮椅上,身心自然不得舒畅。

        沐雪和林钰婷两女也没计较,只是苦笑。

        随后,陈安扭头看向刘东强,笑道:“不知你可准备好了金针?”

        “早就准备好。”

        刘东强转头给刑老使了个眼色。

        “是。”

        刑老连连点头,转身离去,不久便回到原处,手中端着一个檀木盒。

        檀木盒散发着浓郁的氤氲香气。

        林钰婷沐雪两女闻到之后,感觉浑身舒畅,沁人心脾。

        随后,陈安接过檀木盒,取出八十一根金针,伸手一拂。

        顿时,陈安的手掌仿佛吸铁石般,那数十根金针出现在陈安手中。

        下一刻,陈安扭头看向刘雨汐,问道:“你是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

        “贼子。”

        刑老怒目而视。

        生活在刘家多年,老人早已将刘雨汐当做自己的亲孙女。

        “今天你若敢冒犯小姐半分,我要了你的狗命。”

        “刑老。”

        刘东强苦笑着挥了挥手,示意老人不要插嘴。

        “真能治好我?”

        刘雨汐不信的问道。

        “不错。”

        “真能。”

        陈安点点头,不再废话,左手直接从刘雨汐腰肢环绕过去,抱起刘雨汐,两人来到床边,陈安将刘雨汐缓缓放到床上。

        中间的过程,才能感觉到刘雨汐腰间的柔软,心怀意乱。

        “流氓。”

        刘雨汐脸色发红,多年来还从未和男子有过如此亲密接触。

        “脱吧。”

        陈安认真说道。

        刘雨汐看了眼陈安,陈安则是转身,带着刘东强和邢老两人,暂时离开闺房。

        而,林钰婷和沐雪两女也跟随离开。

        不久,屋内传出一声:“好了,进来吧。”

        转身。

        陈安走进闺房,只见刘雨汐身穿象牙色睡衣。

        看了一眼,陈安感觉内心有些躁动,随即施展功法,压下了体内的火热。

        “有些疼,你忍住。”

        说完之后,陈安左掌缓缓按在了刘雨汐的后背之上。

        刘雨汐身体动弹不得。

        接着,陈安右手金针灌注灵气。

        嗡嗡几声。

        陈安右手上的金针,犹如雨点般,纷纷扎在了刘雨汐的后背之上。

        嗤嗤。

        “啊......”

        刘雨汐口中发出惨叫。

        声音有些大,陈安问道:“还没到最关键的环节,很疼吗?”

        “不......不是。”

        刘雨汐摇了摇头,轻咬嘴唇,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很舒服。”

        “好吧。”

        陈安满脸黑线。

        转瞬,两分钟过去,陈安右手屈指一弹,一道雷火符,凭空成型。

        接着,陈安右手在金针尾部轻轻一弹,那八十一根金针的尾部全部燃着火焰。

        景象壮观。

        不久,那八十一根金针嗡嗡作响,足足持续了五分钟。

        不一会儿。

        时间已到,陈安右手一拂,那数十根金针全部消失在刘雨汐后背。

        随后,陈安笑道:“接下来,我给你配制药浴,沐浴半小时,你便可安然无恙。”

        “从而,你就能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