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跃马大明在线阅读 - 第590章 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第590章 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没事,忠义伯,你,你走吧……此事,本宫会帮你处理妥当的……”

        半晌,周皇后终于是止住了哭声,又恢复了镇定与冷静,语气却是寒了不少。

        “……”

        徐长青有些无言。

        这女人,要套路自己……

        什么叫处理妥当?

        宫中如何处理这种事情还用问吗?

        “皇后娘娘,这事情,臣真的有点迷糊了?正巧臣知道不远处有家酒馆,羊肉汤做的很不错。正巧今天又有时间,皇后娘娘不知可否赏脸,咱们再去喝一杯?羊肉着实是个好东西,尤其是这种阴雨天,不仅可以发汗驱寒,对五脏六腑都有好处……”

        看徐长青终于低头,周皇后嘴角边忽然露出一丝冷笑,“本宫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改天吧。”

        “……”

        徐长青一时更为尴尬。

        这还是周皇后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露出她的锋芒,关键是自己对此事也有点难了,说到底,还是理亏在先……

        “皇后娘娘,臣有愧啊。您来海城这么多天,臣竟然没有一分一毫时间,陪您好好逛逛海城。今日虽有雨,但没有雾。去海城灯塔上,眺望风景还是没有太多影响的,反倒多了一丝韵味。臣马上去准备马车。”

        说着,徐长青快步冲入雨中,过去找亲兵安排。

        看着徐长青冒着雨的身影,周皇后嘴角边弯弯翘起来。

        她与徐长青之间的关系,终于是第一次把握到主动权了。

        不多时,两辆马车便一前一后过来,十几名亲兵和车夫纷纷跪倒在地,便是二狗也不敢多看半眼。

        徐长青左右看了一下,直接把自己身上的披风扯下来,披在了周皇后的身上。

        周皇后这边虽是还故意冷着脸,但嘴角边的弧度不由更甚了。

        亲自服侍周皇后上了前面的马车里,徐长青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踏上了这辆马车,临行前也没忘了踢二狗一脚,让二狗亲领着出发。

        马车内,气氛略有尴尬,周皇后坐在软垫上,根本不理会徐长青,掀开窗帘看着窗外的雨景。

        徐长青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选择最稳妥的闭住嘴巴。

        “吱吱嘎嘎。”

        片刻,随着马车开始前行,徐长青心里飞速估算了一下,此时这般天气要赶到第一军用码头的灯塔,至少需要一刻钟多。

        想着,徐长青一咬牙,忽然靠的周皇后近了些,用力抓住了她的手……

        ……

        同一时间。

        海城大酒店不远处一家幽静又高档的酒楼内,卞玉京正跟董小宛喝着茶聊着天。

        与顾横波、柳如是她们不同,卞玉京虽也是江南出身,名头不小,却跟顾横波她们不是一个体系,并不是太过亲密。

        而且,因为以前在京城的一些小矛盾,她与陈圆圆也不是太过亲密。

        这就使得卞玉京在徐府内的位置略有点尴尬了。

        毕竟,人是社会性生物,徐家后宅的几个大山头,李幼薇、吴三妹那边,她进不去,顾横波这边也进不去,就有点形单影只。

        本来卞玉京都快绝望了,一时根本看不到希望,哪怕徐长青时而就会来她这边。

        谁曾想,徐长青此次出征,居然找到了她!

        因为无意间听她提过一句,她跟董小宛的关系很不错。

        这让卞玉京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并且有了新的野望。

        既然没有山头收留她,那,她就自己立个山头!

        纵然只是个很小的山头,但她此时已经是捕捉到了一些徐长青的喜好,很有信心把这山头做大。

        到时,即便不能跟李幼薇、吴三妹她们抗衡,却至少能跟顾横波一个等级。

        一想到这,她浑身都充满了无限斗志。

        “小宛,饿了吧?老爷今晚有些事情,可能要很晚才过来。小绿,去,让后厨先弄几个小菜过来,我和小宛垫垫肚子。”

        “是……”

        看着侍女出去,董小宛略有点尴尬,低低道:“京姐,这,这不好吧,忠义伯爷还没有过来……”

        卞玉京忙笑道:“无妨。徐郎的气度,远非是常人可以想象。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便怪罪咱们的,甚至,如果咱们不先填饱肚子,那他才会生气。”

        “这……”

        董小宛有些无言。

        饶是这段时间她已经捕风捉影的听到了许多关于徐长青的事情,却远不如此时跟卞玉京直接接触来的更爽利。

        也让的她本来稍稍放松的心,很快又紧张起来。

        随着几个精致的小菜上来,两女简单的填了填肚子,董小宛的状态也好了不少,低低道:“京姐,我,我今晚,还要准备些什么吗……”

        卞玉京一笑:“不用。把你最真诚的一面展现出来即可。而且,姐姐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哟。徐郎,似乎早就对你垂涎三尺了。”

        “嗳……”

        董小宛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京姐,你,你别这样说,我,我只是蒲柳之姿,怎能入得了忠义伯爷的法眼……”

        卞玉京咯咯娇笑:“小宛,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底蕴,姐姐还是知道的。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一些徐郎的喜好……”

        “啊……”

        “那,那真的谢谢京姐了……”

        很快,两个女人便红着脸,低低的叽叽喳喳说笑起来。

        此时恐怕就算徐长青在这里,也要无言了,女人间的秘密,绝对是让人惊掉下巴的。

        ……

        然而她们一直等到快子时,徐长青这才姗姗来迟,而且有点止不住的疲惫。

        “徐郎……”

        “见过伯爷……”

        看着两女分别行礼,徐长青忽然摇头失笑,这他娘的,做男人难啊……

        不过董小宛并未让徐长青失望,甚至,以徐长青目前的状态来看,都有些惊艳的。

        这倒并不只单是容颜和身材,而是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

        此时两女跪在一起,就恍如一株梨花和一株水仙花并蒂而立,着实让人赏心悦目。

        只可惜,徐长青此时已经没有太多兴趣……

        陪两女简单吃过了晚饭,聊了些家常,安抚住董小宛,徐长青便迅速离去。

        没办法,今晚着实消耗过甚……

        等徐长青离开,董小宛止不住的惶恐起来,忙看向卞玉京:“京姐,伯爷他,他是不是……”

        卞玉京也用力咬住了红唇。

        她和董小宛此时状态正好,早已经做好了诸多准备,可徐长青居然走了……

        不过面上她却不敢表露出来,忙笑着安慰起了董小宛。

        ……

        次日,直到日上三竿,徐长青这才慢斯条理的起床来,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不过,昨晚虽是付出了巨大的劳动,收获也是极大。

        起码短时间内,徐长青和周皇后能保持着一定的亲密度和一致性了。

        在此时这个关节,这绝对是有着稳定整个江山社稷的效用力。

        也怪不得多尔衮对布木布泰那般果决了。

        环境决定人的选择。

        在特殊的环境里,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应该想想要用什么姿势……

        待徐长青起床来,简单活动了下手脚,扎扎实实的跑了七八公里的早操,李幼薇这边也盈盈而来,身后丫鬟婆子同时给徐长青端来了丰盛的早餐。

        “怎么样?昨日与皇后娘娘战果如何?”

        李幼薇笑道。

        但即便李幼薇是调侃的口吻,徐长青心中还是止不住一惊,片刻,待李幼薇取出手帕帮自己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才故作没好气的笑道:“你当皇后娘娘是好相与的人嘛?不过结局还不算坏,目前也算达成一致了。幼薇,你这边如何?昨晚的酒会还顺利吧?”

        李幼薇显然不知道她的调侃早已经变为现实,又成功被徐长青转移了注意力,忙也正色起来,仔细对徐长青回报期了昨天酒会的状态。

        昨天的酒会,比之前顾横波和柳如是搞的那个还要更大,更华丽。

        这也是徐长青的要求。

        在阵势上,场面上,一定要压过南方。

        正如那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虽说此时大明的状态,绝对不适合铺张浪费,更不要提是奢靡了,可这种东西徐长青也控制不了。

        除非是把南京的那帮人全都做掉,抄家灭族,否则,又岂能拦着他们享受生活?

        毕竟,他们早已经享受了二百多年。

        让他们逐渐意识到、并且开始享受海城的这种繁华,先进,开始向往,留恋,徐长青便成功了。

        不过昨天的酒会顺利归顺利,徐长青毕竟回来了,他们的主要目的,也开始回归到政治诉求上。

        说着,李幼薇正色道:“徐郎,现在基本上各家都来人了,许多都是名满天下的大才,你若不见也不合适。是不是抽个时间,见他们一下。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分开见,这些时日的大场面已经不少了,也能显现咱们的诚意。”

        徐长青缓缓点头。

        这就是贤内助的好处。

        李幼薇此时虽还不到二十岁,但贵妇的气势已经初现峥嵘。

        “见是肯定要见的,就从明天,不,后天或是大后天开始吧。幼薇,我先不见他们。这几天,还是劳烦你一下,你先见见他们,摸一摸他们的底子。尤其是商业方面,可以给他们一点小好处,找几个大族,给予他们销售咱们海城产品的权利。”

        “这……”

        李幼薇微微蹙眉:“徐郎,江南的形势比北地要稳固许多,交给他们,咱们赚的少倒不要紧,可难免会抬高咱们商品的价格。这一来,江南的老百姓可就……”

        看着李幼薇充满着英气的俏脸,徐长青不由狠狠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哈哈大笑道:“幼薇,你这觉悟,比我可高多了。不过,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