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跃马大明在线阅读 - 第702章 话语权

第702章 话语权

        次日一大早,徐长青正在慢斯条理的享用着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服侍吃着鲜美的早餐,便是收到了阿巴泰、阿济格诸部离去的消息以及动向。

        这帮人虽是在凌晨时连夜跑路,做的已经颇为隐秘,但模范军不仅有热气球日夜巡视,一直在牢牢盯着他们,周围的诸多山上地下,也有着诸多的观测点,他们有任何动向,都逃不过徐长青的眼睛。

        海城。

        包括鲁中和半岛地区绝大多数地区,可都是徐长青的地盘!

        一听到这个消息,徐长青还没着急反应,布木布泰俏脸却是先色变,有些惊恐的道:“爷,他们这是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那,若是这般,青州,登莱,包括曲阜、济宁、两淮等地,可就危险了……”

        一旁,苏茉儿登时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布木布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太后现在的立场和角度,完全站在了徐长青这边……

        可布木布泰根本就不理会苏茉儿,担忧的看向徐长青,明显是想让徐长青赶紧想办法,这毕竟不是闹着玩的。

        昨晚,徐长青虽是与布木布泰同床共枕,若是没有碰她。

        这也让布木布泰明白,想真正在徐长青身边过的踏实,乃至扎下根来,她必须要先抛弃她的固有观念,真正了解徐长青,走进徐长青的心里,而不只是个玩物。

        她已经三十出头,容颜渐老,已经拖不起了。

        就算是她儿子是大清国的皇帝,可此时,却远在天边,根本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

        这一切,都要靠她自己。

        徐长青笑着看了布木布泰一眼,俨然很满意她的态度,淡淡道:“无妨。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来,玉儿,陪我喝一杯。”

        “嗳……”

        布木布泰见徐长青根本没有丝毫在意,反而让她陪酒,不由一阵无言。

        这个人,到底是一颗怎样的心脏啊,她这个局外人都快要急死了,他却……

        只能强忍着躁动,先陪徐长青喝酒。

        直到喝了几杯酒,徐长青舒畅的酒饱饭足的离去,布木布泰终于回过神来。

        徐长青是何等人物,怎可能被动挨揍?

        他必定是早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啊!

        可惜,被排除在权利中枢之外,她却不知道这些准备究竟是什么……

        不过布木布泰的心情很快又好起来,徐长青今天明显对她亲昵了不少,只要她继续努力,未来,好像并不遥远了。

        唯有苏茉儿依然没有回过神,还是不能接受布木布泰的变化。

        ……

        徐长青来到城头,清军已经开始了推土工事。

        但此时的推土工事与以前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们在海城外两里多、近三里的位置,开始修建一道土墙,却并不是进攻姿态,而是准防守姿态。

        土墙面对海城的这一面,竟然是一道深深的壕沟,许多真满洲大爷们都是不顾早上的闷热,一个个光着膀子拿着铁锹,卖力的在壕沟里干活。

        而放眼望去,这道土墙工事极长,此时便已经绵延十几里,再外面,还有许多清军游骑正在指指点点,标记着什么,俨然是要把整个海城都围起来。

        “主公,鞑子这是转性子了呀,呵呵,看来,这几年的教训,他们没白挨啊。”

        李岩、杨忠良、李红云、赵增金、张龙、红娘子众人这时也赶了过来,参加早上的军议。

        不知道是不是又新纳了个小妾的缘故,李岩的心情明显不错,字里行间都带着愉悦,根本没把清军围城当回事。

        其余众将也都是如此,包括一直谨小慎微的红娘子也是一样。

        这主要是良久之前,徐长青便一直在筹谋清军入境后的处理办法,此时,徐长青的‘乡绅团练政策’,早已经在山东,包括两淮等诸多地区开花结果。

        此次清军入境,被破城肯定还是难以避免的,但他们再想克大城,像是曲阜、济宁这种,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而早在清军还没有入境之前,海城这边的警报便已经发往四方,清军想掠获人口也绝非是易事!

        这便是话语权!

        放在几年前,徐长青断然做不成这种庞大区域性的指引与命令,但此时,威望如日中天,又手握《海城早报》,在很大程度上,徐长青在民间的话语权,比之朝廷都要更大,更管用。

        老百姓的智慧是无穷的。

        只要徐长青掌握着这个大方向,民间又早已经不禁刀兵,现实会让清军各部都好好喝上一壶的。

        不过事态虽是尽在掌控,各人也都很轻松,徐长青却依然不敢怠慢,说笑几句后脸色便郑重下来:“多尔衮他们长记性对咱们可并不是什么好事。清军此时不攻城,是想把咱们困在城里,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若无意外情况,咱们恐怕要跟他们在正面罡上一场了。政事署和军方必须要提前做出应对,做好预案!”

        看徐长青正色,众人也都是正色起来,忙是恭敬点头称是。

        此时不论是政事署的大佬们还是军方的将领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新兴的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在海城这些年滚雪球般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他们都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自然明白,清军围困海城,到底会给海城造成多大的损失。

        开完了例会,各人迅速去忙碌,红娘子都没有心思再来跟徐长青温存。

        徐长青也乐得如此,此时,他也需要时间来冷静思量,好好搞一场正面对决。

        此时模范军虽是在多个维度,都对清军拥有一些压制力,但想打正面还是很难的。

        清军的火器看似是逊色与模范军,却并不逊色太多。

        特别是孔有德的‘乌真超哈营’,在有些方面,甚至比模范军还要更为优秀!

        特别是红衣大炮。

        模范军的炮营,究竟缺少支撑,注定难以将机动性发挥到最大化,但乌真超哈营的机动性,却是如臂使指。

        哪怕此时是实心弹,还不到开花弹的时代,但这玩意儿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导致毁灭性的后果。

        另外,清军此时也有简配版的山寨开花弹,包括山寨版的燃烧弹等等种种半近代化武器,真要拉出去针尖对麦芒,还真说不好。

        更别提清军庞大的骑兵优势了。

        模范军唯一具有绝对压制力的,便是热气球!

        但热气球缺点也很明显,投掷不够精准。

        一旦与清军展开混战,双方混合在一起,热气球也不好发挥。

        所以,这场正面对决,不开则已,一开必定是血流成河,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局面!

        再加之退兵,哪怕是获胜后退兵等诸多原因综合,徐长青都要慎之又慎!

        当然,决断徐长青早已经做下。

        就算徐长青再吝惜儿郎们的性命,该有的硬仗,该有的场面,还是不能少的!

        这不仅关乎大势,更关乎国运,关乎着整个汉民族的前程,包括精气神!

        徐长青在冷静思虑,审视着清军的战阵,此时多尔衮众人,也在五六里外的一座新搭建起来的高台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海城。

        此时多尔衮派出去的多是些精悍的游骑部队,虽是不乏阿巴泰、阿济格、包括谭拜、鳌拜等人的精锐,更多的却还是‘杂牌’。

        多尔衮可不傻,大清国最精锐的两白旗、两黄旗精锐,他一直带在身边。

        包括济尔哈朗,豪格,代善等人,也一直没有放出去。

        他必须要保持对全局的掌控力度。

        “诸位,尔等可有什么好意见,给徐长青找些麻烦?”

        高台上有不少奴才正在迅速的搭建凉棚,不过还没起来,毒辣的阳光将众人晒的都有些不自在。

        武臣们还好些,身肉娇贵的文臣就有点难受了。

        听多尔衮此时所言的不是‘破城’,而是‘找点麻烦’,洪承畴不由幽幽叹了口气。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本来,他该与徐长青一起享用这种荣华与声名的……

        不过事至此时,木已成舟,新娘子已经变成小嫂子,洪承畴只能按捺下心思,沉吟道:“摄政王,以臣之见,咱们还是不能着急。此时围困海城便已足够,咱们还是得耐着性子,等待前方各部传来消息。不过,倒是可以派人去跟徐长青谈一下。毕竟,之前的停战协议虽是已经到时间,咱们大清却并没有先攻略他们明廷,这方面,徐长青有站不住脚的地方。”

        众人都是点头,范文程、索尼、包括济尔哈朗都是附和。

        没办法。

        海城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他们就算把海城围起来,却是也解决不了问题,给徐长青找不了麻烦。

        他们根本不可能接近海城东岸的诸多码头。

        只能是人为的给徐长青‘添堵’了。

        宁完我本来还想借用这个机会好好发挥下,可思前想后,他忽然发现,他也找不出办法来……

        只能闷闷的点了一袋烟,感慨沧海桑田。

        曾几何时,大清国怼着大明向来是爆捶,根本不用任何理由原因的,可此时……

        他现在都有些迷茫,他选择重新在大清国起步,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

        众人商议一会儿,决定还是由徐长青的老熟人,洪承畴和索尼一起前去海城,照会徐长青。

        索尼是极不想沾染这个活计的,他可是跟徐长青聊过好几次,知道徐长青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可大家都不放心洪承畴,必须得由他这个满人去盯着,免得徐长青和洪承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让大清国吃大亏。

        不多时,索尼和洪承畴举着白旗,小心翼翼的逼近了海城外围模范军的控制区域。

        再次来到熟悉巍峨的海城城下,洪承畴更是感慨良多。

        怎想到,当年鬼机灵的少年小军头,不经意间,已经成长为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甚至,整个天下间,都要仰仗他的鼻息啊……

        索尼也差不多,心中暗道,‘若是没有徐长青存在,那该多好?恐怕大清国早已经完全统一北方,对江南用兵了。’

        两人早已经了解了徐长青的性子,虽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是根本提不起气场,待看到模范军的值守千总军官过来查探,索尼当即便赔上了笑脸,讨巧道:“这位兄弟,还劳烦您通秉海城候爷一声,在下是大清议政大臣索尼,以及兵部右侍郎洪承畴洪大人,求见海城侯爷……”

        又哪还有大清国顶尖勋贵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