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女将士

第两百六十七章 女将士

        “女的?”

        虞渊微微皱眉,神色自若,然后笑着说:“黄庭境?”

        女性将士,原本所穿的甲胄,制式和男性并没有区别。

        她体型也颇为矫健高大,在没有拿下沉重衣甲,没有取下面具前,几乎看不到女性特征。

        虞渊留意了一下,她应该是六位黑獠军当中,境界最低的一位。

        也是她,手持淬毒的弩箭,先后重创了詹天象和白莘莘。

        黄庭境的修为,明明看到他已经杀了一个破玄境的同伴,竟然还敢出来,并且将甲胄拿下,应该对自己有着很强信心。

        也是如此,虞渊讲话时,眯着眼细看她。

        女性黑獠军将士,身姿高挑,身穿黑色劲装,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宛如一头矫健的雌豹,浑身充满了力量和爆炸感。

        她将弩箭也放下,手中抓着一把乌黑匕首,然后朝着虞渊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那位死去的黑獠军同伴,她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冷漠的令人心悸。

        “踏!”

        宁骥往前一步,忽然和虞渊并肩而战,沉声道:“你们黑獠军,就算是叛出神威帝国,也不该在我们银月帝国辖境内胡作非为!”

        她忽然杨眉,神色之间,满是嘲弄不在意。

        另一边,剩余的四位黑獠军将士,依旧在围困白莘莘。

        在她出列,将一身沉重甲胄褪下以后,为首那位入微境的黑獠军将士,居然微微松了一口气。

        仿佛,对她是充满了信心。

        “虞渊!”

        已经中箭的白莘莘,忽惊呼起来,待到吸引了虞渊和宁骥注意力,她才急忙道:“小心那女的!她比被你所杀的那个,要难缠的多!”

        白莘莘分明是吃了大苦头。

        虞渊看了她一眼,觉察到她嘴唇悄悄泛紫,看其神态和举止,怕是撑不了多久,就会毒发倒地。

        暗中,以天魂呼应了一番,感知到虞蛛已在迅速接近。

        “暗月城,虞渊,请指教。”

        虞渊忽然拱手,朝着那位黑獠军的女将士,咧开嘴灿然一笑,“阁下是?”

        也只是黄庭境修为,更细致的境界,虞渊暂时判断不出的女将士,望着他的眼神,颇多玩味。

        就在虞渊以为,她不会开口讲话时,她居然开口了。

        声音沙哑低沉,“黑獠军,魏凤!”

        咻!

        声落,她蓦地动了起来,手中乌黑匕首,随手划出。

        一束乌黑刀芒骤然疾射,刀芒之纯粹锋利,令站在虞渊旁边的宁骥,都觉得脖颈一寒,头颅如要离开躯体。

        宁骥骇然失色,本能地避让开来,并大声尖叫:“小心!”

        “哧啦!”

        虞渊胸腔衣襟,连着血肉被那乌黑刀芒切割开来,鲜血迸射。

        匆忙间,避开脖颈要害的虞渊,横移了一截,低头看着胸口,感受着火辣痛意中,暗含的酸麻感,咧嘴“嘶”了一口寒气。

        差一点,那乌黑刀芒切割下来的,就是他的头颅。

        自称魏凤的黑獠军女将士,一击之后,居然罢手,在虞渊望来时,她摇了摇手中乌黑匕首,对虞渊胸口看了一眼,啧啧地摇头。

        她仿佛在说:不过如此而已。

        “糟了,虞渊,她所用的一切兵刃,都淬有剧毒!”

        眼看虞渊一个照面,就被魏凤划破胸口,血流不止,深有感触的白莘莘,不由绝望了,说道:“你快逃吧,不用理会我。”

        魏凤听她这么一说,歪着头,冷冷望着虞渊。

        似在说:你能逃到哪里?

        被划了一刀的虞渊,反而出奇地冷静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魏凤是吧?你比先前那个厉害很多,你手中的本命物,品阶怕是不低。或许境界稍弱一截,可你在黑獠军的地位,将来的成就,要高他两个级别。”

        女将士手中的乌黑匕首,至少是天级器物,而且居然和她心神互通。

        能心神互通的器物,除了高品阶,还要和主人修行的法决,气机,甚至魂魄高度契合,此类器物往往被称作本命物。

        魏凤只是黄庭境,可在虞渊的感觉中,她所修行的灵诀,那把匕首,背负的弩箭,都要比被他借速度轰杀的那位,强一个档次。

        境界高低,并非决定战力的唯一因素。

        “多谢赞誉。”

        魏凤不冷不热地,又回应了一句,再次挥刀。

        又是一束乌黑刀芒,以神鬼莫测的轨迹和疾速,刹那一现。

        已经有了准备的虞渊,明明看到刀芒未出,就提前避让开来,可还是左臂一痛,待乌黑刀芒消失,就看到左臂又多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第二束乌黑刀芒,比先前再快三分!

        虞渊脸色一沉,看向左臂的伤口,望着流溢的鲜血,道:“真快。”

        “是不是,比你先前还要快?”魏凤轻声细语,又是一刀划出。

        结果还是一样。

        虞渊的右手臂,再添一条伤口,甚至一小块肉,都离体而飞。

        “确实快得多。”

        胸腔,左右两手臂,三条伤口都在流血,都有酸麻刺痛感传来,时刻提醒着他,这可不仅仅只是受伤那么简单。

        毒素已在悄然渗透,向血肉骨骼,向五脏六腑而来。

        讲了三句话,乌黑匕首连续划出三次的魏凤,突微微皱眉,目显讶色,略有些惊奇地,盯着虞渊左右手臂看。

        魏凤有点不解。

        后面两刀下去,虞渊不应该两条臂膀被斩断,倒在血泊里哀嚎吗?

        她最喜欢做的,就是一刀接着一刀,切断敌人的四肢,看着敌人没了臂膀和两腿,在自己的四肢之间倒下,无助地惨叫求饶。

        可第二刀下去,仅仅只是在虞渊手臂,留下一条见骨的伤口。

        眼见第二刀没有奏效,她挥出第三刀时,又加重了力量,本希望看到一条臂膀,能够被斩落在地。

        结果居然再次令她失望了。

        什么时候,自己这把本命匕首,变钝了?

        一件天级七品的利刃,全力划动下,切不断一个同级修行者的臂膀?

        那人明明没有如她般,身披黑獠甲般的厚重坚固甲胄,而是百分百般的血肉之躯!

        一时琢磨不透的魏凤,没有挥出第四刀,而是深深看向虞渊两臂膀的伤口,看着鲜血的色泽,正悄悄改变。

        她暗松一口气,心道:还好毒素已在渗透。

        “换我!”

        宁骥霍然冲出,两袖挥动着,一团团幽暗灵光,化作黑蝙蝠,朝着魏凤扑了过来。

        魏凤一脸厌恶,冷哼一声。

        “哧!哧哧!”

        她再次挥动乌黑匕首,就在身前画圈。

        一个接着一个的,黑魆魆的光圈,接连在她四周出现,旋动着,将所有扑来的蝙蝠斩的碎灭。

        她突然看向宁骥,眸光冰冷。

        一束束不易察觉地,纤细如针的锋芒,忽然从她另外一只手,佩戴的手套内飞出。

        “噗噗噗!”

        霎那间,宁骥就被锋芒穿透腰腹,倒飞而回。

        轰的一声,这位对虞渊诸多照顾,好不容易跻身到破玄境的老者,就在虞渊脚下倒地,一丝丝鲜血,如从毛细孔渗透出来。

        鲜血为黑褐色,显然已经中毒。

        “参加黑獠军之前,你可是在巫毒教修行?”虞渊冷着脸,对那位女将士说道,“在寂灭大陆,巫毒教只是不入流的宗派,连鬼符宗都不如。修炼了一阵子巫毒教的灵诀,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魏凤眼瞳阴冷,“是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