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伤亡惨痛

第三百三十六章 伤亡惨痛

        严奇灵又忽然变色。

        当虞渊道出白发老妪身份来历时,他心生欢喜,暗暗振奋。

        剑魂正在苏醒,意味着虞渊那不断蓄力的一剑,很快就能斩出。

        那一剑斩出,暗域修罗残存的灵智、魂魄,该会灰飞烟灭,彻彻底底地消散开来,再没有复活的可能。

        只要那位暗域修罗不现世,沈飞晴,白殇,还有那白发老妪的图谋,就不会实现。

        眼看着,剑魂一点点觉醒,那一剑即将形成,可虞渊的那条胳膊,却绽裂的血流不止。

        严奇灵极其担心,不等剑魂爆发出全部剑芒、剑意,虞渊这具体魄,就会先一步崩灭,炸为漫天的残肢碎肉。

        若是那样,他们必将折翼在芜没遗地,那位白金级的暗域修罗,也会降临。

        “你最好想办法,助他一臂之力。我能想到的,就是你!”

        严奇灵瞥了一眼虞蛛,然后没有等虞蛛有任何动作,他两手一拉扯,就颠倒时空般,将那白殇弄到眼前。

        严奇灵和白殇所在之地,忽变得流光溢彩,空间塌陷为许多凹槽。

        不知名的天外异能,由那些空间凹槽内,汹涌而出。

        精通空间异力的严奇灵,分化万千,散为诸多幽影,穿梭飞逝着,似在构筑一座封禁的阵型。

        地魔白殇,孤零零地,站在那塌陷的空间。

        粗布麻衣,打扮寒酸的他,眯着眼,低垂着他,似在等候什么。

        一道灿然金光,倏忽而至。

        驾驭着幽金的,那位名叫汪金鳞的灵虚宗弟子,踩着脚下金色龙鳞淬炼的阔剑,神色惊恐。

        “柳师妹!”

        不知所措的汪金鳞,接近后,一眼看到柳莺,失声惊叫。

        陨落星眸虚空静止,时刻准备逃离的柳莺,冷不防看到他现身,愣了一下,茫然道:“你来作甚?”

        “我,我也不想来,是它!”

        汪金鳞指着那柄,被他踩在脚底的,金光灿灿的“幽金”灵剑。

        柳莺正要答话,忽看到地魔白殇,目无表情地,看了汪金鳞一眼。

        “你快逃!”柳莺好心提醒。

        汪金鳞轰然一震。

        白殇一言不发,抬手向汪金鳞,隔空抓去。

        汪金鳞的一身骨骼,噼里啪啦地断裂着,那具还算是健硕的血肉体魄,散了架般,就这么瘫软倒在“幽金”灵剑。

        噗!噗噗!

        他中丹田玄门爆开,一腔鲜红的气血精华,融入那柄“幽金”。

        他的眉心,也在刹那间炸裂,旋即就见一枚枚蝇头小字,化作一串金色符文,从他眉心内飞离出来,再被白殇隔空捏碎。

        金色符文一灭,汪金鳞的三魂不再被庇护,如绚烂烟花,就在其泥丸穴窍炸开。

        被严奇灵针对的,出自地魔一族的白殇,身影往上一窜,就凝为一道流光,飞向了幽金剑。

        汪金鳞的尸身,成了一个溅着血的肉\团,向严奇灵所封禁的空间滚去。

        一落入其中,那具尸首就爆碎了,断裂的骨头,蓬蓬血雨,碎肉,皆含有冲霄真人,烙印在内的力量。

        那片塌陷的空间,因一具死去的尸身,而变得动荡不休。

        反观白殇,抓着那柄“幽金”神剑,魂念渗透在内,把冲霄真人施加的禁制,一一化解,令神剑的光泽,比之前明耀十倍。

        柳莺低叹一声。

        陨落星眸的浩荡星能,忽灌注而来,涌入其身。

        再不敢逗留,这位被星月宗寄予厚望,被当做未来星宗之主栽培的少女,周身的穴窍,如群星闪耀。

        她化作一束星芒,瞬落入陨落星眸,再驱使着那块硕大天外陨石,往更高的云霄而去。

        只有足够高,高到阳神以下的修行者,都难以企及的高度,才能保证安然无恙。

        汪金鳞一死,她就知道面对着坑洞周边,一众大枭巨魔,她那低微的境界,很有可能如汪金鳞般,被轻易捏死。

        那位灵虚宗,冲霄真人的爱徒,之所以死在白殇手中,就因为一把“幽金”剑,能为白殇所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持有陨落星眸的她,如果被沈飞晴,被白殇,亦或者那白发老妪盯上,不也难逃一劫?

        “汪金鳞,就这么,死了?”

        风云帆内,苏妍眨了眨眼,看着下方的那场变故,以梦呓般的声音说道:“他可是冲霄真人的高徒啊。”

        “下面那几位,谁会惧怕冲霄真人?”杨隐泉的脸色,沉重到了极点,“李,李将军!”

        精神恍惚的李玉蟾,“啊”了一声,错愕地看向他。

        “风云帆属于银月帝国,将我们一干人等,弄来的是你李家族老。”杨隐泉本能地,生出了不安来,急道:“你如果不知隐情,还望速速让操控风云帆者,带我们远离这是非之地!”

        此刻的帆船,大多乃银月帝国权贵,还有杨隐泉一干太渊宗来人。

        李元龟把他们弄来,将魏凤卖给了白殇,而如今证实了白殇,就是忌恨人族的地魔,且白殇刚刚杀了汪金鳞。

        将魏凤带来,是因为此女精血特殊,那么自己一行人呢?

        一缕魂念,由白衣国师传递而来,“暗域修罗的残魂聚涌,需要不少死者的亡魂。你们,现在还活着,只是因为那个暗域修罗,残魂还没有从眼球内挣脱出来。”

        杨隐泉骇然望去。

        一袭白衣的周苍旻,顶着炽烈的灵魂光柱,轰入那条漂浮于空的紫色绸缎,去找隐在里面的沈飞晴。

        那句心魂警惕,是他进去前,最后一个良心劝告。

        “速离此地!”

        闻讯之后的杨隐泉,再也不敢迟疑,以咆哮声,催促李玉蟾,“你只要能证明,你姐姐的行事和李家无关,你们李家就能脱离干系,就能存活!”

        李玉蟾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抉择。

        “银月帝国不可亡!”辕莲瑶娇喝。

        其余人,纷纷劝说李玉蟾。

        风云帆有枢纽,只在李家族人手中,每一次风云帆的出游,必有李家族人坐镇,不然女皇陛下不会放心。

        李元龟死去,也就李玉蟾能掌控风云帆,而且她还是女皇陛下的妹妹。

        “我明白了。”

        犹豫了数秒,李玉蟾轻轻点头,移步到帆船一角,以秘法影响船舵,令停止了很久的风云帆,再次行动开来。

        “飞往何处?”她询问。

        “往神威帝国!你姐姐,既然和白殇为伍,在银月帝国的方向,该是还有别的布置!”杨隐泉喝道。

        “哦。”李玉蟾应承下来。

        轰!

        一道道晶光熠熠的虹芒,突从底下喷涌而出,撞在刚飞出一段路的风云帆。

        这艘,被银月帝国重金打造的风云帆,步入鎏金宝船的后尘,也在霎那间摇摇欲坠,晃悠悠地沉落下去。

        风云帆内,所有人都在尖叫,都在咒骂着。

        大地茂密林间,坚硬地面上,有着几架本设立在鎏金宝船的弩炮。

        在鎏金宝船坠坏后,这些弩炮竟然被人收集了,藏在此密林深处,遥指向风云帆,在帆船飞翔时,给予其凶猛打击。

        出自神威帝国魏家,被雷宗的宗主,收为亲传弟子的魏无疆,此刻被厉白熊按着脖颈。

        这位自以为身份尊荣,向来倨傲的青年,如今脸色苍白,嘴角都是血。

        黑獠军的厉白熊,将他的头,按在一架弩炮,逼着他,往弩炮内填充灵石,轰击风云帆。

        他敢嘀咕一句,就被厉白熊抽的,连腮帮子的软骨都绽裂。

        周边,一众对神威帝国,对魏家没好感的黑獠军将士,杀气腾腾,一双双面具下的眼眸,闪烁着野兽般的残忍目光。

        “军长有密令,风云帆内所有人,不论男女,不论身份宗派,一概杀之!”

        厉白熊猛地一挥手,掌如利刃,砍在魏无疆的脖颈上,将没了利用价值的魏无疆,脑袋给直接斩断,“此战过后,军长能封神!若有阳神修为,以军长大才,定能以洗耻辱,让神威帝国,让古荒宗,都付出应有代价!”

        诸多黑獠军的将士,轰然响应,热血被点燃。

        信奉沈飞晴为神的他们,只听命于沈飞晴一人,沈飞晴要他们生,他们就生,要他们去死,他们不会有片刻迟疑,会欣然赴死。

        厉白熊一声令下,他们骑着黑獠兽,开始转而追杀风云帆内,残存的所有人。

        不问理由,不分善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