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沂山城

第二十章 沂山城

        经过昨夜的折腾,早晨起来本来想喝点粥的左昭刚盛出一碗,还没喝到嘴里,就觉得粥怪怪的,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始终没下得去嘴。

        “之前喂别人喝的时候,喂得多欢哦,怎么到了你自己这里,你就不吃了呢?”江宁恬恬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左昭的动作,不禁笑道。

        “这粥不但没毒,反而大补,就是为什么,里面会有加大人类痛感的药剂呢?”左昭有些不太明白。

        “你啊,你就接着装。”江宁冷哼一声,不惜的搭理左昭了,在她看来,就算有后遗症,这么久过去了,应该也差不多了,然而此时的左昭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着实让人有些生气。

        对江宁的阴阳怪气左昭并没有生气,从重界中出来之后,江宁给予自己的帮助有目共睹,眼下,她想说些什么,也就随着她来了。

        左昭将粥倒掉,重新拿了一些东西来煮,江宁依旧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闭目养神,时不时的将眼睛睁开一道缝瞟一眼左昭,只见他时不时地往锅里放一些自己不认识的东西,好家伙,这人前半生是厨子么?怎的煮出来的东西这么香?!

        又闷了一会儿,等左昭再次掀开锅盖的时候,江宁明显的咽了一口口水。

        左昭自己盛出一碗,端到江宁面前,问道:“你吃不吃?”

        说真的,左昭从未见江宁吃过东西,前段时间左昭连她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存在的都没搞明白,更别说见她吃东西了。

        当下,问起来,也是小心翼翼,万一她从来都不吃,那自己可就白忙活了。

        等了一会儿,见江宁没什么动静,左昭讪讪的笑道,“也是,从来没见你吃过东西,想来是不需要吃的。”

        “放在那。”眼见着左昭就要把盛好的粥重新端回去,江宁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

        “想吃就吃嘛,别这么拘谨。”左昭笑道,顺便给自己盛了一碗,在一旁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看看你吃饭的样。”江宁一脸嫌弃的说道,一边自己也在一旁哗啦哗啦的喝了起来。

        “还成,这味道,勉强凑合吧。”不一会儿,江宁手中的碗就见了底儿,看着锅里剩下的粥,又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烨磊,悻悻地坐了回去。

        “夸夸我你又不会死。”左昭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玄力将锅封住,等到烨磊醒来,也算是有热乎的粥可以吃。

        江宁轻轻依靠在椅子背上,继续闭目养神。左昭说的不错,这是自己第一次吃东西,好像味道还真的很不错。

        等到烨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玄阳剑的剑柄早在今日早些时候就失去了神采,掉落在了地上,被左昭塞进了烨磊的怀里。

        “哎哟……疼,疼死我了。”烨磊醒过来,刚想动一动,那来自四肢百骸的疼痛感如同钻心一样的涌了过来。

        本来昨天白日里被左昭训练了一个上午,又在左昭的故意安排下没有得到应有的放松,睡一觉起来就会全身酸痛,这左昭昨日中午,又在粥里加上了放大痛感的药    ,再加上昨夜里的折腾,这一来二去,雪上加霜,烨磊刚刚醒过来,就遭到了沉痛的打击。

        浑身上下,稍微一动就是钻心的疼,连脖子都不能转,烨磊只能在那里凭空的呻吟,好把左昭叫过去。

        “左先生,我这是怎么了啊,浑身疼的要命。”烨磊此时疼的连说话都有些费劲,看着左昭,就像是看到救

        命稻草一样。

        左昭此时好像也明白了一些,看来那加了药的粥,应该就是给了烨磊喝,当下,也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虽然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此时的左昭相信自己,当时应该是为了烨磊好。

        “呃,没事,这是正常的。”左昭尽量笑得和蔼温柔一些,“恭喜你,你已经成功的成为了一名修士。”

        烨磊听得左昭所说,心中不禁大喜过望,奈何自己现在浑身上下根本动不了,连咧开嘴笑都会疼。

        沉心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不断游动的玄力,烨磊心中高兴的难以复加。不一会儿,小庙里就传出来奇奇怪怪的声音,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远远的听着还有几分瘆得慌。

        左昭也是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从自己那里翻了翻,将解药拿了出来,唬着烨磊说是补品,让他吃了下去。

        已经成为修士的烨磊恢复起来快的惊人,左昭知晓烨磊本为广域八家中烨家的后代,手中又有玄阳剑柄,想必应该有自己的一套专属的修炼法门,当下,便也不再关注他了。

        服用过解药之后仅仅半个时辰,烨磊便生龙活虎的在小庙外的空地上打起拳来,一套下来,在玄力的加持下,更加显得行云流水,看的左昭啧啧称奇。

        “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功夫,你那三脚猫的本事,还差得远呢。”江宁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待到烨磊打完一遍,故作语重心长的跟左昭说道,“那西风大陆可遍地都是高手,你可想好了,现在就要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左昭也看的两眼放光,自从接触到《昀剑九式》和《绝夜录》之后,左昭就对这些功夫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不去不是可惜了么。”

        一套拳法打完,烨磊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回过身来才发现有一位女子静静地站在左昭身旁,跟他一起瞧着自己。

        烨磊仔细一想,当初来到这小庙的时候,不是就自己和左先生两个人么,眼下这个气质出尘的美丽女子却又是谁?

        “左先生,这位神仙姐姐是谁?”烨磊自然没有把江宁当做是坏人,在他的眼里,左先生不说是坏人那就绝对不是坏人,能够和左先生走得这么近的人,肯定也是一个大好人吧。

        听得烨磊开口叫道神仙姐姐,左昭和江宁都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她是我昨日进山里捡回来的,昨日是成为修士的契机,我在外面为你护法之时,恰巧碰到这位姑娘,便一同带了回来。”

        讲起谎话来左昭真的是脸部发红心不跳,犹如在陈述一个事实一般。而一旁的江宁心倒也是大,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不言语。

        “奥,”烨磊应道,但是他转念一想,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左先生说,昨日是成为修士的契机,那岂不就是说,菲尔姐也可能成为修士么?”

        左昭一愣,差点没反应过来烨磊口中说的菲尔姐是谁,只得点了点头,故作高深。

        “这样啊,左先生,我想去找她。”烨磊抬头看向左昭,眉眼中尽是期盼。

        “也成,”左昭点了点头,“你去吧。”

        烨磊听得左昭所说的话,神色庄重的退后两步,向着左昭拜了两拜,“先生大恩,烨磊终生难忘,日后必定报答。”

        左昭摆了摆手,笑道:“成为修士,那是你的缘分,与我无关。你且记住,成为修士后,切不可好高骛远,眼高手低,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记住了。”烨磊对着左昭抱了抱

        拳,刚欲走,旋即转身回来,问道:“几日前,先生与我在篝火旁彻夜长谈,那些事情,我可否将之告诉菲尔姐?”

        左昭有些尴尬,什么彻夜长谈,自己没有一丝印象,想必能够说出来的,也不算是什么秘辛,当下点了点头,对着烨磊说道:“点到为止。”

        “是,先生,烨磊明白了。”言罢,便转身离去,谁知走了没两步,又折返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先生,若是以后还想去找您,需要到哪里去?”

        想到烨磊此时也是修士,又是烨家的后辈,那么也就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你若是想找我,可以去西风大陆的千广学院,稍后,我就会动身前往那里。”左昭说道。

        烨磊又对着左昭郑重的一拜,转身出了山门,几个闪烁便消失在崇山峻岭之间。

        左昭看着烨磊离去,叹了一口气,说道:“江宁,我们也要出发了。”

        许久,不见回应。

        左昭回过头来四处找了找,却见江宁又依靠在椅子背上,一只手托着腮,一会儿瞟一眼盛着粥的锅,一会儿瞟一眼左昭,见后者走了进来,边嘟囔着道:“烨磊没吃就走了,扔了挺浪费的,要不咱们吃了吧,吃饱了赶路也快一些。”

        左昭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打开锅看了看,一直没注意,篝火都灭了,深秋的天气,东西凉的也快。

        “凉了,再热也不好吃了,我重新做点,吃饱了,咱们就出发吧。”左昭一边收拾一边说道。

        “奥,”江宁应了一声,见左昭走了出去,眉眼中竟然闪过几丝笑意。

        不一会儿,吃饱喝足的两个人,收拾妥当,准备出发。

        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左昭从自己的行囊中发现了一把残破的刀柄,上面的花纹,正是修罗族的标志。

        左昭用拇指轻轻擦拭了两下,便将它装入了行囊,随后统统放进了储物空间内。

        “走吧,”左昭对着江宁招呼道,“从我们这里去西风大陆,最快的方式就是先前往陌城,然后坐船,这样,快的话,不出一个月,就到了。”

        “看来时间确实还蛮紧张的哈。”江宁看了看左昭手中的地图,没有出言反驳,算是同意了左昭的方案。

        走在路上,江宁想到左昭所说的关于千广学院内有着三尊神魔被封印的事,当下开口说道:“左昭,你说的千广学院的事,想必在当年也算是一桩秘辛了吧。你打算怎么进去,即使你进去了,你打算怎么接触到神魔遗体呢?”

        左昭笑了笑,说道:“说实话的话,你又要嘲讽当年的千寻了。”

        江宁一愣,“怎么说?”

        “那三尊被封印的神魔,就在展会大厅里面,所有的学生都有机会去亲眼目睹,这是当年千寻的安排。”左昭撇了撇嘴,说道。

        “他以为这是玩具呢!”江宁听得左昭说的话,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之前说他是白痴简直就是夸他了。”

        “诶,嘴下积德啊。”左昭冷冷的看了江宁一眼,后者便不再言语,“怎么说也是我的前辈,算起来,也算是你的前辈,留点面子。”

        江宁气呼呼的点了点头,“前面的城,我们进去买匹马,这样徒步赶路太慢了,真担心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嗯。”左昭应道,拿出地图看了看,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城,沂山城。

        “走快些,到了城里,请你尝尝这凡间的手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