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鼋前辈

第三十六章 鼋前辈

        一路上为了隐匿行踪,左昭和江宁并没有选择大路官道,而是尽量沿着乡间小道偏僻地行进,这倒是安全的很,一路走来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按照虞泽的说法,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自从冰海上的事情生以来左昭就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眼下趁着休息的空,想问问江宁有没有什么建议。

        “嗯。”点了点头,一边哈着气暖着手,江宁被冻得红扑扑的脸上,此时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空气中一瞬间略微有些尴尬……

        “完了?!”左昭哭笑不得,自己本来是想提出这个话题,想看看她有啥反应,结果等了半天,就一个“嗯”就完了?

        “嗯。”江宁听得左昭的声音,有些茫然的看了他一眼,那神情好像在说,你说的对,我完全同意你的想法!

        左昭叹了一口气,只得继续说道:“现在的问题是,虞泽为什么会知道凌振他们的行动。”

        “他不是十日客栈的掌舵者么,号称是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江宁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摇了摇头,左昭沉声道:“凌振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比我还清楚,当年在上界中可以追杀我八百里,保不准现在他就在提着刀赶过来的路上。”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戒备心极强,稍有风吹草动他都不会放过。”

        点了点头,江宁轻声说这你倒是没说错,我记得当年他追杀你,你沿路至少设置了二十多道陷阱,他完全没有上当。

        说完,还啧啧两声,说道:“这哪是人干的事啊。”

        左昭简直不能再赞同了,不由得拍着大腿应和,哪有一口气追杀别人八百里,跑到人家城墙底下写藏头诗讽刺人的。

        “说什么呢!”江宁冷哼一声,美目斜了左昭一眼,“你以为我是说凌振么?我是说你!你也不看看你那陷阱做的,简直。恶毒的令人指!他没追上你简直人神共愤!”

        “诶,诶,都过去的事情了,咱们现在就不提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分析一下局势。”左昭连忙将话题从江宁那里拉回来,现在她的脑子里都是自己的黑历史,再让她这么说下去,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糗事又被她翻出来了。

        “按照凌振的性格,这件事他好像也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想法,不然也不会派一群普通杀手过来白白送死。”江宁想了一会儿说道,现在她的大脑中装着左昭的记忆,先前左昭那种抛砖引玉的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分析一下。

        “他是在试探,”左昭若有所思的想着,“不过显然不是在试探我们,那么……他应该是在试探情报的来源!”

        想到这里,左昭的心好像是被什么揪住了,沉重的压迫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知道我们行程的人,都有谁?”江宁显然也明白了左昭的意思,当下便有些急切的问道。

        “玄志华曾跟我说过,我们的行程,是学院一手操办的,从他们来到咱们一起走,所有的房间是一开始在学院的时候就已经定好的。”左昭说道,“也就是说,学院内部,有人向他们提供了情报。”

        “学院内有内奸!”

        抬眼望去,江宁也是定定的看着左昭,似乎眼神中也有一丝的担忧。如果说学院里有内奸的话,两人并不是没有想到,一开始得知学院内有神魔遗体的消息被这些人在整个新大6传的风风雨雨的时候,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猜到了。

        只是眼下这种情况看来,这个内奸好像有些不简单。

        “玄志华能够亲自拿到鼋前辈的信物,想必这件事即使在学院内部,也是保密程度极高的,即使这样,内奸依旧能够接触到,看来这一位隐藏的确实有些深啊。”

        “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说,也还算可以,毕竟从现在开始我们在暗,可以静心观察一切情况,通过学院这么一个契机,彻底的认识认识西风大6上的其他势力。”

        想到这里左昭的心中便是一片了然,既然已经走到了现在这种境地,何不好好利用一下敌明我暗的优势,尽可能的了解仙域以及背后的莫语殿究竟想做些什么。

        借助着鼋前辈留下的地址,左昭和江宁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千广学院的入口。

        “就是这里了。”左昭按照记忆中的画面找到了这里,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确定道。

        自从三千年前上一任千寻创办千广学院开始,这个学院长久以来一直奋斗在和神魔战斗的第一线。整整三千年,这期间自然也有着无数的神魔复生    ,虽不是那种足以引起上下界震动的大家伙,老妖怪,但是只是看整整三千年,千广学院并没有让一尊神魔时代的怪物溜走,这份执着的信念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了。

        所有的学生都是经过了学院校委会认真选拔才被批准入学的,每一位学生都是最坚定的战士,他们体内虽然流淌着赤红的神魔血脉,但是在心中依旧为自己生而为人感到无比的骄傲,这一伙人将是左昭日后最大的底气。

        一股玄力轻轻的渗入龟甲之中,渐渐地一道淡蓝色的光晕向四周泛去,两人眼前的景象随之一变,一道幽静的林间小道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走吧。”左昭将龟甲收了起来,对着江宁轻声说道。

        却见后者依旧不为所动,黛眉微蹙,盯着眼前的小道,神色之间有分的犹豫。

        “怎么了?”左昭现了江宁的不对劲,当下出言问道。

        “本能的有些排斥,这个地方,我不是很喜欢。”江宁摆了摆手,低声叹道,“我能回忆起许久之前被封印在重界中的场景。”

        左昭轻轻的拍了拍江宁的肩头,柔声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相信我,鼋前辈有他的苦衷。”

        江宁重新抬眼向左昭望去,却见后者的眼中异常的明亮温柔,好像夜间的星空。随即怔怔地点了点头,“如果你知道什么一定不要瞒着我好么。”

        江宁轻轻的说着,“不只是你想要得到那一段历史,我也想知道。”

        “嗯,我答应你。”左昭笑道,“如果我知道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好了现在,走吧!”

        说着便不由分的拉住江宁的纤手,向前一步踏出,两个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空间之中。

        四下里的环境不断变换,两人原本只好像是沿着一条林间小道向前走,但是刚走了大约四五步,却见周围的环境急剧变幻,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便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见到眼前的古屋,左昭不觉得心神恍惚,整整三千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一花一木,一草一树,都完整的保留了三千年前的模样,恍惚之间竟恍如隔日。

        时至凛冬,学院保留了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额人类传统,凛冬和盛夏分别休假两个月,此时正值学生们放假的时间,整个学院内显得有些冷清。

        天空都有些晦暗,就这么低压压的蒙在整个西风大6之上,院落门口几棵古树此时也没有几片叶子,在凛冽的北风下一吹,此时也打着旋,离开了光秃秃的枝丫。左昭和江宁不禁裹了裹身上的黑色风衣,不然那种如同针尖一般的冷风简直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直的往衣服里面钻。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一言不的向着学院内走了进去,拐过一个弯之后,两个人却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江小姐!”那般在风雪之中娇娇悄悄的身影,正是那个冷清的女孩,雪。

        “前几日,真的非常抱歉……”见到二人的身形靠得愈来愈近,雪更加深深的弯下腰,鞠了一躬,这个严谨的莱恩人,即使隔着凛冽的北风,依然能够让人察觉得到她的浓浓的歉意。

        “没事没事,我们理解。”左昭摆了摆手,前几日的情况确实已经远远出了正常的情况,如果换成是自己,恐怕做出的选择和玄志华应该一般无二。

        “玄志华接到学院里的消息,要他迅回学院,”雪从身后抽出一把黑色的伞,递给了左昭,而自己则依旧静静地站在雪中,“您可能不知道,虽然现在神魔还没有真正的复苏,但是一些神魔时代的衍生品,比如神种和魔种最近变得活跃了很多。”

        听得雪的话,左昭的眉头不禁稍稍一挑,神王级别的神魔现在自然还在沉睡中,不过作为神王降临的前奏,总会有一些马前卒先来探探路,这在整个三千年内也是一直生的事情,想当初上一代千寻就是为了这个建立的千广学院。

        现在看来,玄志华应该是接到了学院的任务外出了,此时特意安排雪在学院内等着左昭二人。

        “鼋前辈嘱咐过了,您到了之后,可以直接去找他。”雪接着说道,“我来给您领路。”

        说完这些之后的脸上涌上了一抹病态的嫣红,她的头低的更低了一些,这个一向都是冰山美人示人的女孩子,今天可能把她一周的话都说完了。

        左昭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了,对了不用使用敬语称呼我们,我们和你们一样,现在都是学院的学生。”

        听得左昭的话,雪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回过身来,又对着左昭施了一礼,这才抬起头来说道:“两位跟我来吧。”

        学院大约半个月以前放了寒假,时至今日,西风大6已经迎来了最为寒冷的时节,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还是零零星星的小雪,此时已经扑簌扑簌的往地上砸了,只过了一小会儿整个学院又披上了一层白衣。

        几人一行沉默不语,江宁依旧是非常的拘谨,眼神飘忽不定,不断地向四下里大量,身子不断地往左昭的身上靠,好像在害怕一些什么。左昭微微一笑,敞开风衣,将江宁整个的裹了进来。

        猛地觉得周围环境暖和了几分的江宁吓了一跳,这个可以手刃山贼头目的女侠,此时却手足无措的像是一只刚刚学会飞翔的小鸟,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危险”,想要挣扎却又笨手笨脚的。

        猛地手向前一推,逃也似的离开了左昭的怀抱,江宁将自身的衣服裹紧了几分,瞥了一眼左昭,见后者也在看着她,却又迅的转过头去,脸上的红晕好像变的更加迷人了几分。

        左昭也不理她了,兀自笑了笑,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见雪停在了一栋古老的房子面前,微弱的火光透漏着昏暗的窗户从里面传出来,此时一声声悠扬的钟声从屋顶的小钟楼里飘出。

        当……当……当……

        “左先生,就是这里了,”雪闪身退到一旁,恭敬地对着左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鼋前辈就在里面等着您。”

        左昭径自上前,来到那扇明显有些岁月的门前,刚欲抬手推开那扇门,却突然有一道信息涌入了他的大脑:

        向左一圈……向右半圈……向左……向右……

        左昭心中一惊,但是旋即就按照那声音所说的去做了,全部做完之后,那扇门吱呀一声,带着扑簌扑簌的积雪,缓缓的打开了。

        两只脚刚刚全部踏进来那扇门却在身后猛地一下合了起来,左昭只觉得身子一重,脚下的地板竟然缓缓地将他抬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左昭估计了一下,约莫着快到那钟楼的高度了,此时那层地板停止了上升,又一扇门出现在了左昭面前,他犹豫了一下,将手掌附在门把手上,不过此时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信息。

        “直接进来呗,没机关啦!”一道有些慵懒的声音从门后传出,虽然还未见人,但是这熟悉的声音,却让左昭心中一动。

        他推开门,之间满地的书和酒壶,一股子烈酒的辛辣味儿和着书卷黄的霉味儿,如同火山爆一般直直的冲进了左昭的鼻子。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头花白的老者,将盖在肚皮上的羊毛毯子一把薅了起来,脸上的笑都快咧到耳根了,像是一头刚刚冬眠结束的熊,直直的对着左昭就扑了过来。

        还没来得及仔细的大量一下面前的这位老者,左昭也能感受到他的尊荣好像确实有些华丽,先不说那花白胡子拉碴的下巴和那走一步晃三晃的啤酒肚,但就是嘴里那股烈酒的味道,一开口,差点把左昭从这个美丽的世界送走。

        堪堪的闪过扑面而来的熊抱,左昭看着也有些尴尬的老者,不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的,他搓了搓手,仔细地在构思措辞,怎么开口才能化解此时眼前的尴尬呢。

        “诶,确实,这个欢迎仪式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老者呵呵一乐,拍了拍肚皮,说道,“身为学院的荣誉院长,我这么亲自欢迎你确实会让你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啊。”

        您老说啥?左昭也跟着老者魔性的笑声哈哈笑了两声,心里却是一阵翻江倒海。最后实在是不忍心再对自己进行身心的双重打击,左昭也不再构思什么措辞了,直接开口道:“鼋前辈,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老头呵呵一乐,一边拍着手,一边将地上的书啊,酒瓶子啊随脚想两旁踢了踢,开口道:“问我问题?没问题,我估计你也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说到这里,老头神色一变,大手一挥,一张八仙桌凭空出现,又一挥手,便多了两个凳子,再一挥手,两坛烈酒几碟小菜便将不大的八仙桌摆的满满的。

        “但是!咱们一哈儿啊,一边喝着酒,一边摆龙门阵,这样子巴适安逸一些。”

        说完,大大咧咧的往那里一坐,指了指对面,看着呆呆地杵在原地的左昭,说道:“跟谁俩呢,坐呗!来咱老哥俩而整一个。”

        将手中的横刀摆在八仙桌一旁,左昭直接拍开泥封,单手拿起酒坛对着老者说道:“晚辈左昭,敬前辈,我先干为敬!”

        说完便一仰头,古墩古墩的灌了下去,谁知喝了好一会儿,左昭的脸色都有些泛红,这么一坛酒竟然还没有见底,老头就这么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是不是嘿嘿笑两声,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将左昭的酒坛拿了下来。

        “啥就先干为敬啊,”老者又变出两只碗,看着醉醺醺的左昭说道,“你就是喝道天亮,这一坛酒,你也喝不完。”

        抬起右手手指凭空虚划了几下,一道符印便被打入了左昭的体内,旋即酒力被赶出了左昭的体内,“这酒有点说法,喝多了,玄力都解不了,像你刚刚喝那么多,待会儿酒劲上来,怕是你得昏睡一天一夜。”

        说完轻轻的呷了一口,旋即漏出满足的表情,对着左昭说,“说吧,有啥想问的尽管说。”

        ……

        此时在楼底下屋外雪中静静等着的两个人,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从楼上传出来的声音,真的有些奇怪,这真的是两个几乎站在了修士巅峰的两个人历史性会晤应该出的声音么?

        “一心敬啊,哥俩好啊,……五魁啊,六六顺啊,七个,八匹马啊……哈哈哈,你输了,你喝!……”

        (ps:五千字大章节送到!!!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