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骑兵之战

第八十九章 骑兵之战

        月疏星稀杀人夜,天黑风大放火时。

        本想凭借着骑兵优势,一举将雪影拿下,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挡,眼看便要成功了,又被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几人杀的丢盔卸甲。

        黑衣人是惧怕雪易寒的,不单单是惧怕雪易寒的神勇,还有怕他从自己的面容想起些什么?曾经留下的阴影,塔他一刻也不敢忘。

        此次潜伏,旨在一举让雪狼卫重创,抓住雪影让雪如风低头,如今被搅了局,他必须赶紧逃离,让家族尽早从中抽身。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虽然柳寒情和雪如红等人走的不疾不徐,却也在此时看到了雪易寒打杀西胡骑兵,冲着蒙面人冲杀的画面。

        蒙面人此刻只想着逃离,从马上跌下来后,不顾冲过来的雪易寒,边大声吼着“挡住他”,边抢过自己人的马向后飞快疾驰,雪易寒被骑兵一阻,和蒙面人恰好拉开了距离,只能远远看着他向一侧逃离。

        蒙面人逃得急,也没注意方向,待觉着雪易寒他们不会追过来后,便大笑着转过头,一拉缰绳,加快了马的度,也就在他转头正视前方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这一生都不愿看到的画面,正前方三个人,三把剑,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吁···”

        强行让马停止前进的方向,转而向着没人的一侧行进,可是哪有那么好的运气,只见憋着一肚子火的雪如红飞快的向前奔去,边跑边抽出腰间剑冢剑,向四肢刚刚踏起的马腿劈去。

        “噗···”的一声,马腿直接被斩断,马鸣丝丝,轰然一声摔倒在地,再看那蒙面之人,此时被倒地的马压住一条腿,正痛苦的哀嚎,便连脸上面具也已脱落。

        年轻秀气的脸上此时满是痛苦,马的嘶吼声,年轻人的哀鸣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无尽荒漠之中。

        雪易寒此时也在白羽和路非的帮助下解决了剩下的西胡骑兵,正牵着雪影的马儿向着雪如红行来。

        雪影此时脱离了危险,心中对雪易寒的依赖蓦然又少了些,虽然眼眸中还有淡淡情谊未退,心中却已将这种想法渐渐封存在了内心深处,刻意不想想起。

        雪易寒几人待看到地上正抱着腿痛苦嘶吼的蒙面男子真容后,都不禁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死而复生?”

        白羽最先下马,跑到那人身边,用手在他脸上用力的撕了几下,都快要撕出血了都没现任何异状。

        白羽向雪易寒还有路非摊了摊手,心说真是见了鬼了,明明是大哥亲手打杀的,如今却安坐在自己身侧,如何能不疑惑。

        雪易寒走到那人身边,将他从断了马腿的马前拉到一旁,随即蹲下身子,细细看了看。

        “像,真像。”

        “像谁啊?”颜乐和曾倩还有雪如红等都有些疑惑的问道。

        雪易寒没有正面回答他们,而是让再次陷入困惑的雪影走向前辨认,雪影看了好一会,随后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雪易寒又将柳寒情叫过来,说:“舅舅,你细看,看有没有印象?”

        柳寒情知道雪易寒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如此说了定然是自己见过的,他走向前,仔细端详了好一会,皱着眉头深思。

        “烟霞山庄,少娘英雄大会。”柳寒情边想边说着,蓦然睁大眼眸不可思议的说道,“风无澈,你是风无澈?”

        “真的是风无澈?他不是在洛阳城外被你杀了吗?”柳寒情一转头看向雪易寒,兀自不敢置信。

        雪易寒摇头表示不知,再次栖身向前,冷冷的问道:“你当真是风无澈?”

        那人抱着被马压断的腿,龇牙咧嘴的,好不痛苦,有些戚戚然说道:“没错,我就是风无澈,西南风家的二公子,你待如何?”

        “不可能,在洛阳城外,风无澈已经死了,那是我亲手杀的,怎么可能还活着。”

        “呸,死的不过是个小野种,怎么可能是我?”

        雪易寒听他这话,皱了皱眉,旋即疑惑的看着他:“难道死在洛阳城外的真不是风无澈?而是你的兄弟?”

        “我没那样的兄弟,他母亲不过一个奴婢,还妄想爬到我头上去,不过和我长得几分相像,被魔教利用罢了。”

        “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在苏州时风晴和我说起过你的事情,那时你也在苏州吧?”雪易寒一拍额头,向白羽和路非求证说道,见二人点头,他才知道自己猜错了方向,看来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了,如此相像,难怪会认错。

        只是看风无澈勾结西胡骑兵突起进攻雪狼卫,妄图抓走雪影一事,让雪易寒眉头深锁,久久不得释怀。

        雪如红也在二人三言两语中判断出形式,知道雪狼卫被围,还是同为柱石之家的西南风家所为,心底便有些寒。

        只是稍稍叮嘱了雪晴一番,又对雪影表达了叔叔的关切,便跃上一匹快马,飞快的向回音谷石门处飞奔。

        在风无澈口中,雪易寒又知道了一些西胡骑兵其他的目的,心想如此长时间了,恐怕风无痕也已带着手下过了长长的甬道,若是雪狼卫被灭,雪如红亦会有危险,便向柳寒情说明心中担忧,柳寒情只是稍皱眉头,便被雪晴瞪了个满眼,只得悠悠说道:“你们几人赶紧过去支援,务必保证雪如红的安危,此处就交由我和你们晴姑姑了。”

        “晴姑姑?”雪晴没好气的白了柳寒情一眼。

        柳寒情只是讪讪的笑了笑,雪易寒几人心中有底,和他们纷纷告别,待经过柳一刀身边时,看到半昏半醒的柳一刀,轻声说了声:“兄弟,辛苦了,待我回来,你伤势好了我们定然要好好痛饮几杯。”

        “辛苦了。”

        “辛苦了。”

        白羽和路非二人心中存着几分感激,走到他身边都轻声说了几句安慰话。

        月色渐朦胧,星光亦疏远。

        有浓浓的云雾从西北方缓缓飘来,风也越来越骤,沙越迷人。

        柳寒情向四名女子说明天气可能有变,需要找一处僻静处,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还要给柳一刀治伤,在他的带动下,几人很快便忙碌起来。

        回音谷外满是尸骸,还有伤重者痛苦的呻吟,雪狼卫白色的袍子上布满了自己的、敌人的血污,如今还能坐在马背上的只有十之二三了。

        对面是同样筋疲力尽的西胡骑兵,还有战斗力的也只剩下两百多人,那群西胡骑兵此时都向看怪物似的看那群垂死挣扎的雪狼卫。

        以二敌一,以八百对四百。

        最后西胡一方足足伤残死了六百余人,才将四百人的队伍给打残,说是胜了,却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

        雪狼卫,不愧是西北第一骑兵,比之纵横西域百邦的西胡有过之而无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们那种舍生忘死的毅力,宁战不退的决心深深的震撼了西胡骑兵。

        这最后一次喘息休憩,是双方达成的默契,亦是最后生死的关键。

        雪如红快马加鞭赶到的时候便是这幅样子了,虽然带着面具的雪如红甫一出现,还是对西胡骑兵造成了一阵骚动,可人数的差距让西胡骑兵有着必胜的信心。

        雪如红还没完全搞清楚情况,西胡骑兵便开始了再一轮的冲锋。

        雪如红从副将手中接过令旗,令旗一挥,五十名还能再战的将士瞬间跨上马背。

        “候”

        “候候”

        “候候候”

        三声候,气势再至巅峰,甚至比副将指挥四百人时更有力,更有势。

        雪如红从马上取下一副弓弩,弓上直接安了三支弩箭,看着尘土飞扬,冲锋而来的西胡骑兵,他眼神微微眯,对着一名将官直接射了过去。

        “嗖”的一声,三箭齐,仿若撕裂虚空,割裂空气,弓上牛皮筋狠狠的颤了颤,随即消失在眼前。

        三支箭在空中突然分开,一箭直穿将官喉咙,另外两支箭嗖嗖的刺在了两皮骏马之上,将官只来得及吆喝一声,便颓然倒地,而那两匹马中箭受伤,马腿不稳,直接摔倒在战场上。

        后续马匹躲避不及,有十余只马被绊倒在地,引得西胡骑兵小范围骚动。

        “杀啊!!!”

        雪如红一出手便有如此效果,极大地刺激了手下儿郎,一个个仿若吃了大力丸似的,冲的越急了。

        雪如红亦是不甘人后,拿过亲卫手中长枪,便冲入战团。

        他一人一马一枪,在人群中来回飞奔,每一次挥舞手中长枪,都会挑起一个西胡士兵,一轮冲杀过后,竟是直接挑死了十人之多,引起了极大地关注和打击。

        双方几轮冲杀后,雪如红这边还能上马再战的只剩下二十余人了,而西胡还有一百多人,人马被困,身心疲乏,纵然有雪如红第一次冲杀的勇猛果敢,却没了那时的气势和直面死亡的无畏。

        西胡领是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雪如红不认识却也听说过他的名字:“西胡右军前锋胡有为,此人虽少入中原,却在西域百国有着赫赫威名,若是被他擒杀了,雪如红都能羞愧死。”

        胡有为像是知道雪如红的想法,围困的越密实,看到他们就像自己圈中‘圈养的牛羊’,胡有为便开心不已。

        胡有为大声指挥着,生怕雪如红听不到他的声音。

        雪如红也是了狠了,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度过这次难关,下次整兵再战,必让西域诸邦胆战心惊。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冲锋再次开始,雪如红只得提枪再战,最后连手中长枪都被西胡骑兵用诈术夺了去,只得用剑冢剑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