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情况有变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情况有变

        上官秀棋气鼓鼓的一脚踹开了房门,却发现母亲姜氏和一名年纪相仿的女子坐在堂前聊天,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娘,我回来了。”她赶紧低眉顺眼的压下怒火,抬起的右脚竟不知道放在何处,这女子她认得,乃是一位经常来往的远亲,按照辈分,她应该称之为“姨母”。

        “秀棋还是这样英气。”

        被突然踹开房门,那半老徐娘神情也是错愕了片刻,旋即恢复了神采和笑容,说了一句缓解尴尬的话,随即便微笑着起身告辞。

        “姐姐慢走。”

        小心的陪笑着,送走这位上官秀棋的“姨母”,姜氏才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官秀棋,“没轻没重,又在哪惹了一肚子野火,回来发泄?看你穿的,像个野小子一样,舞刀弄剑的,也不学学女红,这样什么时候能嫁出去,真是气死我了。”

        “娘”上官秀棋这才撒了个娇,“她来做什么?”

        “还不是给你说亲。”

        “我不是定亲了么?”上官秀棋将手中长剑随意的扔在桌上,端起一碗不知道谁喝过的凉茶劈头就喝,诧异的问道。

        “还是那门亲事,楚家的六少,楚弈鸣。”

        “我不干!”

        上官秀棋突然想起了余小正那句“嫌弃身材,这很自然”的话,想想楚弈鸣还去过“满月楼”那种地方,在那和那帮莺莺燕燕厮混了那么久,那双手不知道在多少人身上停留抚摸过,顿时身上感觉每一寸都不舒服。

        “为什么不愿意?楚家家主虽然新丧,但也比我们家强很多。这楚弈鸣听说长得又英俊,交际又广,据说上次出了事之后,仍然能够修炼,现在马上就灵级圆满,重归玄级,甚至恢复原本修为也很有可能,你嫁过去,一定会享福的。”

        “我就是不愿意!我不想嫁给他!”上官秀棋下意识的拒绝道,忽然抓住了什么,“什么,你说楚安澜他死了?”

        “你怎么能这么称呼,是,据说死在什么劳什子遗迹中了,谁知道呢,地级修士,说死就死了,倒也蹊跷,等你嫁过去,一定要劝你夫君,少去冒险,就在宗内做点庶务,你再早些生个一男半女,不是挺好的么?”

        她正左一句右一句的劝说着,忽然屋外传来一声轻咳,姜氏赶紧开了门,却见到家主上官霸霜正冷脸站在门外,赶紧行礼:

        “父亲。”

        “楚家派来的说客来过了?”上官霸霜并没有进来的意思。

        “是。”

        “楚家新丧,三个月守孝期结束之后,秀棋就嫁过去,我看九月二十六日子不错,就定下来吧。”

        “是。”对于家主父亲的话,姜氏只能听从,不过她还是回头一把拉过上官秀棋,“父亲,您看是不是应该给秀棋多准备些嫁妆,以免嫁过去受苦。”

        “受苦?”上官霸霜轻哼了一句,“楚安澜都死了,谁能给她苦受?情况有变,要不是有大人物来说媒,我还不愿意再将孙女嫁给他呢。”

        “爷爷,我也不想嫁。”上官秀棋斗胆回了一句。

        “此事并非儿戏,由不得你任性。”上官霸霜这次没理她的乖张脾气,“最近少出去跑,不要和乱七八糟的人来往,搞什么调查。”他转身瞅了一眼姜氏,“把她给我看好了,出嫁前不准出门,给她拾掇拾掇,像个女人样!”

        力宗,拓源城。

        “朱三,你怎么选这种鬼地方。”密室之中光线黯淡,各种味道的浊气混杂挥之不去,让人透不过气来。

        “不然怎么弄,我又不像你,手里有几个日进斗金的坊市,我只能管骡马市,这挨着赤龙门的拓源城,是我手里最好的地盘了,而且这里牲口特多,他们都不会乱讲。”朱三连抱怨连揶揄,甚至有点指桑骂槐的意味。

        “别抱怨,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骡马市怎么了,左右这里有‘兽船’经过,你们有谁费了自己一点灵力飞过来的么?”另外一个人声音很大,居中劝解道,“左右现在楚安澜已经死了,终于可以重启咱们的计划,必须加快速度,否则,‘风师叔’那里积存的欠账,咱们可谁也还不上。”

        “白世铎,他还能逼我们不成?”被称为“朱三”的男子嗤笑了一声,“这事泄露出去,别看他修为高,掌门一样弄死他。”

        “乌鸦嘴!”不止一个人说道。

        “哎,老不死,听说余家在调查你们黄家,怎么样了?”话音未落,三人一同看向了角落中的老头。

        “无妨,他们本来只是帮点忙,现在无非是借着楚安澜的死邀功,想要分一杯羹罢了。”老头只是慵懒的挪了挪身子,“我已经和他们联络了,有他们的人遮掩,咱们也能做的长久一些。”

        “那分成要怎么改?”

        “既然情况有变,那就变化一下方案。风师叔还是占三成,其余的我们都减少一些,朱三,我们黄家,白世铎,还有你们广济堂各一成五,现在多了余家,他们分七分,留下三分给楚家那小子,也好让他闭嘴,等灵石矿枯竭了也方便换地方,其他关联的各家打点,都由我们黄家来出。”角落里的老头道。

        “风师叔这老东西,什么都不做,还要三成!”

        “别瞎说!你以为这件事就凭我们几个能遮住天眼么?没有风师叔罩着,咱们几个没几天就得不知道死在哪个沟里!”

        “是是是,你都对,你说的都对,话说你哥,是不是也和这事情有关?”

        “白世在是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不过,我们找人占卜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这种很可能是神魂俱灭,十有被魔物所杀。”

        几个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猛禽,御风宗南风城,三十六人,一名地级,一名金丹,十三名玄级,六名筑基,其中两名玄级圆满,一名筑基圆满,女修两人”

        “猛禽,御风宗南风城,三十六人,一名地级,一名金丹,十三名玄级,六名筑基,其中两名玄级圆满,一名筑基圆满,女修两人”

        况书才不断的重复着一段相当长的话,脑袋几乎快炸了,才听到身边的李大棒再度强调了一遍,“记住,应答不能有错,倘若被问出有差池的地方,就前功尽弃了。如果问到我没有想到的问题,即兴发挥就好,能说的模糊一点,就模糊一点,或者干脆就说这是秘密,懂了么?”

        “我背到哪里了?”

        况书才被打断了很不高兴,当然也仅限于不高兴,他手臂上的铜环还在,“话说,这样就可以弄到灵石?”

        “当然,急人所需,这是我李大棒的长项。碧云宗现在急于复仇,但又不能贸然兴兵,所以在暗中招募有实力的散修。而你,就是‘猛禽会’的副会长。”

        “屁猛禽会!”况书才吐槽道,“那我为什么不是地级,也不是金丹?”

        “因为你负责的是挣钱,但你的权力一点都不小,能直接影响会长的决定,懂么?”

        “懂个球。”况书才撇撇嘴,不满的说,“你说的帮忙,就是要我和你一起去招摇撞骗?露馅了可是个死。”

        “那你还能做什么,你也不是地级,也不是金丹。”李大棒用方才况书才的话回答他,“这不叫骗,这叫游戏。他给我们灵石,雇佣我们去洗劫北剑门,我们拿了灵石就走,既赚了钱,也没有杀人,岂不美哉?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弄到其他散修的名单,卖给北剑门,又可以赚上一笔,当然,我猜他们对付北剑门只是个虚的名头,真实目的不在北剑门,而是金城派。”

        “我只欠你一件事。”

        “好,等你帮忙搞定碧云宗,我就帮你摘了铜环,说到做到。”

        “那该死的水草呢?”

        “你不是说你只欠我一件事?”

        那一刻,况书才真想杀了李大棒,但随即脚踝上就传来酥痒的感觉,他知道这是水草又在滋生,一旦动了杀意,这水草就莫名其妙的生长,真是件该死的东西。

        力宗,南萝城。

        秋南嘉恢复了她黑纱遮面的样貌,坐在上首听着几名管事有关本月事务的汇报,她的心绪很乱,就连汇报之人,都能透过她慵懒的姿态,看出她心不在焉,故此,在匆匆汇报之后,所有管事都未逗留,生怕惹了霉头,匆匆离去。

        “倪大宝,你留一下!”

        “是!”

        衣带渐宽的倪大宝突然被叫住名字,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只有自己留下来独自面对心情似乎不佳的右使大人,喜的是自己终于进入了高层的视线。

        “那团变成金光的黑气,找谁去调查下比较好?”

        倪大宝正要回答问题,却听右使大人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什么黑气?什么金光?怎么调查?派谁调查?

        他不禁惊得一身冷汗,抬头瞥了瞥上首毫无表情的廖神苍,对方竟然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惊慌间,却听见上首另外一名修士接过了话头。

        “最初是李左使在经手此事,有关黑气的源头,我并不知晓。最早黑气也是李左使用特殊手段封印在瓶中,后来辗转转交给大人您,只有少数落在墨丘泉手中,后来墨丘泉死了,便丢失了。”

        “这些我知道。”秋南嘉道,“我也知道,这黑气来自于浅山宗伏元镇的一处神秘山洞,为此,我们死了不少人。之前,都有谁经手过此事么?”

        “您还需要问李左使。”

        “好,我自然会去找会长沟通此事。”秋南嘉站了起来,“在这之前,先搞定伏元镇的事情,这事情是你在谈么,倪大宝?”

        “是,是属下在办!”

        “尽快敲定此事!”

        “是,我们已经和浅山宗以开采矿山的名义达成了条款,伏元镇以及”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尽快能名正言顺的增派很多人手前往伏元镇,懂么?”秋南嘉打断了倪大宝的话。

        “是,是,属下这就去办。”

        倪大宝本想借机体现下自己的办事能力,没想到右使大人竟然毫无兴趣,好在事情他已经敲定,不过“很多人手”是什么意思,不限修为么,这个问题他似乎还需要尽快与浅山宗沟通一下,虽然他相信浅山宗没那个能力反抗,但如果惹得右使大人不愉快,也是件麻烦的事。

        而且,伏元镇难不成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事情他还第一次知晓,在上报了伏元三镇矿产瘠薄的结论后,高层竟仍然批准了伏元三镇的合作,看来,这秘密是其中主要的原因。

        怀揣着这些猜测,他战战兢兢的走出会客厅,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没有汇报:浅山宗的掌门江枫最近好久都没有出现,疑似发生了变故,就连发生在东湖郡的散修作乱,都没有出面处理。

        浅山宗的情况有变,不知道是否会影响高层对于伏元镇的决策,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回去,现在右使大人明显心绪不定,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为好。

        蜿蜒的小路通向不知名的远方,但江枫却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意味。左右混乱的碎石泥浆中,混杂有手臂粗的干枯藤蔓,正是自己逃离元楚道宫之后,困住自己的那棵怪藤,江枫记得那气味,小心的挖取了一块,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这里通向那处小型三阶灵地?

        江枫隐隐有此猜想,脚下的步履不禁慢了下来,两个时辰之后,他远远的看见了一个似乎为临时拼凑起来的建筑。

        那塔型的建筑有三四丈高,由大小不一的碎石垒成,表面散乱而丑陋,缺少正常建筑应有的秩序和美感。

        这是元楚的新道宫?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从之前的道宫废墟以及这处新道宫来看,元楚的确受了不小的伤,或许此时正在道宫的深处养伤。

        江枫想了想,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喝下剩余的“云诡药油”潜伏起来,同时放出影子,快速进了毫无遮拦,也毫无阵法存在迹象的道宫,药油的有效时间短暂,他必须快速的侦查到此处的危险。

        道宫内黑暗无光,入口是空旷的大厅,有一处简陋的白玉祭台,上面放置了六枚黑色的秘匣,正是之前自己在道宫中所见剩余的六枚,有了经验的江枫自然不会触碰,而是看向深入地下的简陋洞穴。

        影子飘忽间深入其间,很快就感受到这里灵气的充盈,这处新道宫,正如自己所料,是建立在那处小型的三阶灵地之上,不远处的灵泉,也同时佐证了这一点。

        此间的墙壁,相比外间更为粗糙,像是被蛮力撑开,未经任何雕琢粉饰,空间也不大,似乎只有上层的一半,大概两百步见方,数十根狰狞的石柱撑起这片空间,同时也将这里分隔开来。

        在房间的正中央,有一处圆形的黑色祭台,周围镶嵌着黑色晶莹的碎石,祭台表面雕刻着繁复的图样,像是某种阵法,因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江枫猜测,或许这祭台也是从之前的道宫挪移而来。

        祭台的六角,各自有一枚可以嵌入灵石的所在,从大小来看,至少要三阶灵石。这里铭刻的,难道是传出此间的阵法?

        江枫正待寻找其他线索,目光却突然被一个声音所吸引,在一根特别的,包覆大量黑石碎片的石柱上,正困着一位短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