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庭小狱卒在线阅读 - 第3319章 借我看看

第3319章 借我看看

        一般的誓言,只能约束君子,却约束不了小人,所以,某些术炼师为了让誓言有实质的震慑力,会将誓言与法阵结合起来。

        一旦违背誓言,起誓之人会遭受法阵的反噬。

        类似的手法,碧凝早就听过见过。

        不过,这一类誓言,都是高阶术炼师针对低阶修者,否则,很难起到作用。

        打个比方,一名天阶术炼师,所能刻画的法阵,最高就是天阶,你用一座天阶法阵,去反噬圣主强者,那也不是笑话吗?

        而碧凝的修为是圣主后期。

        “就算你是圣阶术炼师,折腾半天,也不过是徒劳。”看到那一道道阵光,碧凝心中好笑。

        尽管,她现在要依靠刘浪才能脱困,但真正禁锢他,并非刘浪,而是左显。

        故而,碧凝对刘浪的能力,并没有一个清醒的认知。

        在她看来,刘浪的术炼早已,也许会高出金仙修为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

        “好了!”

        在碧凝思考之际,刘浪那边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

        拿着那块刻画着无数阵纹的玉牌,刘浪重新回到了碧凝身边。

        “碧凝大人,可以先看看,里面的誓言是否有误。”将玉牌至于碧凝的眉心,刘浪提醒碧凝。

        因为,根本不相信这誓言对自己有任何约束力,碧凝呵呵笑道,“我现在,根本没有其他选择,有误,无误已经不重要了。”

        “还是看看为好。”

        刘浪并不想占便宜。

        “那就看看。”碧凝随便扫了一眼玉牌的内容,与之前所讲,并无太大出入。

        基本上就是她不再为难宋霜,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刘浪在核心星域铺路,不报复刘浪,不与刘浪为敌。

        至于刘浪那边,就更简单了,誓成之后,还给自由。

        “没问题。”

        看完之后,碧凝沉声说道。

        “既然没问题,那我们双方把意识沉入玉牌当中,同时,取鲜血滴在玉牌之上。”

        刘浪讲明流程。

        “麻烦!”

        碧凝心中不以为然,但该配合还是得配合,下一刻,她将意识沉入玉牌当中。

        至于滴血,就只能是刘浪帮忙了,毕竟,现在的她,还被那透明的无形力量禁锢着,连指尖都能以颤动一下。

        “碧凝要是活蹦乱跳的,想完成血誓,还真不容易。”看到碧凝把能做的都做了,刘浪暗暗感慨起来。

        血誓的两个要素,一个血,一个意识。

        碧凝是圣主后期,在其身上取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相比于取血,让碧凝的意识同从号令,更加困难。

        好在,他的金仙境界,具有极大的迷惑性,是以,碧凝根本没有把血誓当回事。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所谓迟则生变,刘浪不敢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在碧凝之后,迅速把自己的意识也沉入其中。

        接下来,就是无天圣碑发挥的时候了。

        幻化成匕首的无天圣碑,先是在刘浪的指尖一划,让刘浪的鲜血,滴在血誓玉牌上,随后又奔向碧凝。

        碧凝只感觉自己的颈部一凉,紧接着,便有滚烫的鲜血,从勃颈一侧滑落。

        “这圣器,不一般啊!”

        能伤及圣主的,必然是圣器,而能伤及碧凝这种圣主后期的,至少也得是地阶圣器。

        而地阶圣器,即便在核心星域,排名前列的强族种,也算得上至宝了。

        这种至宝,竟出现在一个金仙手里,简直不可思议。

        “如此至宝,由一个金仙使用,未免是暴殄天物了。”杀人夺宝是修者世界永恒的主题。

        至今也没有一件趁手圣器的碧凝,顿时起了觊觎之心。

        不过,考虑到刘浪最终还没有对自己起杀心,她决定了,只夺宝,不杀人。

        如此,也算是对得起刘浪了。

        就在碧凝思考着是重获自由后,第一时间动手,还是稍后再找机会的时候,她的鲜血,也滴落到了血誓玉牌上。

        “嗡嗡……”

        伴随这一阵低鸣之音,刻画着无数阵纹的血誓玉牌,突然间,绽放出无数道摄人的刺目红光。

        即便是圣主境的宋霜,程铠,宋菱君,碧凝,一时之间,也不得不闭上眼睛。

        唯有刘浪目不转睛。

        要知道,这世界上,就没有真实之眼不能看的东西,区区阵光,根本算不得什么。

        在刘浪的注视下,阵光越发红艳。

        红光之下,两人的意识以及滴出的鲜血,逐渐与玉牌的阵纹,融为一体。

        这一刻,冲上天际的阵光戛然而止。

        “完事了吗?”

        重新睁开眼睛的宋霜,程铠,宋菱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片沉默。

        而作为当事人的碧凝,干脆直接向刘浪反问,“誓成了?”

        “还差一点。”刘浪微微一笑。

        在刘浪的声音之后,沉寂了三秒钟的血誓玉牌,突然炸裂开来,与阵纹融合到一起的意识,鲜血,各自飞回。

        意识与神魂结合,鲜血重新融于肉身。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碧凝细心感受了一下,回归的意识和鲜血,已无处可寻。

        “誓成。”

        另一边,刘浪则是长长出一口气。

        以血誓来制衡碧凝,是他临时想到的,个中细节,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

        所以,这一次血誓更像是一次试验,好在运气不错,成功了。

        “那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碧凝迫不及待地问道。

        “依照血誓,是!”

        刘浪信守承诺,挥手打出法诀,很快,禁锢着碧凝的无形能量,便逐步散去。

        终获自由的碧凝,活动了一下筋骨,恍如隔世。

        程铠和宋霜,脸上则是写满了警惕,尽管,他们选择无条件的支持刘浪,可是,万一刘浪犯了错误,血誓不管用呢?

        毕竟,现在的碧凝,看起来,没有半点异样,比巅峰时期还巅峰时期。

        “碧凝大人可以走了。”

        待碧凝活动完,刘浪提醒碧凝道。

        “不急。”

        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发现被无天圣碑划出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碧凝对刘浪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你手里的圣器,好像不错,能不能借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