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在线阅读 - 第478章 东道主最苦

第478章 东道主最苦

        不过即便老乞丐总是暗自与计缘较劲,也确实因为计缘的话被雷劈了,但他还是十分信任计缘的,到了他这般道行,自然看得出计缘是真正的求道至诚之辈,不可能随便耍手段害他,再说了,自己的道行摆在这,不至于几道普通的雷电能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老乞丐觉得,计缘或许是真的无意,但这种无意依然让人很难受,不是说不爽被“偷袭”,而是计缘刚才以手指天的时候,根本没有施法。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念动而引天象,不是简单的言出法随了,毕竟这天雷都不是计缘施的法,至少老乞丐自问做不到这一点,这就很难受了。

        所以老乞丐这会也就转移话题。

        “计先生之前受过雷伤?是因何而伤?可是遇上了什么仇敌?”

        计缘身世神秘,老乞丐给杨宗重塑肉身这些年,也偶尔会化去姓名后向人隐晦地打听一下计缘这个人,但无一例外,全都没谁听过,反倒会追问老乞丐口中的高人是谁,有的熟悉一些的,老乞丐会说一说在大贞的见闻,其他的则大多不多提。

        现在听到计缘说的话,又好奇上了。

        “没遇上什么仇敌,而是同人论道幸有所悟,祭炼的成果引来雷劫,我不想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遂出手干涉天劫,受了点伤,前阵子才好利索。”

        计缘没明说是自己开创的《天地妙法》,他和老乞丐关系是还行,但还没到和老龙那种程度,严格来说就当初有过那么几次交集,不会什么都全盘托出。

        不过计缘这话听得老乞丐很难不多想。

        论道有所得,祭炼的东西引来天劫?这天劫还将伤到了计缘的肉身法体?

        老乞丐觉得这话题没法继续下去,至少暂时不想继续。

        “那计先生现在好了?”

        “好了,这不还因祸得福,将计某于雷法上的浅薄理解补足了一些嘛。”

        “嗯,好了就好,这乌云遮天蔽日,底下风雷大作,定是论道双方理解有偏差动手斗法了,我们快些过去,省得连后面的都看不到。”

        老乞丐扯开话题,运足法力催动脚下白云,原本在风暴和雷霆中降下来的速度也再次提升。

        计缘当然也不再多提什么,只是运起法眼观察此刻的风雷之像,就如同之前那根枯木在风中的状态一样,此时的风雷明显有两股源头在驾驭。

        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水火相攻也是斗法常态,计缘还是首次看到相互御风比拼的,也难怪这风势如此古怪。

        “呜……呜……”

        远方已经能见到海滨群山,老乞丐指了指那边道。

        “那些家伙之前定的地方就在那,现在未必还在了,咱们得找准风势走向去找,那里风最大最混乱就准没错。”

        白云飞过那峭壁上方之时,见到滔天巨浪掀起。

        “哗啦啦……砰……”

        这巨浪拍在峭壁下,竟是足足被狂风掀起数十丈高,峭壁之下全是泡沫水花。

        “哗啦啦……”“轰隆……”

        计缘眺望远方海面,简直就像是末日灾难片,雷霆滚滚海面翻卷,声势上比之前的荒海洋流处的罡风袭扰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那边。”

        计缘手指指向东南方的海域,老乞丐的白云速度不减,直接顺着计缘手指的方向而走。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赶了老远路来看热闹的两人终于见到了这次的正主。

        乾元宗和大风谷的修士各自悬在天空,后辈修士站在法器之上,而修为高的则踏着狂风,两边高人各自不断掐诀御风,以风势抽向对面,下方大海不断炸裂波浪,犹如处在一只剧烈晃动的大水桶中。

        而斗法的同时,双方嘴上还不停歇。

        “来来来,狂风谷的道友不是以御风为傲吗,怎么连我们乾元宗的小小御风手段都收拾不了?”

        “乾元宗的道友,我们是大风谷,不是狂风谷,不像你们,说是乾元宗养气养心,性子却这么暴烈,没见你们的风势已经被我们牵着走了嘛,还要怎么压制?难不成罡风抽你们?”

        “你放屁!哪里见到被牵着走,有种把我们吹走,吹到海里去!”

        “你等着,马上让你们在天上待不住!”

        双方法决不断施展,在计缘眼中,周围哪里还是狂风呼啸,简直如同无数风龙飞舞猛兽咆哮,相互之间龙尾扫荡利爪撕扯。

        “呜……呜……”“砰……”“砰……”“砰……”

        风与风的气流相撞居然发出极有实质感的巨大声响。

        “怎么?还不收拾了我们?不是要把我们吹到海里去吗?道友不必担心我等安危,我乾元宗御水也不差,淹不死的!”

        大风谷的老修士怒极反笑。

        “哈哈哈哈哈……我道你们乾元宗说什么修身养性呢,所谓以心御风,原来就是靠耍嘴皮子影响对方心性,老夫之前说错了,不是无堪大用,简直卑鄙无耻!”

        “道友你太过了,当心遭雷劈!”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数道雷霆刹那间朝着大风谷的位置劈落,大多数都从极近的位置擦身而过,并未雷霆及身,但也引得大风谷修士下意识出手抵抗,一时间风势都有些不稳。

        “你个老不死的玩阴的!”

        “斗法斗法,当然是全方位的,虽然比的是御风,但若是几声雷就把你们吓得控不住风势,那算哪门子御风有道?还是说心性不够?来我乾元宗潜修个几十年吧,我一定热情招待!”

        “你你你,岂有此理!风起云涌!”

        一般仙修施法根本不会嘴上将神通发觉喊出来,嗯,除非气急了要壮声势。

        “呼……呼……哗啦啦……”

        天空乌云被狂风搅动出巨大的旋涡状,简直如同计缘当初遇上的天雷,看着就是十分恐怖。

        周围的大片海水被狂风裹挟,在斗法者双方附近形成一道道巨大的水龙卷,这水龙卷接天连海,其中还有不断有雷霆劈落其中,雷光滚滚。

        “让你们乾元宗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御风,风携天势,卷云一击,大风谷修士随我施法,对面乾元宗道友可要挡住了,挡不住就等着下海吧!”

        随着大风谷这老头的吼声响彻天地,乾元宗那边也不嘴硬了,风势已经明显有些控不住了,只能不断掐诀施法。

        远方,计缘虽然苍目始终都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但实际上已经看呆了,这御风,简直神乎其技,也夸张得吓人,自己以前取得的那些成就带来的一丝丝自满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是该谦逊些。

        “哎呦喂,还真了不得,计先生以为呢?”

        “双方御风之法堪称神乎其技,这已经不单单是御风之一道了,而是风动而诸法相随,狂野细腻尽在其中,厉害啊!”

        “嗯,确实厉害,我们还是站远一些,动静有些大。”

        说着老乞丐驾云高升,更是往外又多退出些距离,光靠肉眼已经看不到远方施法双方,但凭借法眼,斗法的过程纤毫毕现。

        “不会出事吧?”

        计缘略显担忧地问了一句,老乞丐笑着摇摇头。

        “不会不会,就算出事也不会出大事,这种论道演变成斗法的情形,在仙游大会期间还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有分寸……”

        “轰隆隆……”“砰……”“轰隆……”

        风卷黑水裹挟雷霆,一道道风雷水相会的天地巨鞭疯狂抽动,周遭海域就像是被孙猴子的金箍棒不断搅动,那是一个翻腾的厉害。

        老乞丐一句没讲完的话,这才补上一个“吧……”

        事实证明计缘和老乞丐虽然来晚了一些,但不算来得太晚,这一番斗法在他们来之后又持续了两天之久,其中在御风之道上的变化层出不穷,让计缘大开眼界,知道了什么叫做风无常势。

        到了第三天,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不是斗法双方累了或者和解了,而是和事佬来了,这和事佬自然不是计缘和老乞丐,而是东道主九峰山。

        三道遁光从天边出现,同时传音此片海域。

        “诸位道友请停手!诸位道友请停手啊!”

        “不要再斗了,诸位道友莫要伤了和气,仙游大会还没开始呢!”

        “若有凡人行船经过,被卷翻了船只如何是好啊?而且海中水族也不好受啊,北海龙族若是来理论怎么交代?”

        一串大道理抛出去,三道遁光施展神通做好防护,小心地接近双方近处,好说歹说了许久才终于让风势慢慢缓和下来。

        老乞丐嘿嘿一笑,对着计缘道。

        “看来无需我们出手了,嘿,这九峰山现在还豪情万丈,很快就会知晓为什么办过一次仙游大会的仙府宗门一般不会办第二次。”

        计缘原本还沉浸在无数御风手段的玄妙感受之中,听到老乞丐这话,不由哑然失笑。

        “计某能理解一些了。”

        九峰山修士总算是将双方都劝住了,两方的火气在几天里也发泄了一些,一方领会到了对方御风的神妙与强大,另一方始终拿不下对方也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