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网游小说 -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在线阅读 - 第414章 裴总应该不会记仇吧?

第414章 裴总应该不会记仇吧?

        与此同时,马一群也在关注着崔耿的新书。

        虽说马一群现在是终点中文网的CEO,关注新书应该是编辑和主编们的事情,但现在正好是过年期间,他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对于崔耿这个作者,马一群也是早有耳闻,知道他的“斑斑劣迹”。

        不过,崔耿再怎么说,也是有天分的。

        一个有天分不勤奋的作者,怎么也比一个没天分瞎勤奋的作者要强。

        毕竟网文是一个创造性的行业,很多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多快,而在于写得好不好。

        内容不行,写得再快也只不过是在加速产出垃圾而已。

        《蝴蝶游戏》这才刚刚开书没多久,评论区的状态显然也好不到哪去。

        马一群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直接开始看书。

        开头的节奏很快,将主角的身份一笔带过之后直接就获得金手指,简单介绍了一下金手指的使用方式之后,就开始进入正式剧情。

        除夕当天,崔耿直接发了五章,这五章已经走完了一个小剧情。

        从主角获得“蝴蝶游戏”的权限开始,到帮助第一个配角独立游戏制作人完成梦想为止。

        第一个小剧情的内容很简单,相当于是核心爽点的一个预演。

        一名穷困潦倒、但从未放弃梦想的独立游戏制作人,制作出一款素材简陋但玩法很有意思的游戏,却因为没钱宣传而无人问津。

        主角在观察平行世界的时候发现了他,于是通过自己的权限,找到一名游戏区的UP主,并利用自己的金手指,让这名UP主“恰好”下载了这款游戏,并玩了起来。

        于是,在这名UP主的宣传之下这游戏突然就火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名独立游戏制作人也因此能够继续自己的梦想。

        看完这段小剧情之后,紧接着就是崔耿发的一个单章。

        单章的内容很简单,一方面是因为老书的事情向所有读者道歉,另一方面就是在强调这本新书是自己深思熟虑过的,内容绝对精彩,请大家给一点点耐心。过年这段时间他决定闭门不出,每天都是万字更。

        看完这些内容之后,马一群陷入了沉思。

        他写了这么长时间网络小说,最近又一直在关注着网络小说的动向,自然能看出一些门道。

        这小说有没有问题?肯定有。

        但,也有优势!

        目前市面上的小说,还是以“莫欺少年穷”的热血套路为主,调动读者情绪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压抑、煽动仇恨和复仇等较为简单粗暴的方式。

        都市小说也有不错的发展,但整体也没有跳脱出这个大框架,很多兵王、校花、重生题材,爽点基本上也都是较为传统的装逼打脸。

        而《蝴蝶游戏》这部小说,从底层架构上就能看出来,跟目前流行的这些小说相比有很大的差别。

        首先,它在保持快节奏的前提下,重新规划了前期的套路。

        现在的大部分小说依旧流行所谓的“黄金三章”,也就是“压抑、获得金手指、打脸”的固定循环。

        这个套路不能说不好,只是有些被用烂了的趋势,很多读者看到之后本能地就有点想吐。

        而《蝴蝶游戏》则是完全放弃了这一套路,开篇没有任何压抑的部分,主角直接就获得了金手指,而且也没有“打脸”的剧情,直接就进入自己独特的爽点。

        其次,这部小说的“爽”,表现方式和其他小说完全不同。

        目前的网络小说是“简单粗暴的爽”,也就是俗称的“装逼打脸”。

        但是《蝴蝶游戏》的爽点是一种偷偷摸摸的爽,主角通过手中的光球,用一些很微小的变化在平行世界中制造蝴蝶效应,从而达成一些很有趣的结果。

        主角获得的爽感并没有像传统的装逼打脸来的那么明显,会更为含蓄,但这种爽感也同样能给读者带来精神上的愉悦。

        而且,抛开主角获得的成就感不提,如果将自己代入到书中角色,比如那个不得志的游戏制作人,同样也能获得一种快乐。

        这种快乐有点像是成年人的童话,大家都知道,大部分独立游戏制作人因为缺少宣传,做出来的游戏九死一生。

        在现实中,很多独立游戏制作人只能很不甘心地放弃自己的游戏梦想,可在小说中,他的梦想却因为主角制造的“蝴蝶效应”而实现,这对于读者来说,也是一种爽感。

        如果说现在流行的小说做法是红烧肉,那么这部小说就像是一道简简单单的糖拌西红柿。

        红烧肉固然好吃,但当餐桌上全是各种各样的红烧肉的时候,一道糖拌西红柿端上来,必然会很快就被抢光。

        不仅如此,马一群仿佛还在这本书中,看到了一些腾达的影子。

        他感觉这个故事仿佛是取材于裴总,毕竟裴总当时做《孤独的沙漠公路》时,就是因为乔老湿的一个视频而突然爆红的。

        有了这部游戏的收益,裴总才有钱做了《鬼将》,才赚到成立腾达集团的第一桶金。

        所以,这个故事在马一群看来,特别的亲切。

        从这些方面考虑,马一群有预感,这本书如果能够写好,一定能够在终点中文网大爆!

        但是,这本书的写法够完美吗?

        马一群觉得,也不尽然。

        还有一些地方可以进行小改动,改完之后,这书还能更上一层楼!

        正好,趁着现在崔耿写的还不多,船小好调头,抓紧时间修改掉!

        想到这里,马一群直接给崔耿打了个电话。

        “马总,我正码字呢!你放心,这本书我绝对好好写,再也不烂尾了!至少写到两百万字!”

        马一群还没说话,崔耿那边已经开始表决心了。

        “呵呵,你猜猜你是第几次说这话了?”

        马一群的一句话,让崔耿哑口无言。

        “好了,我给你打电话不是说这个的。”马一群笑了笑,进入正题,“我确实是想跟你说说新书的事情,但除了叮嘱你这本书好好写、不要烂尾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

        崔耿一愣:“马总您请讲。”

        马一群说道:“我个人有一些小意见,简单给你说说,你觉得合适就改改,不合适就算了,也算是群策群力,努力把这本书写好。”

        “我很看好你这本书,所以想帮你把这本书的内容打磨得更好。”

        崔耿有些受宠若惊:“您说。”

        马一群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把自己的想法详细地说了一下。

        “我能看得出来,第一个小剧情的题材似乎是取材于裴总。腾达确实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拿来取材未尝不可,不过,我觉得你进行的艺术加工还是有点不够。”

        “我的意见主要是有两点:”

        “首先,我觉得主角作为一个纯粹的旁观者,对剧情的参与度有些不够。”

        “把主角当成一个纯工具人没什么大问题,有一些书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如果能够和剧情有所联系,会更有意思一些。”

        “我是这样设想的:主角拿到的这个光球并不是平行世界,而是自己所在的真实世界。”

        “而主角做出的每一个行为,其实都在切实地改变着这个世界,让自己所在的世界变得更好。”

        “同时,主角也可以从自己的行为中获益,比如,他帮助某个企业家建立了一个千亿级别的商业帝国,而主角可以在这个帝国成型之前,就用自己的钱买这家公司的股票,于是他自己也获得了丰厚的收益,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而且,主角作为一个暗处的人参与这些互动,可以和那些配角在现实中见面,这时候也会产生很多有意思的剧情。”

        “其次,我觉得这本书的基调可以改一改。”

        “目前的写法,主要是一种正向叙事,爽点比较直接。”

        “所谓直接的爽点,就是:我要做什么、我去做了、我成功了。”

        “这种写法固然稳妥,但对于读者来说,可能吸引力也不会很强。”

        “我觉得,是否可以用一种反套路的叙事方式,进一步强化‘蝴蝶游戏’中阴差阳错的感觉,让爽点更加曲折,故事情节更加诙谐幽默一些。”

        “简单来说就是:我没想做什么、发生了意外、我事与愿违、但是我成功了。”

        “具体到你写的第一段剧情,目前的爽点梗概是:独立游戏作者想要成功、主角通过‘蝴蝶游戏’帮助他、独立游戏作者成功了。”

        “而修改后,爽点梗概可以变成这样:独立游戏作者没想要成功,他就是想做个报复社会的游戏,主角觉得这游戏很有意思,用‘蝴蝶游戏’帮助他,然后独立游戏作者成功了。”

        “在写的过程中,注意多用一些诙谐幽默的写法,这种剧情应该可以在目前的传统剧情中脱颖而出。”

        “明白吗?”

        电话那头,崔耿沉默着,似乎在努力地消化着刚才马一群所说的内容。

        许久之后,他才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马总说得很有道理!”

        “确实,我在写这个开头的时候,总感觉仿佛缺了点什么。”

        “就像是一道菜,食材都齐了,火候也差不多,但总是缺了那么点味道!”

        “如果能把这两个点补上,那这本书肯定能更加出彩了!”

        “不过……马总,我有个疑虑。”

        马一群:“嗯?什么疑虑。”

        崔耿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说实话,这个游戏制作人的剧情,确实是取材于裴总。”

        “但是,现在这种写法,对裴总的形象会不会是一种丑化?”

        “裴总该不会记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