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太虚化龙篇在线阅读 - 第四九二章 乐极生悲刘大人【六更!】

第四九二章 乐极生悲刘大人【六更!】

        深夜。

        二人畅谈。

        庄冥城府极深,刘越轩也是聪慧绝顶。

        很多时候,二人的想法,总不谋而合。

        就算是福老这样的人,许多时候也多是听从庄冥的授意而行事,尽管福老行事也颇为稳妥,但比之于刘越轩这样的人,还是逊色了一些。

        “关于接下来的规划,便是如此了。”

        刘越轩说道:“根据我目前的考虑,这一场大战之后,这批龙卫在军中的职位,都至少是千人统领,甚至能执掌上万精兵,而陆合那边,进展却也不错。”

        真要说来,他胆敢派人潜至大楚之中,却也是因为这些人都是龙卫。

        经过龙血圣池的洗礼,并且自幼便认定是为龙君而生,他们的忠诚无须质疑。

        否则的话,正如福老忧虑的,区区庄氏商行,派人进入大楚军中,当这些人执掌万军,凭什么还效忠庄氏商行。

        “但还有一点,就是关于官印方面的,他们的军令也是一样,今后容易被剥离力量,甚至遭受限制,关于这点,我已经准备好了脱身之法,不过……”

        “我有脱身之法。”庄冥说道。

        “……”刘越轩沉默下来。

        “苍王之所以不受王印制衡,从容逃脱,便是因为此法。”庄冥说道:“这法门可以让你们脱离大楚官印及军令的掌控,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

        “你当主公的,就不能在家里执掌大局?”刘越轩放下手中的纸张,叹道:“你把我的事全干完了,要我何用?”

        “机缘巧合而已。”庄冥含笑说道:“从苍王那边,做了些生意,今后这方面的很多事情,确实只能依仗你了。”

        “我满腹智计,全无用武之地,再是这样下去,刘某人只能造反了。”刘越轩愤愤说道:“话说回来,我的大衍算经,你也该还我了。”

        “看来你不是来向我报备近来诸事,而是来讨要你的大衍算经的。”庄冥笑了声,伸手入怀,取过了朴素无华的大衍算经,抛了过去,说道:“真要说来,这大衍算经确实是世间难得的至宝,助我不少,即便不是认我为主,但依然是妙用无穷。”

        “你可别打我大衍算经主意。”刘越轩嘿然说道:“在我手中,大衍算经才算是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用,你根本发挥不出太多……但也话说回来,没有大衍算经,我便仿佛瞎了眼睛一样。”

        他将大衍算经入手,当即便如同扯去了眼前的一片薄纱,一切不再朦胧,而显得极为清晰。

        具有大衍算经的他,可以根据无数的线索,而推演出最大的结果。

        例如那个太微道人,便是被他杀死在无形之中。

        但是失去大衍算经,他便没有预算天机,测算人祸,推算世事的本领,只能凭借本身的聪明伶俐,以及对占卜测算的造诣,来推算事情。

        但他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卜卦测算吉凶。

        得了大衍算经之后,他可以看得更高更远。

        但失去大衍算经之后,尽管看得比常人高远,但不如以往那般清晰,便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纱。

        如今,终于又恢复到了那种近乎于无所不知,预测世事的感知。

        他仿佛变得无所不知。

        “不对!”

        自觉无所不知的刘越轩,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玄妙的气息。

        那气息竟然与庄冥一样,连大衍算经都无法勘透。

        而且这气息,就在方圆百里之内,对修行人而言,仿佛近在咫尺。

        他心中一惊,伸手点在大衍算经之上。

        然而嗡地一声。

        他咳了一口血。

        “怎么回事?”

        刘越轩仰面倒了下去。

        庄冥也未有料到,他得到大衍算经之后,欣喜太过,竟然有些肆无忌惮,当即惊道:“快收了感知,不得乱来。”

        言语落下,庄冥来不及多说,体内真龙顿时舒展长躯,吐出龙涎。

        龙涎经丹田经脉而起,涌上喉咙。

        便见庄冥张口,立时在刘越轩脸上,喷了一口。

        “你……吐我口水……”

        ——

        院落之中。

        白衣女子正在静坐。

        然而瞬息之间,便感受到了一股窥探之念。

        “大胆!”

        白衣女子轻哼一声。

        那窥探的感知,便被她震退了回去。

        旋即她站起身来,一步迈出,身形虚幻。

        ——

        刘越轩被庄冥吐了一口龙涎,气息方是逐渐平复下来。

        但是他心中很是恼怒。

        “庄冥,就算我拜在你麾下,而对我作为不满,但训诫也好,惩处也罢,总也不能直接朝我吐口水。”

        “少说废话。”

        庄冥伸手按住他,正要准备做些什么。

        旋即又是一顿。

        刘越轩心中一寒。

        场中已经多了一人。

        或者不是人。

        白衣女子,身形虚幻,面貌不清,飘渺如仙。

        只察觉到气息,刘越轩凭借大衍算经以及先前的反噬,便基本认定,对方绝非寻常之辈,更具有一股岁月般的痕迹。

        他心中一凛,抬头看向那白衣女子。

        虽然看不见面貌。

        但一瞬之间。

        刘越轩口干舌燥。

        “那个……庄冥公子……”

        刘越轩匆忙爬起,说道:“本官尚有要事,既然你这边有客来访,本官便先告辞,下一次再与你饮酒作乐。”

        他朝着庄冥施了一礼,又朝着那白衣女子施了一礼,说道:“两位请便,本官尚有事情,就先失陪了,下次再来赔礼。”

        他施礼完毕,便准备离开。

        “站住。”

        轻描淡写的声音,悠然飘扬。

        刘越轩的脚步,骤然一顿,背后已经寒意森然。

        “庄冥这厮,害死我了,庄氏商行里头,什么时候供了这样一尊大神的?”

        ——

        场面一阵寂静。

        “你认识本宫?”

        白衣女子看了过来,眼神平静。

        刘越轩眼神闪过一抹惊色,然而转身过来,便已经是平静淡然,说道:“不曾见过,不知尊驾是?”

        白衣女子伸手一招,便将他怀中的大衍算经,收到了手中。

        “若不是这东西认你为主,单是你刚才这句假话,本宫便可以将你处死。”

        “……”

        刘越轩只觉浑身寒意。

        白衣女子将大衍算经,抛了回去。

        刘越轩方是匆忙接过。

        “大衍算经重新认主,看来当年的大天师,已经彻底陨落了。”

        白衣女子轻叹一声,又看向庄冥,说道:“他是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