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罗刹令

第三章 罗刹令

        张凤府道:“我已经说了,我叫张凤府,至于罗刹令,十三娘你确定不验一下真假?”

        十三娘苦涩一笑。

        “罗刹令就是罗刹令,哪儿来的什么真假,老娘年轻时候曾经见过这令牌,天下见过罗刹令的人屈指可数,偏偏老娘就是其中一个,你这块跟老娘见过的那块一模一样,是真是假还用说?张凤府,老娘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你是不是从那里出来的人?”

        “不是。”

        张凤府摇摇头,仔细端详面前这张完美无瑕十三娘的脸,虽沾染风尘却依旧一颦一笑间尽显女人魅力,眉间一点美人痣更添风情,他再度笑道。

        “倘若我真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十三娘恐怕只有顺从我的份儿,说的难听点,便是在下要求十三娘扒光了身子躺在床上,十三娘你也不敢不答应对不对?”

        “废话。”震惊过后,十三娘渐渐恢复平日风情。“老娘倒也不怎么相信你是从罗刹门出来的人,毕竟你才这么年轻,至于玄功,虽然瞧不出来,不过顶了天也就是中三品,以你的能耐根本没有资格持罗刹令,那么这块令牌你又究竟从何而来?”

        张凤府道“如果我说是别人送的十三娘你肯定不信,所以关于罗刹令究竟从何而来,其实也无必要深究,只需要知道见罗刹令犹如见罗刹鬼本人便行,我相信这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逆罗刹鬼的命令,更何况我还给十三娘你开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试想又有几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青春永驻对不对?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十三娘道“你说的不错,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逆罗刹鬼的命,可如果为此要得罪整个九重天,那么究竟何去何从我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毕竟罗刹鬼再厉害,他的手也不可能伸到地下城九重天里面去,有句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罗刹鬼未必就有那个能耐将这九重天捅破对不对?青春永驻虽好,可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享受,更何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将罗刹令这样堂而皇之拿给我看,就不怕我走漏消息?要知道这罗刹令可是堪比千年雪莲的宝贝,不只是它代表的意义,更因为罗刹令本身就是一件神兵利器,你就这么相信我?”

        十三娘满脸笑意,三十左右年纪却瞧不出任何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这张脸,着实有些让人流连忘返,可张凤府到底还是将目光从这张脸上看向了别处。

        “既来之,则安之,我既然来了,那便证明十三娘你值得我信任,当然十三娘也可以选择泄露这个秘密,不过我怕十三娘会因此而香消玉殒,到时候地下城可就再也没有你十三娘这号人物了。”

        “王八蛋,你敢威胁我?”十三娘猛的一拍桌子,“老娘还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你算老几?”

        “算老几都好。最主要十三娘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张凤府端起冒着热气的茶碗,以双指蘸茶水,轻轻弹指,两颗水滴化作水箭直朝房顶而去,只听瓦片碎裂声响,随后便是一阵细细碎碎声音。

        “十三娘,你的客栈可能有老鼠在房顶乱窜,也不知刚刚这一手有没有将老鼠射杀,没有经过十三娘你的同意就动手,实在是不好意思,还望十三娘莫要生气。”

        十三娘脸色铁青,“好一手拈花指,只可惜这么好的功夫却用来射杀老鼠,老娘怎能不气?王八蛋。”十三娘咬咬牙出了房门,连腰肢都不扭已证明此刻她心里有多气,张凤府嘴里的老鼠未必就见得是老鼠。

        “哟,老板娘,这么三更半夜不睡觉还跑去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莫非老板娘是三更半夜给人送吃的去了?还是说……老板娘是久旱未雨,想去下一场绵绵春雨?”

        吃了五两银子一个茶碗的亏,白衣劲装女子倒是不曾想到才出门转角便遇见了让自己不愉快的主,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尤其是在十三娘刚刚踏出张凤府房门的时候,岂能少的了一番冷嘲热讽?

        “哟哟哟,我还说这大秋天的是哪儿来的苍蝇嗡嗡叫呢,原来是个人啊,还是个一亩荒草地荒废了一二十年的女人,老娘久旱未雨又怎么样?总比有些人直接这辈子没有在她的地里下过雨强得多对不对?当然咯,若是有些人觉得家里的地没有耕耘有些心痒难耐的话,咱们客栈外面还有几匹马呢,要不要借给有些人用用啊?”

        论嘴皮子功夫,混迹地下城的十三娘又弱的了哪里去?果不其然一番冷嘲热讽将白衣女子气的面色通红,好半天才骂出一句“不要脸,伤风败俗,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去偷汉子。”

        “老娘就是偷汉子了又怎么样?有能耐你也去啊。”

        十三娘扯着嗓子用整个客店都能听得见的声音大声道“老娘最起码还有汉子可以偷是不是?不像你,三更半夜饥渴难耐四处晃荡,怕是汉子都还没有找到吧,要不老娘的汉子借给你用用?”

        “滚……”

        女子怒斥。

        “不要脸,狗男女,恬不知耻。”

        ……

        客栈地下室昏暗无光,此刻正有四人聚首,三男一女,十三娘,白日里的店小二,老鼠脸账房先生,以及一个瘦弱的跟猴子差不多般腰间挂着菜刀的……瘸子,但仔细一看也并非是瘸子,只是一只脚血流如注好似被什么洞穿了而已。

        “王八蛋,下手真重,”看着面前不久前还是房顶上老鼠的三个伙计,十三娘气不打一处来,便低声骂了此刻说不定早就无事酣睡的张凤府一句,随后又看向自己这几个伙计。

        “还有你们几个,真他娘的废物,本来还指望着你们擒住那个兔崽子,没想到居然反被人发现打伤,老娘真是白养活你们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老板娘。”老鼠脸哭丧着脸“我们也没有想到被发现了啊,那小子实在厉害的很,怕不是一般人,也亏得我们没有动手,罗刹令这种东西都出来了,没有得手还好,要得了手指不定惹出来多大的麻烦,咱们风满楼可招架不住。”

        “区区罗刹令而已?怕什么?又不是罗刹鬼亲自前来。”

        即便这么说,但三个伙计都晓得这无非只是十三娘的自我安慰罢了。

        “那现在怎么办?老板娘,要不要将罗刹令的消息透露给九重天?”老鼠脸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很难让人想象出他便是写出风满楼三个铁画银钩大字的人。

        十三娘咬牙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傻啊,怎么这么笨?那小子早就知道你们躲在房顶,却偏偏还要放出来罗刹令,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将我们拉到她的船上去?一但消息走漏,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

        “咦,老板娘你不是刚刚才说不怕吗?”

        脖子上依旧挂着毛巾的小二挠了挠头,随之便引来老鼠脸以及瘦猴儿的一脸鄙夷。

        “不懂就闭嘴。”老鼠脸道。“咱们老板娘那是怕吗?那是为咱们三的安危着想,蠢货一个。”

        “哦,这样哦。”小二似懂非懂,不过十三娘早已绷不住脸,满头黑线道:“得了得了,拍马屁的话少来,我也就嘴上说说而已,得罗刹令者统领黑道,这话可不是白说出来的,行了,那个王八蛋那边我先稳住,你们几个,立马替我打听一下这个家伙的来历,看有没有人知道,首先要着手调查的就是罗刹门,这小子实在邪门的很,拿着罗刹令,却使着天下最为正宗的佛宗玄功拈花指,没打听清楚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调查罗刹门?”

        三个伙计面面相觑。

        “罗刹门的人神出鬼没,传闻门下弟子个个手段通天,我们去哪里调查?老板娘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们吗?”

        “蠢货,一群蠢货。”

        十三娘双手叉腰恨的牙根痒痒。

        “去九重天打听啊,九重天早就不服罗刹鬼,准备收拾罗刹门了,已经将罗刹门的底摸了个清清楚楚,有句话怎么说的,最了解一个人的一定是那个人的敌人。这都不懂?三个夯货。”

        待点头哈腰的三个伙计尽数离去之后,十三娘一张黑脸越发凝重

        “罗刹令重出江湖,这事儿,怎么越瞧越觉得不对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