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百花谷

第四章 百花谷

        “小二,拿酒来。”

        翌日清晨四个汉子风风火火进入风满楼,抖动着发丝上以及身上的黄沙,风尘仆仆,手臂上露出的清一色纹蟒刺青正从袖口中探出一个头来,红眼碧脸,尤为可怖。

        小二哥不敢怠慢,连上三壶酒后才去张罗酒菜,那四个汉子酒量极好,即便通宵兼程赶路,却依旧痛饮一番,之后才开始有人道:“但愿老五的死没有白死。”

        老五是四人兄弟,不久前于茫茫沙漠之中陷入流沙,虽武艺高强,依旧被流沙之中黑蝎子吃得只剩下一个脑袋。

        说话的是一个刀疤脸汉子,满脸横肉,脖子青筋毕露,凶神恶煞,自他四人进门,风满楼便都默不作声只自顾自吃自己的饭,昨日里那两桌黑白衣女子,大抵是不满被这四个汉子身上带来的黄沙弄脏了饭碗,虽如此,亦只是微微皱眉表达自己的不悦罢了。

        昨天与老板娘对骂之劲装白衣女子冲另外三人低声道:“天山雪莲这种东西没想到连臭名昭著的青蛟帮都有兴趣,看来我们此番的对手可真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也不知能不能完成师父临走之前交代。”

        其中昨日里呵斥女子的那男子低声道:“荒城势力复杂,鹿死谁手现在说还早的很,先前九重天放出消息,天山雪莲将在一月后于一年一度的展宝大会中展示,届时定将引来一番争夺,明面上说的是价高者得,但到时候真有了不起的人物摆出身份,又有几人敢出高价格比压下去?说到底最后还是要暗中动心思才行,只是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

        男子微微眯了眯眼。

        “天山雪莲一直都在天山,由冰宫拥有,怎的就会无缘无故来到了这蛮荒之地?目前看来,若非天山出了叛徒,便是地下城放出的消息是假,目的只是想将我等全部吸引到荒城来,可这么做,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说话间但听房门吱哇一声,穿着一身青裙睡眼惺忪光着脚丫子的老板娘撑了一个懒腰,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凤府的房门也开启,昨日里来不及料理的胡茬今日已被刮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一张干干净净的脸蛋,一身劲装黑衣穿在身上,让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只是看了一眼之后,白衣女子便有意将声音提高了几分。

        “狗男女。”

        张凤府不恼不怒,出奇的老板娘竟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瞥了一眼楼下女子便自顾自踩着凉丝丝的楼板下了楼。

        这等居高临下的视若无睹让女子倍觉羞辱,但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发作,便只能将这口气暂时压在心里。

        张凤府紧随其后下了楼,并靠近老板娘肩头附以耳语道:“老板娘考虑的如何?”

        感受着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风情万种的老板娘笑骂一声少吃老娘豆腐之后又以耳语道:“老娘还没考虑好,再给老娘一点时间。”

        张凤府道:“恐怕不能,要是再给老板娘你时间,说不定你就将我的底细全部摸清楚了,现在老板娘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合作,要么,我会为了保守罗刹令这件东西在我身上的秘密,逼迫我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老板娘愤怒的跺跺脚并咬牙狠狠道:“王八蛋,老娘最讨厌自己被人威胁,信不信老娘现在就让罗刹令在你身上的事情让整个客栈都知道。”

        “我不信,老板娘你大可以试试,你每告诉一个人,我便杀一个人,不论这个人是男人,女人,小孩……”

        张凤府笑着眯眯眼,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不妥,但自由放在腰间那一只手指修长的手却微微弯曲,让老板娘如坐针毡。

        她曾见过不少江湖高手,他们的手都不同,有人的手掌很大,手指很短,那是一双力撼山岳的手,有的人手心小手指长,那是长年使用暗器的手,唯独没有见过张凤府这样的一双手,不像是男人的手,却是一双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手。

        老板娘只想快点查清楚张凤府身份,却不想张凤府如此咄咄逼人,便索性咬牙道:“好啊,老娘就不信你真有那么大胆子。”

        她迈着小脚丫三两步带起一阵香风到了才进门那四个青蛟帮汉子身前,随意选了一人低声耳语一番之后但见那汉子脸色铁青,正要说话时候只感觉一道人影前一刻还在楼梯口,下一刻便到了近前,捏碎了自己咽喉,那汉子疼的在地上打滚儿,但身旁三个兄弟还未来得及抽刀便听一个声音笑道:“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会连你们也一起杀了。”

        老板娘气的脸色铁青,连忙又带起一阵香风去了另一桌,在那里有两个中年汉子正推杯换盏,同样低声耳语一番之后,两个汉子尚不明所以便丢掉了性命。

        这变化来的太过突然,风满楼人人自危之时老板娘终三步并作两步将目标放在了昨夜里与她对骂的那白衣劲装女子身上。

        那一桌四人瞪大眼睛起手便抽剑防御,只因面前这神秘莫测男子实在太过蹊跷,无声无息之间连杀三人,衣裳连血迹都未沾染,原本屡屡排挤张凤府的那女子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更是不免觉得一阵后背发凉。

        主事的白衣男子连忙道:“兄台好手段,虽不知你为何瞬息之间连杀三人,不过你与我神剑宫应该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何须对我们下手?”

        “可我应该还没对你们下手是不是?”

        张凤府咧嘴一笑。

        “方才我只不过是与老板娘打了一个赌,她不相信我的话罢了,不过我现在大概已经确定她已经不会怀疑我了。”

        众食客面色骇然,那神剑宫四人连同身后另一桌两个面纱遮脸自昨日里便存在的黑衣女子都惊讶的无以复加。

        男子道:“为了打一个赌便连害三条人命,脸不红心不跳,兄台究竟是何方高人?”

        张凤府道:“如果只是害人性命的话,你们神剑宫做的事情不见得比在下少,在下虽出手杀人,不过却从不杀无辜之人,青蛟帮自组建开始便臭名昭著无恶不作,死有余辜,方才那两人手上更是沾满血腥,死有余辜,至于在下,高人谈不上,无非只是一个红尘讨债之人罢了,倘若你们觉得这客栈还住的下去,那尽管住就是,若是怕我随时再度出手杀人,那就赶紧离去的比较好。”

        “放屁,我神剑宫会怕你?”

        那劲装女子怒斥一声后正要发作便被主事男子拦住。

        “住手,伊人,这件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我早告诉过你出门在外莫要闲来惹事生非,你就是不听,若非你三番两次骂人老板娘又怎会招来如此麻烦!我们走。”

        于男子带领下,白衣女子三人匆匆结了账便离开风满楼,三个青蛟汉子咬咬牙杀机毕现后,到底还是不敢就此鱼死网破,拖着尸体就出了门,生意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走的几乎一干二净,唯有店小二与老鼠脸账房先生正吃力的拖着两具无人问津的尸体出风满楼,任凭老板娘如何叫唤都再也留不住客店食宿之人。

        “他们都走了,为何你们二位姑娘还不走?”

        空旷一楼之中还有两个黑衣女子一直没有动作,等到老板娘问出这句话之后其中一人才道。

        “怕什么?人家都说了不杀无辜之人,我们二人身上没有血债,故此根本不必担心。”

        “哟,这倒是有意思,出来跑江湖的身上居然没有血债,我倒想看看你们二位究竟长什么模样了。”

        道毕,老板娘便伸手去解两个女子脸上面纱,却被张凤府挡在身前拦住。

        “老板娘还是不要解的才好。”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看看这不怕你的两个小姑娘究竟长什么样子?”

        “长什么样子都好,总之这面纱不该是你老板娘去解的就是,应当只有她们的夫君和谷主才有资格去解,否则不论摘下面纱的是谁,都肯定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百花谷?”

        老板娘惊讶低语一句之后不禁好奇道:“没想到连二位百花谷姑娘都来了荒城,看来此番这天山雪莲闹出的动静还真的不小,神剑宫,百花谷,青蛟帮,还有方才走的那些其中也有不少帮派弟子,如今倒是牛鬼蛇神全部汇聚到了地下城,只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问一句,二位姑娘来我风满楼想必不仅仅只是休息半月吧?否则地下城那么多客栈,为何还要待在我这住着一个杀人狂魔家伙的风满楼?”

        “老板娘快人快语,那我们也就直说了。”

        两女眉间都点着一颗朱砂痣,又以其中一女子面纱之下隐约可见梨窝浅浅,声音犹如黄莺。

        “我们打算让老板娘带我们去一个地方,若是成了,日后定有重酬。”

        “什么地方?”

        “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