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魔罗

第五章 魔罗

        “绝了,真是绝了,前面才来了一个要去九重天的,今天又来一对,我这风满楼干脆别开了,直接关门得了。”

        话虽如此说,不过此时客店除了四人之外,大概就只有后厨还在剁肉的瘦猴儿,老板娘不禁正色道。

        “恕我直言,也就是你们两个姑娘我才会如此,若换了那些个臭男人,我是绝对没有兴趣提醒你们的,九重天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杂鱼无数,里面都是些什么人物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男人去了还好,可你们这般娇滴滴的姑娘去了,保不齐就要受什么摧残,百花谷虽以炼药闻名江湖,其门下更是造福不少江湖中人,可这里是荒城,不是中原。如此。你们可还打算要去?”

        “自然是要去的,倘若不是铁了心,我姐妹二人也不会跨越大半个中原来到荒城,还请老板娘指一条明路,至于需要付出多大代价,我姐妹二人心中有数,无需老板娘挂怀。”

        听罢,老板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道一声我考虑看看便光着脚丫上了楼。

        张凤府不是一个留恋美色之人,正欲告辞时候便被黄莺女子叫住。

        “适才多谢公子出手。”

        “难道你们不觉得在下只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呼吸之间连杀三人,张凤府面不改色,但听黄莺女子又道。

        “公子眼神清明,毫无暴戾之气,断然不是滥杀无辜之人,更不会是什么刽子手。”

        “也许。”

        张凤府低头出了风满楼,又传来身后女子声音。

        “公子,我姐妹二人有一言相劝,公子杀了青蛟帮的人,九重天又有青蛟帮高手坐镇,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公子还应当尽快找个隐藏之所才是。”

        张凤府不回头的点点头。

        “谢谢二位,不过偌大一个地下城,每天总会有很多人稀奇古怪的死去,不差一个青蛟帮,也不差一个在下。”

        出门右拐便是一条康庄大道,未能追上先前离开那些人脚步,倒是看到神剑宫那四人就在百丈不足的另一家客店选择了歇脚,那位名伊人的女子亦只是远远瞧了张凤府一眼之后低声咒骂一句。

        “这家伙实在太过狂妄,真想杀了泄愤,师兄,我真不知为何你要避其锋芒,以你的本事同辈之中罕有敌手,怎会怕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

        伊人身旁白衣男子冷声道:“要不师父怎么会不让你一个人出门?你就是江湖经验太少,这天下敢在地下城堂而皇之杀人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实力强大的傻子,另一种,便是极有来头之人,可你瞧此人闲庭信步,眉间始终洋溢淡淡自信,每走一步都是一尺半,不多不少,你觉着他可像是一个傻子?”

        “难道师兄你以为如此孑然一身来到地下城的人真有什么极大的来头?”

        “孑然一身并不能代表没有来头,江湖中至少有三个地方出来的人都喜欢孤身行走江湖。”才说起这三个地方,男子便无限向往。“罗刹门每一代的罗刹使者,神宫每一代的历练弟子,以及,冰宫的人间行走,又有哪一个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角色?”

        “然而这三种人不会跟这家伙扯上任何关系。”伊人信誓旦旦道。“这三种人无不是让人羡慕无法企及的存在,绝对不会是跟一个骚婆娘纠缠不清的人。”

        闻骚婆娘三字,男子一阵面色不自然,尴尬咳嗽两声之后才毫无底气道:“别人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女人,不必说的这么难听。”

        “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女人便值得师兄你三番两次偷看?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心里清楚得很。哼。”

        伊人生气的上了楼,唯独男子还在瞧着大街上闲庭信步的张凤府,未几,一阵浪潮涌动,大街上店铺纷纷关上门,至少二三十同样手臂带着纹蟒文身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而来将张凤府团团围住,领头一披头散发裸露胸膛,胸膛还刺着一头吊睛白额大虫刺青的黑脸汉子紧紧勒住缰绳,直将那匹健马勒的双膝跪地嘶鸣求饶才下了马来,并同时冲张凤府冷声道:“就是你杀了我青蛟帮的兄弟?”

        张凤府瞧着站在这汉子身后一语不发之前放走的三条汉子淡然道:“是,也不是,我捏碎你兄弟喉咙是真,但倘若只是捏碎喉咙的话,也并不是没得救,只是你身后这三位兄弟不肯施救只能看着那位兄弟死罢了”

        闻言,那汉子身后三人面色铁青,正欲发作时候领头汉子愤怒之下已连出三脚,直将三人踹的倒飞出去连砸破三间房门,细看之下三人胸膛凹陷,口吐血沫,竟是将胸口肋骨都已踹断,完事后汉子才冷冷道:“我的兄弟们不懂规矩,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已经出手惩罚了他们,那么接下来该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了。”

        这汉子连踹三脚之后脸色更显阴沉,单是这简单的三脚便让三人彻底成为废人,尤其还是自家兄弟,这等心狠手辣便是张凤府都为之惊讶。

        心道这汉子怕是有些来历。

        遂笑道:“你我之间就算有帐,如果算下去今天这帐只会越积越深,阁下信是不信?”

        张凤府有意瞧了周围几十个青蛟帮的帮众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那带头汉子瞧见这丝杀机之后阴沉道:“你确定你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张凤府再度笑道:“没人会在被几十个人包围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开玩笑。”

        两个呼吸之后,带头汉子突然哈哈大笑。

        “好小子,够胆气,我突然想交你这位朋友了。”

        粗壮右臂重重发力拍向张凤府肩膀,对于这足够将一个成年男人拍成一摊肉泥,加了些许掌力的一掌,张凤府不敢小瞧了这份力气,受了这一掌之后便将掌力分散至全身,一个缓冲之后便又将掌力全部还了回去,肩膀与手掌接触之处,泛起一阵肉眼可见的气浪波纹,汉子身躯微微一震,看了一眼面前张凤府古井无波的脸,半晌后道了一句。

        “能饮一杯?”

        “甚好。”

        前面才剑拔弩张,后面便罢手言和,说来也巧,正去了神剑宫四人下榻之九楼,外行瞧不出来任何门道,只当是真的汉子主动言和,但楼上神剑宫男子却瞧的清清楚楚,并双眼充满震惊。

        “这股力道,怎的如此像那个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

        张凤府踏入客店之后便听那汉子要了三坛子酒,并道今日不醉不归,他倒也没多说什么,只等与男子连饮三杯之后才听男子道。

        “在下青蛟帮马龙,不知兄弟姓甚名谁?也好有个称呼。”

        “在下张凤府,自中原北方而来。”

        “张老弟倒是说的让我无法再继续追问下去,中原这么大,北方更是绵延数千里,我又如何猜的出来兄弟究竟来自于哪里,不过不管来自于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兄弟绝非泛泛之辈就是了,我马龙这辈子最喜欢结交朋友,兄弟今日还需要陪我痛饮才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无味之后马龙便打开了话匣子,从天南说到海北,从中原说到荒城,从南唐说到中原三国,渐渐的,便将话题带到了张凤府身上。

        “张兄弟方才反震我掌力那一手可不简单,说起这股反震之力,我倒是想起了一件往事。”

        说及此处时候马龙有意无意窥探张凤府有无别样神情,但见张凤府始终面带微笑看不出任何情绪之后不禁又有些失望。

        “兄弟你不问问你的掌力让我想起了什么往事?”

        张凤府道“你也说了是往事,往事便是过去之事,过去之事又何须拿出来重提对不对?”

        马龙道:“可我今日还真想提一下这件事情,说起这件事情便不得不提起一个人,那人兄弟若是涉猎甚广的话也应该听人说起过,冰宫二字虎踞龙盘于中原,上一代人间行走无缘无故消失江湖之后再不见这一代人间行走,我曾有幸见过上一代人间行走魔罗一面,那时我还年幼,倒是知道这魔罗一身实力鬼斧神工,更以一手成名绝技冰玄劲纵横江湖数载,兄弟方才那股反震之力倒是像极了冰玄劲,化别人力道为自己所用,单凭一手冰玄劲便能与任何实力差不多之对手打个五五分,这等玄功造化,一直是我等羡慕不来的,江湖人都说魔罗因为树敌太多,被人干掉了。”

        张凤府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马龙将张凤府终于微不可察的手指轻颤收在眼里,并笑道:“我想告诉兄弟你的是,魔罗并没有死,非但没死,反而还过的好好的,而且就在这地下城之中,兄弟你信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