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蛇姬

第六章 蛇姬

        “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凤府虽依旧强作镇定,但言语之中已开始有了几分不淡定,甚至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马龙饮一口酒道:“我不想说什么,只因你我兄弟二人喝了今日这一场酒,那便就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就再告诉张兄弟一件事情,半个月之后的展宝大会,魔罗将与天山雪莲一同出现在九重天。”

        张凤府道:“那又代表什么?无非只是想说魔罗已经投靠了九重天而已。”

        马龙道:“兄弟你错了,魔罗的身份不是冰宫人间行走,也不是九重天麾下高手,我说了,他与天山雪莲一并出现,将一起成为竞拍的货物,毕竟有谁能得到魔罗,便能得到冰宫无上传承,说不定,从此异军突起成为中原又一个庞大的势力也说不定。”

        “你们就不怕魔罗发起狂来?”

        张凤府咧嘴一笑。

        “能作为上一代冰宫人间行走,实力可想而知。”

        马龙也笑了,笑的比张凤府更加灿烂。

        “魔罗什么都做不了,他已被削成了人彘,只是一个废人而已,哈哈,今日与兄弟相谈甚欢,倘若兄弟有兴趣,月后不妨也来大乐坊一观,也好看看这位轰动江湖一时无两的高手究竟是什么样子。”

        待马龙离开客栈时候一张洋溢着笑容的脸立马冰冷的如同寒霜一般,客栈之外还有两个青蛟帮汉子在等候,三人骑了马穿过大街小巷,最后直在一处漆黑如墨之阁楼前停了下来,那阁楼门口不再是石狮镇守,两座石台之上盘旋着两条与他三人手臂刺青一模一样的石蛇,正吐着信子一双红眼妖邪无比。

        “你们二人就在外面等候,等我进去先通报一声。”

        马龙入了这漆黑如墨阁楼之后只见阁楼四处墙壁同样漆黑,无屏风无桌椅,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让人后背发凉阴风阵阵。

        一条活着的水桶般粗细纹蟒正从顶梁柱盘旋而下,头颅围绕马龙转了一圈之后才吐着信子再度游回楼顶,遁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马龙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出了什么岔子会立马成为这条纹蟒的果腹之物,更想起阁楼之上那一位,原本意气风发的马龙此时不得不小心翼翼踩着木板楼梯咯吱咯吱上了楼,才上二楼便隐约闻见淡淡的血腥气息。

        昏暗的红色灯光下是一张古色古香的黑床,黑床之上正有一个满脸妖邪的女子赤裸着大半个身子躺在床上闭眼呻吟,三条小纹蟒在其滑,嫩的肌肤上游走,不时发出阵阵嘶嘶声,这女子嘴唇更是漆黑无比,唯有一张脸却是惨白的厉害。

        床榻之下三具看起来才死不久的尸体是两男一女,十几条小蛇在尸体七窍之内进进出出,嘴里还带着红白之物,让人恶心作呕,但马龙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虽心里不舒服,却始终还是忍住了,只恭恭敬敬道:“蛇姬大人,今天似乎有了一个新发现。”

        那女子一边享受着纹蟒游身的快乐一边冷冷问道:“马龙,你知道我不怎么喜欢听废话。”

        马龙寒蝉若惊,连忙又道:“今日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家伙,他身上隐隐有当年魔罗的玄功冰玄劲的痕迹,看其年龄,最多不过二十二三岁,如此年纪如此手段,恐怕……不是等闲之辈。”

        那女子道:“自天山雪莲消息出去开始,前来地下城的又有几个人是泛泛之辈?只是隐隐有,你也不确定对不对?你是想说这个人跟冰宫有关系,而我们当年跟那个家伙设计抓了魔罗,你担心他是来寻仇的是不是?”

        “这……”

        马龙咕噜了一口唾沫。

        “蛇姬大人明见,我正是担心这个,毕竟冰宫即便没有了魔罗,那也是雄踞中原的庞大势力,门下高手无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再造了一个魔罗出来……因此,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你说的倒也有道理。”

        蛇姬从床上如同蛇一般灵活的爬起,吐着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脸颊,衣衫半裸之下,马龙却是根本看都不敢看一眼,只等蛇姬真如同一条蛇一般从窗口盘旋下去时候才算勉强出了一口大气。

        远处传来蛇姬的百步传音。

        “我这就去看看那小子什么来路。”

        “蛇姬大人放心就是,我已命人暗中盯着那小子,保证他跑不掉我的视线。”

        不过当马龙跟随蛇姬离开的路上去时候,原本暗中派遣盯住张凤府的几个人已经成了冰冷尸体,死状凄惨,不比被蛇掏空了五脏六腑来的更舒服,两只眼睛凸出,嘴唇微微长大,像是死的极为不甘心一般。

        马龙满面寒霜。

        “好小子,果然心狠手辣,我这就去他的老巢看看。”

        马龙又去了风满楼,并带上了三具凄惨尸体还有化作侍女装扮的蛇姬,整张脸隐藏在面纱之下,身下却始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腥臭味道,故此才在踏进风满楼丢下三具尸体时候便听正迈开一条腿踩在凳子上的老板娘骂骂咧咧道:“呸,什么东西这么臭?还有,把这三具尸体摆在老娘门口算什么意思?还要不要老娘做生意啦?赶紧搬走……”

        马龙不动作,只是扫了一眼空荡的大厅后才沉声道:“十三娘,我来向你讨要一个人。”

        “你要人来我风满楼做什么?我风满楼只有客人还有伙计,怕不是来错地方了。”

        同是地下城各个知名人物,十三娘对马龙知道其身份倒不好奇,她只是特意盯了看不清面容的蛇姬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狡黠,拖着三具尸体来风满楼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事,而能值得青蛟帮高手如此怒气冲冲而来的家伙,似乎也只有那么一个了。

        马龙道:“我找张凤府,让他出来解释一下这三具尸体怎么回事?”

        十三娘已了然于胸,心道何不让那臭小子跟面前这二人斗上一斗,看看究竟谁更厉害一点,也好确认那臭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待确定来路之后再好好衡量是否有必要为了他而得罪整个九重天。

        正犹豫间却见张凤府已经双手负后推开门下了楼,并摆好酒水道了一声二位请坐。

        怒气冲冲的马龙在听见这一句之后就好比千均拳头砸进了棉花里,了无生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马龙不得不坐下指了指门外三具狰狞可怖的尸体。

        “我只是让他们三个盯住张兄弟而已,此事是我不对在先,我也只不过是对兄弟来历极为好奇而已,可兄弟有什么必要下如此死手?我为你已废了我三个兄弟,难道这还不够吗?还要再搭上三条人命?”

        “我不知马龙兄弟你在说什么。”

        张凤府瞧了一眼三具尸体,忽略了寒霜遮面的马龙,却在蛇姬身上留意片刻,并同时又道。“我根本不知你派人暗中盯住了我,至于说我杀了你这三位兄弟,我更不知从何说起。自跟你告别后我便直接回来了风满楼,更何况倘若真是我杀了人,我又何至于蠢到还留下三具尸体对不对?”

        “哼,嘴巴在你身上,你怎么说都可以,我不信我这三位兄弟还有可能是三个人互相比拼武功结果全部死干净的。”

        马龙重重的一拳砸向面前桌子,在看了十三娘一脸的阴险之后又不得不收敛了力道只让酒杯的酒水洒出来一些。

        十三娘虽是个女人,不过却是一个精明市侩的女人,砸了这一张桌子,怕今天不丢下个几百两银子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风满楼的。

        为了一口气丢了几百两银子,这买卖也忒不划算了。

        “要怎么你才相信不是我杀了你的兄弟?我虽不怕你找麻烦,我也不想自己无缘无故背了黑锅。”

        张凤府面露微笑,不惊不慌,这份淡定让马龙身旁蛇姬不由得多打量了面前这家伙一眼。

        马龙道:“口说无凭,谁能证明你与我饮酒之后就一路回来了?你别说十三娘会替你作证,这婆娘可精明的很,不会为了一个你而得罪我整个青蛟帮。”

        张凤府下意识看向正摇着一把轻罗小扇吆喝着天气闷热得上楼冲个凉的十三娘,啼笑皆非。

        “我能替他作证。”

        “还有我。”

        当此时候,从二楼张凤府房中再度出现两个黑纱遮面的黑衣女子,眉间朱砂自带三分出尘之气。

        马龙瞧了一眼二女后黑着脸道:“你们能证明?你们能拿什么证明?就因为你们在房中?”

        “难道在房中还不能证明什么?”

        黄莺女子咬牙怒道。

        “难道还要我们姐妹二人亲自告诉你我们三个人都在房间里面做了什么事?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听吗你。”

        “我……”

        马龙有口难言,面前这两个黑衣女子以及眉间朱砂痣,身份已经昭然若揭。

        百花谷的弟子自毁清白就为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他对张凤府身份更加好奇了。

        “你们住在一起难保不是串通好的,这客店之内所有人说话都不可信,除了这些人,还有没有其他人能证明。”

        “那么倘若我也来证明如何?”

        有些空旷的客店一楼再度踏进来四人,白衣配剑,两男两女。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