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叶白荷

第十章 叶白荷

        扮做下人的张凤府在小心翼翼伺候完那位名剑山庄少庄主吃喝之后便轻轻退出房门。

        才退出去便见大乐坊第一层缓缓走上来三人,其中一人便是之前出去迎接那位大人物的万人坑,至于另一人,一头凌厉短发,裸露胸膛,一双虬龙般的手臂让张凤府第一眼见便不得不小心翼翼。

        这双手臂绝对是能生生撕裂一匹强健战马的手,至于其五官,倒也算不上凶神恶煞,只是那双目露精光的眼睛却在面对身旁那位穿着绫罗稠衣长发披肩的女子之后始终保持若有若无的敬畏,敬畏之中,更多的还是忌惮。

        作为九重天九大天王之一的曹蛮,此刻大概是信了这位大人物的身份定无差池,如此秋风怒号时节行了这么远的路程依旧身上半点灰尘不沾,尤其那张冷艳高贵的脸,更是让人无法忽视,早在先前出地下城相迎接时候,便见黄沙与天际接壤处,唯独这位女子周遭似有无穷气机保护,罡气外放,寸土不挨,单单是这份本事便足够让人慎之又重。

        “久闻这一代神宫传人乃是一个不过二十年纪的女子,原本我曹蛮还有些不愿相信,可真当见了姑娘时候才知道空穴不会来风,却不知此行前来地下城,姑娘为的可也是那件东西?”

        女子笑笑不说话。

        曹蛮一身实力强横,一双手臂更是堪比神兵利器存在,可即便如此,面对这位女子时候也到了不知一双手该往哪里放的地步,至于万人坑更为恼火,原本以为接见的大人物定是男子,但凡是男子,便没有她吃不下的,可如今笑脸迎接来了一位高贵美人,尤其来的是一位连她都见了自行惭秽的冰山美人,这种罪不太好受。

        匆匆上楼道别那女子才到拐角便见到了一直低着头守候在拐角的张凤府。

        怒道一声:“滚开,别挡住了老娘的道,不然老娘把你扒了从这里丢出去。”

        如此彪悍倒是与之前的万种风情格格不入,张凤府有些讶异的看了万人坑一眼,忙恭敬道:“小人不敢。”

        “不敢还不赶紧滚?”

        才盛气凌人的万人坑一进萧弄月房间便舒尔换了一张笑脸,张凤府大抵能想到此刻那九位姿色不凡的剑侍定不会给其什么好脸色,不过比起这个,他倒是对伴随曹蛮上来的那位姑娘更感兴趣。

        来的倒是挺快。

        心里诧异一声,便见萧弄月别了才进屋寒暄的万人坑,直接出了房门去了曹蛮安排的房间。

        站在门口踌躇半天才敲门道:“叶姑娘,名剑山庄萧弄月求见。”

        良久房中才传来一个与那张脸极为符合的冰冷声音。

        “请进。”

        张凤府心下好奇这二人在一起会说些什么,便又使了些银子将半路端着酒菜上楼的小厮收买,自己端着酒菜进了房门。

        房中点了三根蜡烛,不知从哪里采来的晶石在蜡烛照耀下熠熠生辉反射着光芒将整个屋子照射的明亮,曹蛮正毕恭毕敬在一旁陪客,至于萧弄月主动坐下来之后倒是未曾被女子说些什么,只是在张凤府进门之后不由得惊讶道。

        “兄弟,怎么又是你?大乐坊没人了吗?”

        这声讶异倒是让其余二人目光都向张凤府脸上投射过来,曹蛮倒并没说些什么,虽是一重天主人,不过大乐坊的事情几乎很少过问,倒是那位叶姑娘终于在一张冷冰冰的脸上有了第二种表情。

        犹如正月天寒地冻的声音也开了一个让萧弄月猝不及防的玩笑:“大乐坊的下人是不是都像这位这么英俊?”

        “下去……”

        曹蛮见此情形忙道。

        不过那位叶姑娘却摆摆手表示不必,道:“一路上牛鬼蛇神见多了,难得有一个让我瞧得顺眼的下人,且让他留在这里伺候我,倒是曹天王事情多,不必留在这里陪我,忙自己的去就行。”

        原本还指望着从这位姑娘身上套出什么消息的曹蛮恼火的瞪了张凤府一眼,随后亦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退下。

        萧弄月喜得清净,忙敬了一杯酒道:“没想到叶姑娘脚程这么快,神宫派出叶姑娘想必也是为了让姑娘在月后的鉴宝大会上一展绝世风采,我萧弄月自信有几分本事,还有那么丁点希望夺到天山雪莲,不过姑娘一来,倒是直接打消了我心里不切实际的想法,天山雪莲,神宫定是志在必得了。”

        “名剑山庄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拍马屁了?”

        叶姑娘轻声一笑,让萧弄月难以自处,他忙道:“倒并非是在下妄自菲薄,只因当代神宫传人个个实力高深莫测,其中又以叶白荷最为翘楚,几乎得神宫所有高手绝技倾囊相授,实力早就不是我辈能窥探,若不是如此,眼高于顶的九重天天王又怎会亲自十里相迎?”

        “你如何肯定我就是叶白荷?难不成你曾亲自见过叶白荷本人?说不定只是他们弄错了而已呢?”

        “这……恐怕曹天王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当代江湖除了极少过问江湖事的佛道两派,其他当中又以冰宫,神宫,罗刹门最为闻名江湖,而今神宫传人已现,至于罗刹门……”

        “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就是。”叶白荷声音一如既往冰冷。

        萧弄月紧皱眉头压低声音道:“传闻这一代罗刹使尚未行走江湖便被人干掉,罗刹鬼已秘密下令罗刹门高手追杀那个家伙,神宫地位高于我名剑山庄,想必得到的消息也比我们得到的多,敢问叶姑娘,此消息究竟是真是假?倘若真有人能干掉罗刹使,那这个人又该有多大的来头和多大的本事?江湖又会掀起多少血雨腥风?”

        叶白荷道:“罗刹门的事情你应当去问罗刹门才对,问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用?如果萧公子的话说完了,就请先回去休息,我这一路风尘仆仆而来,已累了,想早些休息。”

        别人已下了逐客令,萧弄月就算想再多说点什么也无用,如此年纪如此高贵身份,心道叶白荷果真是那个传闻中水火不近的女子。

        张凤府迅速为萧弄月打开了一扇门,待少庄主离去之后正欲自己也出门,却见房门已自动关上,一阵风吹进来,烛影摇动,映照着那张冰山美人的脸,墙上的影子忽明忽暗。

        瞬间,房间烛火全部熄灭,张凤府下意识绷紧神经,下一刻便闻一阵香风传来,一只细嫩的女子手已经朝自己胸口接连拍出三掌,掌风凌厉,但却明显收敛了力道,张凤府不闪不避硬生生胸口承下这三掌,一切发生在旦夕之间,房间烛火重新点亮,门外才走出不远的萧弄月一个回头的功夫便已恢复如初。

        “奇怪了?怎么好像有打斗的动静?”

        萧弄月疑惑看了一眼叶白荷房间,随后自嘲的摇了摇头。

        “什么人敢在大乐坊动手?一定是我最近太过焦躁产生幻觉了。”

        ……

        “你为什么不躲?”

        叶白荷看着眼前脸色惨白嘴角挂着一缕血丝的张凤府眯了眯眼。

        “如果躲开了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躲不开,也不敢躲。”

        张凤府苦笑。

        “我若躲开,这扇门恐怕顷刻之间就会化成碎片,还有可能伤及无辜,到时候曹天王只怕盛怒之下会要了我这个下人的命,比起丢了性命,我更想留在这里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你知不知道你错在了哪里?”

        叶白荷脸上挂满冷笑。

        “一个普通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只会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一个有一定底子的人在有危险时候能最快做出躲避危险的反应,而能在呼吸之间做出反应还能找出最快应对办法的人,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人甘愿来大乐坊做个小小的杂役?打从你进屋第一刻我便在关注你,你混进大乐坊绝对另有目的。”

        “姑娘这话说的也对也不对。”

        张凤府擦干了嘴角血丝。

        “地下城原本就是为那些无处安放的人容身,来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更何况区区一个我?只要我们的目的互不干涉就行了对不对?姑娘也无必要咄咄逼人,今天这三掌算我卖给姑娘一个人情,姑娘请不要继续为难在下,在下也不会说出关于姑娘的一些事情。”

        “我的事情?”

        叶白荷杀机毕露,房间烛火都暗淡了几分,仿佛熄灭只是弹指之间的功夫。

        “你知道我什么事情?”

        张凤府波澜不惊道: “姑娘恐怕并非神宫叶白荷,当年我曾有幸见过叶白荷一面,其人冷艳不假,但绝对不会随意向人出手,换句话说,姑娘只不过是个冒名顶替的假货而已。”

        叶白荷放在桌上的指尖动了动,似有气机在指尖萦绕,但到底还是收敛了气机。

        叶白荷突然笑了。

        “我从未说过我就是真正的叶白荷,就算你说出去了又会怎样?难不成你以为曹蛮会因此而迁怒于我?还是你觉得曹蛮能有能力将我怎么样?”

        继而,张凤府笑道:“曹天王知道你是假的叶白荷或许不会对你怎么样,可如果他知道了你跟罗刹门有某种关系,那可就说不定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