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黑衣人

第十二章 黑衣人

        李大仁目光最先在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身上扫视一圈,落到张凤府身上时候闪过一丝疑惑,也不理会上来套近乎的十三娘,随即手指敲着桌子淡淡道:“这位兄弟,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张凤府久行江湖,对此事件早已游刃有余,忙道:“大人日理万机,见过的人形形色色,有可能只是认错了也说不定,至少我是没有见过大人你的。”

        这般说话作揖姿态便是连叶白荷与十三娘都有些措手不及,十三娘心下不禁寻思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客气气了?

        “果真没有见过?”

        李大仁呼吸之间已从心底闪过无数个念头,不禁将张凤府与之前远远见到的那一位重合起来,差不多的身形,差不多的装束,但说话的态度却是天差地别。

        可一个人说话的方式,是可以随时都改变的。

        刹那间,李大仁抬手一掌将身旁那张桌椅拍成碎片,单脚轻轻点地,数十木屑轻飘飘浮向空中,李大仁再度拍出一掌,被气机推动的木屑化作箭失破空朝张凤府而去,张凤府正纠结不知是出手还是不出手时候,叶白荷周身散发出暗纹一般罡气将那几十木屑尽数拦下。

        李大仁双眼一眯,掌力再续,与叶白荷僵持不下,罡气肆掠,风满楼之内筷篓嗡嗡作响,客店外久经杀戮的战马不住嘶鸣,险些就要挣脱缰绳而去。

        老鼠脸账房先生不知是真怕还是假怕,已经吓的躲在了桌子下面。

        正在此时,愠怒的十三娘双手叉腰怒道:“别打了,再打老娘的客栈都要被你们拆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无形,木屑纷纷掉在地上,李大仁面色阴沉,至于叶白荷,倒是面色如常,依旧自顾自饮茶,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一招分高下。

        李大仁冷哼道: “好俊俏的功夫,不知姑娘是何来路?敢阻拦我虎字军办事情?”

        叶白荷不咸不淡道:“怎么?虎字军很威风吗?虎字军就能横行无阻肆无忌惮?一个小小的军官便霸占了一家客栈不让外人进门,你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才被十三娘打破的剑拔弩张此刻又开始针锋相对。

        “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见状,十三娘恼怒不已。

        “要吃饭老娘欢迎,要打架出去打,这么大个地下城有的是打架的地方,老娘这里不欢迎。”

        冷冷一拍桌面,虽无李大仁那般直接拍碎的凌厉,不过十三娘发怒也有不怒自威气场,李大仁再不多说什么,只再度在叶白荷身上打量一眼,心里暗暗计较,心道明知虎字军来头,却依旧如此强横的女人可不多见,我且先咽下这口气,事后再仔细调查一番。

        李大仁对十三娘道“今日这事,我先卖你十三娘一个面子,暂且押下,今日前来是向十三娘打听一个人。”

        果然被自己猜中了,张凤府听的心惊,但仍旧装作若无其事,心道地下城虽面积广,但果然什么事情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传到最上头那些大人物耳朵里,只是出卖自己的究竟是谁?是马龙,还是那位虽然扮做侍女,却地位绝对在马龙之上的女子?

        李大仁向十三娘描述一番那日所见之人大体模样之后又意有所指看了张凤府一眼,越看张凤府越与那人模样重合。

        “十三娘,你也不必说你的客店之内没有来过这样一个人,我既然来了,那就代表我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还希望你能配合朝廷将这个人去了哪里告诉本官才好。”

        十三娘心知纸包不住火,便笑道:“瞧大人你说的,奴家不过就是个小女子而已,哪里敢不配合大人的工作,我客店里的确来过这样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不过人家去了哪里我又怎么会知道?难不成要人家成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转?这种事情奴家可做不来。”

        十三娘不愧为人精,一番话下来说的李大仁哑口无言,正不知如何继续追问下去之后风满楼之外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马蹄铁踩踏着密密麻麻青砖自主街之上迅速而来,十来个浑身盔甲的士兵才踏进风满楼门口便带进来一阵煞气。

        “大人,有发现了。”

        闻言,李大仁双眼陡射,精光。

        “走,立即出发……”

        一行人纵马而去,让十三娘恼火不已。

        “王八蛋,赔我的桌子。”

        “给你。”

        一袋碎银从远去的李大仁怀里掏出来,准确无误丢进风满楼,又恰好轻飘飘落在十三娘面前,白花花的银子滚落了一地。

        忙着收拾银子的十三娘撅起屁股丝毫不在意这等扭动着的风景会暴露在风满楼之内的两个男人眼里。

        而张凤府亦无心关注这一切,只对李大仁丢出银子这一手对叶白荷惊叹道:“好功夫,对于力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难怪能作为一军之首,跟他对拼内力居然还能稳占上风,你倒是想的比我厉害的多。”

        一句话才落,叶白荷便闷哼一声脸色惨白。

        收拾完银子的十三娘见状白了一眼张凤府道:“这就是你说的稳占上风?”

        “可能……可能是我感觉错了。”

        张凤府也不尴尬,观察一番叶白荷气色之后才又疑惑道。

        “你之前受过伤?”

        “要你管。”

        叶白荷怒瞪了张凤府一眼。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张凤府道:“我倒是不想管,可你毕竟是因为我才出手与他对拼内力,或多或少我都应该表示一下关心,当然你若是不想要,那我也乐的潇洒,只是这样恐怕你就不能跟我一起看热闹去了。”

        叶白荷道:“什么热闹?”

        张凤府道:“你随我一起去看就是,正好我也非常好奇。”

        张凤府双眼灼灼,也不去理会十三娘对其的咬牙切齿,化作一道残影便出了风满楼,直追李大仁而去。

        “这家伙……”

        叶白荷望向张凤府离去身影,暗自比较一番自己,随后若有所思。

        “就这么走了?不吃饭了?不吃饭来我这风满楼算怎么回事?”

        十三娘兀自抱怨,但叶白荷却出手极其大方。

        “来了客店哪儿有不吃饭的道理?这些银子算我在姐姐这里预定一桌酒菜,至于什么时候来吃,那就看我什么时候有心情了。”

        这一声姐姐叫的好是亲昵,十三娘收了银子又得了这声姐姐自是高兴,但却在叶白荷紧随张凤府而去之后一张笑脸便渐渐冰冷下来。

        “怎么了?大姐,收了银子还不高兴?”

        老鼠脸终于有胆子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一张笑脸怎么看都觉得难看。

        “滚一边儿去,没用的东西,只会给老娘丢脸,别人打个架就躲桌子下面去了。”

        十三娘恨铁不成钢,但到底不是真讨厌跟着自己讨生活这么多年的伙计,随后道:“收银子是好事,可那也得看是谁的银子,能跟张凤府这王八蛋混在一起的人,这银子岂是那么好收的?”

        ……

        张凤府紧随李大仁之后,随着十五匹战马直行地下城主道,穿过大街小巷,直在一处破败的酒家面前才停了下来,此处远离地下城中心,简简单单两间草房,四下透风,点亮了灯笼,周围围着三处篱笆,篱笆之中,正搭着两张年久失修的桌子,桌子上正摆放着一坛烧刀子,烧刀子旁边是一个带着斗笠,浑身笼罩在漆黑的男人,腰间配着一把刀,酒铺老板是一个老头儿,正在灶前忙碌准备一些吃食,令人奇怪的是,分明只有一个人,却在桌上摆放着两只酒碗,一只当中已经饮酒一半,另一只却是满满的一碗。

        李大仁纵马前来之时,才远远瞧见这人便下了马,一声甲胄每走一步都发出金戈交织之声,相比之下,那男子的单衣倒是有些相形见绌了。

        “确定是他?”

        不知不觉,李大仁竟手心里捏出来一把汗,能一口气杀了龙字军一十八位高手的人物,不得不慎重对待,活到现在是为活而活,并非为了死而活。

        手下士兵道:“禀大人,我等从地下城之外便一直暗中观察,近日来往来地下城的人虽多,但还从没有过如同这家伙这般冰冷的家伙,我们觉得这家伙很有可疑,更何况为何那么多客店不去,偏偏来这样一家破店,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

        李大仁思索片刻,琢磨着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既然来了,定不能无功而返,便两步走了上去自顾自坐在那人面前,正讨要一只酒碗时候,笼罩在面纱之下的人已淡淡道:“不用了,已经为大人准备好酒碗,但饮无妨。”

        李大仁有些惊讶,这人声音听起来并无自己想象那般雄厚,倒是显得有些沙哑,没想到自己还未来,别人便已经准备好了酒,自己若是不喝,恐怕就少了几分气度。

        他脱下头上头盔,露出一张带着伤疤的可怖脸庞,擦干了嘴角酒渍笑道:“地下城这么多地方可以饮酒,兄台为何偏偏选择了这个地方。”

        那人淡淡道:“只是喜欢这个地方的安静罢了,并无其他因由。”

        李大仁又道:“兄台这碗酒是专门为本官准备,还是本官只是恰好等到了这个机会。”

        那人道:“自然是专门为大人准备的,不然大人手下这些士兵跟了在下一路,若是连酒都不请大人喝一碗,岂不浪费了大人一片苦心?”

        听罢,李大仁狠狠瞪了不远处几个心生不满的手下,说什么跟踪,结果早早的便已经被人发现。

        李大仁道:“这么说来,兄台似乎早就料定本官会找上你,那你也应该知道本官找到你为的是什么事情了?”

        那人点点头道:“知道,不过估计李大仁今天只会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话音才落,桌上那坛子烧刀子烈酒瞬间爆炸开来,溅射无数密密麻麻水花,李大仁几乎同一时间与那人单掌拍上面前桌弦,借着这股反震之力,李大仁后退三丈有余,稳稳坐在凳子上,而那人已同样后退三丈,桌子轰隆一声爆炸成碎片,那人再度起身化作一道残影冲进满天酒花之中,双手拈酒,如同弹奏一般迅速弹出数十滴酒水朝李大仁而去。

        “好快的速度。”

        李大仁双眼微寒,不敢小觑这些被灌注内力的酒滴,周身散发出一层罡气护体,随后抽刀抬手便是一刀朝那人劈砍而去。

        不敢以肉身硬撼如此一刀,那人同样抽出腰间宝刀,双刀相碰撞,破败酒家顷刻之间毁于一旦,好在张凤府已有先见之明趁不注意时候将那酒家小老头儿从茅草房之中带出来,才免于横祸。

        “你倒是好心。”

        叶白荷冷眼瞥了一眼兀自还在发愣的酒家小老头儿,随后又瞪了一眼张凤府,大抵是并不喜欢张凤府的打草惊蛇。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张凤府笑笑之后不再说话。

        随后继续看场中打斗,却是越看越迷惑,反而是叶白荷却越看越心惊,终于在那人与李大仁交手二三十招之后才咬牙切齿道:“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果然是他……”

        “你认识他?”

        张凤府有些讶异。

        叶白荷沉声道:“方才你问我是不是之前受过伤,我现在就告诉你,是,并且是拜这家伙所赐,你说我认不认识他,他的武功太独特,我绝对不会认错。”

        “如此说来这人最起码内功已到了中一二品的地步,不然如何能伤的了你?地下城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不过这里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即将分出胜负。”

        张凤府笑了笑。

        “如果不想给我们惹上什么麻烦,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李大仁已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先前一刀还未有多明显感觉,谁知越到后面黑衣人刀力越来越重,速度越来越快,这实在太过诡异,寻常武功只会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可此人却是越战越猛,难怪能一口气干掉一十八位龙字军高手。

        如此折损在这里太过不划算,就在李大仁已准备三刀之后避其锋芒逃命之时,不知从何处迸射过来的两道气机向黑衣人袭击而去。

        侧面两道气机,正面强大刀罡,黑衣人在瞬间已做好最坏打算,横刀挡下两道气机,但见气机击中刀身,发出一阵龙吟,刀身轻微颤抖,足可见两道气机灌注了许多内力,而迎面李大仁的刀罡已到达近前,再回手横刀已来不及,黑衣人单脚点地迅速后撤,虽避开最为凌厉罡气,但余下罡气仍是准确无误劈中了黑衣人头上斗笠。

        黑衣人罡气护体并无大碍,斗笠却应声化作两半,黑纱褪去。

        露出斗笠之下一张雌雄莫辨的绝美脸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