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现成的狗

第十三章 现成的狗

        男女莫辩,一身黑衣紧紧包裹躯体,笔直,修长,仿佛没有任何人或者事情能让这具躯体动摇。

        张凤府惊叹之间已被叶白荷拉住衣袖迅速撤离,穿过一条有卖酒老人的小巷,又走过两条远远散发出臭豆腐香味的弄堂,随后才在一处小小的茶铺子面前停下来。

        刚停下来叶白荷便止不住大笑,惹来茶铺子几个江湖客频频侧目,不过当看到叶白荷对面冷峻的张凤府时候,许多人便打消了上去搭个讪跟如此美人说上几句话的想法。

        叶白荷这般放肆大笑的模样倒是让张凤府多看了几眼,心道也许这才应该是面前这女子的本来面目,敢笑敢恨,不过即便如此,也依旧对方才发生的事情有些不悦。

        他道:“方才你那两道气机若是得手,只怕人家便会直接丢下一条命,落到李大仁的手里,能痛快死去已经是最好的下场,不过与人打斗输了一次而已,真值得你如此怀恨在心?”

        “你懂什么?”

        叶白荷将面前茶杯重重一絆,溅洒出来几滴水花落在桌面上。

        “受了一掌的不是你,你当然这么说,我没你们男人那么大度,我只是个女人而已,小心眼的女人。”

        张凤府正不知如何作答时候,叶白荷转而喜怒无常的又是阳光明媚般的一笑。

        “我说,你该不会是看上了那个俊俏小哥了吧?莫非你还有这等龙阳之好?不过说实话,那小哥长的倒的确是俊的很,我都差点动心了呢。”

        “是吗?”张凤府嘴角挂起一抹向上弧度。“我连你这样一位冰山美人都未动心,又怎会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动心?”

        “好嘴巴。”

        叶白荷收敛了笑意,因为她已看到不远处正有一位凌厉短发赤裸着半个胸膛的男人朝这边走来。

        曹蛮出九重天的时候可不多见,而此番两度出面都是为叶白荷而来,这份心思,让张凤府都不得不佩服,也难怪能做上九重天的第一重天天王。

        地下城或有人不识张凤府,有人不识叶白荷,但曹蛮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才踏进茶铺便见那些个江湖客化作飞鸟四下遁走,如此招摇让叶白荷心生不悦。

        不过当叶白荷听到曹蛮第一句话后倒是舒缓了许多。

        “方才官府有人向我打听叶姑娘来历,已被我搪塞回去,怕一时之间是不会再对叶姑娘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扰。”

        李大仁的速度很快,风满楼对拼一番内力之后便默默记下了叶白荷,身为官家人,虽与九重天熟络,但到底毕竟不是整个中原江湖。

        好在曹蛮并未提起张凤府,这一点张凤府倒是有些感激方才那雌雄莫辨的人儿,若非她的出现,恐怕李大仁此刻调查的已经不是叶白荷,而是自己了。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可叶白荷之前带自己去风满楼,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想不通的问题,张凤府干脆不去想,只见叶白荷恢复了冰冷姿态。

        “那我岂不是还得多谢曹天王你了?”

        “哈哈,叶姑娘说的哪里话,你能来九重天便已是给足了我曹蛮面子,为叶姑娘做些事情实在是我的荣幸,只是不知道叶姑娘现在有没有心情陪我一同去见几个人?”

        曹蛮依旧恭恭敬敬,但此刻眼里却有一丝笑意。

        “哦?见人?陪伴贵客不应该是曹天王你的事情吗?为何要独独拉上我?”

        叶白荷故作不明白,但心里大概已确定了曹蛮打的是什么主意。

        果然曹蛮又道:“近日前来地下城的各方大人物越来越多,真是让我有些应接不暇,更为让我头疼的是九重天刚刚迎来又一位贵客,这位贵客的来历,可是跟叶姑娘你有得一拼啊,我就寻思着有叶姑娘你与我相伴,怎么样我也显得有底气一些,还望叶姑娘卖曹某这个薄面,也不至于曹某见到那位贵客时候因为不知说什么而得罪了别人,祸及大乐坊才是。”

        叶白荷听罢淡淡道:“如此说来这位贵客的脾气还真的不是很好,恕我多嘴问一句,我若不愿意去,曹天王你是否就该疑心我这神宫传人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毕竟我也拿不出来什么有力的证据,到时候就是你曹天王翻脸的时候了?”

        曹蛮听的心里微震,他的确是生出了这般想法,从叶白荷的出现到后面的交谈,叶白荷从未说过任何有关于神宫的事情,若非得万人坑提醒,怕自己还想不到这一点,而今叶白荷如此直接道出自己心里的心思,自己倒不知如何接下去话了。

        好在张凤府已见缝插针道:“叶姑娘,我们曹天王对你也算是礼数周到,我虽与叶姑娘相交深浅,不过却还是希望姑娘能遂我们天王的意,天王有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叶姑娘想要继续在地下城待下去,肯定少不得天王的相助,姑娘你觉得呢?”

        叶白荷沉默了那么片刻,又看了一眼张凤府的那张本来很好看此刻却显得很讨厌的笑脸,冷冷道:“也罢,既然曹天王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去未免有些太过不近人情,我陪你走一趟就是,不过阿三得陪我一起去。”

        “阿三?”

        曹蛮虽欣喜张凤府的机灵劲儿,但对叶白荷如此要求倒是有些不理解。

        “恕我直言,阿三的身份不过只是一个下人而已,去会见如此人物是不是有些于理不合?”

        “阿三的身份不再是下人。”

        叶白荷站起身放下一锭足够养活这茶铺一个月的银两,也不知是置气还是理所应当,她道:“从曹天王你让阿三陪我出游开始,阿三就是我的人,不对……”

        叶白荷回头抿嘴一笑。

        “是我的一条狗才对。”

        张凤府何时被人如此轻贱,忙看了曹蛮一眼,却见曹蛮满脸无奈,路过曹蛮身旁时候张凤府咬牙低声道一句,天王救我。

        曹蛮深表同情低语道:“兄弟,难为你了,大难不死,本天王什么都依了你。”

        ……

        算算时辰,此刻应是黄昏,连着几日不见蓝天白云的张凤府紧随步子缓慢的叶白荷身后,一语不发。

        倘若此时节是在九重天之外的中原以北遍山黄叶秋风萧瑟之际,跟在如此美人身后,定有一番江山美人入墨来之意境,但此时此刻却是在昏暗的地下城之中,曹蛮走在最前,虽心有疑惑,却还是不得不对身后叶白荷的种种小要求言听计从。

        “那边卖的臭豆腐闻起来味道不错,我要你过去帮我买两串。”

        “那边那个面具很有意思,你去帮我买过来然后我送给你,算是犒劳你陪我逛了这么久,”

        ……

        张凤府哭笑不得,但到底还是真做了叶白荷的跟班,对其所言均不违逆,好不容易熬到回到大乐坊,此时正是晚饭时候,大乐坊人声鼎沸,吃喝玩乐样样皆有。

        “那位大人物在何处等候?带我去见便是。”

        曹蛮听罢连将二人带至三楼,左拐右拐之后才到达一处僻静房间,房门外两棵盆栽散发氤氲香味,才打开房门便闻熏香阵阵,颇有让人沉醉之感,而在房中,早已等候两人。

        一人之前见过,斜眉剑目,身着白衣气度超凡,正是之前名剑山庄少庄主萧弄月,而另一人,同样是一位男子,一头长发不束缚狂放的披在肩膀上,倒是身上一件白蟒袍以及蟒袍之内金色的缕衣让人不得不多看了几眼,浓浓的眉毛之下高挺鼻梁,一张嘴唇薄而红润,有着一张妖孽般的脸蛋,却在行为举止上太过名不副实。

        男子正一只脚踩在旁边一张凳子上与萧弄月侃侃而谈,所谈之事竟大多是一些家国事,并未涉及多少儿女情长,在曹蛮推门而入一刹那,男子的目光仅仅只是在叶白荷那张脸上看了一眼,便已经彻底放不开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一定是当代神宫传人叶白荷姑娘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赤裸裸毫不掩饰的热情让叶白荷有些心生反感,相比之下张凤府却是比这男子来的更不那么让人讨厌的多。

        只是叶白荷有意留意了那件蟒袍缕衣,中原虽大,但朝堂等级森严,敢堂而皇之穿如此一件衣服出门的人,还真不多。

        已非名门望族可言。

        “南唐王朝三王,十八年前历经广陵王之乱后还剩两王,怀远王,衡阳王,再加上高祖皇帝,拢共只有三个家族有资格穿如此蟒袍,三个家族又只生五子,最大的如今以近天命之年,最小的不过才十一二三,加上中间一人潜心修行武道,一人苦心钻研国术,最后只剩下最后一位,也是江湖上传言最多风流不羁的怀远王次子文肃世子,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等蛮荒之地见面了,”

        叶白荷自顾自寻了一张椅子坐下,看着面前那位面色极其精彩的世子殿下,招呼身后一语不发的张凤府为其倒了一杯热气升腾的香茗。

        半晌之后文肃才打破僵持的气氛豪爽大笑。

        “好眼力,没想到叶姑娘一语便道破小王身份,当得小王敬酒一杯,曹天王,还请你吩咐下人去为我们准备一壶好酒,今日小王难得如此高兴,要好好与叶姑娘喝一杯才是。”

        “不用如此麻烦曹天王。”

        叶白荷难得的对张凤府以外的人笑了一笑。

        “我这里就有现成的下人,哦,不对,现成的狗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