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世子

第十四章 世子

        “也许我应该往这壶酒里面投一点毒药,这样或许就能堵住叶白荷那张恶毒的嘴。”

        与借故有事需要出去一趟的曹蛮同行,张凤府丝毫不避讳当着曹蛮说出如此咬牙切齿的话。

        曹蛮亦不生气,只是拍了拍张凤府肩膀直叹气。

        “阿三兄弟,真是委屈你了,暂时先熬过这几天,你要去第二重天,过两日我送你去便是,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何想要去第二重天?”

        曹蛮是第一次如此直接打量张凤府这张并不亚于文肃世子的脸,期望从这张脸上看到什么答案,但张凤府的滴水不漏再度让曹蛮铩羽而归。

        不过张凤府并不想让曹蛮多生疑虑,遂道。

        “天王当初也是从第一重天慢慢打进九重天,最后才做了这第一重的天王对不对?所以为什么我要去第二重天,天王应该了解才对。”

        “年轻人有心是好事,正好最近第二重天缺一些人手,既然你想去,我给你机会就是。”

        张凤府这才知道之前为何曹蛮答应那般痛快,心下安定之后便与曹蛮分别,去了准备酒菜的厨房。

        第一重天范围很大,大乐坊不过是其一道门槛,至于更深处,张凤府还未造访,眼下还是先稳扎稳打最为妥当。

        黄莺与百灵正在厨房忙忙碌碌,与做菜的厨子打一些下手,虽有无数通风口,但那仅是对整个九重天而言,大乐坊厨房蒸汽升腾,不多时本就遮着面巾的黄莺额头上已有汗珠滚落,张凤府随手取下厨子肩膀上一条白色汗巾递给了正在洗刷碗筷的黄莺。

        “汗水再这样流下去,你的面纱该湿透了。”

        “啊……谢……谢谢。”

        黄莺愣神片刻才反应过来,被取走汗巾的厨子正要发作,看了是才入大乐坊便成为曹天王眼下红人的张凤府之后便不好发作,还装作关心的让两个姑娘去做别的轻松的活儿。

        盛情难却。

        黄莺百灵便去了后院,但见张凤府拎着一只青花瓷酒壶,便好奇问道。

        “谁这么大的面子敢让我们的张大公子亲自打酒啊?”

        张凤府揶揄道:“还能有谁?除了你二位姑娘,恐怕也只有上面那位大人物了。”

        “去你的。”

        两女恼羞,帮着张凤府装满一壶上好的花雕,黄莺眨了眨俏皮的眼睛。

        “要不要帮你整治一下上面那位?”

        “整治?如何整治?”

        张凤府有些好奇。

        “我虽之前想过一把毒药毒死上面那位,可到底还是不敢那么做,且不说喝进肚子里的毒能不能以内力逼出来,单单去弄毒药便会惹来怀疑,所以这种话也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话。”

        “这个还不简单呀?”

        黄莺狡黠一笑,面纱之下那张梨窝浅浅的脸若隐若现,伸出一根修长的中指探进酒壶之中搅了一阵酒水,完了意犹未尽擦擦手,示意张凤府可以离去了。

        张凤府惊讶,随后堂而皇之举起酒壶将那一壶花雕尽数灌进喉咙里,数口饮尽之后才擦了擦嘴角酒渍。

        笑道:“忘了告诉二位姑娘,楼上除了我讨厌的那位大人物之外,另外还有两个男人……”

        ……

        ……

        张凤府拎着酒壶惬意的从一楼踏上三楼,能进大乐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能耐,除去江湖儿女之外,大概最多的便是那些如同风满楼小二所说的达官贵人,远远瞧过去就能瞧见眼高于顶的傲气,才入三楼左拐右拐之时,便见文肃世子房门之外,又多了一人在那里等候。

        而那人在见到张凤府时候有些惊讶。

        “张兄弟,怎的你也在大乐坊?”

        李玄机的出现同样也让张凤府觉得诧异,恰好又守在文肃世子门口,不用多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在这边有点事情,怎的李兄不进去坐?偏偏要等候在门外?”

        “这……”

        李玄机局促不已,神剑宫弟子这身份虽在江湖上名气不小,不过跟里面那几位比起来却还是差了点,又如何敢好意思直接进去?

        张凤府深谙李玄机心思,便直接上前扣了两下房门,随后直接打开,屋内三人相谈正欢,突然进来的李玄机倒是也没让文肃雷霆大怒,这位世子脾气极好,还直接示意张凤府为李玄机放了一张凳子,李玄机受宠若惊,倒是张凤府放下酒壶之后无人理睬,正打算“识趣”的退出房门之时倒是与风风火火进来的又一人撞了一个满怀。

        撞在盔甲之上的感觉与撞在兵器上的感觉差不多,李大仁在瞧见是张凤府之后有些意外,不过当看到与文肃世子对面而坐的叶白荷之后,李大仁整个脸顿时阴沉下来,先是对文肃施了一礼,随后才面对文肃不满的那张脸沉声道:“打扰世子殿下了。”

        “我就纳闷了。”文肃颇为头疼。“我不过才来地下城一日,怎的就有这么多人知道我来了这里?明明只是想安安静静做个看客凑凑热闹,为何偏偏要打扰我?”

        李大仁知道文肃心生不满,但比起这个,没什么比龙字军下达出来的任务还要重要。

        李大仁瞥了一眼冷眼旁观的叶白荷,暗暗揣度一番对方身份之后才恭恭敬敬道:“世子殿下来此地下城虽明面上无人知道,但……”

        “但其实家父早就跟你十二军打过招呼,要你们掌握我的一举一动对不对?”文肃揉了揉疲惫的额头。“我都这么大人了父王怎么还是如此将我当做小孩子看待?”

        “世子殿下虽已步入江湖,不过到底不能如同我等这些原本就出生江湖的人相提并论,怀远王关心世子也是情理之中事情。”萧弄月又道:“比起这个,李大仁定不会无缘无故打扰世子殿下才是最为重要的,不妨先听听李大仁说些什么?”

        李大仁留意了一眼萧弄月,正要开口说话时候文肃又看向叶白荷道:“叶姑娘,你觉得我们是应该继续刚才的聊天话题还是应该先听听李大仁说些什么?”

        无心旁听的张凤府在听见这句话之后不由自主便顿住脚步,心道不愧是风流不羁,字里行间都能让女子赏心悦目。

        只可惜叶白荷如同一块万年坚冰,又岂能是一句话便可撩的动?怕是接下来即将陷入僵局了。

        果不其然叶白荷淡淡道:“世子殿下的事情当然应该世子拿主意,问我一个女子做什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小女子就先行告退,不打扰世子殿下议论正事了,阿三,我们走。”

        还守候在门外准备旁听的张凤府点点头道:“好的。”

        文肃觉得扫兴,也无心继续听李大仁说下去,只道一声:“倘若是关于家国大事,你可以一说,如果是江湖恩怨,自己解决便是,就算是本世子也未必见的能帮你什么忙。”

        眼见文肃便要追上叶白荷去,李玄机心里焦急,正欲说话时候哪想到李大仁速度更快,忙又道:“这件事情说小了去不过只是江湖恩怨,如果说大了去,那便是跟我王朝天子作对,世子殿下但请听我仔细道来。”

        “哦?”

        文肃皱了皱眉,便只能听李大仁将事情经过添油加醋说了一通,在听到那长得脂粉肉嫩的不知名人扬言要杀光十二军时候更是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你们那么多人都拿他不下,找本世子能有什么办法?本世子的武功何时超过了你李大仁?”

        “世子殿下误会了。”

        李大仁郑重其事道。

        “并非是要世子殿下亲自出手,只是希望世子殿下出面相请地下城中的各个门派高手一同缉拿那贼人,以世子殿下的声望,相信总比我李大仁好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