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夜探

第十六章 夜探

        张凤府是第一次潜入九重天第一重天的深处,值此月黑风高之际,与叶白荷一同换上漆黑的夜行衣穿过大乐坊,一阵冰冷的风吹过,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几片枯黄叶子从漆黑巷子里打着滚儿飞出来。

        是秋日。

        算算时间,差不多快中秋了。

        张凤府收敛了思绪,但听叶白荷道:“九重天势力盘根错节,其中最为厉害的便是十二大道场以及九重天各自的主人,曹蛮你已经见过了,不过这道场的主人可能你还没见过。”

        漆黑的宅院之前是两座石台,石台之上正盘旋着两条红眼碧脸纹蟒,张凤府几乎就要下意识出刀斩蛇之际,却被叶白荷阻拦了下来。

        “别打草惊蛇,假的。”

        张凤府这时候才定睛一看,原来那两条蟒蛇不过只是被上了色的石雕而已,只是即便如此,石雕却依旧如同真的一般栩栩如生。

        “这地方,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子妖邪气息。”

        “废话。”

        叶白荷压低了声音冷道。

        “妖人所在之地自有一股妖邪。难不成你还指望这地下城还有什么天下圣地不成?”

        张凤府愕然,干脆不说话,随着叶白荷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轻跃上房顶,连一丁点动静都没发出来。

        “好轻功。”

        叶白荷倒是多看了张凤府一眼,这等踏雪无痕的本事,当得这位“神宫传人”如此赞叹。

        张凤府低声道:“什么好轻功,无非只是小时候被揍怕了,练出来的逃命本事而已。”

        叶白荷嗤笑一声:“你倒是老实。”

        她说完便不再说话,轻轻趴下身子从房顶瓦片缝隙中朝里面看去,却不知为何怎样都找不到最好角度,如此一来便看不见里面光景。

        张凤府无奈之下只能咳嗽一声道:“不如还是换成我来吧。”

        叶白荷回头瞧了张凤府一眼,但见张凤府比划了一下他的胸口,这时候才明白过来,敢情是因为自己身为女子,如此趴下身子整个人贴在房顶总是不方便的。

        叶白荷恼羞不已,但见张凤府一脸凝重并未有任何亵渎之意才算是压下了心中一口恶气。

        待张凤府趴下身子瞧阁楼内光景时候,只感觉屁股上被人狠狠踢了一脚,不必多看便知是谁干的,不敢发出任何动静,只能默默受着。

        从缝隙中看下去隐约能见到阁楼内居然是诡异的一片红色,张凤府确认不是自己看眼花了,忙用手揉了揉眼睛,谁知不看还好,这么一看险些一声惊呼出来。

        那哪里是什么阁楼红色,分明就是一只铜铃般大小的眼睛,那只眼睛正死死的瞪着自己,散发出一股死亡与冰冷汇聚的气息。

        “别动。”

        叶白荷低声道。

        “它在睡觉,别吵醒它。”

        浑身汗毛直立,张凤府不禁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一条蛇。”

        叶白荷道。

        “一条以人肉喂大的蛇,对人的气息极为敏感,不过看样子它似乎才吃了不少东西。现在正在休息,否则你刚刚趴下身子那一刹那,恐怕你的整个脑袋都得被它吞了进去。”

        “睡觉都瞪着眼睛的蛇,果然九重天处处透露着诡异。”

        既然在睡觉,便不需要担心被发现,张凤府换了一个位置趴下之后果然见到了水桶般粗细的蛇身盘旋在房梁上,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透过细微蠕动蛇身的缝隙。只见到空旷的阁楼之内陈设着一架红床,红床之上正有一位侧面枕着枕头睡觉,盖着少半边身子的女子,身上正游走着几条吐着信子的小蛇。

        不知从哪里来的粘液粘遍了女子全身,地上还有着几具血淋淋的尸体,分别是头和腿之类的躯体被什么东西咬了下来,触目惊心。

        居然是她。

        张凤府惊讶无比,不是那日在风满楼与马龙一起前来的女子又是谁?

        “她还在睡觉,以最快的速度擒住她。”

        叶白荷低声一句。

        “千万不要让下面这条家伙醒来,否则就难办了。”

        张凤府疑惑:“一条蛇而已,顶多也就是条大点的蛇,怕什么?”

        叶白荷道:“不要小瞧了这条蛇,蛇就是人,人就是蛇。”

        尚不等张凤府思索这句话的意思,叶白荷已轻飘飘离开房顶,从半掩着的窗户闪身进去,说时迟那时快,张凤府紧随叶白荷之后,但见叶白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屋子内的几条小蛇拍成肉泥,当床上蛇姬察觉不对睁开眼时候,一把森冷寒刀的刀锋已对准其咽喉。

        “别说话,否则一刀杀了你。”

        蛇姬闭嘴不言,但一双眼里非但没有恐惧,反而颇为玩味。

        “问你一件事情,老实交代便不杀你。”

        叶白荷美眸杀机弥漫。

        “罗刹令在你九重天哪一位天王手里?”

        罗刹令。

        这三字让张凤府心里一紧,即便已经做好准备,但真当叶白荷从嘴里说出这句话时候,依旧神色紧绷。

        只可惜蛇姬不说话,只是满脸玩味。

        叶白荷恼怒不已,单手将张凤府的长刀按下一分,长刀入肉,再进一寸便可切断咽喉,已有血丝浮现。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

        “咯咯……”

        蛇姬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方才这位公子可是说了让我不准说话,否则就杀了我,你又让我开口,你说我是听你的,还是听这位公子的呢?”

        “……”

        叶白荷语塞。最后只能狠狠瞪了一眼张凤府,随后又咬牙道:“废话少说,回答我问你的问题,否则就杀了你。”

        “恐怕我若是说了只会死的更快。”

        蛇姬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充满灵性,却在这样一副浑身布满粘液的身体上显得分外妖邪。

        “既然如此,那便取了你的性命。”

        叶白荷手起刀落,果断下手,下一刻蛇姬却如同一只滑腻的泥鳅一般从张凤府刀下游走而过,企图逃命,但张凤府的刀更快,眼见就要将这半人半妖的女人一刀断做两截时候,叶白荷却突然拉起张凤府手臂,二人一齐冲破房顶,原先张凤府下刀处已有一条粗壮的蛇尾巴抽打过去,连那阁楼都抽打出一条长窟窿。

        巨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正从房顶窟窿之中探出一颗头颅吐着信子发出嘁嘁声。

        张凤府瞧了一眼那条力发千钧的蛇尾一脸凝重,要是被这尾巴抽上,可不比身上挨了一刀来的舒服多少。

        “好险,这东西不知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现在如何是好?”

        张凤府并不打算多做缠斗,继续下去只会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到时候抽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叶白荷道:“只怕现在想抽身也没那么容易了。”

        下一刻,裸露大半个身子的蛇姬顺着蟒蛇躯体如同一条小蛇一般灵活的游走上来,到了蟒蛇头颅,两条腿夹住那颗头颅再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张凤府总算知道了那些黏糊糊的液体有什么用,也大概知道了叶白荷那句人就是蛇,蛇就是人的意思。

        “我去对付那条蛇,你去对付这个女人。”

        张凤府单手一拍刀身,发出一阵龙吟,刀生罡气。

        “还是你去对付这个女人吧。”

        叶白荷说话间已抬手拍出三掌。

        “我最讨厌这种恶心的女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计较这个?张凤府哭笑不得,但叶白荷已出手,无暇顾及其他,一把横刀抬手便是一刀,朝纹蟒头颅而去,想将人与蛇分开,但蛇姬速度更快,身子游走至蟒蛇身下,堪堪避开刀罡。

        一击落空。

        “你就这点本事?”

        叶白荷言语里满是不屑。

        “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玩儿了。”

        听罢,张凤府大为恼火,又怎会不知自己是中了叶白荷圈套,只怕今日里不拿出几分真本事是不会活着离开这诡异道场了。

        心道看来评论一个女人是不是心如蛇蝎,真不能用外表衡量,就比如……不远处那位隔着空间不断拍出掌力却始终有意无意看向自己的美丽女子。

        “今日算我吃了你的亏。”

        张凤府双眼一眯,右手横刀在胸,左手拇指中指掐印,轻弹刀身,只见那横刀宛如受了雷霆万钧之力,险些直接从接触点折断,瞬间,一层肉眼可见刀罡层层叠叠铺天盖地朝蛇姬与那条吐着信子的纹蟒而去。

        如同平静的湖水突然掉进去一块巨石,水花四溅,八方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