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修罗道

第二十一章 修罗道

        “很少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小子还真的是第一个。”

        彼时曹蛮正在自己房中,而好巧不巧万人坑也在此处,至于二人究竟做了什么,张凤府瞧了一眼万人坑粉嫩的脖颈以及不知为何而来的面色潮红,以及额头的一缕香汗便大概知道了究竟。

        万人坑到底久生经验,虽有过一丝慌张,不过却片刻之间便恢复如常,只摇着一把青箩扇说了一句怎的天气如此闷热便光着脚丫迈着小碎步离去。

        张凤府目不斜视只笑着看着曹蛮。

        “天王这话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说第二次了。”

        曹蛮有些惊讶于张凤府如此淡定,便好奇道:“你觉着刚刚从你面前经过这女人怎么样?”

        “甚好,出得厅堂,上得了台面。”

        “那你为何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莫非你不希望得到这样的女人?”

        “不正眼看是因为越好看的女人越危险,危险的女人不是谁都拿捏的住,当然,曹天王你并不在此列。”

        “好小子。”

        曹蛮站起身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衣裳,一身结实腱子肉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狂野不羁,他走至张凤府近前仔仔细细盯着张凤府这张波澜不惊的脸,很难想象如此一张坚毅的脸怎会甘心被叶白荷颐指气使,哪怕那位女子是堂堂中土神宫传人。

        如果一个男人宁愿忍气吞声也不愿意跟一个缕缕让自己丢脸的女人翻脸,通常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那个男人爱上了那个女人,又或者,是那个男人与那个女人达成了某种协议,天下或许有天生软骨头,耙耳朵,但曹蛮相信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是面前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也同样不会是那种男人。

        “红楼比起叶白荷如何?”

        红楼是万人坑名字,至于这名字是真是假,张凤府并不知道,如果没记错,万人坑的全名应当是叫展红楼,也许这个名字只是万人坑成了万人坑之后为了回避自己过去,随意取的一个名字,不过那都无关紧要。

        张凤府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曹蛮道:“你喜欢叶白荷?”

        张凤府笑道:“如此冰山美人又有哪个男子不会喜欢?”

        曹蛮道:“可我更知道你这般年纪的男人应该最喜欢红楼这种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才对,别否认,因为我也年轻过,可你方才看都不看她一眼,一个能将自己的心锁的如此严实的男人,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喜欢叶白荷这种高高在上的女子?”

        曹蛮似乎想从张凤府眼里找出一丝慌张,哪怕任何一丝不安的情绪,如此一来便大可确定张凤府心中有鬼。

        只可惜曹蛮再度失望,张凤府掩藏的很好,又或者说这原本就并非是隐藏。

        “信不信都无关紧要,我希望曹天王应该信守承诺。”

        曹蛮冷笑不已:“倘若我不信守承诺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敢跟我斗上一场?”

        张凤府摇摇头。

        “不敢,倘若天王言而无信,那我也只能当天王是放了一个屁,可如此一来,天王定不会有下次再让我帮忙的机会了。”

        好半天曹蛮才哈哈大笑。

        “真是个有趣的小子,我看你不如干脆就跟着我干好了,就冲你这份胆识还有让马龙都夸赞的本事,跟着我定不会埋没你。”

        张凤府再度摇摇头。

        “跟着曹天王你干虽好,可那也只不过是寄人篱下,但凡天王有哪一天不高兴随时会要了我的命,与其如此每天担惊受怕,倒不如横了心搏一个前程,哪怕是死也不留遗憾,更何况我来九重天可不仅仅只是满足在大乐坊做一个端茶送水的伙计。”

        “死倒也不至于,九重天是一个凭本事说话的地方,我这大乐坊虽号称第一重天,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大乐坊不过是九重天最边缘的势力而已,远远不及其他八重天,我既然答应了你,便不会勉强你,我也算是喜欢你小子,有我的引荐书,你应该会爬的比较快一点,我等你在九重天大展拳脚。”

        张凤府离开曹蛮房间之后,曹蛮一张笑脸便渐渐冷淡下来。

        没过多久便有一小厮进门通报,曹蛮冰冷道:“带他去修罗道,从修罗道入第二重天。”

        闻言修罗道三字,那小厮面色一阵不自然,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惶恐,但毕竟不敢违逆了这位天王的命令,毕恭毕敬退下之后才是一阵摇头叹息。

        “又一个自寻死路的。”

        ……

        “通往其余八重天的路有三条。”

        在张凤府找到叶白荷提出进入第二重天时候,叶白荷出奇的没有刁难,反而郑重其事为其一一细说着九重天的事情。

        “第一条被称为天道,天道者,只有九重天最为顶层的人物才有资格出入,可你知道这些人物随便一人都是些江湖上早些年赫赫有名的魔道高手,手上血债累累,仇家无数,之所以躲到九重天便是为了寻求庇护,因此基本不会在九重天以外的地方露面,所以天道几乎没什么人走,也没什么人有资格走。”

        “第二条是人道,九重天的各个阶层势力所出入的路,这些人当中或许有厉害的,不过比起天道来却是差了不少,以往江湖上那些个企图在九重天扬名立万的人物们,几乎都是以人道出入九重天,可你也知道九重天什么都差,最不差的就是人,一个人落在人道里几乎就像是一滴水掉进了江湖里,用不了多久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这里也是最安全的路。”

        “至于第三条……”

        叶白荷顿了顿。

        “是绝对没有人愿意走的路,修罗道,一个被九重天所放逐之人囤积的地方,你应该知道放逐的意思,就是那些连九重天都感到棘手不愿意接纳的人,又或者说这些家伙不应该用人来形容才对,他们更像是幽冥之中的妖魔鬼怪,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这些人九重天不接纳,可放出去又会打破地下城平衡,便只能被困在修罗道,永世不见天日,有多扭曲可想而知,可这条路虽然危险,却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在九重天扬名立万的最佳途径,只要能活着穿过修罗道,一定会引起九重天那些大人物的注意。”

        “听起来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

        张凤府沉思片刻后沉声道。

        “修罗道很可怕?”

        “你已经见过蛇窟了。”

        叶白荷深吸一口气。

        “修罗道的恐怖之处只会比蛇窟厉害一千倍,一万倍,总之,地狱是什么样子,修罗道就是什么样子。”

        “第二重天天王的名字如果你不是孤陋寡闻的话也应该听过,黑寡妇的名号中原江湖没有几个人不知,此女人心狠手辣,做起事情来手段比男人还残忍的多,手下更是高手无数,你若是有信心,最好直接绕过黑寡妇继续深入修罗道,第三重,第四重,一直到第九重,甚至……”

        叶白荷顿了顿。

        “甚至直接进入最为深处的黄泉路,传闻那是一个与真正地狱接壤的地方,如果一口气吃不下,便可在第二重天暂且休息两日恢复元气,希望你不会遇到黑寡妇这个女人,否则我只能提前在外面给你烧香烧纸了。”

        “有那么厉害?”

        张凤府笑着问道。

        “难不成那劳什子黑寡妇还能比你这女人还更难缠不成?”

        “滚蛋。”

        叶白荷几乎抬手就是一掌,好在张凤府早有预料闪身离开原地,那愤怒之下的一掌愣是直接拍穿了墙壁让大乐坊三楼为之惊讶。

        文肃世子殿下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叶白荷房门口一把推开房门。

        “叶姑娘,发生何……”

        但看房中除去叶白荷之外便是张凤府之时世子殿下面色古怪,好半天才悻悻对身后持续赶来的宋一血,李玄机,萧弄月等人开口道。

        “没事没事,只是训练宠物而已,我们还是莫要打搅的好。”

        一众高手听的糊里糊涂,但见叶白荷依旧冰冷的如同腊月飞雪之时才多半确定真没有什么事情。

        李玄机咳嗽一声尴尬道:“张兄,你好自为之。”

        随后一行人才各怀心思离开。

        张凤府哭笑不得,便只能揶揄:“世子殿下可对你是紧张的很,说实话,其实你们两真的挺般配,既然如此,何必再继续在江湖上打打杀杀?不如干脆去做了殿下的妃子,享受……”

        “你再说我就杀了你信不信。”

        叶白荷咬牙切齿,但到底还是没有再度拍出能隔空拍穿墙壁的一掌,而是在张凤府索性闭嘴不言时候继续道:“你进九重天还需要帮我打听一件事情。帮我打听有关于罗刹令的一切消息,我在外面也会接着打探,一有消息便立马想办法通知我,另外,我要你做的扮相你也不必再做了,我要找的人已经出现,剩下的,便是如何将他从九重天里找出来……碎尸万段。”

        “了解。”

        张凤府点点头,作为与叶白荷的交换条件,张凤府自是不会言而无信,只是一想起那此刻就在自己怀中的罗刹令,再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叶白荷,不由得幻想起如果叶白荷有朝一日知道自己便是杀了罗刹使夺走罗刹令的人,到时候又会是一副怎样表情?

        这招引蛇出洞倒是没能起到预料中的效果,也许……也许面前这女子隐隐将夺走罗刹令的人跟九重天扯上了关系,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将目标锁定在了九重天,却压根儿不知道要找的人就在她的眼前。

        “另外……不知道追查那个黑衣人的行动进行的如何了?”

        张凤府说到底是无法跟文肃与宋一血这些人进行最直接的接触,所得到的消息亦只不过是叶白荷转达而已,念起依旧在风满楼养伤的那女子,张凤府想提前将情况摸索个清楚,好进行最为妥善的安排。

        “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白荷迟疑片刻,随后冷笑道。

        “怎么?你很关心那位长得如同娘们儿一样的小哥吗?”

        张凤府倒是不曾想到叶白荷如此敏感,才说了一句便生了这么多的疑问,知道自己若是表现的太过紧张反而会惹来叶白荷的疑心,毕竟此前叶白荷已经几度试探自己,故笑道:“我只是见你们在人家身上吃了不小的亏,所以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能抓到人罢了,至于其他,小哥也好,小姐也罢,我面前都坐着一位冰山美人,想再多又能想得到哪里去?”

        见从叶白荷这里得不到任何信息,张凤府只好作罢,心中暗自揣度也许叶白荷还在疑心自己,只是嘴上不曾说出来罢了。

        这女人倒是难缠的很。

        叶白荷皮笑肉不笑,道:“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张凤府点点头道:“知道。”

        叶白荷道:“在地上写给我看看对不对。”

        不明所以的张凤府应了叶白荷的话,以脚为笔,一横一撇,叶白荷猛的一脚,随后便见这位才入大乐坊没几天便傍上大人物让大乐坊无数小厮羡慕的公子一个平沙落雁式从大乐坊三楼直直被踢下一楼,在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大大的人印。

        忙碌穿梭在食客之间才见过曹蛮的那位小厮瞧见这情景,悠悠叹气。

        心道就这点本事还要去修罗道,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自己房间侧耳倾听隔着三个房间动静,还有大乐坊侍女伺候的文肃世子殿下看向这惨绝人寰的一幕,一阵后怕,劫后余生的世子殿下接过从穿着薄纱肉体若隐若现的侍女手中递过的一杯美酒,又瞧了一眼满脸通红的二八侍女,不禁感叹道:“某些时候本世子可觉着你们这些姑娘比什么高高在上的仙女更迷人多了。”

        正在某个房间中与名剑山庄那位已开始修行第三把神剑的少庄主一吐心中抑郁的李玄机看着楼下青砖上留下的人形痕迹面色古怪。

        “李兄,我见你好几次同那位兄弟说话,莫非你们认识?”萧弄月犹有不解,但原本与自己相谈甚欢甚至可以说是一见如故的李玄机此时此刻却果断摇头。

        “不认识,坚决不认识。”

        心道要是承认了这位被一脚踹下楼的伙计多多少少跟自己也曾并肩作战过,那丢脸岂不是丢到神剑宫了?

        ……

        “你们两个姑娘还有心思干活儿,赶紧去看看吧。”

        后厨弄菜的厨子找到了正忙忙碌碌颇为勤快的两个姑娘,有时候他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娇滴滴的姑娘怎的如此能吃苦?连他都看得有些心疼,总想着找借口让两个姑娘停下来歇歇,可偏偏她二位干活儿比谁都卖力,三番五次之下便也只能由着她们去,倒是知道这二位跟最近那混得风生水起的小子很熟,故此才来传消息,当听了消息的黄莺连汗水都顾不得擦便出去大乐坊后门的时候,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倒是只留下一个人坑,气的这位梨窝浅浅的姑娘直跺脚,不用多想便知是谁干的好事,只是当真看到站在三楼那位脸上如同裹了一层寒霜的女子之后,黄莺到底还是只能默默回到厨房拿着几件洗了又洗的衣裳撒气……

        “跑的真快。”

        叶白荷心中畅快,心道这下应该真的给张凤府摔了个结结实实,却不知自己正中张凤府下怀,想要光明正大溜走,不吃点苦头怎么行?

        ……

        “来了怎么不坐?”

        又是风满楼,又是十三娘,又是张凤府,只是此时此刻张凤府却始终站在十三娘这带着淡淡女子香味的窗前,倘若说是看风景,窗户却始终紧闭着。

        十三娘不解,却听张凤府道。

        “站着舒服一点,她醒过来没有?”

        并不会告诉身后十三娘自己是因为从大乐坊摔下来屁股开花而不敢坐的张凤府提起她这个字时候语气寂寥,连十三娘都来了兴趣,默默揣测张凤府与地窖那位姑娘的关系之时,不忘点头道:“醒过来了,不过人家醒过来就一直要走,要不是我那几个伙计在菜里下了蒙汗药,可能我还真制不住这小妮子。”

        “哦?蒙汗药?”

        张凤府哭笑不得。

        “只怕她醒来之后闹的会更加厉害,到时候你几个拿她不住怎么办?”

        十三娘笑道:“这不你来了吗?你来了老娘就不用下蒙汗药了,你不来老娘就接着下药,只要她醒不过来就不会有事。”

        张凤府道:“还好我来的快,要是再给你下几次药,恐怕这风满楼都保不住了。”

        “哦?这是为何?”十三娘不解。

        张凤府又才道:“她所练的武功至阳至刚,霸道无匹,体内自有罡气护体,而且这武功极为强横,身体恢复速度极快,眼下也只是她身子虚弱而已,一但内力逐渐恢复,蒙汗药又岂能起的了多大的作用?”

        听罢,十三娘才一阵后怕。

        “你这么说的话我可不敢让她在我这里继续呆下去了,保不齐哪天弄出大动静连我都拉下水,到时候我向谁喊冤去?”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在入九重天之前把所有事情安顿好,力求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

        “看来你是真做了决定,既然这样,那你随我来。”

        还是那条路,还是那个酒窖,只是当张凤府与十三娘一同下去之后,那女子还在酣睡。

        张凤府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快点醒过来?我时间不多。”

        十三娘道:“下的药有点重,怕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还不都是猴子怕这姑娘折腾?”

        猴子便是此前被张凤府以酒水打穿脚掌的伙计。

        张凤府也知十三娘是迫于无奈,地下城除去其他八重天之外就这么大,但凡有点大事,不用半日功夫便会传遍大街小巷,更何况是一众高手闹市街头大打出手这么大的事情?对于这女子手段,十三娘早有了解,若不多使点法子,只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既然如此,那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张凤府轻轻捏住床上女子手腕,温润如玉,一双常年练刀的手却一丝一毫老茧都无,不过一想起这女子身后势力,张凤府便知保持双手纹丝不伤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难,只是即便如此,她背后还是留下了那道疤痕。

        默念当年往事,张凤府五味陈杂。

        也许……她不过只是故意留着这道疤提醒她自己罢了。

        “我要以内力灌注她的身体,与她体内内力互相碰撞,如此虽然会让她很难受,但她会很快醒过来,只是我建议十三娘你还是先离远一点,怕误伤到了你,毕竟她的脾气……”

        张凤府并未多言,十三娘也知一个武功强横的女子被人下了蒙汗药,醒来之后定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便退后三步。

        只等张凤府试探到那股沸腾雄浑的内力之后落寞脸上才震惊不已。

        “居然已经到达了如此地步……莫非……”

        下一刻两股内力于张凤府手指接触点碰撞,只闻闷哼一声,地窖摇晃不已,灰尘漱漱落下,这般动静直接让几坛子老酒摔到了地上碎了瓦罐,酒香四溢,看的十三娘心疼不已,但那床上女子总算是醒了过来,先是睁开一双凤眼,长长睫毛微微向上,落下的灰尘丝毫近不得其身躯,十三娘正疑心这女子会不会大打出手时候,谁料这女子竟出乎意料的镇定。

        她淡淡道:“再有片刻,我便会直接以内力蒸发蒙汗药的药性,还好你来的快,要不然我就拆了这客店。”

        声音并无女子那般阴柔,反而带着几丝男子气概,张凤府不知如何开口之际,那女子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

        “我以为你将我丢在这里之后便不管不顾,没想到你还算是有点良心。”

        “你知道是我?从什么时候开始?”

        瞧着这张与多年以前大不相同的脸,张凤府脸上挂着淡淡笑意,让十三娘难以揣摩他的心思。

        “从你出手救我开始,不过那时候我不大确定是你,一直到方才你以内衣灌注我身,冰玄劲的内力天下举世无双独一无二,我才确定是你,故此我才没有反抗,若是换做别人,此时此刻这里已经躺了两具尸体。”

        那女子下了床,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女儿装,不禁皱眉。

        “我不喜欢这套衣裳,是你出去给我弄,还是我自己去?”

        “还是我去吧。”

        张凤府不敢违逆面前这张英气脸蛋女子的命令,讪笑一声便要出地窖,走出两步又突然回头一笑。

        “叶白荷,你的头发……我还是想看你原来那般长发披肩的样子,你这幅模样,我竟觉得有些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