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练拳

第二十八章 练拳

        秦广殿管辖区域某个无人问津的空地之内,张凤府正闭眼盘膝打坐回想不久前瘦罗汉挥出一拳的拳意,一遍遍不厌其烦揣摩,又一遍遍不厌其烦于脑海之中幻想自己施展这一拳时候的威力。

        常年练刀不差力气,对于外家功夫张凤府犹有涉猎,却远不如瘦罗汉那般挥洒的干脆,浑然天成。

        地下城高手无数,但料想如同胖瘦罗汉这等角色虽不说是九重天决定高手,却也绝对是站在地下城金字塔最上面的那一小戳人,连这等角色都心甘情愿为黑寡妇卖命,黑寡妇实力可想而知,要想办成那件事情,九大天王从来都是九座必须翻越过去的大山,根本没有捷径可走。

        偶然发现张凤府归处的岳老三瞧见盘膝片刻之后的张凤府陡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朝自己打出一拳,连忙下意识闪避开来,却见那一拳也只是一拳而已,便是连拳罡都无,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如此一来之前被张凤府带着做挡箭牌的怒气不知不觉竟已消除一大半,干脆就不去计较也许是张凤府的故意,因为好奇之前胖罗汉的一番话,便不阴不阳道:“你真以为你单单只是看一眼便能学会那家伙的拳力?”

        张凤府收了拳,呼出一口浊气,笑道:“不只是看了一眼,还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番。”

        岳老三也不是不明白这二者之间有何本质差别,便又道:“瘦罗汉武功本就不弱,否则也不会成为黑寡妇的左膀右臂,再加之如今看守修罗窟,遍学十殿阎罗武功,一身实力越来越强悍,这其中虽有黑寡妇杀鸡儆猴意味,可谁又能说得清黑寡妇不是护犊情深,要战胜黑寡妇亲自从二重天挑选出来的高手,哪儿有那么容易?”

        护犊情深这四个字兴许用的不是太恰当,张凤府估摸着黑寡妇也不过就是三十来岁,可胖瘦罗汉又岂止比她大了一个甲子?不过只是当着岳老三的面,无暇深究这字面上的意思罢了,他道:“修罗道之中历代十殿阎罗留下的武功想必都是些打着灯笼也难以找到的好东西,这胖瘦罗汉应该也学了不少,我虽没有那等看一眼便能领悟意境的天赋,”

        张凤府咧嘴一笑。

        “可好在我有一颗百折不挠的心啊。”

        闻言,岳老三顿时呆滞,果不其然下一刻张凤府便再度不要脸的带上他再闯修罗窟。

        胖罗汉早有预料,依旧不出手,作壁上观,只等瘦罗汉与张凤府二人交手,这一次,瘦罗汉与张凤府轰出同样的一拳,又一拳之后张凤府才落败,逃之夭夭,如此重复三天之后,张凤府无一不是试探一番之后便拍拍屁股走人,可与张凤府亲自交手的瘦罗汉心里却不得不翻起惊涛骇浪。

        张凤府进步实在太快……

        岳老三大约第七八次面色尴尬,又不好意思去做那望风而逃的举动,干脆低头一言不发只等修罗窟这二位看笑话。

        瘦罗汉道:“岳老三,想你好歹也是当初大姐麾下有名高手,怎的今日竟屡次三番被一毛头小子牵着鼻子走?一把年纪了就不觉得害臊?你不羞我们都替你羞啊。”

        不害臊那是假的,只是岳老三活了一把年纪早就过了那冲动好事的年龄阶段,被人说两句算的了什么?又说不疼,更何况进了修罗道,命都不怕丢了,还会在乎丢脸?

        双手负后带着一副恶鬼面具鼻孔朝天装作不去理会瘦罗汉在说些什么。

        胖罗汉忍俊不禁,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笑道:“讲真,我还真有点佩服这小子不要脸的本事,这样,你回去告诉那小子,我二人就在此等候他,不需要他完全彻底击败我二人,我们也没那个闲心陪他兜兜转转练武,免得被打搅清梦,只要能敌的过我二人共同三个回合便能入修罗道观天下至高武学,不过进去容易出来难,出来的时候若还是不能击败我二人,那就干脆直接耗死在修罗窟得了。”

        岳老三眼放精光,虽有些不喜张凤府每次拿自己做挡箭牌,可既然做了秦广殿的人,便与秦广王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此一来,谁又不希望这串蚂蚱的领头那只走的更远一点?若是能走出修罗道,那便再好不过了。

        岳老三揶揄道:“还有这等好事情?你莫不是诓我?”

        胖罗汉两眼一番白:“以我们三的交情,我哥儿两有必要骗你吗。”

        说罢便不再理会,岳老三踌躇之下,到底还是屁颠屁颠再度找到了张凤府,做了一次传话人。

        心道不图张凤府真的有那个本事带领兄弟们冲出修罗道入主九重天,但凡能混个修罗道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算折了自己的门面啊。

        ……

        待岳老三离开之后瘦罗汉已气的胡子乱翘。

        “老胖,没想到居然真被你说中了,这小子果然是偷师来了,不过那又怎样?我学了那么多武功,他能偷到什么时候?”

        胖罗汉不屑道:“你也就仗着年纪比他大一点而已,换做同样年纪你确定你有把握能胜过他一根手指头?这小子不能以常理论之,而今大姐正是用人之际,若是能将这小子拉拢过来,今后的用处不在少数。”

        胜过他一根手指头让瘦罗汉颇为不满,但此地仅有兄弟二人,又何须做那吹牛不怕牛皮吹破的角色?事实上……咳咳,好像还真是如此。

        瘦罗汉满打满算自己在张凤府这个年纪的修为,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虽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撇嘴道:“这算是你的自作主张?”

        胖罗汉道:“当然不算,我这不正要让你回九重天去请示一番大姐头吗?这小子悟性很好,两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便能临摹出来你那七杀拳的几分拳意,胜过你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再加上这小王八蛋如此脸蛋皮糙肉厚,拿岳老三来做挡箭牌,你认为我二人能耐他如何?老三虽被打进修罗道,可到底也还是二重天的人,同门互相残杀这种事情,就算你我二人肯做,大姐头也未必愿意,大姐头让我们收拾这小子,你随便编个由头便能糊弄过去,收不如放,放才能收啊,若是把这小子欺负的太狠,难保不会对我们起了仇恨之心,虽说想杀我们两个的家伙从这里排队能排到大乐坊,可被这么一个不对劲的小子时时刻刻惦记着,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啊,便是连好好喝顿酒恐怕都得提防这小子随时暗算。”

        瘦罗汉能学会修罗窟中至高无上武功,悟性不差,更何况思考一个显然的问题?

        他自幼便喜与人切磋武艺,更是因此打死打伤的人不在少数,堪称武痴,一个武痴又岂会怕人纠缠?

        说到底……他老兄二人最终只是不愿意连好生喝顿酒的时间都没有罢了,二人将心中已生默契,谁也不拆穿。

        瘦罗汉道:“这样一来便是坏了修罗道的规矩,哪怕假以时日这小子只有让我们二人服气的份儿,提前让他入修罗窟精修武道随后为大姐头所用,这样一来倒是给大姐头上了双层保险,只是……就算我们有心,这小子也未必会乖乖听话啊。”

        胖罗汉嘿嘿一笑,道:“修罗道的规矩还不是人定下的,规矩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今年该我二人看守修罗窟,那规矩就是我们说了算,其他十殿阎罗纵有不服,也不得不掂量掂量咱们大姐,你尽管回二重天跟大姐头说明情况就行,只要大姐头那边松了口,我这边自有办法,咱们都是为大姐头卖命,既然来了,不指望着向上走?难道还指望走下坡路?”

        瘦罗汉不言,心里默默计较一番之后才冒着再度惹来那位大姐头不高兴的风险开启密道回到了二重天,心想怪事年年有,但总该不至于一天之内大姐头连着发两次脾气才对,回到那处高宅大院之后,遥远便见李乌拉与刘宝二人正在森森庭院昏黄烛火之下下棋,二人你推我搡为了一步棋大有一副鱼死网破模样,丝毫未曾注意到二人在瞧见他回来时候眼里那一丝狡黠。

        瘦罗汉看的想笑,眼下却无心思,七上八下不安进了阁楼之时,明亮灯火之下,正有一黑衣女子沉默无言,猜不透她此时此刻正在想些什么。

        “嘿嘿,大……”

        “大你娘的头大……”

        同样的画面一天之内上演两次,瘦罗汉自己都觉着自己是不是也太倒霉了一些。

        “谁让你滚回来的?”

        前不久才收到消息,说是秦广殿那刚刚继任秦广王的小子胆子忒大,死活都不肯来二重天报道,这可是真真切切触怒到了黑寡妇。

        瘦罗汉心里难受,此时才想明白为何素来与黑寡妇形影不离的外面那两个家伙竟这么有心情下起棋来,原来根本就是等着某个倒霉鬼去引发黑寡妇的这口恶气。

        瘦罗汉抹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憋屈道:“大姐头,情况有变,我回来是跟你说说具体情况的,然后大姐你定夺接下来该如何。”

        黑寡妇消了心头恶气,冷笑道:“你说,我听。”

        瘦罗汉把握机会忙将与胖罗汉的商议结果以及事情经过本末尽诉,完事后还不忘自毁一番。

        “还是大姐头说的对,此番我可真是看走眼了,现在看来这小子能击退花如玉绝对不是偶然,短短几个时辰便能将我的武功照猫画虎学的有模有样的家伙可不多见,还有这种脸皮厚度,简直跟外面的李乌拉和刘宝有的一拼,有了我与老胖这等逆天的武道悟性,再加上外面那二位的脸皮厚度,这小子一但成长起来绝对会成为大姐头的有力助手,千万不可错过啊。”

        一番话说的有模有样,连黑寡妇都不由得好奇面前这鼻孔朝天的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如此推崇一个人了?

        黑寡妇道:“先前那小子才拒绝了二重天的命令,此刻你是打算让我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瘦罗汉低声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为了大姐的计划,暂且先放他小子一马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花如玉顶多只是被这小子所伤罢了,并未出性命之忧,也没什么过不去的。让这小子先入修罗窟,以他的悟性只要在其中有所收获,实力必定大大上升,到时候他还不是得对大姐你感激涕零?只要老老实实归了大姐头你,嘿嘿嘿,大姐头你还怕没机会狠狠拾掇这小子一顿?别说是一顿,就是天天被大姐你当成出气筒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到时候还不是大姐头你说往东,他不敢往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