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上船

第三十二章 上船

        楚江王走后,黑寡妇原本一张紧绷的脸却突然放松开来,甚至隐隐还带着一丝笑意,门外李乌拉刘宝二人一直在外等候,将二人谈话内容尽数听在耳里,确定楚江王已走远之后,李乌拉疑惑着比划了一个手起刀落姿势。

        “大姐,真要下手?”

        黑寡妇笑道:“下个屁下手,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终于来了,这小子简直就是老天爷派下来帮我的,你去让蔷薇好好打探这小子来路,如果确定其跟冰宫有某种关系的话,接下来可真有好戏看了。”

        ……

        修罗窟之外,张凤府凝聚浑身内力双掌对上胖瘦罗汉二人,果不其然被震飞三丈之远,撞塌两具恶鬼雕像之后才勉强停下,五脏六腑气血翻涌,险些就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胖罗汉道:“我二人使出的这一套拳乃是修罗窟之中楚江王留下的七杀拳,外柔内刚,你虽模仿了七杀拳几分拳意,说到底还是没能掌握七杀拳的精髓,对付老瘦一个人或许还能勉强接住,对付我二人联手是绝对不行的,要破解这门外柔内刚的功夫,以硬碰硬,你一人又如何能敌得过我二人两股内力?所以如果有什么卸力或者借力打力的武功,对付这七杀拳最为合适。”

        张凤府平复翻涌气血之后沉声道:“多谢前辈提醒,借力打力的功夫有很多,不过如果想完全搞定两位前辈如此刚猛的内劲,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胖罗汉道:“不着急,你有时间,慢慢来。”

        张凤府道:“不必了,我这就再试一次。”

        再度出手时候,胖瘦罗汉脸上并无凝重之意,张凤府迅速贴至近前,对上胖瘦罗汉二人双拳,两股拳力入体,于五脏六腑游走一拳之后尽数反还回去,将胖瘦罗汉二人弹开,张凤府也被此力道再度震退三尺有余。

        胖瘦罗汉二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对方眼里震惊,但毕竟没有当着一个岳老三的面亲自道破个中玄机,倒是作为看客的岳老三看的却是津津有味。

        “第一招算是你赢了。”

        沉默片刻之后,胖罗汉如此说道。

        张凤府眼里闪过一抹晦涩,也不道破,只笑道:“两位前辈承让了。”

        胖罗汉:“赢了就是赢了,哪儿来的什么承让之说,你方才那门武功可是将借力打力发挥到了极致,接下来是第二招,注意看我手刀。”

        胖罗汉以手为刀,化作一道残影迅速逼近张凤府,瘦罗汉同时不忘提醒道:“小心这小子的刀,古怪的很。”

        然胖罗汉像是根本未听进去一般朗声笑道:“我这一套刀名为大煞刀,乃是宋帝王的成名绝技,当初他便是凭着这套刀打入修罗道,硬打出来一个十殿阎罗的名头,这套刀与刀名十分贴切,刀谱带着浓浓煞气,至阴,至毒,至狠,老瘦将会在我出刀之后也出刀,只需要胜过我二人一招,这第二招你就算是过了。”

        旁边岳老三听的不解,哪儿有人在与人拼斗之前还自报一番家门的,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放水,胖罗汉如此也就罢了,谁知瘦罗汉更加过分,一招一势都讲解的清清楚楚,何时收,何时放,何时何种角度,几分内力,如此一招下来,张凤府虽依旧败退三丈,却也算是硬生生承受下来胖瘦罗汉第二招。

        “好小子,我们果然没看错人。”

        胖罗汉大笑,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虽说我二人有放水只嫌疑,可天下武学奇才虽多,不过能做到如此活学活用的人却是凤毛菱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领悟我二人的刀意,并且迅速做出最快的反应,你小子,也练刀练了不少年吧。”

        张凤府倒是没想到眼前二人竟如此让自己轻松过了第二招,第一招时候为了能卸去七杀拳的内劲,不得不使用最大的秘密冰玄劲,以冰玄劲之绝妙将七杀拳返还回去,不过因为修为有着差距关系,返还回去的毕竟不是全部内力,犹有不少将五脏六腑冲击,可第二招时候,自己压根儿就没有太多吃力,不过只是因为胖瘦罗汉二人放了太多水罢了。

        张凤府不解的打量着胖瘦罗汉二人两张脸,却只能从二人目光里看到一种别样情绪,因为还有一个岳老三的关系,有些话实在不便问出口,便只能笑道:“五岁学刀,至今十八年有余,十八年的刀还是输给了二位前辈,不足为谈。”

        瘦罗汉没好气道:“你小子也太蹬鼻子上脸了,十八年对你来说或许算得很长一段时间,可你当知这座江湖那么多人,有人练了一辈子的刀也未必能将刀练至你如此地步,尤其你小子这把刀,如果我瞧得不错,怕不是只经过你一个人的手,也并非所有刀意都由你一个人养成,如此好刀配你小子,倒也不算埋没了这把刀。”

        张凤府倒是没想到被瘦罗汉一眼瞧出这么多端倪,便老实笑道:“前辈慧眼如炬。不知第三招前辈打算如何?”

        胖罗汉道:“外家功夫比了,刀法也比了,而今我们第三招干脆另辟蹊径,比一比这内家功夫如何?”

        张凤府诧异。

        “内家功夫,两位前辈想如何比拼?”

        胖罗汉道:“这个就简单多了,瞧见那边那座雕像没有?我二人以内力灌注那雕像之内,再由你来灌注一股内力进去,三股内力碰撞,倘若那雕像碎了,你便输了,若保持雕像不碎,便是你赢,如何?”

        张凤府心中已有计较,心道原来这两个家伙打的是这般主意,而今冰玄劲的秘密早已从身上泄露出去不少,从青蛟帮马龙,到蛇窟蛇姬,随后是花如玉,再然后便是面前这二位,想必面前这二位是不确定这股内力究竟是不是冰玄劲,故此才提出比拼内力的要求,冰玄劲以卸力还力四个字为精髓,若是能将他二人两股内力完全控制在那恶鬼雕像之中,不冲出雕像便能保证雕像外部不碎,说话间胖瘦罗汉二人已踱步至那约摸一人高的恶鬼雕像近前,两股内力灌注入体,张凤府紧随其后灌注进去第三股内力,隐隐可闻三股内力在雕像之内周旋动静,那雕像止不住颤抖险些就要崩坏。

        作为看客的岳老三更是比谁都紧张,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却见那雕像在颤抖约摸十数呼吸过后,终于颤抖停止,恢复如初。

        心里明白却装作没事人一般的张凤府与胖瘦罗汉二人,共和三人齐齐大笑,看的岳老三不明所以,等他三人顺着长长青石阶梯逐渐入了最尽头修罗窟之后,岳老三才控制不住一只手去触碰那座不久前灌注三股内力的雕像,谁知一只手才刚刚触碰到便见雕像在瞬间化为齑粉,原来这雕像内部石料早就彻底化作飞灰。

        ……

        修罗窟之内森罗万象,骸骨密密麻麻,墙壁之上更是刻画下了许多文字以及各种各样图案,诡异至极。

        终于到了三人单独相处,张凤府便也不再藏着掖着,直坦言道:“两位前辈已经看穿我的秘密,却不当众拆穿我,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猫腻?”

        胖罗汉道:“猫腻没有,只是对你这小子的来历十分好奇而已,你这门武功我们也曾有幸见过,兄弟跟那人有什么关系?”

        张凤府道:“如果我说了,怕是二位会立即要了我的命。”

        胖罗汉道:“小兄弟此言差矣,也许别人会这么做,不过我二人却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倘若小兄弟有兴趣,且先不着急去观墙壁上这些武功,先听我二人与你说一段往事,有没有兴趣?”

        “却之不恭。”

        将那修罗窟入口处酒菜拿来,昏黄火光照耀之下,胖罗汉饮酒一口,便将话匣子徐徐打开。

        “江湖人只知九重天是在南唐沦陷之后才建立,却不知南唐在当年鼎盛时候便开始于暗中打造这片地下王国,能有此能耐并且能做的如此周密的人,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是什么人了吧。”

        “皇帝?”

        张凤府不觉身体微微一震。

        胖罗汉道:“你以为天下除了皇帝之外还有何人能有如此能耐,如此统筹能力?短短数十载岁月便将荒城掘了个九重天出来?这天下分黑白,白的是皇帝的,可咱们这位皇帝有点贪心,想要将黑的也一并纳入囊中,九重天便因此而生,以九重天吸引这座江湖中那些有家不能回的人物,将其联合起来组织成另一股强大力量,将两股力量尽数掌握在手里,这才是咱们那位皇帝最大的愿望。”

        张凤府不明觉厉,只笑道:“皇帝既然有如此能耐,为何还是将天下输给了大夏?”

        胖罗汉道:“咱们这位皇帝也算是雄才伟略,可唯一的缺点便是太过小家子气,倘若不是十八年前广陵王之乱,这中原恐怕早就被他收进囊中。”

        张凤府不解:“一个广陵王而已,对于整个王朝来说虽是中流砥柱,可没了这根柱子也应当不会到天塌下来的地步。”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这根柱子在这座江湖上早已生根发芽,枝丫遍布,杀了广陵王便等于诛了这些人的心,当年咱们王朝那位王爷麾下数十万铁骑,骑在战马之上打下了南唐大半个江山,何等风流写意?其人更是人中之龙,广交天下,曾有传言,但凡广陵王所至之处,不论江湖之中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皆必须停下干戈,这已是黑道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传言或许有夸大其词之嫌疑,但空穴不会来风,由此也可见咱们那位王爷声望到达了何种地步,广陵王之死,震动天下,若非如此,大夏蛮子又怎会有机可乘入主中原?只差一座城池便马踏整个中原,若非大鉴国寺武僧横空出世,恐怕如今我等已皆为奴隶,倘若广陵王那时还在,只需振臂高呼一声,这座江湖谁敢不从?不过可惜事与愿违,当然,这些都跟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关系不大。”

        胖罗汉叹了一口气。

        “广陵王生前时候皇帝便开始筹措九重天的建立,那时候因为黑道有规有矩,倒也算事事顺风顺心,可自那位王爷走后,江湖便等于失去了最大的镇压,又逐渐开始乱做一团,乱中求利益,中原各大门派武林世家在那一段岁月里皆夹着尾巴做人,闭门不出,如此才造就九重天在短短几十年之内发展如此迅速,而今完全成为一座与世隔绝的地下王城,好人的地狱,恶人的天堂,不过九重天更是一个讲实力的地方,有实力便能在此呼风唤雨,没有实力,屁都不是,故此才有十殿阎罗,九重天天王,十二道场主的地位出现,这些人各怀心思,都是些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可你也应该知道,十指尚且分个长短,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如果说地下城是一个大江湖,那我九重天就俨然是一个小江湖,这其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时刻都在上演,而且虽说九重天是那位大人物的大手笔,可你更应该知道,这座江湖,并不是所有人都惧怕那位大人物的,尤其,是在京城广陵王案之后,故此,九重天之内,也分成了两个派系。”

        说到这里,才算是进入正题,

        火光忽明忽暗,燃烧的枯木发出哔哩吧啦声音,时不时溅射出两个火星子,都在靠近张凤府时候自动熄灭化为飞灰。

        胖瘦罗汉二人看的惊讶,罡气自行护体,心道冰玄劲这门武功果真名不虚传。

        张凤府收拢思绪。

        “那二位前辈跟二重天天王黑寡妇是属于哪一派?”

        胖罗汉道:“我们自然是希望这座江湖是他本来应该有的样子,风流写意是江湖,成王败寇是江湖,总之一句话,若是这座江山连江湖都不是来去自如的自由地,那江湖便失去了他本来的意义,这并非是一件让我们很喜欢的事情,可树大招风,总有那么许多人期望身后站立着一根大树,好为其遮风挡雨,偏偏这种人又不在少数,故此,想要推倒压在江湖之上的这座大山不可谓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们需要帮手。”

        张凤府道:“所以二位有意放水输我三招,就是为了让我上你们的船?”

        隔着散发出温热的火堆,胖罗汉的笑容也变得有些狡黠。

        “那你愿不愿意上我们的船?上了我们的船,你的秘密还是秘密,无人会拆穿你将你置入万劫不复之地。”

        张凤府单手以那把杀人刀刀身挑弄着火堆,让火堆温热更甚,架子上摆放着金黄流油的烤肉油脂掉在火堆里,光华大盛。

        他别有深意道:“与其说是我上你们的船,倒不如说是你们上了我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