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杀无赦

第三十三章 杀无赦

        胖瘦罗汉二人不明张凤府话里意思,也未去深究,只当终于说动张凤府时候,二人笑逐颜开。

        拉拢一个强者未必算的了什么本事,强者因为太强,多了许多不可控制因素,可倘若拉拢一个将来绝对会成为强者的人物,那才是真正本事,想着替黑寡妇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他二人叮嘱一番之后便退出修罗窟,只等张凤府自己寻找最为有兴趣的武功,同时不忘告诉其也要留下一门武功。

        这是修罗道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藐视这个规矩。

        期限只有三日,三日之后不管有无所得,都必须离开修罗窟。

        张凤府默默掐算着时间,自来修罗道好像自己还从未休息过,不过虽如此,来了修罗窟,又哪里还有半分瞌睡?

        目之所及便是宝山一片,从年久失修的墙壁之上看到了各种见过或没有见过的武功,遗憾的是因为湿润的关系,不少刻有武功心法的地方,墙壁都有部分脱落,难以看到真容,武功还好,内功心法可不比别的东西,稍有差池便会走火入魔,到时候才是个大麻烦。

        所到之处也有不少保留还算完整的,不过张凤府匆匆一瞥之后便没了多大兴趣。

        《大如来掌》,《大慈大悲手》,《观音剑》……

        诸如此类,虽说都是上乘武学,不过身为冰宫弟子,自上山起所见识过的武功又能弱的了哪里去?虽说武功多多益善,可因为只有三日的关系,张凤府并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武功上面。

        走走停停,《七杀拳》《大煞刀》,两门还算可以的武功都已从胖瘦罗汉二人身上领教过,也不足为停留,当走至一处刀法下面时,张凤府才微微停下脚步。

        殊不知胖罗汉早先出去修罗窟之后,因为好奇张凤府会选择什么样的武功,鬼使神差又入了鬼气森森的修罗窟,当看到张凤府停留的那一面墙壁之后微微惊讶,随即笑道。

        “你眼力很不错,这门《火云刀》就算在修罗窟之内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乃是修罗窟初代秦广王留下的独门秘籍,此刀霸道无匹,以真气为火,所至之处寸草不生,只可惜,这门刀法不过只是有头无尾罢了。这套刀乃是初代秦广王毕生所学之精髓,只是还没能研究出下半部的时候便走火入魔将自己烧成一副骷髅架子,这门武功也成为了绝唱,倒是后来有不少人想尝试,只是在修行时候十之七八都差点走火入魔,故此,才至今无一人学会,说来也奇怪,修罗窟之中大多数武功都逐渐残缺不全,唯独这门武功一直保存完好,也许,我估计它只是在等待一个它的有缘人罢了。”

        胖罗汉说起此处,仍不忘观察张凤府表情,在见张凤府始终凝神灌注之后,不免微微惊讶。

        “你对这套刀感兴趣?”

        张凤府继续瞧着墙壁上那些铁画银钩又有些弯曲仿佛深深镶嵌进墙壁里的小字,低声道“想必当年那位秦广王是在弥留之际才刻写下来这套武功心法,故此才会入木三分,当初他被心火灼烧的时候,一定非常痛苦,字里行间皆带着绝望,这只是火云刀的心法,没有招式,想必这套武功本来就是以手为刀,与大煞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又与大煞刀运功路线完全不同,一套至阴至寒,一套至刚至阳。”

        提起至刚至阳时候,张凤府不免又想起隐藏在斗笠之下那张雌雄莫辨的绝妙脸庞,再看一眼身边不论是年龄还是修为或者阅历都高于自己不少的胖罗汉,问道“前辈可知天下武功有互相冲击互相压制这个说法?”

        不明为何会生出此疑问的胖罗汉思索片刻,随后很肯定的摇摇头:“只听过相辅相成,没听过互相克制,两股截然不同的内力在体内互相制衡,就好比一个天平,没有人能控制到天平两端时时刻刻保持平衡,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轻则武功全废,重则连命都保不住,故此,这种铤而走险的方式,从未有人尝试过。”

        张凤府又道:“那如果有人愿意尝试,将一股阴柔之气与一股阳刚之气互相周旋,结果会如何?”

        胖罗汉似乎有些难以相信如此疯狂举动,便压低了声音道:“莫非你打算!”

        张凤府笑着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我有一个朋友,因为修炼了至刚至阳的一门武功的关系,导致现在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才问问。”

        “她一定是个女的。”

        胖罗汉脸上肥肉抖了抖。

        张凤府笑而不语。

        胖罗汉又道:“修炼两种截然不同武功,下场无非只有两种,要么就是五脏六腑受不了如此冲击,玉石俱焚,要么就是两股力量完美融合,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战斗力,不过第二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一手持一碗水且难以端平,又何况是两门霸道无匹的内功,而且这两门内功一定要本身都相差不大才行。”

        “明白了。”

        张凤府点点头。

        “也就是说只要能将两碗水端平便也是有机会成功的对不对?”

        “你这想法很危险。”胖罗汉如是道。“从未有人如此大胆过。”

        张凤府笑道:“可我那位朋友就是那么大胆的人。”

        说至此处,胖罗汉除了心道一声这小子怕八成是疯了之外便未再多说什么,只等张凤府将那一篇火云刀心法大概看了一个遍之后才询问道:“你打算练这门武功?”

        张凤府道:“如此霸道武功不应该就此埋没在修罗道,我且先试一试按照心法所载的运功路线能不能行得通。”

        说罢,张凤府便真盘膝坐下闭目运转身体内力,胖罗汉看的心惊肉跳,忙提醒道:“小心走火入魔。”

        张凤府闭眼答道:“多谢前辈提醒,我张弛有度,时间只有三日,三日之后若是不能胜过二位前辈,便只能困死在修罗窟,那可不是我要的结果。”

        胖罗汉眉毛一挑。

        “既然现在都是自家人了,就算放你一马也未必不可。”

        张凤府嘴角微微上扬。

        “那倒不必了,修罗窟毕竟不是二重天的修罗窟,修罗窟的规矩也并非是想改就改,更何况有些事情就算二位前辈也未必做得到,先前已让两位前辈让了三分,如果二位前辈再度为我开后门,恐怕九重天之内的那些个大人物就该不高兴了,我说的对不对?”

        “你小子倒是看的挺透彻,”

        胖罗汉不免心服口服,张凤府所言不假,二人虽看守修罗窟,说到底却还是在九重天那些个大人物的关注之下,有些事情做的太过分,倘若那些人追究起来,二人也只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份儿,就是黑寡妇也未必保得住。

        能让三分已是给足了张凤府面子。

        “你只有三日,倘若你真有那个运气能将这门武功练成,哪怕只有上半部,依着初代秦广王靠着这门武功越级挑战的手段,你未必就胜不过我二人,只是凡事都需要量力而行,修罗窟之中也不只是这一门厉害武功,你自己掂量着来。”

        胖罗汉说完便不再打扰,安静退出修罗窟之后,便启动墙壁某处机关按钮,从头顶落下千钧断龙石,将修罗窟牢牢封死。

        “那小子估计得高兴坏了,三天时间都无人打扰他,任何麻烦都找不上门,这种机会可不多。”

        瘦罗汉瞧着沉重断龙石,此石重又何止千钧?又坚固无比,根本别想破开,只有等三日之后机关自动开启,外面的人才能进的去,里面的人才能出的来。

        “话虽如此,不过情况可不太乐观。”

        胖罗汉轻轻叹气。

        “这小子那么多厉害的武功不学,偏偏选择了火云刀,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二人看走眼了。”

        瘦罗汉一张干瘪脸微微抽搐,随即满不在乎道:“管他的,修罗窟已经进去。该怎么样都是他的造化,跟我们可算是没什么关系了。”

        岳老三还一直守候在修罗窟之外靠在某处雕塑身下打盹儿,被瘦罗汉一脚踹醒之后还睡眼惺忪。

        “你家主子要在此闭关三日,这里好像没你的事情了,要睡觉就滚回去睡,这里可不欢迎二重天的败类。”

        瘦罗汉不是很客气,岳老三心有愤怒,不过念起自己与这二人如今身份地位差别之后,只能恼怒的瞪了二人一眼,随即才不回头的离开修罗窟,回去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心里怀着心思倒也算速度快,才回秦广殿时候便见群鬼哗然,而那只属于秦广王的高台座位之上,正有一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儿安静等待。

        兄弟岳老四还在那人膝下战战兢兢,头都不敢抬,狼狈无比,在见岳老三回来之后也忙使眼色,兄弟二人心意相通,岳老三不敢大意,便快步上山伴其左右,恭恭敬敬道:“大人有何吩咐?”

        能混入二重天,又能在打入修罗道之后还能保住一条命,兄弟二人见风使舵的本事可是比已经死无全尸的岳老八好了太多,九重天大人物相比较起鱼龙混杂形形色色人皆有的地下城来说不过是凤毛菱角,可真正有那胆气敢随随便便坐在十殿阎罗宝座上的人却是屈指可数,而这些人当中随便一个都不是他岳家两兄弟能轻易招惹的存在,修罗道是个讲实力的地方不假,可修罗道更是一个讲地位的地方。

        那黑袍之下是一个女子,这一点岳老三活了几十年一眼便能看出来,不论是坐姿还是身上似有似无的香风,都做不了假,只是这女子是谁却是暂时还猜不出来。

        那女子沉声道:“秦广王为何不在?”

        果然是冲着那小子来的。

        岳老三虽惊讶,但毕竟不至于手忙脚乱,心道这位新任秦广王不愧为一个刺儿头,这才多久便惹出来这么多事端,其实张凤府倘若能在当日里直接出手击杀花如玉,未必还会惹出这么多麻烦。即便花如玉有后台,可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去破坏九重天这么多年来的规则,相信即便是那些背后的大人物都不得不掂量掂量这其中利害关系,可如果没有死那就大不一样了,以花如玉跟三重天天王的旧事,即便被那个冷酷的家伙亲自下令打入修罗道,可也不得不让十殿阎罗给这位女子几分面子。

        有时候面子,的确是个让人很头疼的东西。

        虽不知面前这女子身份,不过一声大人却是实至名归的。

        “大人,秦广王殿下已入了修罗窟,不知大人有何要事。”

        “什么?那家伙去了修罗窟?”

        黑袍女子惊讶之下让岳家两兄第下意识浑身一紧。

        “什么时候去的?”

        “就在不久之前,按照修罗窟的规矩,怕断龙石三日之后才开启。”

        “那我岂不是要在这里等上三日光景?”

        黑袍女子咬咬牙。

        “罢了,只是三日而已,很快,我就在这里等候就是,对了,赶紧让下面这群恶心的东西赶紧滚开,还有你们两个,恶心到本小姐了。”

        岳老三岳老四如蒙大赦,赶忙四下散去。

        彼时还剩下黑袍女子一人,女子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将黑袍脱下,露出一具妙曼娇小身子,以及一股浓浓西域风情,不是主动请缨整治张凤府的恶女蔷薇又是谁?

        念及不久之前气势汹汹而来却被张凤府狠狠摆了一道的事情,蔷薇便生出了此仇不报誓不为女的心,但听后来李乌拉说张凤府可能与冰宫有某种关联,便生出了好奇之心。

        只因江湖虽大,但屹立于武林之巅峰的门派却是屈指可数,冰宫绝对是其中当之无愧的一个。

        虽好奇,但有些仇恨却是不得不报的,倒是想过真刀真枪跟张凤府干上一架,不过如此一来,可就未免少了一些乐趣。

        正当这位十二道场主之一的女子心里琢磨怎么等张凤府出关之后好好算算这笔账时候,一声微不可查的秦广殿甬道脚步声已清清楚楚传进了其耳朵里。

        “黑寡妇早就生出二心,等她出手料理这小子,恐怕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事出有因,也不得不先斩后奏了,九重天将乱,就从今日起,见秦广王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