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隐入

第三十四章 隐入

        再度笼罩于黑袍之下,蔷薇遁入秦广殿黑暗之中,只等那阵细碎脚步声上前,身为九重天十二道场主,对九重天的了解自是比寻常人了解的多,能在此时候直呼黑寡妇其名并且道出其中一番九重天势力派系的人,实在不多,九重天九大天王一般不会越过界亲自踏足修罗道,修罗道有十殿阎罗主事,此十殿阎罗虽说在九重天之下,不过能从万千放逐者之中脱颖而出霸占阎罗一位的十个高手,又岂是泛泛之辈?只不过是十殿阎罗一直各自为政不愿团结起来罢了,否则修罗道万众一心,恐怕就算是九重天也不得不掂量掂量如此多的放逐者联合在一起将是一股多么恐怖的力量。

        分化十殿阎罗便是九重天最为顶尖那一位所采取的最为明智的决定。

        蔷薇躲在黑暗之处静等那位潜入秦广殿发号施令的家伙进来,先是看见影子,随后才是看见一条断臂,以及断臂之上那个冷酷无情的家伙。

        楚江王居然来了秦广殿。

        蔷薇心中震动,这楚江王实力绝对并非花如玉这个依靠着跟三重天那个家伙才勉强占得一位的家伙能比,至少,张凤府想要胜过楚江王着实是够呛,楚江王麾下修罗无数,高手自是不必多说,而今亲自带着五个恶鬼上秦广殿,其心思已昭然若揭,怕是势必要截杀张凤府,自蔷薇之前一句命令过后,群鬼便退出秦广殿,正是四下无人之际,也无怪楚江王如此明目张胆,只可惜却是扑了一个空。

        秦广殿鬼影都没一个,又何来张凤府踪影?

        楚江王不禁眉头紧皱,今日是抱着必杀决心才来秦广殿,而今却不见那位新任秦广王踪影?

        麾下有一恶鬼道:“可能是去了修罗窟也说不定,去修罗窟下手如何?”

        楚江王道:“除非你们五人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杀了守门的那两个家伙,再摧毁断龙石进去杀了秦广王,否则就给我闭嘴。”

        五个恶鬼不言,各自掂量了一番自己本事,论实力,虽说都是修罗窟之中个顶个的高手,五人合力击杀胖瘦罗汉未必有多难,可断龙石却不是随意便能摧毁,此断龙石自修罗窟存在伊始便由无数能工巧匠打造,材质手艺机关俱是上乘,莫说是以强力破开,恐怕刚以强力硬撼断龙石便会被修罗窟之中无数机关暗器射成刺猬,虽说修罗窟之中恩怨仇恨无时不刻不在上演,可满打满算,敢硬撼修罗窟的角色,至今还真没出现过。

        楚江王见此次前来扑了一个空,心道倘若继续待下去难免惹人生疑,虽说身后有人坐镇,不至于到害怕地步,可黑寡妇倘若真撕破脸皮,以其以及其身后那几位的怒火,恐怕三重天那位还真未必能在风口浪尖之上保住自己,故此,他下令道:“你五人潜伏在秦广殿之中,等待秦广王出关,半路截杀,记住,必须一击即中,若能成功,你们便能活命,若是计划失败,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怎么做了,你们各自远在中原的家人我已找人安顿,没有后顾之忧,以你五人击杀一个勉强靠偷袭才能将花如玉击败的小子不过是探囊取物,事成之后再回楚江殿,我令有重赏。”

        蔷薇于暗处听的心惊,心道那不久前才将自己灌醉的家伙倒是好运气,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去了修罗窟,只是若非没有今天这一幕,恐怕她还不知九重天两派势力竟早已达到如此势成水火地步。

        将五个绝顶高手安排在修罗窟之外的道路上截杀,这一段路平日里极少有人踏足,死在这里,根本无人知道是谁干的,倘若有个人出来出头也好,毕竟修罗道是一个讲实力的地方,有人站出来承认是自己干的,了不起就是替代张凤府的位置,可无声无息干掉秦广王,便是想找那么一个人出来算账也找不到了,不排除张凤府从修罗窟出来之后功力大进的意外因素,可再进步又能在短短三天之内进步到哪里去?

        怕张凤府被干掉已经是无法逃避的事实了,才入秦广殿便又要出修罗道,蔷薇不可谓不觉得心中窝火,但念起不愿破坏了那位大姐的大计划之后,不得不再度返回九重天将这一大事说与那位奇女子听。

        黑寡妇听罢之后满脸冷笑。

        “这么快就等不及要排除异己?恐怕这些家伙已经开始在暗中部署诸多事宜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动我地盘的人,那也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蔷薇,你也去等候在修罗窟之外,等那五个杀手出手时候看情况而定,倘若张凤府那小子能应对,那也算我没看走眼,若是应对不了,你便帮他一把,保住这小子的命再说其他,另外,我打算去一重天一趟,我不在的时候,你视情况而定,总之一句话,我九重天是江湖的九重天,不是朝廷的鹰犬。”

        入得九重天有三条道,修罗道,人道,天道,只因能出入天道的每个人都是九重天之中绝顶高手,但绝顶高手毕竟屈指可数,故此天道基本没人守候,也基本不会有人踏足,但凡身份到了一定地步,若非是必须高调出面的场合,大多数成了精的人物都不会太过吸引人眼球。

        被疾风骤雨摧毁的那一棵树木,永远都是最高的那一个,而地下城,远非疾风骤雨可比。

        不愿坐那被人最注意的一个,黑袍自出了府邸,便顺着二重天最为热闹繁华之地而去,任谁也不会想到人道便是建立在如此地方,与一重天相连接,又与其他七重天衔接,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最危险的地方也未必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从黑寡妇踏进那家酒肆时候,便能感觉到周围上下至少有数十道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这些被九重天故意安排在入口处的眼线绝对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任何混入二重天的可疑之人,而但凡被锁定为有危险的人物,恐怕才踏进出口便会面临数十高手的绞杀。

        黑寡妇将这数十道目光一一察觉,默默记在心上时候才对此刻正在埋首算账的一个黑衣掌柜道:“我来二重天这么多年,你们依旧还是这些花样,不知变通,我头顶的和左边那个家伙攻击之间还有不可触碰的死角,倘若有人抓住利用这个死角,死的只会是我们的人,还有出口那两个守卫的家伙,太过杀气重了一点,生怕别人不知他们是我二重天的死侍?二重天养你们这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没用的废物。”

        那掌柜自黑袍踏入店门第一刻便已注意到,只因二重天虽人多,可如同这位这般不论是气度还是在数十杀手锁定之下还能游刃有余的角色实在是不多。

        便是他想破了头皮,在二重天也依旧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来,而今这人一句话更是直接点明其身份,差点就啷当下跪,只是却被黑袍一手扶住。

        “大姐?”

        “老七,好久不见。”

        黑袍之下黑寡妇淡淡一笑。

        掌柜喜不自胜,即便才被黑寡妇痛骂一顿,可远远比这位二重天最为至高无上的大人物一年半载都不来看上一眼强得多。

        “大姐,你怎的穿成这个模样?”

        黑寡妇道:“我要出去办点事情,不方便大张旗鼓,只能如此,倒是你,而今九重天的形势你也看在眼里,你打算怎么办可想清楚了没有?”

        掌柜迟疑,片刻后才道:“看来大姐你是打算提前做准备了。”

        黑寡妇道:“不提前做准备难不成还得等到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才做准备?老七,虽说你的命是我救的,可你这些年来也为我做了不少事情,你也不算欠我的,而今该到了表明立场时候,怎么做,我绝对不勉强你。”

        闻言,掌柜立马恭敬道:“九重天只有一个。”

        黑寡妇笑道“你希望是哪一个?”

        掌柜道:“是江湖的九重天。”

        黑寡妇道:“甚好,如此一来,接下来怎么做应当不需要我再教你对不对?”

        掌柜郑重点头。

        “按照大姐的意思做就是。”

        黑寡妇道:“有没有难处?”

        掌柜道:“难处肯定是有,毕竟是朝夕相处的兄弟,突然如此,不一定下得去手,不过为了九重天大业,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克服的。”

        黑寡妇道:“老七,我就喜欢你这份忠心,有你把守二重天入口,我可是放心得很。”

        从外面看去是一家酒肆,实则另有乾坤,才踏出后门便是一条斜斜向上,从墙体中开凿出去宽达五丈,高达两丈出口,墙壁点燃长明灯,从不知何处吹拂进来的风让灯火忽明忽暗,门口正有两个慵懒,实则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在黑寡妇身上扫视的剑士,黑寡妇不理会,径直出去,未几,便见掌柜负手而出,拍了拍二人肩膀,示意跟着过来一趟。

        ……

        人道与一重天相连接,出入口处是在闹市,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黑寡妇才上一重天,便迅速隐入人群,去了某处名为风满楼的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