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调虎离山

第三十六章 调虎离山

        许多事情外人听的糊里糊涂,但落到十三娘这里却是心里充满震惊。

        喃喃道:“我早就怀疑九重天最近弄出来的这一切动静都是一场有意为之的阴谋,现在看来果然不假,恐怕天山雪莲只是一场噱头而已,只是如此一来未免彰显的九重天胃口实在也太大了,他们真有能力吃的下?”

        黑寡妇道:“姐姐此言差矣,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九重天内部有多复杂,甚至即便是妹妹我,也不一定将九重天之内所有事情了如指掌,到现在许多事情都还隔着一层纱,今日里出来,也不过只是为了看一看地下城究竟都来了哪些人而已。”

        十三娘道:“能来哪些人?还不就是那群爱凑热闹的人?都是一些愣头青,倘若真乱起来,跟待宰羔羊又有何区别?倒是妹妹你,你这是打算跟他们撕破脸皮了?”

        黑寡妇道:“还谈不上撕破脸皮,不过估计也快了,来九重天这些年,将九重天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可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九重天。”

        叶白荷道:“姐姐倒是堪称巾帼不让须眉,居然有如此担当之心,实不相瞒,在下下山时候也曾被师门长辈叮嘱了一番。”

        黑寡妇好奇道:“叮嘱你了什么?”

        叶白荷淡淡道:“九重天这么多年都与中原相安无事,突然生出来这么大的消息,俗话说得好,事出无常必有妖,若是说这其中没有一点猫腻,恐怕便是傻子都不会相信,怕接下来会有一场不小的龙卷风对这个在下并不是很了解的江湖进行一场大清洗。”

        黑寡妇饶有兴致道:“那你还敢来淌这趟浑水?”

        叶白荷道:“我敢来是因为张凤府敢来。”

        黑寡妇道:“看来这个叫张凤府的家伙是真的有点意思,如果他能活着从修罗道出来,我倒是很有想法见他一面,不过却不是现在,眼下,我需要去大乐坊一趟,不能太过高调,就连我从二重天出来,除去几个亲信之外,大概也只有你们几位知道了,这其中大姐,还有大姐三位伙计自是不必多说,原本就是一家人,叶姑娘你既然有心,我自是也信得过你,倒是这位大师……”

        与几人同席而坐,空空僧人道:“小僧只为一人而来,其他的事情与小僧并无关系。”

        “如此最好,既如此,那大姐,我们便分头行动,你替我打探出来地下城如今明里暗里究竟都来了哪些人,我去探探大乐坊虚实。”

        “现在就去?”

        叶白荷一双眼睛之中光华流转。

        “外面可有着不少李大仁的眼线,方才你自进门开始便肯定被这些眼线发现,如此又堂而皇之走出去,李大仁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可我这位妹妹也不见得是什么善茬。”

        兴许是久未见面缘故,十三娘此时此刻倒不如之前那般心中有气,笑道:“黑寡妇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未去深究当年江湖上三位奇女子互相究竟是何种关系,叶白荷将一杯酒放在手中把玩,似同真男子一般似笑非笑道:“比起黑寡妇这个称呼,我倒是更喜欢姐姐的离葶,倒是不知老板娘真名是什么。”

        黑寡妇道:“你这妹子倒是天生一张七窍玲珑嘴,我三姐妹自入江湖那一刻起便隐去真名,我叫离葶,还有一位叫展红楼,至于大姐,她真名就叫十三娘,复姓十三。不过我三姐妹之中最不争气的当是我二姐展红楼了,不过说这些现在已无多大意义,吃了这顿饭,我们便各自分头行动,九重天只知我黑寡妇其名,但真正见过我的人始终并没有多少,那李大仁便是有心拿我,恐怕也认不出来我究竟是谁,即便连曹蛮都只是当年我杀了二重天天王时候远远见过我一面,那时候他还不过只是大乐坊一个伙计而已,倒是你,叶姑娘,你想要跟我一起出去,恐怕还得用点心思才行。”

        “姐姐你的意思是……调虎离山?”

        叶白荷道一声不失为一条好计策。

        惊讶于黑寡妇其人的智谋,更没想到当年在江湖上便让人不寒而栗的黑寡妇,如今成了九重天的第二位天王。

        心道江湖中对于九重天不甚了解也就罢了,倒是没想到连九重天自己内部都如此复杂,居然还没多少人见过黑寡妇的真实面目,这倒为九重天余下至今还未露面的七位天王更增加了不少神秘色彩。

        离葶如此美丽名字配在这位身上,便是眼高于顶的叶白荷都不得不心服口服。

        黑寡妇雷厉风行,才放下碗筷便又将整个人笼罩在黑袍之下,轻轻推开房门,风满楼之外闹市人声鼎沸,唯有这一处冷冷清清,几处大街小巷时有穿着寻常衣裳却又有意无意便看向风满楼的百姓装束男人,更有不知什么时候来此处摆摊卖一些小物件的摊贩,黑寡妇单脚踏出房门,也不急于出手,先是在人群中扫视一圈,随后挑选了风满楼斜角处一位摊位上摆着不少刀剑之物的走卒,缓步走至那摊贩跟前,一只玉手从黑袍中伸出去把玩一把还算质地不错的铁剑。

        笑道:“怎么卖?”

        摊贩笑道:“五两银子。”

        黑寡妇道:“会不会太便宜了一点?”

        摊贩不明所以,却又不敢露出什么蛛丝马迹,便笑道:“那……十两银子?”

        黑寡妇道:“你就只值这个数?”

        摊贩脸上笑容戛然而止,本能要抽出事先准备好压在摊位下的弯刀时候,已然感觉到咽喉被一只细嫩却强有力的手紧紧拿住。

        要知道虎字军虽不如龙字军那般个个都是有来头的高手,却也是实打实的厉害人物,而今却被人一招擒住咽喉不得动弹,那摊贩满脸惶恐,嘶哑道:“你不能……杀我……我是兵……”

        一招将咽喉捏碎,随后又丝毫不拖泥带水,又将那士兵咽喉拉扯往地上摔去,头颅还不曾着地时候,黑寡妇又以右腿膝盖发力磕上那摊贩头颅,只闻一声闷哼,那摊贩便斜斜飞了出去,撞塌了不少真地摊,随后身子着地,头一歪,却是死的不能再死。

        地下城虽说被称之为流寇聚集之地,也曾有过不少恩恩怨怨兵戎相见的事情,可除去正式堂而皇之的比拼之外,其余恩怨哪个不是私底下偷偷解决?

        且不说如今是在大乐坊那位孔武有力,双手能撕碎一匹健马的曹天王管辖之下,无人敢在一重天的地盘直接明目张胆闹事,便是九重天这些盘根错节的势力都不得不让人在动手时候掂量掂量这么做究竟可不可行。

        杀一个人容易,可若是杀人做不到斩草除根,做不到将这人身后所有的倚仗尽数除去,那这么做无非只是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而已,故此,即便有恩怨,在九重天之中,无人会傻到直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突然之间于闹市死了一个摊贩,如同一颗顽石直接掉进了平静湖面,先是同时安静那么片刻,无吆喝声,无叫卖声,也无高谈阔论之声,随后也不知是谁大叫一声杀人啦,随后风满楼之外便彻底沸腾开来,埋伏在四周至少二三十虎字军士兵齐齐出手将黑寡妇团团围住,亮出兵刃,齐齐出手。

        风满楼终于无人再关注,重新带上斗笠,将整个脸隐藏在斗笠之下的叶白荷于二楼窗户静观楼下打斗,一言不发。

        三个伙计早早将店门关上忧心忡忡只等那位冷眼旁观的老板娘发话。

        只可惜十三娘从始至终从未有过任何一丝忧虑模样,反而极为恼火的揉着一张风情万种脸蛋之上的额头。

        叶白荷不解道:“老板娘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担心的样子,这楼下二三十人也算是高手,随意拎出一个人来都能在中原弄个不错的教头当当,被二三十人同时围住,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十三娘叹气道:“我只担心我这妹妹一疯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也不知我十三娘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先来一个无法无天的张凤府,又来一个干脆跟那么多高手群战的你叶白荷,现在我这妹妹又开始出来兴风作浪,真让人头大。”

        楼下打斗不可谓不精彩,二三十士兵皆兵器在手,杀气十足,然而黑袍始终只有一双手,以一双手对战二三十高手非但不慌不忙,反而游刃有余,却每每能抓到最合适时机出手击毙其中某一人,一招一势,浑然天成。

        十三娘道:“抓紧时间,恐怕用不了多久李大仁就会赶来,别错失机会。”

        话音才落,黑寡妇便假装失手,受了一招之后落荒而逃,十几士兵扮做的百姓陈胜追击。

        叶白荷在最后踏出风满楼那一刻扣响空空僧人房门。

        “大师,你我约定可还做数?”

        正合什念经之大耳僧人睁开双眼点点头。

        “一直都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