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端倪

第四十二章 端倪

        文肃何曾经过如此阵仗,堂堂世子殿下不说是走到哪里都被人膜拜,最起码也是所行之处无不恭恭敬敬,突然被楼上那位给来了如此一脚,毫无防备,可算是将脸丢大发了,要知道即便嘴上如此说,但心中又怎能真想到楼上那位如此果断?

        好在文肃虽不说经历大风大浪,却也算是眼疾手快,落地时倒还不至于张凤府那般屁股开花,虽有些狼狈,不过对于学武之人来讲,亦算不得多大的事情,倒是突然进来大乐坊的这位女子让世子有些惊讶。

        只因这女子不论是从长相,身材,各方面来讲都绝对是当得无数目光齐刷刷看向她的存在,尤其额头两缕蜷发,更显示魅惑。

        不过文肃也并非见色起意之人,否则身在美女群中,又怎会坐怀不乱?

        只是礼貌笑道:“让姑娘见笑了。”

        大乐坊人潮涌动,突然有个人从三楼之上被人踹了下去,自是引起一番不小轰动,故此才在文肃摔下一楼时候便有不下十个人从各个方向走了过来,一人风度翩翩让人如沐春风,一人腰间配一把宝刀其人如同出鞘利剑让人望而生畏,一女子身着鹅黄色长裙清淡出尘,另还有两名腰间配剑女子一前一后,还有四五个这两日才与世子关系渐好,至于其他,“叶白荷”倒是隐约能感觉到自己正被人暗中窥探,这种如芒在背感觉却只是持续那么一刹那便突然消失,冷哼一声之后,“叶白荷”分别看向大乐坊三楼四个方向,确定那四个早先出过手的侍卫对自己当无恶意时候才放下心来。

        再看楼下,那蜷发女子见文肃不慌不忙,倒也不计较,只是笑道:“让公子见笑了才是,方才我只不过是与公子开了一个玩笑,还请公子你不要生气。”

        “这位姑娘,可有你这么开玩笑的?”

        听见方才这女子一番打趣话的可不只是一楼之中食客,连楼上匆匆赶来的几人都略有听见,故此,身着了一身鹅黄色长裙,虽冰冷,却到底不如“叶白荷”那般让人望而却步的峨眉刘秋水便有几分不乐意。

        她又接着道:“你可知你面前这位是……”

        “唉,打住,别说了,方才的确是我出了洋相让这位姑娘见笑了。”

        要知道行走江湖有时候最应该做的便是有情况时候摆明自己身份,如此一来便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曾便有意气用事之人一两句话不对便直接大打出手,甚至拼个你死我活,到其中一人死的时候都没能弄清楚别人身份,结果到后来才知道是惹到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人物,被那位人物亲信追杀,到最后终于落了个死无全尸下场,故此,但凡有点江湖阅历的人,都知道在面对麻烦时候最好尽早道明身份。

        即便这其中也有可能遇见那些真正亡命之徒,听见贵人名号便要出手的人,不过通常都会以选择花钱消灾的方式化解这段恩怨。

        除非,那个人的名头已经到了让人不得不望而却步的地步。

        偏偏文肃就并不属于这类人,即便自己怀远王世子身份也的确算得上是挺大的名头,可文肃生性桀骜不驯,交朋友最讲究一个心诚,又谈何拿出自己身份去打压别人?

        故此才截住刘秋水一句话,即便如此一来可能惹得三楼那位肯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峨眉弟子心中不快。

        才踏进门的女子是谁已是不言而喻。

        “哟,倒是没看出来嘛,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你说话,看来果真是有些来头,不过姐姐今日来大乐坊可没心情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小二,给我上一壶好酒,两样小菜。”

        “你说谁小丫头片子?”

        原本是与身后萧弄月宋一血等江湖年轻一辈高手平等而立,突如其来的一声丫头片子让刘秋水为此勃然大怒,鹅黄色衣袖中一只纤纤玉手下意识就要触摸到左手上的一把峨眉女子剑,却被身后萧弄月轻轻用手按住剑柄。

        萧弄月低声以最多只能周围几人听得到的声音道:“莫要动手,在曹天王的地盘上动起手来岂非是不给曹天王面子?更何况这里这么多人,万一伤及无辜,到时候又该如何收场?只会坏了峨眉名声。”

        闻言,刘秋水才冷哼一声放下即将拔剑的手,但即便如此仍旧不能就此平复这位高傲峨眉女子怒气,故此又冰冷道:“我是看了你萧弄月的面子。”

        萧弄月倒乐得当这其中和事佬,忙笑道:“是是是,的确如此,刘师妹你大人有大量,不足以为这么一件小事大动肝火,更何况咱们觉着殿下是出了洋相,可实际上人世子殿下指不定心里多高兴呢,老宋,你说是不是?”

        众人朝夕相处,早就也算互相了解的透彻,闻言,宋一血也只是不咸不淡道:“跟我有关系?我不过只是来看个热闹而已。”

        早已习惯了宋一血的冷漠,萧弄月也不觉尴尬,经过自己一番劝说,这眼看就要动起手来的阵仗总算平息下来,大乐坊之中人来人往,知道文肃身份的人始终不过只是少数而已,要知道世子虽喜欢游历江湖,不过却始终是属于朝廷的那一小撮人,江湖客们或许有人认识楼上驻足观看的那几位,但绝对没几个人认识这位才从楼上被人踢下来成了才进门这位美丽女子笑话的男子,故此,一番嘲笑之后几杯酒下肚便渐渐忘记了这件事情。

        黑寡妇就在一楼之中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要来吃喝,自斟自饮,论美色,黑寡妇姿色绝对足够让任何男人流连忘返,如此一个女子却如同男子一般大开大合,更是让人频频侧目,即便才装作没事人一般踩着楼梯上了三楼的文肃都在靠近等待自己的那行人之时低声呢喃一句:“这女人恐怕没那么简单。”

        “叶白荷”微微侧目,眉毛一挑道:”哦?难不成世子殿下受了我一脚之后竟变得聪明了,也能看出来这女人不简单?那殿下倒是说说这女人哪里不简单了。”

        两度被这冰山美人如此消遣,文肃非但不恼,竟还觉得得了莫大荣幸一般龇牙咧嘴,这般模样看的身后刘秋水与玄女派双剑真恨不能撕开这位世子殿下的脸皮。看看里面究竟是用什么做的,怎的如此厚颜无耻?不过念起倘若真的这么做了,恐怕还未靠近文肃便最起码有四把剑同时锁定自己时候,三女不得不同时放下心中念头。

        先前那四个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又何时突然消失的四个剑士,说不定此时此刻就正深藏在大乐坊之中某个位置时时刻刻关注着世子殿下周围人的一举一动,此四位剑士实力如何不太清楚,不过能成为堂堂世子殿下的侍卫,本领又能弱的了哪儿去?

        “地下城是什么地方?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堂而皇之出现,若是没有几分本事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量?更何况以我行走江湖的经验,越是漂亮的女人便越危险。”

        “叶白荷”道:“所以世子殿下今天才会如此识趣主动退回来?若是换做平时殿下身边的那些个小迷妹,说不定殿下早就请人一同入席把酒言欢了是不是?”

        “这……”

        文肃语塞,一时之间竟想不到合适回答,一旁萧弄月紧咬嘴唇憋着笑意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其人笔挺如同山岳的宋一血虽看似无动于衷,但仍是嘴角抽了抽。

        “世子殿下不说便是默认了,你说天下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险,那殿下倒是说说看我们周围这几位姐妹谁最让殿下嗅到了不安的味道?”

        “这……”

        如此明显就是一个坑的问题文肃自是知道不论怎么回答都得不到最理想结果,又有意无意看了其余三女一眼,皆从人眼里看到对于自己回答的期待,世子殿下虽多情,却并不傻,干脆以自己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便匆匆告辞,没了主心骨,余下之人也各自找借口离去,倒是“叶白荷”与萧弄月一直在三楼观望一楼之中那位远远便能关注到的女子。

        “叶白荷”不禁好奇道:“怎的你也对这女人很感兴趣?”

        萧弄月抿嘴一笑:“我是男人,对漂亮女人感兴趣理所应当,若是不感兴趣那才就怪了,不过我很好奇叶师妹怎的也会对一个女人感兴趣?”

        “叶白荷”道:“我说是因为这女人漂亮你肯定不会信。”

        萧弄月道:“的确不信,因为叶师妹并不见得比她差,不过漂亮这种事情始终只是面子,面子这玩意儿可比得上里子不是?”

        “叶白荷”道:“方才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拦下刘秋水的一剑?”

        萧弄月思索片刻,随后沉声道:“是,也不是,”

        “叶白荷”不禁好奇道:“此话怎讲?”

        萧弄月道:“不想伤及无辜是真,不过更不希望刘师妹今日里有什么闪失,毕竟这里不是中原,也轮不到我中原的人来九重天放肆。”

        “只怕事实并非如此吧?你萧弄月之所以今日会阻拦下来刘秋水,不过只是因为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罢了,我说的可对?”

        闻言,萧弄月身躯一震。

        “没想到叶师妹你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这件事情虽说鲜有人知,不过恰好我就有幸知道个一星半点,你兄长萧凤梧与峨眉有不少渊源,故此你今日才拦住刘秋水,否则她刘秋水是死是活又跟你萧弄月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不是?只是即便如此,我仍旧没想到一个被名剑山庄逐出山门的子嗣,居然还能让如今名剑山庄的少庄主记挂在心,萧凤梧倒是好命,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如此一来即便是被赶出名剑山庄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叶师妹倒是将我名剑山庄的事情了解的清楚,只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故此,还是说说以后的事情最好,中原三大巨擘如今除了神宫之外,冰宫罗刹门都还没出现,我萧弄月自问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也不曾想过真能得到什么天山雪莲,前来地下城也无非只是想凑个热闹,看看这一代的江湖都有些什么样的人物大放异彩,倒是原本已经有了追赶目标,可自从上次我们那么多人围攻他被他逃走之后,其人便如同彻底从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他很强,他的刀也很厉害,可后来出现的那个黑衣人才是我要寻找的目标,只可惜二人同时消失在了地下城,若是他二人肯现身,那可就真的有趣多了。”

        “叶白荷”不解,问道:“这二人有何区别?”

        萧弄月道:“一个人的刀侧重于力,刀意霸道,一个人侧重于速度,就是后来凭空出现的那个家伙,他的刀速度很快,我有理由相信咱们的李大人是认错了人,一个人的刀霸道或许也能干掉一十八个龙字军高手,可万万做不到杀了人之后还轻描淡写离开,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可快刀就大不相同,唯有快到极致,才能一口气干掉十八个高手还能稳稳脱身,两相比较,我更想见到那个快刀的家伙,说来也巧,两个本应该去到哪里都引人注目的家伙,一夜之间便杳无音讯,不得不说李大人的追查路线的确是高明,一定是有人提供容身之处让得以让我们这么久都未查出什么消息,而且我也突然想起来,李大人因为这事儿没少跟手下动怒,但依旧笑不出来,当日我们围攻那黑衣人便是提前经过了部署,去了哪些地方,有哪些人都是做好了准备,即便如此还是被二人逃了去,但是这一点来看的话,如果说我们之中没有人出卖我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认为我们要找的人就在我们身边,叶师妹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