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让路

第四十四章 让路

        “大人慧眼如炬,知道小女子是谁并不奇怪,只是知道小女子是谁之后,不知大人还有没有兴趣与小女子痛饮这杯酒?”

        将那精致酒杯捏在手中,黑寡妇一颦一笑间皆有与展红楼妩媚截然不同气质,但李大仁也并非省油的灯,纵使心中有邪念,却不至于如此直接表现出来。

        地下城三大绝色,展红楼已彻底被自己玩腻,一个十三娘也早晚逃不出自己手掌心,余下一个却是至今未曾见过。

        有哪个男人不想女人,那绝对是假的,突然出现一个姿色并不亚于展红楼的女人,李大仁心中有意,却也绝对不会将面前这个女人与二重天那个联想到一起。

        李大仁道:“为什么会没有兴趣?”

        黑寡妇道:“不怕我是你女人的仇人?”

        李大仁道:“我哪儿来的哪门子女人?你怕是多心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姑娘是专门在这里等我,还是无意只想请我喝杯酒?”

        黑寡妇直言了当。

        “当然只是碰巧碰见了大人你,难不成大人竟会觉得我在大乐坊之中摆下酒菜是专门为了你?说实话,大人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于大乐坊之中消遣之人毕竟不是少数,也曾有先前便不爽李大仁之江湖客此时都无一例外发出阵阵窃笑,也有不少乔装打扮之人都在好奇这位身穿甲胄的大人接下来会不会大动肝火,谁知李大仁竟只是风轻云淡一笑。

        “我可没有那个自信能以为姑娘会在此专门等我喝酒,只是我有些好奇,既然不是等我,那姑娘又一个人在这里等待谁呢?莫非只是为了吃一顿饭?在我看来吃饭的地方有很多,在大乐坊一个漂亮女人吃饭绝对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因为你不知道在你吃饭的时候会有多少男人对你垂涎欲滴,对你产生什么心思,也不知道在你吃了饭之后会有多少对你有兴趣的人偷偷在后面尾随你。除非,姑娘你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不过话说回来,能来地下城的女人,又有几个是寻常人对不对?既姑娘在等人,那我就不便再打扰,就此别过,另外……”

        当李大仁站起身来仔细打量了面前黑寡妇一眼,尤其看了看黑寡妇身上一身黑裙。

        也不知怎的竟将黑寡妇与之前那杀了自己手下十几个士兵一眼的女人联想到了一起。

        李大仁有心试探,扶住一把椅子的右手指尖微微颤抖,将一股内力灌注其中,让与那椅子接触的桌子轻微颤抖,此时此刻黑寡妇右手手肘正停靠在桌面之上,两根玉指夹住酒杯,那酒杯之中酒水竟纹丝不动,任凭桌椅颤抖也不洒一滴出来。

        外人瞧不出这里头门道,李大仁却是感受的最为真切,光是他自己这一手便用了最少八成内力,而对面那女子竟面色如常,不说酒杯之中美酒洒出来,便是晃动都不曾晃动一下。

        那一瞬间李大仁心中便生出无数揣测,到最后从嘴边只说出来一句话。

        “姑娘,你的这身衣裙很漂亮,很适合你。”

        黑寡妇道:“莫非大人故意试探我就为了说这么一句话?”

        李大仁面不改色,冷哼一声:“只是觉着你身份有些可疑罢了。”

        黑寡妇道:“那大人可曾得到了什么结果?”

        李大仁原本就生性多疑,心里寻思天下间当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地下城虽比不得中原地广物博,却也容纳了数十万从中原各地集结而来的江湖草莽,就好比之前追杀的那人,短短几天时间便彻底不见踪影,再也没有遇到,虽说靠着自己官位再加上文肃的号召能将一重天翻个底朝天,可地下城总共可是有九重天。

        更何况之前那人本事尚且不弱,在虎字军动了真格之后也只能逃之夭夭,面前这不知深浅的女人,纵然内力不弱,又能高得了哪儿去?

        只有傻子才会如此明目张胆出现在大乐坊。

        并不知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李大仁沉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日你请我喝酒的情分我暂且记下,只希望你不要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人就好,就此别过。”

        心里挂念着风满楼的诸多事情,心道不论如何也得将这件事情给即将到来的龙城第六甲方渐鸿给一个满意答复,纵使心中有继续接触面前这位女人的想法,此时此刻也实在将这件事情提不起心头。

        只寻思着今日里先打探一下文肃口风,等到结果之后便按照司马徒计划行动,抬头正看见“叶白荷”在三楼一根粗壮红漆柱子后观看楼下,李大仁快步上楼,军靴直将那结实坚固楼梯踩的咯吱咯吱作响,却在上第二楼时候正好撞见那个裸露半个胸膛,一头凌厉短发生的孔武有力的男人。

        曹蛮的突然出现让大乐坊一阵唏嘘。

        人们或许不认识这位率领南唐王朝十二军虎字军的将领李大仁,却绝对不会不认识大乐坊的主事者,一重天最至高无上的那个天王曹蛮。

        裸露的半个胸膛之上那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已成为曹蛮最为明显的印记,能生生撕裂一匹战马的结实手臂此时此刻正负在身后从三楼缓缓踏下。

        李大仁正将头盔夹在腰间快步上楼。

        那楼梯只容的下这同样都生的结结实实的男人一个人大刀阔斧通过,若是并排两人并非不行,只是如此一来,最先开始让路的那一位则不可避免的成了众江湖客关注的焦点。

        即便这二位平日里关系也并非那么剑拔弩张,此时此刻却都不由得双方皱了皱眉头。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选择的事情。

        一个代表江湖,一个代表朝廷。

        若是谁先让了路,那岂非就代表让路的那一方输了对方一头?

        曹蛮自是不必说,堂堂一重天天王,更是身在原本就属于江湖的九重天之中?若是让了路岂非遭人诟病?

        而李大仁心高气傲更不打算让路,倘若此时正孤身一人在一重天之中,为保周全,说不定真会主动让了路,可念起此时大乐坊之中并不止他李大仁一人跟朝廷有关系,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上走,全然当做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