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天王会天王

第四十五章 天王会天王

        曹蛮面露沉重,若是此时不与李大仁让路,到时候二人定生嫌隙,倒并非是怕了李大仁,只是如此一来自己被撞上时候若选择忍气吞声,怕是立马会成为楼下那么多江湖客嘴里的话柄,也将成为二楼那些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笑料。

        可若是就此翻了脸,不止李大仁脸上不好看,恐怕便是连楼上那位世子殿下脸上都无光,也许一个不过问江湖事的世子殿下并算不得多大问题,可偏偏这位世子殿下身后还有着一个掌握朝廷十万兵马的怀远王,正左右为难之际忽然闻一个女子声音冷冷传来:曹天王,你也真是的,没看见人这位大人要上楼?还不赶紧给人让开一条路?别到时候让人说地下城目中无人,太不给朝廷命官面子,你觉得呢?

        正即将相遇见的二人不约而同身体一震,李大仁不傻,知道曹蛮是何许人也,堂堂一重天天王,不说平日里那些个江湖客见了曹蛮得多点头哈腰,便是再有能耐一点的寄人篱下也绝对不会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与曹蛮这般说话。

        能生生撕裂一匹战马,李大仁并不相信天下间还有人能比战马生的更强壮。

        可偏偏有人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更偏偏,当曹蛮看见楼下那自斟自饮的一袭黑裙时候先是疑惑,随后迷惘,最后才眼神清明,笑着为李大仁让开了一条道,并同时对活动于三层楼之间的大乐坊小厮吩咐道:好生伺候李大仁,莫要让人说我们大乐坊待客不周,哈哈。

        须知此时此刻李大仁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楼下这不明来路的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堂堂曹蛮如此信服?但眼下李大仁定做不出就此守候在楼梯上听曹蛮与那女子会说些什么的事情,便只能硬着头皮踩着楼梯迅速上楼,就在刚上了三楼那一刹那,却见曹蛮已迅速去向那黑衣女子方向,随即二人在无数双不解的目光之下,一前一后出了大乐坊,消失不见。

        与叶白荷微笑示意之后李大仁便直接去向文肃所在客房,倒是见得房中只有文肃一人在那里闷闷不乐,用脚趾想也能想得到能让这位不理江湖事的世子殿下愁眉苦脸的事情,多半跟外面那个冷若冰霜的女子摆脱不了关系。

        可既然来了,又怎能就此离去?

        当下便将之前风满楼所发生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这位不知有没有听进去的世子殿下听,随后又才道:风满楼这个地方实在太过可疑,上次事情苦于没有抓到确切证据,我们不能将十三娘怎么样,可这次这件事情,若是再置之不理,那可就是直接在打我们朝廷的脸,世子殿下不愿理会江湖事姑且情有可原,可倘若这件事情还是就这么算了,怕我朝廷威严在地下城也只会彻头彻尾成为一个笑话,而今地下城之中我朝廷当以世子殿下马首是瞻,只需要殿下一句话,我们便立马可以将风满楼控制起来,到时候抓了十三娘,我自有办法让她和盘托出,殿下以为如何?

        虽有心事,却到底还是将李大仁的话听进去了几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文肃便道:李大人你一而再再而三让我拿这些事情主意,之前那件事情原本我不该插手,毕竟江湖上厮杀的事情跟我这个挂着空名的世子并没有多大关系,我能为朝廷这两个字出面一次已算不错,并且这样还让我承了人天大的人情,至于你说这次又凭空出现一个黑袍人,我想那人也不会是疯子见人就杀对不对?为何不对别人下手,偏偏对你李大人的部下出手,这一次本世子却是无论如何再也帮不上忙了,须知人情也有用尽的时候,更何况我文肃一心向往江湖,如此一来你李大人岂非是让我将整个地下城都得罪完了?地下城便是江湖的缩影,说我是将整个江湖都得罪了也不为过,毕竟地下城自初存在时候便与朝廷泾渭分明,强行将这潭水搅浑,并非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这

        李大仁面露难色。

        莫非世子殿下竟觉得下官是在故意搅浑水?究其根本,说到底还是因为龙字军那件事情,分明就是有人对我朝廷不满,故意报复,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难道我们就如此忍气吞声?

        文肃微微不悦,须知这位空空挂着一个世子名头的世子最为不喜欢的便就是朝廷里面那些门门道道,人情世故,相比之下倒是更喜欢江湖的纯粹,江湖的快意。

        李大仁如此一番话却是直接将自己强行绑到了朝廷这两个字上,如何能心中畅快?

        当下便单脚踩着凳子撇撇嘴。

        忍气吞声还是有仇报仇那也是你们十二军自己的事情,何需要我来过问?关于风满楼的事情我也或多或少知道一点,你李大人心里打的什么算盘真以为我不知道?被你利用一次就行了,难不成还要三番两次将我当成傻子?

        见文肃生了气,李大仁也只能将心中那声冷笑永远留在了心里。

        殿下只是不知道下官一直都只是为了朝廷的颜面考虑罢了,既然殿下不愿出手,那下官便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这件事情,那就不打扰殿下了。

        将那房门轻轻掩上,李大仁即便心中再不悦,却将面子功夫做的很好,不至于被人瞧出来心里心思,即便早就知道结果,可真当文肃从嘴里说出这番话时候依旧如鲠在喉。

        心道堂堂怀远王怎的就生出来一个如此不争气的儿子?

        叶白荷早已不在走廊等候,大概是回到了自己房间,宋一血萧弄月李玄机等人也极少有出来闲逛时候,宋一血其人冷漠,平日里也少与人交往,形单影只,萧弄月倒是和善,这位名剑山庄少庄主似乎与生俱来便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气质,与谁都很能聊得来,相比之下神剑宫李玄机倒是显得太过焦虑了一点,兴许是因为他那位至今还未找到任何下落的师妹伊人的关系。

        李大仁心里默念着此时此刻正在大乐坊之中那些个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却始终不及不久前才与曹蛮一同离去的那黑裙女子更来的让人心中不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可惜已经不知二人去向,无处追寻,却不知二人在一前一后踏出大乐坊之后并未走远,只是找了一家相对安静的茶铺要了一个雅静房间,又要了一壶茶,随之便是很久的四目相对。

        最后还是黑寡妇率先打破这太过安静的气氛。

        曹天王倒是好眼力,一眼便能将我认出来。

        同是九重天天王,但二人各自有管辖地盘,平日里更是基本不会来往,黑寡妇问出这句话倒也无可厚非。

        曹蛮笑道:早些年我还只是一个九重天小角色时候便见识到过天王你愤而将原本二重天天王皓月三掌击毙的一幕,在我心里可算是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个比我小了至少十岁的姑娘都有如此魄力说杀便杀,我曹蛮正是见到了天王你这般果断才后来居上打出了自己的名号,即便时隔好几年,人的外貌气质或许会发生变化,可声音若非刻意伪装的话却是绝对不会变的,故此我才能将天王你认出来,也幸亏天王你今日一句话,否则我恐怕都不知道怎么解得了今天这个局面。

        黑寡妇道:听起来曹天王你似乎很忌惮李大仁那个家伙。

        曹蛮道:倘若只是一个李大仁又有何能耐让我曹蛮忌惮?杀了便是杀了,并无什么大不了,朝廷也未必就会因为一个李大仁便对我地下城大动干戈,可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倘若他李大仁闹的太过火了,等处理完地下城的所有事情,那我曹蛮亲自取了他的狗命又能如何?

        黑寡妇美眸转动,良久之后才轻启朱唇,笑道:这几年风满楼的生意多亏天王你照顾,这份情,我黑寡妇承下了。

        曹蛮倒是显得随意许多,放松下来,一身横肉却也显得有几分平易近人。

        且不说风满楼与天王你之间有关系,纵使没有关系,我地下城也应当同气连枝,江湖虽大,安乐窝却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一个让我们这些在中原呆不下去的人可以栖身的地方,我自是不允许有人打破这种安宁,可有些事情我作为一重天的主人,却也是很无奈,就比如之前那件事情,朝廷想要讨要一个说法,我可以不给李大仁面子,却不能不给文肃一个面子,即便此人再不愿插手江湖,可莫要忘了其身后还有一个手握雄兵的怀远王,好在总算没有出多大的乱子,风满楼也并未让李大仁抓个正着,我不知十三娘究竟有没有包庇朝廷罪犯,我只知道那一次算是十三娘逃过一劫,只是李大仁此人城府极深,并非寻常角色,他可能不会嘴上提起这件事情,却一定不会忘记这件事情,总之,与朝廷这帮子人打交道,我虽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却早就看的清清楚楚,不过有件事情放在哪里去我曹蛮都是那么一句话,朝廷这两个字并非在哪里都好用的,存在即合理,若非有朝廷的不公,又怎会有江湖的尔虞我诈?换句话说,倘若朝廷的太阳真能照射到中原每个角落?又怎会有我们地下城的见不得光?天王你说是不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