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放在眼里

第四十六章 放在眼里

        如此说来曹天王可算是表明自己立场了?

        穿着一身黑裙身材修长的黑寡妇站起身,双手负后,曹蛮并不动作,也不表态,这般回应倒是让黑寡妇有些惊讶,她又道:你我二人皆是九重天天王,也都算是明白人,我欠下你曹天王一份人情,这份人情要还,却不是现在还,而今我九重天已差不多分成两个派系,一派主和,一派主战,曹天王想要独善其身恐怕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曹蛮沉声道:我从没想过我九重天和睦这么多年,就因为这次的事情而到了这种势成水火的地步,如果一定要在我们之间选择一个决定,我想选择先隔岸观火,毕竟天王你也应该知道,九大天王之中唯有我曹蛮能耐最小,不论站在哪一方,我曹蛮都只会成为那一方的附庸,说的难听点,说是替死鬼也不为过,我不想那么早死,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能选择暂时不去考虑。

        黑寡妇道:所以曹天王才会如此左右逢源,既这样,我也不勉强,此番我前来一重天倒并非只是为了拉拢天王你,老实说,我对天王你介绍进来的那小子很感兴趣,想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也想知道如今一重天之内的暗流涌动。

        曹蛮道:你说的是张凤府?你见过他了?按道理应该不会这么快才对。

        黑寡妇道:虽然还没正式见过,不过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性子很对我的胃口,倘若他真能从修罗道之中走出来,对我来说将会有很大的用处。

        曹蛮道:如此一来倒是了却了天王你的一件心事,我也算幸不辱命,关于这小子的来历我也仅仅只是停留在猜测的程度,或许他跟魔罗有关系,所以我才将他放进修罗道,倘若真被我猜中了,那接下来才有好戏看,而至于一重天现在看似表面无风无浪,可我相信前来地下城的这些人都是各怀心思,只是嘴上不说而已。另外,我想多嘴问一句那小子现在究竟做到了什么地步。

        也不过就是霸占了十殿阎罗的位置而已,曹天王,至于我的身份

        天王放心,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大乐坊之中不会再有人知道。

        如此那就最好了,既然曹天王你暂时选择不站队,那我原本的计划也算破灭,一重天之中哪些人该拉拢,哪些人该放弃,我便自己去找人处理,没有别的事情,那我们就此分手。

        匆匆而来匆匆而别,曹蛮似乎都还未真切体会到关于这位九重天奇女子的种种离奇传闻中那般的光怪陆离,心想传闻终归只不过是传闻罢了,得了黑寡妇这个外号便一定是心如毒蝎的女人?最起码与黑寡妇第一次直接见面,也并未感觉到这女子与寻常女子之间有多大的差别。

        倒是回大乐坊时候不小心又撞见了脸色不太好看的李大仁。

        事实上李大仁也很少有以微笑示人的时候。

        心里好奇那黑裙女子身份,却又不便直接问出口,李大仁只得淡淡道:不久之前我虎字军被从风满楼出来的一个黑袍女人连杀十几个士兵,这件事情曹天王可有听说过?

        还有这种事情?

        曹蛮一头凌厉短发之下坚毅的脸庞一脸凝重。

        可是之前那个不见踪影的黑衣人?

        李大仁想说是,如此一来便可直接对风满楼出手,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曹蛮又不是傻子,到时候被拆穿假话只会让二人心中嫌隙更深。

        不是,之前那人我见过,是一个长得很俊俏的娘们儿,与其说俊俏,倒不如说行为举止更像是一个男人,可这次的不同,这次实实在在是个女人,我麾下士兵无能,没能将这个女人抓捕起来,甚至最后连她跑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说不定是那个女人本领十分高强而已。

        曹蛮思索片刻。

        这种人在地下城之中也并非不是没有,我们这里鱼龙混杂,说不定只是大人之前的某个仇人,大人麾下士兵虽个个本领不凡,但也难保不会有马失前蹄时候,故此不必大惊小怪,既然是在我曹蛮的地盘出了事情,这十几个士兵的善后就交给我曹蛮来负责,如此一来也算是我地下城聊表心意。

        李大仁笑了笑,如同展红楼所说,笑的时候却是比不笑来的更加和蔼不少。

        天王如果觉得我是在借着这个借口问天王讨要善后那可就错了,我只是想说,那黑袍女子是从风满楼出来,并且武功奇高。

        曹蛮道:我知道,可风满楼原本就只是一家酒楼,酒楼之内出入的人总是七七什么人都有,突然冒出来一个高手,这好像并不奇怪,虽然不知道大人为什么一直都好像对风满楼抱有成见,可我曹蛮只想说,十三娘来了地下城这么些年,一直只是本本分分做买卖,从未做过逾越本分的事情,并不像是大人所以为的那种敢直接跟朝廷作对的人,有人对朝廷士兵出手,大人应该找出手的那个人才对。

        李大仁先是一愣,随即开口大笑:天王多虑了,我怎么会对风满楼有成见?不过只是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毕竟别看我是虎字军的统领,可真正对上上面那些人,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说到底,无非只是上面那些人的一个利用工具而已,保不齐就什么时候将我丢在一旁不用了,出手的人,我会找,这是我的本分,更何况我也得给死去的弟兄们一个交代不是?只是觉得方才天王所见那女子身份有些可疑罢了。

        你说的是我那位朋友?

        曹蛮暗自泛起嘀咕,心道恐怕这件事情八成是跟已经离去的黑寡妇逃脱不了关系,也只有黑寡妇这种性子的女人才会直接毫无忌惮对虎字军出手,换做别人,即便有这个胆量,却也未必有这个能耐。

        更何况既然与风满楼扯上关系,这件事情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即便是又如何?

        曹蛮虽不过只是地下城一位天王,却也早就对朝廷这支臭名昭著的十二军心生不满,关于江湖上那些十二军或明或暗见不得光的事情也略有耳闻,最是不齿。毕竟天下间虽有强盗流寇,但别人行事时候也只会摆明身份,我就是强盗,我就是要抢你,有能耐便直接来找我们报仇就是,而不会如同这支专在江湖上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的军队一般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曹蛮相信倘若有朝一日十二军在江湖上荡然无存的时候,定会整个江湖齐齐拍手称快。

        若非不是当此关键时候,若非不是自己担任九重天天王一位,他曹蛮又何时不想去杀上几个十二军士兵替那些枉死城中的孤魂野鬼报仇?

        曹蛮笑道:莫非大人是怀疑我那位朋友跟这件事情会有关系?

        李大仁笑道:我可没这么说,天王你的朋友自是没有问题,只是有些好奇曹天王你如此地位的人物,怎的还会有女人敢以那般态度跟你说话罢了。

        那只是我跟她之间习以为常的说话方式,曹天王不必大惊小怪,况且

        曹蛮顿了顿。

        李大人应当相信,倘若她真对你虎字军怀有敌意,你认为你李大人还能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李大人嘴角动了动,似有万语千言,到了嘴边也只剩下一句话。

        那就如曹天王你所言。

        李大人倒不必介怀我话里意思,也并非是我曹蛮看不起李大人你的本领,只因为我这朋友本领实在是高强,倘若真是她出手,她又怎会堂而皇之来大乐坊跟大人你碰头对不对?我相信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好了,若是没有别的事情,那我们就此别过。

        别了曹蛮,李大仁双拳紧握脸色铁青,只因觉得曹蛮实在太过目中无人,李大仁自认自己一身本事虽说不得为这江湖超一流,却在一流这个位置上绝对占据一席之地,否则又哪儿来的资格去统领虎字军这等十二军仅次于龙字军的军队?虽说统领军队最看中的还是统领手段以及能力,可莫要忘了虎字军与传统军队不同,原本就是王朝管辖之地臭名昭著的一伙颇为让人头疼的流寇,个个本领高强不说,还性格不服军队管治,而他李大仁能将这么一伙人治的服服帖帖,心甘情愿为他李大仁所用,靠的可不仅仅只是统率的本事,这其中最为重要的还是他李大仁自身的厉害之处。

        可就是一个这样的自己居然被曹蛮说的在那女人面前如此不堪一击,甚至可以说是任人拿捏屠宰的羔羊,即便这天下真有这等武功奇高的女人,但从同样为统领的的曹蛮嘴里说出来,李大仁心里充斥的却只是浓浓的愤怒,不甘,以及对刚刚分手那位一重天天王的怨恨。

        不外乎只是一个一重天的天王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九重天天王,曹蛮啊曹蛮,你未免也太不将我李大仁放在眼里了。

        永远只有回到自己地盘的时候李大仁才可以不必去理会那些在九重天龟缩的顾忌,真真正正做他的李大人。

        麾下刚刚上位的司马徒正小心翼翼伺候着面前李大仁,司马徒双眼闪烁飘忽不定,只等李大仁说出这句话之后才乐道:大人何必在意这么多?以我看,曹蛮正是心中有鬼才这么说,目的只是为了转移大人注意力,曹蛮为人性格大人还不知道?只听说过这位天王孔武有力能撕裂战马,可毕竟又有几个人真正见过他撕裂战马对不对?非但如此,曹蛮反而为人极为谨慎,来地下城这么久,大人可曾听过曹蛮为了什么事情主动招惹或者得罪过谁?尤其还是掌握朝廷一支军队的大人你,若非心中有鬼,又怎可能如此明目张胆激怒大人你!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今听得司马徒如此一说,李大仁便瞬间察觉到了这其中种种不对劲的地方。

        司马徒又道:以小人看,正是因为他们太过了解大人你才会如此,大人生而生性多疑,对付多疑的人永远只有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大人你越是不信什么,他们便越是要做什么,大人仔细想想,觉得小人所说的究竟有没有道理?

        李大仁茅塞顿开,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半晌之后突然开怀大笑,将那手中茶杯捏的粉碎,让其麾下那位充满精明果断又心思极多的司马徒下意识一个激灵。

        大人你

        哈哈哈,司马徒,你小子果然没让本官失望,居然能看出这么多门门道道,经你这么一说我才确实察觉到了许多猫腻,只是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对我虎字军出手?为什么曹蛮又故意遮挡这个女人?

        这个问题,小人不好怎么回答,但大人不妨将事情本末全部细想一遍,那女人是为什么出的手,又是对谁出的手,而曹蛮堂堂一个曹天王,不说寻常别人见了他得礼让三分,最起码也应该是客客气气才对,相信即便是那些个武林中泰山北斗的人物,来了地下城也不会蠢到对曹蛮颐指气使,综上所述,这女人的身份恐怕也就昭然若揭了。

        有那么一瞬间李大仁是真想破开司马徒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怎的如此活络。

        联想那黑裙女子种种,先是出现在风满楼,大张旗鼓击杀手下士兵,随后出现在销金窟,与展红楼冷嘲热讽,最后又去大乐坊,连曹蛮都听了她的话主动为自己让开一条道。

        这个女人的身份岂不正是像极了传说中的那位?

        念起此处,李大仁突然不由得后背一阵发凉。

        曹蛮骗了我,却也没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