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一石二鸟

第四十七章 一石二鸟

        此刻,曹蛮正躺在大乐坊自己别苑温暖床榻之上,将两条强健的腿伸直,双手枕在脑后,房中熏香寥寥,忽明忽暗的油灯将整个房间照的并不算很通透,甚至依旧有些昏暗,房中一张红木圆桌上摆满了新鲜的珍馐美味,但此刻曹蛮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他并非是一个对食物挑剔的人,事实上曹蛮回想自己刚来地下城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时候最为渴望的便是一顿丰富的酒菜。

        然而此时红木桌子上除了一桌子酒菜之外,还盘旋着两条嘁嘁吐着信子的小蛇。

        桌子旁边一张古色古香木椅之上还坐着一个如同蛇一般拥有一条水蛇腰的女子,每每想起面前女子是一个整日里与蛇为伍的女人,曹蛮便对一桌子美味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许。

        但即便如此,却也不得不在面对蛇姬问题的时候一一作答:“蛇姬,你与我曹蛮也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些年来你用我一重天天王职务之便也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单单是从我一重天送去你蛇窟的食物,最起码也有好几百人了,你知道这是九重天所不能允许的,树大招风,我九重天的招牌之所以越打越响,就是因为前来我们这儿的人一定能寻求到很好的庇护,可我还是为了你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即便那些人罪有应得,可他们也不该是那样痛苦的死法,甚至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这一切又有什么屁用?我的那么多孩子都在刚刚生下来时候被上次闯进来的那两人杀的差不多了,可现在不是一样连那两个人究竟在哪里都不知道?”

        没有哪个女人不记仇,越是厉害的女人越是如此,这些日子以来,蛇姬也没少明里暗里搜查前些日子里闯进蛇窟那两个人的下落,也曾清楚记得当日里其中那女子质问自己的问题。

        罗刹令真被人夺走?而且那人很可能就在九重天之中?

        若非曹蛮实在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而得罪了大乐坊之中的众人,恐怕那两人下落早就水落石出。

        “早晚有一天我会将那两个人找出来碎尸万段。”

        兴许是感觉到了蛇姬此时的满腔愤怒,两条小蛇亦不住的吐着鲜红信子,桌上的美味食物似乎并不能引起它们注意。

        因为它们是吃生肉长大的。

        曹蛮道:“碎尸万段也好,剁成肉酱也罢,你既然侥幸没有死在他们手中,便应该知道活下来是一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而现在也有一条路摆在我们眼前,究竟是死还是活,甚至就连我曹蛮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也不怕告诉你,黑寡妇已经来找过我了。”

        “哦?那个女人来找你干什么?”蛇姬终是暂且放下了心头之恨,比起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黑衣人,黑寡妇这三个字更像是一座沉重大山压在了此时此刻房中两个人的心头。

        “莫非是为了……”

        “你猜的没错,事实上早在九重天散布出去天山雪莲消息时候我就大概已经猜到了一点,将中原武林这么多英雄豪杰全部吸引到这蛮荒之地来,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一株活死人肉白骨的天山雪莲,那我们也未必太小看了九重天深处那几位大人物的手笔。”

        说起此处时候,曹蛮竟隐隐有些担忧。

        “我来地下城是为自己找一条活路,并非为自己寻一条死路,我虽为九重天其中一位天王,可我远远知道我这位天王不过仅仅只是一重天之中一个能代表九重天说话的人而已,我曹蛮自认本事不弱,放在中原不说有开宗立派的资格,随便去哪一个大世家做别人的府上客卿却还是绰绰有余,不过这一切比起九重天更深处的那些个天王府中高手来说,未免有些太过不够看了,那几位大人物胃口实在太大,我虽按照他们计划行事,却也担心这么大的一盘菜到底吃不吃的下,孤注一掷并非我曹蛮所作所为,实际上我曹蛮能从离开中原那一天起活到现在,靠的便是不论什么时候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故此,我暂时选择左右逢源。”

        与曹蛮共处多年,蛇姬如何不懂曹蛮心中心思?先选择坐山观虎斗,等到差不多看清楚两只老虎究竟谁最有可能胜出时候再选择可以投靠的那一方,如此虽有小人之嫌,却是比作为两只老虎拼斗的牺牲品来的好了太多。

        蛇姬咬牙道:“黑寡妇给你看了她的底牌?”

        枕在双手之上的曹蛮头颅左右摇晃。

        “只有傻子才会那么做,至少从明面上来看,黑寡妇不论如何都斗不过里面那几位大人物,可什么事情都是有变数的,这件事情的变数最终还是在外面这帮子人,谁能牢牢把握住了外面这些人,谁的胜算就要大一点,其实我曹蛮想的很简单,只需要有一个安乐窝就行,谁给我这个安乐窝我便替谁卖命,至于九重天究竟何去何从也不是我一个曹蛮该考虑的事情,值得一说的是,黑寡妇应该是要打算出手了,只是出手对付的是谁,我暂时还琢磨不透,距离九重天之争眼看就在眼前,偏偏这个时候她找上我向我专门打听张凤府的事情,如果我所料不错,倘若张凤府这小子有能耐走出修罗道,定会成为黑寡妇于九重天之争上最大的杀手锏,只是张凤府此人本事虽不差,可对上九重天之内那些个妖孽人物,估计还是悬。”

        蛇姬不解道:“可他身怀冰玄劲这种绝世武功,倘若一旦稍有不慎,岂不引火烧身?毕竟若是查出来此人跟冰宫或者魔罗有任何关系,九重天都将震动不已,虽说这些事情是早有预料,可如此一来难保那小子不会落得一个死无全尸下场。偏偏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居然敢直接闯进九重天。难道他不知道自天山雪莲这等宝物落到九重天那一刻起,冰宫与九重天便成了不死不休的大敌?”

        “你可觉得那小子像个傻子?自打那个叛徒叛逃冰宫开始,便注定这一切早晚都会发生。”

        曹蛮从温暖床榻之上坐起身来,满是忧虑。

        “一个是屹立中原的庞然大物,一个是远离王朝管辖的不毛之地,这两个地方一旦动起手来,必定将是江湖的一场大地震,可话说回来,若非如此,九重天的一个消息又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让武林中高手豪杰们以这么快的速度赶来?我相信即便傻子都能想到倘若真有人愿意出高价将天山雪莲弄到手,那也只会成为冰宫的首个目标而已,同是江湖门派,谁不注重面子?千年冰山雪莲,天下仅此一株,若是就如此被人夺走,岂非让冰宫颜面扫地?我相信这座江湖或许有人敢跟冰宫作对,也只有九重天里面那几位大人物敢如此明目张胆,换做其他人,恐怕就算借给他十个胆子也未必敢,便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罗刹门都还未正式跟冰宫交手过,故此,与其说这些人真是为了天山雪莲而来,倒不如说只是为了看个热闹,看看江湖上屹立不倒的冰宫会对这件事情做出什么反应,当然,这其中或许还因为那件事情,不过不论哪种,这些人都是来错了地方,好奇心固然是好,可好奇心某些时候也是会害死人的。”

        说罢,蛇姬扭动腰肢嗤笑不已:“听你这话好像是在为前来地下城的这些人担忧?你曹天王什么时候开始如此为这些人上心了?”

        曹蛮冷笑道:“我与他们非亲非故,又怎会为他们所担心,如果非要担心的话,我也只是替九重天之内担心罢了,黑寡妇看中了张凤府,要利用张凤府去为她做一件事情,早先她暗中传信给我便是要我替她寻找一个高手,而今有了张凤府,却不知她要用张凤府去杀谁?”

        闭上眼睛,曹蛮极其费力的从脑子里面思索能被黑寡妇如此上心,亲自挑选人去对付的人究竟是谁。

        十二道场主不太现实,以黑寡妇的手段只是想要弄死一个道场主,无须耗费这么大的周章。

        十殿阎罗更是不会,修罗道原本就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只要张凤府有能耐,又何物偷偷摸摸?

        既然如此,那么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可能。

        蓦然,曹蛮陡然睁大一双原本就铜铃一般大的眼睛,于眼中迸射,精光。

        深吸口气道:“难不成黑寡妇要杀其余七个天王当中一个?”

        蛇姬同样娇躯一震,去抚摸两条小蛇其中一条头颅的手指尖微微颤抖。

        “她本就是疯婆子,不然又怎会得来黑寡妇这个外号?杀天王的事情她又不是没做过,否则又哪儿来的她上位机会?优胜劣汰,你曹蛮可不正是杀了之前那位才做了一重天天王的?这二者有何区别?”

        曹蛮紧握拳头,手臂青筋暴起,随后却又缓缓放开,低声道:“区别那可就大了去了,明杀跟暗杀完全就是两回事,明杀是单凭自己实力,谁都无话可说,可你觉得张凤府即便再厉害能比得过里面那些个人物?他虽本事不弱,可修行一途,更重要的还是实力沉淀,只是如果胆敢暗杀天王,那便是摆明了跟九重天作对,九重天一定会查到底,而到时候一但将黑寡妇揪出来,不对……”

        直到此时曹蛮才恍然大悟,随后连连叹气道。

        “黑寡妇果然就是黑寡妇,连这一步都想到了,我曹蛮真是不服气不行,恐怕张凤府不论能不能替她完成那件事情,最后的下场也都只有一个死,若是完成了最好,能解决眼中刺同时还能挑起冰宫与九重天的恩怨,若是完不成,她也会赶在九重天之前先杀了张凤府灭口,到时候再嫁祸给某个人,不论怎么看都是一石二鸟,如此一来,我倒还真有点愿意相信这个女人能够创造什么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