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绝学

第四十八章 绝学

        忙处光阴易过,倏忽便是三日光景。

        张凤府于修罗窟之中已呆了三日,按照修罗窟规矩,今日便是断龙石开启之日,一连三日,胖瘦罗汉二人无时不刻不在关注修罗窟之内动静,断龙石重愈万钧,非人力可开启,但二人心里寻思倘若张凤府一旦有任何走火入魔迹象,定狂暴不已,到时候即便不能击碎断龙石深入修罗窟,却也绝对能听见里面动静。

        但令人意外的是一连三日,非但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传来,便是连一声呼喊都不曾发出。

        那《火云刀》的霸道之处,胖瘦罗汉二人深有体会,能将此一股霸刀无匹的力量压制住并且化为自己所用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便也不会有那么多想窥探这门武功的人望而却步,可若是一旦能控制住这股力道,对于张凤府自身实力来说绝对是一个质的飞跃。

        至少,二人知道虽同样是内力,但倘若有一个人能将一身雄浑内力练就至如同火焰一般灼热,火焰一般霸道,绝对能轻易焚烧一切,毕竟,那位创造《火云刀》的初代广陵王可是连自己都活生生化成灰烬了不是?

        这一连三日岳家两兄弟倒是未曾来过,修罗窟尚且还算安宁,只是念起生死未卜的张凤府,胖瘦罗汉二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心中忧虑。

        瘦罗汉道:“倘若就这么死了,那我们之前可算白瞎了一番功夫,不过以着这小子悟性,想必也应该明白知难而退的道理,修罗窟中奇门武学那么多,没必要就在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随便学会一两门武功都有莫大的帮助,即便未必能胜过我二人……可放水这种事情,做了第一次未必就不能做第二次,眼下正是大姐用人的时候不是?”

        胖罗汉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胖这个字并非是浪得虚名,他即便不笑,双眼亦是一条缝,看起来与笑并没有多大区别,倒是因为这张脸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不论多大的误会以及仇怨,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四个字却是去哪里都能用的上的。

        “那也未必就说的准,我看这小子并没有那么简单,连冰玄劲这等惊世骇俗的武功都能学会,未必就不能学会这套刀,若是学了其他武功,实力虽有长进,但毕竟不如这套刀来的速度更快,那小子也不像是一个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我看恐怕他只会在这套《火云刀》上死磕到底。”

        “那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坏事我们也说不准,眼下距离断龙石开启还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自然可以见到分晓。”

        “话虽如此说,可你不要忘了蔷薇之前传信给我们的事情,有人在修罗道之中安排了五个高手截杀张凤府。”

        说起此处时候,瘦罗汉面色怪异至极,原本便干瘪的只剩皮包骨头的一张脸此刻竟是比哭还难看。

        “如实说,张凤府这小子虽然让我很不爽,可那也仅仅只是男人的不爽罢了,我宁愿他死在修罗道之中也好过他回秦广殿,毕竟,男人的事情好解决,不外乎就是打打杀杀,出来跑江湖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可男人一旦得罪了女人,尤其得罪了一个古灵精怪又嫉恶如仇的女人,那一定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

        胖罗汉嘴角抽搐,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到最后从嘴边说出来也只剩下了一句话。

        “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倒还真的跟你一样,情愿张凤府死在修罗道之中,不过却是不知道这次那个家伙派出的会是哪五个狠角色?实力究竟如何?能不能真的将张凤府截杀在修罗道之中,张凤府如今实力满打满算最高也不过才踏进六品门槛,如此年纪能到达六品固然不错,可玄功九品,距离后三品毕竟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即便楚江王派来的只是五个五品的家伙,也极有可能将张凤府截杀在修罗道之中,更何况楚江王也定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总之不论如何,张凤府这小子怕今日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瘦罗汉沉声道:“如果是五个人的话,有没有可能是江门五鬼?”

        闻言,胖罗汉眉头紧紧皱成了一个横着的“川”字,满脸肥肉微微颤抖。

        “如果是江门五鬼,那张凤府只怕今日是在劫难逃了,此五个同门师兄弟本领高强,更是擅长五人共同作战,若是五人联手,其战斗力又互相叠加,五鬼中至少有三个已早就迈进六品境界。”

        胖罗汉冷笑不止。

        “楚江王真是好大的手笔。”

        瘦罗汉道:“那我们怎么办?袖手旁观?”

        胖罗汉道:“不袖手旁观又能如何?修罗道有修罗道的规矩,你我二人只是负责看守修罗窟而已,贸然出手只会给人抓住把柄,到时候一个张凤府死了不说,连我二人都搭了进去,不是还有个蔷薇吗?张凤府倘若不敌,有大姐的命令,蔷薇也不会袖手旁观,二人联手,也未必就没有逃出去的可能,不过话说回来,也得看张凤府这小子三日来究竟得了什么造化,能不能胜过我二人,若是连我二人都胜不过,那也只能困死在无水无粮的修罗窟了,”

        半个时辰功夫于胖瘦罗汉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之中很快便过去,终是到了断龙石开启时,轰隆隆机关运转之声不绝于耳,等到那绝对能轻易碾碎世间任何坚固之物的断龙石高高举过头顶稳下来时候,胖瘦罗汉不约而同同时向修罗窟之中望去,但见修罗窟依旧鬼气森森,除去长明灯映照之处,其他地方皆幽深的伸手不见五指,二人不见张凤府踪迹,心下疑惑,便下了修罗窟青石天然台阶进去寻找,先是在记载《火云刀》这门厉害武功地方处去找,但见那地方只剩下一具仿佛风一吹便能化作一堆齑粉的骸骨,并不见张凤府踪影。

        可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可能无缘无故消失?故此二人继续往深处寻找,终是在一堵满目疮痍的因为年代久远又潮湿,故此长满青苔的墙壁之下看见了双手负后正凝神贯注的那一道修长身影。

        那身影此刻正微微抬头看着墙壁之上被人以深厚内力书写下的仿佛原本就镶嵌在墙壁的小篆字体。

        小篆中规中矩,即便历经年代也依旧保存的很好,但看守修罗窟的胖瘦罗汉二人对此修罗窟虽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是大概了解了一个七七八八。

        见张凤府入神,胖罗汉也再度匆匆一瞥那墙壁之上书写的小篆,笑道:“这并非什么武功心法,也并非什么玄功秘籍,为何你还如此感兴趣?”

        三日闭关并未给张凤府带来多大变化,只是大概是因为三日不眠不休的关系,此刻稍显疲惫之态。

        张凤府收回目光,轻启嘴唇道:“这的确并非是一门什么武功心法,可为什么会出现在修罗窟之中?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篇心经应当是佛门珍藏经文《大慈悲》之中的一篇静心咒,此咒乃是佛教不传之秘,怎的会突然来到修罗窟之中?难不成也曾有三教高人来到过修罗窟去争夺过十殿阎罗之位?”

        胖罗汉笑道:“三教之中高人自是不屑于什么十殿阎罗之位的,这篇经文乃是当年一位武僧偶然造访修罗窟之时见修罗窟之中鬼气森森故此才留下,那位僧人以指尖书写下这篇经文,目的便是为了让前来修罗窟的人能净化自己心中杀念,说来可笑,我二人虽被人称为罗汉,却也是自问手上粘满无数人的献血,远远做不到这位僧人这般心如止水,故此,这静心咒虽是佛门不传之秘,可对于我二人来讲并不见得有什么用,不只是我二人,恐怕前来过修罗窟的历代阎罗们都没有对这静心咒产生过一丝一毫的兴趣,即便是有,也只是佩服那位武僧的丹青功底罢了,若是真有那菩萨慈悲心肠,又怎会被放逐到修罗窟之中对不对?怎的你小子对这静心咒似乎很感兴趣,莫非你小子竟也有遁入空门的打算?”

        “那倒没有。”

        张凤府极为淡定摇了摇头。

        “想必前来修罗窟的阎罗们大多数也只是对这篇静心咒匆匆一瞥对不对?说的难听点,这篇静心咒放在这里也只是摆设,既然是摆设,那还不如直接毁了去,免得让人眼花缭乱。”

        话音才落,张凤府腰间宝刀便已出鞘,虽没有那位不知是何来历武僧那般鬼斧神工的以指代词手段,好在有一把好刀,手起刀落,只见刀影重重,不等胖瘦罗汉二人阻止便见张凤府已收了刀,重回刀鞘。

        就在二人纷纷惊叹天下怎会有如此快的刀法时候,张凤府凝聚内力在手,单掌拍出,一阵颤抖,那刻着佛门静心咒的墙壁就此纷纷脱落,连同那些散发阵阵腐烂气味的青苔一起掉在地上,武僧留下的痕迹就此毁于一旦。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胖瘦罗汉不解,往来修罗窟的历代十殿阎罗以及看守者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胆敢毁去修罗窟墙壁之上刻写的文字,虽说只是一门无关痛痒的静心咒,可如此一来也难保不会落人口实。

        张凤府笑道:“已经说了不过是一门可有可无的佛经而已,留下也没有多大必要,即便这位僧人丹青功底再好,可从来也只听说过用刀剑能杀死人的,还没听说过单凭一手字就能写死人的对不对?三日之期已到,二位如果不想因为我而坏了规矩的话,那我们按照约定,应该是我独自一人对战二位前辈的时候了,胜了,我便能离开修罗窟,至于我应该留下的武功也已经留下,该做的我可都做了。”

        张凤府手指之处果然见一处空白墙壁被人以凌厉刀法书写下了一门武功。

        修罗窟规矩是留下一门绝学,但万万没想到张凤府竟只是留下一门《拈花指》。

        胖瘦罗汉不禁同时黑了脸。

        “小子,你这是耍我们啊?拈花指固然算是一门极其厉害武功,但你小子水这么深,身上必定还有更加厉害的绝学。”

        “那你们希望我留下什么?难不成希望我连我的独门绝学冰玄劲都留下?”

        张凤府漫眼都透露着狡黠两个字。

        “用鼻子想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张凤府洞穿心思的 胖瘦罗汉二人齐齐咬牙。

        “好你个臭小子,真有你的,这等不要脸的本事连我二人都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是即便如此,你也需要胜过我二人才能出去修罗窟,瞧你这两日也不像有什么收获的样子,确定能胜过我二人?”

        “谁知道呢?”

        张凤府咧嘴一笑。

        下一刻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腰间宝刀斜斜一刀,直取二人面门。

        “试试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