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截杀

第四十九章 截杀

        胖瘦罗汉二人虽惊讶,但远不至震惊地步,张凤府这一刀虽来的凌厉,不过也并非就无懈可击,只见二人齐齐后退一步,拍出双掌直对刀刃,那刀刃罡气遍布,莫说是血肉之躯,便是桶皮铁骨恐怕对上这一刀都多少也要砍个缺口出来。

        以双掌硬撼,张凤府非但没有丝毫大意,反而更为凝重,眼前这胖瘦罗汉二人虽不知具体到了哪一品,但最起码也是即将到达第七品,而自己满打满算拼全力之下最多只能算是半个六品,眼前二人以双掌对自己一刀,若非他二人是个傻子便是绝对有足够的信心。

        果然,下一刻那双掌之上便迸射出一股肉眼可见的涟漪,以掌力对上张凤府一刀,刹那间张凤府便感觉手腕之上传来一股极其强大力道,险些宝刀脱手,但好在身体之内还有一股可化解力道的冰玄劲,只是即便如此,冰玄劲也只能化解一大半胖瘦罗汉二人内力,境界的差距犹如一道天堑鸿沟,又怎能轻易跨越过去?

        两股被化解的七七八八的内力虽不能给张凤府带来重创,却也让张凤府五脏六腑受这股力道冲击,瞬间脸色惨白,张凤府不去硬接这双掌力道,只顺着余下力道后退五步,仍有后退之势,但身后已是修罗窟墙壁,便只能分出一条腿撑在墙壁之上,堪堪稳住身形。

        果然无法以硬力击败面前二人,胖瘦罗汉二人实力本就不弱,否则又怎会被派遣来看守修罗窟?再加之看守修罗窟这些时日又研究修罗窟之中各种厉害武学,与玄功修为虽说不得进步千里,却至少也是大有裨益。

        终归是太过勉强了一些。

        张凤府深吸一口气将余下剩余不多的两股力道彻底化去。

        咧嘴一笑:“两位前辈好内力,若非我身怀巧力,恐怕光这一手便可足够让我吃了大亏。”

        殊不知胖瘦罗汉二人心中虽有些愠怒张凤府实在太过不地道,招呼都不打便出手,但对于张凤府这三日来的变化二人可是感受的真真切切,如果换做三日之前,张凤府接了自己二人如此一掌,即便有冰玄劲护体,却也至少得落个重伤下场。

        仅仅只是三日,张凤府的内力便大有长进,这倒着实是一件让人渍渍称奇的事情。

        胖罗汉压住内心好奇道:“你小子这三日来究竟学会了什么功夫?怎的进步如此之快?”

        张凤府再度笑道:“学了什么功夫二位前辈马上就会知道了,还希望两位前辈接下来可不要大意。”

        “哼,小子口气还挺大。”

        瘦罗汉不屑。

        “夸你两句你还真上天了,我到要看看你究竟学会了什么了不得的武功。”

        话音才落,只见张凤府竟主动放下手中宝刀,将那通体森冷的宝刀猛然插入修罗窟结实墙壁之上,刀身发出嗡嗡之声不住颤抖。

        二人看的惊讶,瘦罗汉更是啼笑皆非,揶揄道:“只听说过丢盔弃甲,还不曾听过有人丢了刀的,你小子如此主动莫不是已经做好束手就擒的准备了?”

        张凤府道:“那可不是我的风格,两位前辈,请接招。”

        下一刻张凤府便迅速冲上前,化作一道残影,以外家功夫与胖瘦罗汉二人相搏,须知与人比武不外乎只比两样,内力和招式,若是只有内力不懂招式,毫无章法的打斗便如同是家里藏着山珍海味却顿顿白面馍馍,而若是只有招式却没有内力,那便如同大街上走街串巷的艺人,空有一身花把势,对付不懂招式的人尚可,若是遇见但凡身怀内力的高手,不外乎只是班门弄斧罢了。

        但张凤府这一手并非两者之中任何一者,内力,招式都已具备,而胖瘦罗汉二人显然外家功夫也不是省油的灯,见张凤府速度极快,二人速度也丝毫不慢,对上张凤府双掌,二人齐齐心中寻思莫不是眼前这小子受了什么刺激要做玩儿命的勾当?否则方才手里拿着刀尚且都敌不过自己二人,怎的这一刻竟会打算以双掌硬撼?

        胖瘦罗汉二人本能反手以掌相对,这一掌不说用了十成内力,最起码也应当有八九成才对,二人几乎已经预料到张凤府双臂被掌力彻底震碎的下场,虽心中惋惜,不过一个三言两语便沉不住气的年轻人,纵使这年轻人再如何天纵奇才,也当注定做不成太大的事情。

        “臭小子,你这是自不量力,那就怪不得我二人了。”

        瘦罗汉左掌发力,谁知张凤府竟也同样在双掌即将接触时候发力,以一对二还要硬碰硬?

        瘦罗汉心中冷笑,却是清楚看见张凤府同样将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挂在了嘴边。

        就在二人似乎已经看见张凤府手臂炸裂的时候,张凤府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

        “火云刀。”

        下一刻,四只手掌接触之处迸射出灼热气浪,胖瘦罗汉二人猝不及防之下被这热浪扑面而来,将双掌灼烧,疼痛无比,下意识收回手掌,张凤府紧随其后单腿力马,右腿往后发力,其人如同弹射一般双掌直朝胖瘦罗汉二人小腹而去,原本一双肉掌此时此刻竟已变得通红,像是滚烫的烙铁一般要将胖瘦罗汉二人彻底灼烧成为两块木炭,胖瘦罗汉二人齐齐变色,但此时如不接下这两掌便势必会被张凤府双掌击中,即便能以内力护体,却也绝对不会太好受。

        二人侧身闪避,别看胖罗汉人胖,身子灵活程度却是比瘦罗汉还要强不少,二人侧身之后凌空翻越想要至张凤府身后奇袭,张凤府早有预料,即便胖瘦罗汉二人所选择之角度刁钻无比,以退为进,高手过招,同样是简单的一拳一腿,却也有着极大的学问,什么时候收,什么时候放,什么时候防守,什么时候进攻都是一门大学问。

        只见张凤府一招落空,撤掌拍地,右腿扫膛,让胖瘦罗汉二人无法着地,胖瘦罗汉二人外家功夫到底了得,眼见就要落在张凤府右腿之上时候左脚踩右脚,再度跃起一丈,张凤府眼见他二人正身处于半空之中无处借力,正中下怀,双手成爪,生生抓住胖瘦罗汉二人两只脚踝,双臂齐齐发力,将罗汉二人朝修罗窟结实的墙壁之上丢过去,罗汉二人大惊,但此时战斗已牢牢被张凤府控制,只等任凭张凤府将他二人丢掷在墙壁之上,只听轰隆一声,修罗窟簌簌落下灰尘无数,那墙壁竟是直接被砸出两个大坑来。

        但即便如此,罗汉二人也不过仅仅只是一脸凝重之色罢了,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受伤。

        张凤府双眼微寒,天下玄功九品,又分三个大门槛,每上一层便实力翻天覆地变化,眼前这胖瘦罗汉二人只怕早就练就一身强横罡气,故此即便被这么重的力道砸在墙上也依旧毫发未损,单是以外家功夫加上内力,想要伤到面前这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拳脚功夫占了便宜,可终归境界的差距始终是难以逾越的一道天堑。

        念起此处,张凤府再度笑道:“二位前辈这练就了几十年的内力果然厉害,不过方才二位前辈见我使出火云刀便拒不与我硬撼,我才真正领会到了这门武功的霸道之处,只可惜我境界修为不够,否则方才一记火云刀便可足够让两位前辈喝一壶了。”

        闻言,胖瘦罗汉二人面色凝重,心里却是复杂无比,即便方才仍是自己二人占了上风,可这种上风又算的了哪门子上风?须知他二人年纪加起来差不多已是张凤府四倍,被这样一个小子拽住两条腿生生砸在墙壁上砸出一个坑?这还算的了哪门子赢了?

        瘦罗汉最是气不过,但胖罗汉比之却是大度了不少,好奇道:“那么多人都没学会的武功,怎的你小子才不过三日便能学会?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张凤府虽有心思,可面前二人与自己非但严格来说不算敌人,反而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倒还不至于对二人不够坦荡,便摇头道:“二位前辈说错了,火云刀我只不过算是勉强入门而已,否则单凭这初代秦广王留下的这门绝学,我若是但凡小有所成,方才便能借着火云刀的霸道击杀了两位前辈,二位前辈信是不信?”

        瘦罗汉虽心中有气,可到底也不是个不要脸的主儿,方才那一手便能看出张凤府还只是停留在火云刀化气的阶段,距离下一步化形依旧还有不少差距,否则方才张凤府祭出来的便不会只是一双掌,而是以手掌幻化成的两把刀了。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瘦罗汉冷哼道:“是又如何?可你小子不还是打不过我二人,我管你怎么学会的这门武功,既然无法打败我二人,那你就休想从修罗窟出去。”

        张凤府道:“前辈这话说的不错,单单凭借火云刀现在的功力,我的确是奈何不了二位前辈,可反过来,二位前辈不同样也奈何不得我?我有冰玄劲护体,又有火云刀在身,二位前辈也当知道冰玄劲的霸道,当年魔罗便是凭着这门武功横扫江湖,只要不是太大的实力差距,冰玄劲能与任何人打个五五分,再加上火云刀这种能跨境界战斗的霸道武功,若是两位前辈不介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耗,看看究竟是二位有耐心,还是我张凤府有耐心。”

        说罢,张凤府微微一笑,双掌渐渐又从正常色慢慢开始变红,开始变的滚烫,大有一番你们不信我们就来试试的架势。

        瘦罗汉本就是急性子之人,眼见张凤府如此狂妄,心下忍不住便要出手,却被稍显冷静的胖罗汉一把拉住。

        胖罗汉叹气道:“这场架不打也罢,这小子说的有道理,他虽暂时还胜不过我二人联手,我二人却也暂时拿他没有办法,罢了,这次就算我兄弟两认栽。”

        他看向张凤府道。

        “臭小子,原本修罗窟有修罗窟的规矩,从未有人开过不守规矩的先河,可我兄弟二人为了你小子已经开过一次后门,现在再开一次也就轻车熟路了,事实上修罗窟的规矩一直都是如此,这也是为你们这些人好,毕竟修罗道的十殿阎罗并非人人都是花如玉,越往下走,你遇见的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只会越来越强横,多几分保命的本事总不会差到哪里去,另外,大姐那边我估计这次你是跑也跑不掉了,二重天之内还没有人一而再再而三敢违逆大姐的命,有些话早点说清楚最好,你小子既然愿意站在我们这边,那以后就得做我们这边的事情,出去以后不论什么时候都记住一句话,九重天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没有实力屁都不是。”

        “这算是警告还是提醒?”

        见自己终于不用再硬着头皮跟面前这两个实力了得的家伙拼命,张凤府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虽说与面前胖瘦罗汉多多切磋对自己的实力多多益善,可眼下时间越来越紧迫,若是不快点将计划进行到至关重要的一步,那可真是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张凤府将插在墙上那柄杀人刀拔出来重新插回刀鞘,在墙壁之上留下一道整整齐齐的口子,大小与刀身一般无二。

        胖瘦罗汉二人对视一眼,将刀插进墙壁之中并非什么难事,可还能将刀尺寸控制的这么严丝合缝,不论从哪里来看,张凤府都绝对是一个用刀的绝顶高手。

        胖罗汉语重心长道:“警告也好,提醒也罢,大姐是个爱才之人,她既然瞧得起你,特地让我二人关注于你,你便能想得到她不会无缘无故去关照一个根本没见过面的小子,因为你对她有用,她才会如此。”

        张凤府道:“可如果有朝一日我对她没用了,她岂非就会卸磨杀驴?”

        “这……”

        意识到自己大概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胖罗汉一脸肥肉情不自禁抖了抖,正不知自己如何圆过去这句话时候张凤府却突然开怀大笑。

        “哈哈,二位前辈不必如此在意,出来跑江湖不是人利用你就是你利用人,天王能利用我,我同样也能利用天王不是?”

        利用天王?

        罗汉二人真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居然还有人敢在二重天的地盘上说自己利用天王?莫不是脑子被门夹了?但念起张凤府接下来可能会面临的处境,二人对视一眼皆心中大笑,也不拆穿,倒是胖罗汉咳嗽一声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你小子既然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一条船上的人是不是应该坦诚对待?”

        张凤府不明所以,便只能点点头。

        “从字面上来说,的确是如此。”

        胖罗汉又道:“既然应该坦诚,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这火云刀究竟怎么学会的?为何那么多人都不曾学会,唯独就你才不过三日便能入门?”

        张凤府哑然失笑,倒也不觉得稀奇,只因但凡学武之人,又有几人不想学会火云刀这种霸道无匹的功夫?

        不过现在就算知道了也没有意义。

        张凤府淡淡道:“就算告诉你们也没用了。”

        胖瘦罗汉二人惊讶,忙问为何。

        张凤府这才道:“火云刀极其霸道,稍有不慎便走火入魔,故此,那武僧才留下一篇静心咒,只可惜往来修罗窟的人这么多,竟是无一人弄明白为何刻着奇门武功的墙壁会被人写下一篇佛门静心咒,说起来那位武僧倒是菩萨心肠,只可惜后来的人根本无人关注这静心咒,现在就算你们知道了也没用了,因为静心咒已被我毁去,故此,普天之下,火云刀除了我之外,恐怕是很少有人能入门了。”

        胖瘦罗汉二人顿时嘴角抽搐,想要骂人却话到嘴边到底还是咽了回去,到最后也只是咬牙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头一次见人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张凤府笑道:“那是因为你二人不够了解我,若是了解我,就会知道我做事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比这个更绝。”

        “是吗?”瘦罗汉冷笑不止。“你小子做的绝,有人做的比你更绝,现在修罗道之中正埋伏着五个高手截杀你,到时候有你的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