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无人可用

第五十五章 无人可用

        “你……你就是秦广王?”

        李乌拉结结巴巴,颇为惊讶,毕竟谁又能想得到才入修罗道便出手赶走花如玉的新任秦广王居然如此年轻。

        张凤府笑道:“怎么?莫非二位觉得我不像。”

        刘宝倒是镇定许多,即便不久之前才被里面那位大姐头因为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怒斥一顿:“不是,只是没想到你居然出来的这么快,既然如此,那就有请,里面大姐已经等待多时了。”

        张凤府不明所以,但点头示意之后便迈进了阁楼门口。

        蔷薇紧随其后道:“这两人是大姐才入主二重天时候寻到的两个得力助手,虽说平日里办事总是丢三落四,不过也有几分真本事。”

        张凤府道:“莫非这两位是高手?”

        蔷薇道:“莫非你以为两个没有几分本事的人能在地下城之中活下来?还能混进天王府?”

        说话间二人已踏进门槛,张凤府先是抬头环视,只见厅堂之中古色古香,墙壁上悬挂一副水墨山水图,图中老翁江边垂钓,山间竹海荡漾,颇有意境,两旁四把交椅,最中间是一张铺就暖茸的红椅,中间一位穿着黑裙,长发披肩,额头两缕蜷发的女子正满是怒气,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年纪不过二十七八岁上下,张凤府心里惊讶,心道同样是与十三娘齐名的人物,十三娘如今至少已是三十来岁,已入中年,而黑寡妇怎的看起来如此年轻?十年之前便闻名江湖,莫非那时候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张凤府看见黑寡妇的同时,黑寡妇也是将张凤府看在了眼里。

        二人第一次见面,黑寡妇亦有些惊讶于张凤府的年轻,清秀,心道如此一个年轻男子怎么看也不像别人嘴里说的那般老辣,但却是真切感受到了张凤府的深沉,以及一双深邃,太过于镇定的双眼,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人或者事情能让这双眼透露出别样的情绪。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见过大姐?”

        蔷薇倒是看的心里窝火,心里琢磨着虽说但凡是男人,看到了自家大姐就没有几个能将目光挪开的,可也不至于如同张凤府这般明目张胆,显然此时大姐正在盛怒之时,若是再触怒了大姐,恐怕连着自己也要一起遭殃。

        张凤府起唇轻声道:“哦,差点忘了,在下张凤府,见过天王,之前的事情,还多谢天王照顾,今日里来一是当面来跟天王道个谢,二是来看看天王有什么事情是能让我效劳的。”

        不温不火,不卑不亢,不像是道谢来的,倒像是跟一位老友聊天叙旧。

        蔷薇撇撇嘴,连忙对黑寡妇咧嘴一笑:“大姐莫要生气,这家伙就是这个臭脾气。”

        “哦?怎么听起来你这死丫头好像很了解人秦广王的样子。”

        黑寡妇并未生气,反而言语之间颇有揶揄之意,这话让蔷薇有几分尴尬,心道我还不是为了圆场?替大姐寻到了这么一个最适合的人选,总不能让大家才初次见面就掐起来不是?

        “大姐……”

        虽为龙潭恶女,却到底也有女儿家的心态,而今回到二重天更是如同回到了自己家里,便放开了性子,却是不曾想这一幕被张凤府看见顿觉有意思,毕竟这可不像不久前一直潜伏在修罗道之中静观其变的那位恶女。

        “行了,老大不小的人了,还真把自己当小姑娘不是?莫要让人秦广王看了笑话。”

        黑寡妇示意蔷薇到其身边,又让张凤府随意挑位置坐下,命门外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沏了热茶端上来之后蔷薇便再也受不了堂上堂下这两位如同丈母娘看女婿一般越看越有趣的诡异气氛,当先打开了话匣子。

        “大姐,你是不知道楚江王那个王八蛋找了什么人埋伏在修罗道之中截杀张凤府,说出来你还不信。”

        一边描绘一边手舞足蹈,那般模样哪里像什么十二道场主,倒是完完全全像是一个活脱脱的不谙世事少女。

        黑寡妇故意好奇道:“楚江王手下得力高手算来算去就那么一些人,难不成还能将最得力的江门五鬼弄去?”

        “哈哈,大姐,还真被你说对了,只可惜如今江门五鬼只剩下江门两个半鬼咯。”

        “哦?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两个半?”

        黑寡妇终于来了兴趣。

        这般一句话过后蔷薇便滔滔不绝绘声绘色讲了起来,直说的黑寡妇也被带进情绪,伴随其一字一句面色阴晴不定,说起张凤府事先知道有埋伏故意拖延时间让五鬼先动手时候的阴险,说起张凤府埋伏在恶鬼塑像之后偷袭的狡诈,又说起张凤府一人对两人,断了两剑时的毫不留情。

        便是张凤府都有些纳闷,心道我什么时候就变得如此厉害了?

        “这么说来余下三鬼已成了秦广王你的人?”

        张凤府摇头道:“现在说是我的人未免有些言之过早,但他兄弟三人而今已认定了楚江王出卖他们的事实,不论是否会到我这边来,总之都不会再替楚江王卖命。”

        黑寡妇道:“而一但他们不再为楚江王卖命,恐怕你就会很快杀了他们三个对不对。”

        张凤府笑了笑,不否认,也不承认。

        黑寡妇又道:“我果然没看错人,之前我去了一重天一趟,打听到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并且带进来一位你的朋友。”

        张凤府终于皱了皱眉头。

        “敢问天王说的是我哪位朋友?”

        黑寡妇道:“不着急,你很快就知道了,他现在出了门在我二重天闲逛,在此之前,我要跟你们说另外一件事情,就在我刚刚回来之前,三重天天王派人造访了我天王府。邀请我天王府两天之后赴三重天的宴会。”

        蔷薇不解道:“只是一个邀请大姐便发这么大的火?这种事情虽少见,但毕竟同为天王,偶尔见一次面不也是理所应当?”

        黑寡妇冷笑。

        “那是你不懂,而今马上就是九重天大比之期,明面上是邀请我二重天赴宴,实际上就是给我二重天难堪来了,知道我二重天无人可用,便摆下鸿门宴让我知难而退,偏偏外面这两个不成器的家伙屁都不敢放一个,眼睁睁看着别人大摇大摆离去,不过只是他野狼门下的两条狗而已便吓的灰头土脸,我二重天的脸可都被他两个丢光了。”

        “大姐,话可得说清楚啊,那能是两条狗吗?那分明就是两只饿狼啊。”

        刘宝满脸憋屈,谁不想替二重天争一口气,可好巧不巧来的是那两个家伙,这口气如何能争的下来?

        “还敢嘴硬?这里有你们两个说话的份儿?还不赶紧滚出去?”

        黑寡妇发怒时候倒是真有几分让人战战兢兢的气势,吓的刘宝二人忙讪笑着退了出去。

        这时候张凤府才不解道:“二重天这么大,想必高手不在少数,又怎会无人可用?”

        闻言,黑寡妇与蔷薇对视一眼,神色复杂,蔷薇咬牙道:“那只是因为你不了解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