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试试就试试

第五十六章 试试就试试

        张凤府道:“我现在需要一个了解二重天的机会,就看天王肯不肯给这样一个机会。”

        黑寡妇道: “你既想知道,那便让蔷薇告诉你。”

        蔷薇道:“这事儿还得从好几年前开始说起,九重天九大天王从来都只是男人,未曾有过女子入主,大姐来了二重天之后便成了一个例外,须知天下人都觉得男子地位本就高于女子,莫说是原本就高手如云的地下城,便是中原寻常百姓家都这样觉得,故此,高手虽多,但满打满算愿意为二重天效力的却是屈指可数,至于大姐所说的那两条狗原本便是二重天的人,只因后来大姐来了二重天,杀了前任天王封三爷,又传下命令,但凡天王府有不愿继续待下去的人大可以自行离去,绝不阻拦,那绿眼双雕就是其中之一。”

        张凤府迟疑片刻,道: “绿眼双雕?封三爷,这两人,我略有所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三人还在中原时候便臭名昭著蛇鼠一窝,没想到来了地下城竟还是在一起,不过如同你们所说,这绿眼双雕倒也挺忠诚,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只是我没想到二重天竟如此复杂。难怪我方才进门时候能感觉到这里比起大乐坊来却是差了太多。”

        蔷薇狡黠道: “若非如此,大姐又怎肯愿意为你开后门让你提前入修罗窟出修罗窟,说到底还是希望你能替她做些事情。”

        张凤府笑道:“却是不知道我能为天王做什么事情。”

        黑寡妇道:“不急,事情总有你做的,倒不如让蔷薇先带你熟悉一下二重天的情况,我这里比不得大乐坊人声鼎沸,也不知你看不看得上眼,而今你的身份只是一个死人,想必应当也不会有人能认出你的身份,秦广王在修罗道之中已不复存在,你现在的身份仅仅只是我天王府门下而已,至于你名字,随便取一个就好,免得露出什么马脚。”

        “名字我倒是不在乎,随便阿猫阿狗都行,我倒是很想拜会一下那位不惜埋伏下五个高手也要截杀于我的楚江王。”

        “你想杀楚江王也不是不行,倒也是正合我意,只是楚江王可不比之前被你打伤的花如玉,这人乃是修罗道之中名副其实的高手,昔年江门五鬼兄弟五人都拿他不下,故此才归了他的旗下,想要动他,凭你现在的实力应该还是不够的。”黑寡妇摇摇头。“不过敢动我二重天的人,这笔账却是一定要算的,三重天天王既下了请帖,我们若是不去只怕会让别人说成是我二重天怕了,我黑寡妇可丢不起这个脸,好在,现在总算是有了两个得力帮手。”

        “两个?不是只有这小子一个吗?哪里来的两个?大姐。”

        蔷薇狐疑。

        “莫非还有一个人竟是这家伙的朋友?”

        黑寡妇笑而不语,但张凤府却在暗自揣度黑寡妇所说的这位朋友究竟是谁。

        与蔷薇一同参观二重天,谈不上收获,倒是发觉二重天与一重天大同小异,唯一差别就是二重天的人比不得一重天那么多罢了。

        “九重天越往深处人越少,但相对的高手就越来越多,实际上就连我也不知道九重天究竟有多深,我都没去过。”一路之上,蔷薇一边带着张凤府观摩,一边解释,张凤府倒是不觉有什么,只轻声道:“无所谓,知道谁最大就行了。”

        “最大的当然是九重天各自的天王,不过九重天各自为政你也知道,一重天曹蛮,二重天大姐,三重天野狼,四重天黄泉,五重天鬼刀,六重天揽月,七重天雾里追,八重天呼延大屿,至于九重天,事实上九重天究竟谁做主连我都不知道。”

        张凤府惊讶:“你不是一直生活在九重天?怎的连九重天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蔷薇道:“九重天第九重差不多已是整个地下城最为核心最机密的地方,莫说是我,恐怕就是大姐都不一定去过,自然而然对里面的事情知道的很少,不过我跟你说的这几位除了你已经见过的曹蛮与大姐,其他人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毕竟能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九重天的领导之人,不用多解释你也当猜的出来,那野狼一直与我家大姐不对付,只因野狼与封三爷交好,封三爷又被我大姐干掉,而今居然主动请大姐前去赴宴,用鼻子想都猜得到准没有什么好事情,更何况大比之期将近,若是二重天不能拿出足够的实力,恐怕只会成为九重天的笑话,而大姐绝对不是一个愿意成为别人笑话的女人,所以才有了你。”

        张凤府道:“大比又是什么?”

        蔷薇道:“九重天每年都会有一次大比,除了决定九重天各自的资源分配以外,更因为大比胜出大放异彩的人都有可能被安排进入第九重天,第九重天都是些什么人用鼻子想都想得到,能入得第九重天便等于触及到了地下城最机密的地方,到时候不论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对各自主子都有太多好处,你说怎能让人不动心?去年大姐派出去的两个高手一个照面都没撑下来便被绿眼双雕干掉,故此这仇怨越积越深,今年大比我估摸着大姐是将希望全放在你的身上了,”

        “我?我不过只是一个才来九重天的新人,难不成你觉得我能赢得过其他天王麾下高手?”

        嘴上如此,张凤府心中却在暗自思索蔷薇这番话,若是能在大比中大放异彩便能有机会直接入九重天,入了九重天岂不是代表到黄泉路也只有一步之遥?

        “你说的倒也不假。”

        蔷薇倒是没想到张凤府竟如此谦虚,

        “九重天天王各自麾下高手如云,又都是一些多多少少在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实力自然是不必多说,不过大姐既然如此看好你想必总有她的理由,还有你那位朋友,你们两个人加起来不图能在大比中真落个什么好名次,不要又是倒数第二就行了。”

        张凤府渍渍称奇。

        “难道就是因为输了比武,天王才一直屈居九重天第二?”

        蔷薇叹气道:“是万年第二才对,我二重天就好像从未赢过,除了更倒霉的一重天曹蛮。”

        张凤府道:“这么说来我好像来错了地方,我现在能不能反悔?这就回去继续做我的秦广王。”

        蔷薇道:“你就不怕走漏风声被楚江王知道,他上门来寻找你的麻烦?”

        张凤府道:“一个楚江王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只阎罗而已,跟阎罗作对可比得上跟天王作对?”

        蔷薇不屑道:“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胆小怕死,修罗道之中独战江门五鬼的勇气去哪里了?莫不是被狗吃了。”

        张凤府道:“那是不得已之举,做人总是将自己逼到绝路上一次两次可以称之为勇气,三番五次那就是愚蠢。”

        蔷薇道:“你这么一说的话就是暗示我将你逼到绝路上了?”

        张凤府叹气道:“不必了,现在我已经在绝路上了。”

        蔷薇不解,但看张凤府目光正直勾勾盯着远远走来的一道修长人影,那人腰间配一把制式玲珑的刀,其人雌雄莫辨,走路时候更是目不斜视,双手负后闲庭信步,让人无法忽略,让人总能很轻易从人群中找到她的影子。

        与叶白荷四目相对,张凤府双眼闪烁,只等叶白荷缓步走至近前时候才开口道:“我还真没想到会是你,不是让你躲起来躲避李大仁的搜查?”

        叶白荷轻启朱唇道:“你又何时见过我藏头露尾?”

        张凤府道:“即便如此也不应该来此第二重天,你我不是提前约定好我负责里面,你负责外面?”

        叶白荷道:“计划不如变化,我既答应你的事情自会安排妥当,外面有十三娘负责周旋,我不放心你,所以进来看看。”

        “不放心?”

        张凤府诧异,随即露出一张笑脸。

        “我有什么值得你不放心的。”

        叶白荷道:“我不放心你深入九重天,因为我不希望你那么早死,毕竟你还欠了我一刀,纵使会死,我也只希望你是死在我的刀下,而不是死在别人刀下。”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看的蔷薇目瞪口呆,她本就是才二十姑娘,更是自幼生活在九重天之中,平日里接触的人更是屈指可数,猛然见面之下竟是全然分辨不出叶白荷究竟是男是女。

        故此露出一副嫌弃表情。

        “两个大男人扭扭捏捏,成何体统。”

        张凤府哑然失笑,也不去解释这种问题,只看向叶白荷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心中五味陈杂,二人相识多年,张凤府自是知道叶白荷所言非虚,不希望自己早死,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岂非不是担心自己?

        “我应该还不会那么早死,故此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十三娘既然与我们站在了同一阵营之上,以十三娘的能力,这一点我自是不担心,我倒是担心你,二重天你真不该来的,最起码这是我与九重天之间的恩怨,你没有必要踏足这趟浑水,你应该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叶白荷道:“可我已经来了,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回去,你知道你左右不了我的行动对不对?秦广王。”

        闻秦广王三字,张凤府大概也猜得到叶白荷心中几分心思。

        不禁尴尬道:“我那只是捡了一个便宜而已,捡了一个十殿阎罗最弱那一个的便宜,其他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不久之前另一位阎罗的手区区几个手下都差点让我的命丢在了修罗道之中,莫非你竟想试试你的刀能不能割下其他十殿阎罗的头?”

        叶白荷淡淡道:“试试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