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臭婆娘?暗算?

第五十七章 臭婆娘?暗算?

        才出修罗道,便又要潜入修罗道,这消息告诉黑寡妇时候一同列坐吃饭的几人都顿时全然没了吃饭的心思,连蔷薇亦是认为张凤府有些操之过急。

        蔷薇放下碗筷,放下那一桌子的珍馐美味撇嘴道:“你才来修罗道多久,先是赶走了花如玉,现在又要打楚江王的主意,莫非你还真想将修罗道捅出来一个大窟窿不成?”

        张凤府并未吃多少东西,即便眼下与黑寡妇初次会面时候天王府专门为此张罗了一桌好酒好菜,更有不少菜式是按照中原习俗所做,张凤府不难看出是黑寡妇特意用了心思,饭桌之上有六人,除去黑寡妇与蔷薇之外,便是自己与叶白荷,余下两人是不久之前才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天王府黑寡妇麾下两大得力助手。

        张凤府心里寻思这些应当便是天王府最核心的人员,比起大乐坊来说,这二重天显得倒是的确冷清许多,想必黑寡妇这看似风光无限的天王,其实过的也并没有想像那般容易,看似曹蛮最弱,不过曹蛮却胜在最会招揽人心。

        说到底,整体实力最弱的还是二重天,虽说有自己与叶白荷加入,却也是杯水车薪,倘若单单只是这么一些人想要于九重天之中异军突起,无异于痴人说梦,说句不好听的,九重天的人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足够淹死自己几人,那黑寡妇又哪里来的勇气敢反出九重天?

        怀里揣着一番心思,张凤府笑问:“而今我们既同为一条船上的人,天王都有心将九重天捅出一个窟窿,作为天王的人,如何就不能将修罗道捅出一个窟窿对不对?还有,我很好奇站在我们这一边的究竟有哪些人。”

        黑寡妇满脸笑意,一张原本就绝美的脸此时更是别有风情。

        “好小子,你是在套我的话?”

        张凤府回之以笑容,诉之以道理:“我只是怕倘若不小心遇见了我们的盟友,而又阴差阳错发生什么误会,到时候大打出手伤了和气,毕竟九重天说大也大,说小也有那么小,指不定哪天就会真发生我说的这种。”

        “行了,不必拐弯抹角。”

        黑寡妇轻挥衣袖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饮下之后才道:“我知道你这家伙不过只是想套我的话,想衡量我究竟有没有那个资格跟九重天作对,能告诉你的我自然早晚都会告诉你,不要急于一时,还有,你若真想出其不意,这两三日的确是最好的机会,楚江王以为江门三鬼得手,定不会怀疑,待杀了楚江王之后再随我入三重天赴会,就再也没人能认出你来,也好方便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说了半天还是只说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

        张凤府见黑寡妇不说,嘴上便絮叨两句,见状蔷薇正要发作,却被叶白荷一语打断。

        “也许离葶姐只是不想让你因为这些事情分了心,那就等我们一起做了该做的事情再说这件事情也不迟。”

        张凤府欲言又止,笑了笑之后便埋头吃饭不再言它,气氛怪异至极,李乌拉与刘宝二人兴许是知道不久之前才惹怒了自家大姐,不愿再度撞上枪头,保持缄默一语不发,只时不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不滑稽,见不得气氛如此诡异,蔷薇便故意调转话题,扯到楚江王身上,说了不少关于楚江王的事情,又说到与楚江王同为三重天的另一位高手身上,那高手乃是十二道场第三个道场主,人称灰鼠,与老鼠一般无二,是一个极度胆小,却又牙尖嘴利的家伙,也似同老鼠一般,能在任何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

        蔷薇提醒道:        “倘若没有人走漏消息的话,等干掉楚江王与花如玉,你二人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脱身,若是这只狡猾的老鼠知道了消息,在背后伺机偷袭你们,到时候才是最大的麻烦。”

        张凤府道:“可是没有法子完全避开这只老鼠,你也说了根本不知这只老鼠的老窝在哪里,会出现在哪里,也许打从我们刚刚踏入楚江王的地盘开始便会被这只老鼠注意到,那楚江王一身实力强横,再加上一只老鼠,我二人对付起来绝非那么容易,好在我们还有两日时间,只需要赶在第三日三重天赴会之前干掉楚江王就行,只是我听说那花如玉与天王也算是朋友,却是不知若是杀了花如玉,天王会不会恼怒?”

        黑寡妇道:“有什么可恼怒的,为了九重天的大计,死了一个花如玉又算的了什么?不过就看你二人有没有把握能做掉他二人还不留下任何尾巴,否则别人一旦顺藤摸瓜摸到了我的地盘,就是我也保不了你们。”

        “这个却是谁也保证不了,不过我只知道,欠下的债,早晚都会要还。”

        饭桌算不得其乐融融,也不算是不欢而散,一顿饭后,几人却是各怀心思,唯有张凤府一如既往该做什么便做什么,似乎全然没有多想,但却又什么事情知道的清清楚楚。

        天王府很大,府中客房很多,因为并没有多少人的关系,倒是显得冷冷清清,如此一来张凤府与叶白荷二人便占据了一整个庭院,黑寡妇对于山山水水极为有兴趣,即便身在地下城之下,却也能造出俨然一片小世界来,唯一不足之处大概便是弄不到一轮真月亮来高高挂在天上。

        庭院中有一汪池水,池水中有游鱼,水是流动的,鱼儿活蹦乱跳,张凤府手捧一把饵料挥挥洒洒,颇为安静,唯独一双眼睛灼灼,似在沉思,又似在凝神贯注池中游鱼,一把古朴无华的杀人刀就安安静静守候在一旁,任由从水中跃起的鱼儿鱼尾带动水花将宝刀刀鞘打湿,如此一直到叶白荷缓步踱至身后亭台之中才回过神来。

        “这地下城真稀奇,第一层之中有温泉,第二层之中还有池水,却是不知道其他七层之中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景致?”

        叶白荷当先开口,张凤府闻言,才将一捧饵料尽数洒进池水之中,随后拍拍手站起身,看向身后这位当年欠了一刀的女子笑道:“你去过销金窟?不然怎知一重天之中还有温泉?”

        叶白荷俯身坐在亭台台阶之上,张凤府挨着其一侧也坐了下来,两把刀相遇,竟都是一般无二的毫不引人注意,但二人却都知道对方的刀倘若一出鞘,都将是这人间最可怕的杀戮兵器。

        二人保持难得的默契谁也不去看对方的刀,叶白荷淡淡道:“黑寡妇去过的地方我都去过,若非如此,我又怎能在李大仁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进入二重天?只因黑寡妇已经吸引了李大仁全部的注意力。”

        张凤府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人,为何要在别人面前称呼黑寡妇为离葶姐,而到了我面前却是直呼其名?”

        叶白荷道:“我虽不喜这江湖的阿谀奉承,却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嘴巴甜一点,的确是会好办事许多,今日你是否感觉出了有什么不对劲?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啰嗦的人,今日于饭桌之上问了那个问题,可是心中有什么自己的考量?”

        张凤府哑然失笑,即便二人早已心有灵犀,仍是为叶白荷对自己的了解感到无所适从。

        心道也许二人不见面的这些年里,叶白荷从没有过一刻放松过对自己的了解。

        “你正是因为察觉到了我的心思,才会在饭桌之上截住我的话?你所修行之魔刀可不像是今日你这般做派。”

        闻言魔刀二字,叶白荷一阵面色不自然,但仍是轻声道:“须知练刀跟做人是两码事请,若是今日我不阻拦你,以黑寡妇脾气,忍得了你一盏茶,却不一定忍得了你一壶酒,到时候闹僵了只会对大家都不好,倒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纵有千万般事大,却始终不如你我二人的刀来的更大,有什么事情又是手中的刀不能解决的?”

        张凤府道:“可若是提前不有个心理准备,等东窗事发的时候免不得一阵手忙脚乱。”

        叶白荷道:“其实你的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不是吗?倘若他们真当我们是盟友,便不会对我们有所隐瞒,对我们隐瞒,其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卸磨杀驴而已,你早有心理准备,为何还要应承下来这件事情?”

        张凤府将一丝狠戾完美从双眼之中遮掩下去,笑道:“我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他们利用我,我利用他们,至于替二重天参加什么大比,你知道我练刀这么多年从来都不是追求争强好胜,我也不在乎输赢,我只在乎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打进九重天最后一重,就在不久之前我才在入修罗窟当日见到了某个人,我现在已基本确定那家伙就在九重天之中,否则作为他寸步不离的下人,便不会出现在修罗窟之外,只是那人并没认出我,这倒也无可厚非,他二人叛逃出天山时候,我还在乱葬岗里为了怎么活下去而发愁。”

        “可是你到底还是活下来了,非但活下来了,还成为那一批弟子当中最为让天山高层看重的一个,我也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叶白荷笑了笑,那张俊美的脸这般一笑,张凤府看其侧脸仅仅一眼便再难以移开。

        “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一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算不得有趣,倒是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和尚,他来九重天寻找一个脚踏七星,生而帝王之相的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见过这么一个人。”

        叶白荷突然别过头看向张凤府这张清秀,还算稚嫩,耳后胎毛都未完全褪去的脸,清楚将张凤府眼里闪过的一丝别样情绪收在了眼里。

        张凤府笑道:“也许你只是记错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帝王之相,兴许只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和尚罢了,这你也相信?”

        叶白荷似乎已将张凤府的心思尽数掌握在手,故此反而根本不急于去解释这个问题,而是轻声道:“那人是护国寺的和尚。”

        张凤府变了情绪,淡淡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白荷主动盯着张凤府一张已有了几分情绪的脸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脚踏七星的人你也认识,并且很熟悉。”

        张凤府冷冷道:“我没什么印象。”

        叶白荷道:“你曾告诉我你是在当年某个大雪封山的时候被冰宫十长老带回天山,对不对?那时候你奄奄一息,几乎只剩下半条命,后来还是十长老不惜全力将你的命保住,传你一身武艺,引你入天山孤坟,从数千少年当中厮杀出来,最终才正式成为十长老座下弟子。”

        张凤府沉声道:“是又如何?”

        叶白荷莞尔一笑。

        “只是突然想起来就说一说而已,觉得小时候的事情很有趣罢了,另外,我答应了那小和尚会将那个生而带有帝王之相的人找出来,并以入护国寺藏经楼一观作为交换条件,你知道我的魔刀虽为天下独树一帜绝世武功,可武学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多多益善,我对于小无相刀早就垂涎已久,若能得小无相刀,双刀相辅相成,将来成就定不可限量。”

        张凤府相对无言,沉思片刻之后才道:“练刀看来对你来说果然很重要,可为了练刀便将一个朋友送出去,这笔买卖你真愿意做?须知你那位生而帝王之相的朋友好不容易才得来安宁,若是就此再卷入这趟浑水之中,到时候岂不连安安稳稳做个正常人的机会都没有?”

        叶白荷迟疑,随后道:“我从没说过他是我的朋友。”

        张凤府惊愕,苦笑不已。

        “也是,自从那一年受了我一刀之后你的世界里再没有朋友二字,只有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只想着一雪前耻,如果我早知道当年那一刀会有今天这般后果,我宁愿受了一刀的是我自己。”

        “你是冰宫传人,我是神宫圣女,这是你我二人之间的宿命,你我之间必有一战,况且有的人,从生下来就注定了这一辈子的命运,并非想要逃离就能逃离对不对?”

        紧紧盯着张凤府的叶白荷缓缓道:“就算我不将他找出来,也一定会有人将他找出来,当年做出那件事情的人想必这些年来一定寝食难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现在才想明白为何泱泱南唐会允许十二军这种臭名昭著的军队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因为纸包不住火,既然注定要被找出来,还不如提前将这机会送给我,也送给我的刀。”

        张凤府神色复杂。

        “非要如此?”

        叶白荷极为肯定道:“是的,这么做也是为他好,背靠着护国寺这棵大树,总比靠着江湖强的太多,不过这些都应当是解决了眼下燃眉之急以后的事情,若是连眼前这一关都熬不过去,什么小无相刀,什么脚踏七星帝王之相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时辰不早了,早点休息,一觉睡醒之后你我二人就该在蔷薇的带领之下潜入楚江王的地盘,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未曾追上你的脚步,练刀时候如此,杀罗刹使时候如此,杀龙字军亦是如此,而今总算有机会跟你一同并肩作战,我很期待。”

        张凤府神色复杂。

        “有什么好期待的,不过就是你死我亡的争斗而已。”

        叶白荷淡然起身将宝刀拿起右手把玩于掌心,笑道:“我想亲自看看这些年你的刀究竟快到了什么地步。”

        虽不知中原江湖此时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此时此刻        天王府却是夜阑人静,除了时不时草丛里传来的蛐蛐声之外,安静的连池塘里的鱼儿打挺都能听见水花声。

        张凤府睡意全无,一重天就说通向地表的出口无数,随时有风渗透,不知为何二重天竟也是如此凉爽,按理当是秋高气爽的时节。

        李乌拉刘宝二人一直居住在天王府之中,天王府中下人不多,蔷薇这几日也一并居住在此,坐在池塘边若有所思,偶然见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掠过围墙直向深处而去,那里正是黑寡妇休息的楼宇,张凤府心中诧异,心道是何人如此大胆敢明目张胆潜入天王府?

        看那人武功以及身法便知是绝顶高手,不知为何竟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张凤府好奇之下便尾随那道黑影悄然跃上房顶,趁着长年无休的夜幕掩护之下倒也未被那道黑影发现。

        黑影轻功极好,落地时候静悄悄声息全无,阁楼正是黑寡妇所居住那栋庭院四季分明的阁楼。

        只见黑影从衣袖之中伸出一只枯槁的右手,右手成掌,一掌拍向阁楼房顶,只听得轰隆一声响,阁楼便塌下了半边天,与此同时又一道女子身影从废墟之中冲将而起,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紧紧贴在后背,身上裹着一条藏青色裤裙,尚未来得及穿鞋袜,两条玉,腿稳稳停在阁楼一畔一株杨柳柳梢之上,还有水珠沿腿流下,滴滴答答,看样子才刚刚沐浴,还没来得及更衣,不是才刚刚从浴桶之中迅速起身的黑寡妇又是谁?

        面对这面前但凡男人看了都得血脉喷张的美色,那黑影始终暮气沉沉,只冷笑道:“臭婆娘,想不到吧,你也有被老子暗算的时候,上次的账老子可都记着呢。”